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单挑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单挑

 热门推荐:
    另一边,被进球的雨泽足校球员们倒不是特别的失落,因为他们知道进球的是孙齐圣。这是一个大魔王一样的存在,实力不比自己队的三位外援要差。

    只不过,迟远就有点不开心了,对于刚才的那个球自己不是很满意,好在这个时候,自己的队友景钟过来安慰道,“别放在心上,这个球算是我的,我没有去跟他。”

    迟远开玩笑似的的说道,“当然是你的了,要不是你,我至于犯规么?”

    “额?”景钟感觉自己看来是话说多了,只得是嘿嘿的笑着。

    迟远并不打算轻易放过自己的队友,继续说道,“你赶紧的,在五分钟之内进个球,这事就算了。”

    “好吧!”景钟答应的非常痛快,没有丝毫的的犹豫,随后带着球去到了中场,临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这边的十木亥。

    十木亥也赶紧的回到了自己的半场,因为对手这就要开球了,但是在看到景钟投来的目光时,自己有点不太舒服,尽管景钟的目光其实很柔和,没有攻击性。

    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球上,因为一般来说,比赛中进球的那一段时间是最危险的,进球这一队的球员们都很兴奋,可能还没有从刚才的状态中抽离出来,这个时候对手一旦开始猛攻,很有可能会在混乱中制造杀机。

    果然,雨泽足校的那人迅速开球之后,前场的人除了景钟之外,都开始齐刷刷的朝着明洋足球学校的禁区里跑去。

    被对手的球员们给带动着,明洋足球学校的球员们也是一阵的躁动,但是这样防守之下跑位都有一定的慌乱,杨孝和莫子两个是前锋,在稍微的干扰了一下之后,见无法从景钟的脚下断球,只能去到前场等着,毕竟防守不是自己的职责。

    这样一来,慌乱之中,明洋足球学校除了前锋没有后退的只有两个人了,一个是十木亥,另一个人是孙齐圣。

    雨泽足校的战术其实很明显了已经,就是想要趁着明洋足球学校的球员们还处于刚才进球的兴奋中迅速进攻,中场是只留下了一个带球组织的景钟。

    十木亥怎么能不知道,这意味着景钟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可以一己之力组织整个进攻的地步,但是现在想要突破到禁区里,他还必须要过掉没有后撤防守的十木亥或者孙齐圣。

    两个人是平行站位,景钟完全可以选择其中的一个来过,以十木亥和孙齐圣的个性,恐怕不会想要二对一的。

    景钟也是聪明人,清楚的知道十木亥和孙齐圣的打算,两个人这就像是组成了一个防守区域,但是两个人明显是各守一边,并没有想要联手的打算,景钟笑了笑说道,“真有意思啊!”

    因为自己知道,十木亥和孙齐圣这是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啊,孙齐圣就不用说了,实力强大,很多人都想要和他一较高下,包括自己。

    但是那个十木亥,自己在开赛后就一直关注着,无论是之前的断球过人动作还是刚才的传球,都让自己印象深刻,给人一种不由自主的吸引力,哪怕是知道自己这一次要是选择了十木亥作为自己的对手,肯定会有人觉得自己以大欺小,但是景钟发现自己就是忍不住。

    不知怎么,自己总是觉得,和十木亥这一次的对决一定会很有意思。

    果然在带球去往十木亥那一边的时候,雨泽足校的球员们起初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两个人的体型相差太大了,这乍一看,根本就是大人欺负孩子。

    但是一想到景钟作为雨泽足校的外援,首要的任务就是帮助自己的学校取得比赛的胜利,因此他的行为也就变得可以理解了,尤其是在对手已经进一球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看台上的陈风看到这一幕可就开心多了,说道,“那个人估计是以为十木亥是个菜鸟,所以想要虐菜,我还真是想要看看十木亥怎么去回击他?”

    “你可别兴奋过度了,十木亥还真的不一定可以弄的过他。”东方植的眼睛很特殊,在球场上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观察,景钟开场以来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他是可以媲美孙齐圣实力的球员,十木亥对上他,还真的不一定能够取得上风。

    只是东方植明白,十木亥既然站在了那里,必定是已经知道了景钟的实力,这才会去挑战,景钟选择了十木亥,可以说是他如愿以偿,但是这对于十木亥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可就不好说了,这就要等到两个人对决之后再说了。

    和十木亥同样在那里等待的孙齐圣看到景钟的动作就已经知道他做出了选择,转身对着十木亥说了声,“你运气很不错。”

    十木亥笑了笑,看得出孙齐圣眼神里的鼓励,自己知道,现在自己成了明洋足球学校的第一道闸,任务艰巨啊!

    “你们两个真的当我不存在啊!”不见其人,但闻其声,景钟受了迟远的嘱咐急于进球,因此哪里会给十木亥和孙齐圣两个人聊天的机会,转瞬之间已经到了十木亥的身前。

    在感受到景钟那强壮的身体带给自己的压迫时,十木亥下意识的去观察他脚下

    的球,却发现景钟的脚下球没有任何的隐蔽性,就那么裸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看起来空挡大的很,似乎十木亥只要伸伸脚,这球就唾手可得。

    但是,在自己真的出脚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这么简单,那本来应该被自己给轻松断下的球直接被景钟的腿给覆盖了,自己迅速后撤,而后的景钟一步上前逼近了十木亥,本来是进攻者的景钟直接变成了防守方,不断的把自己的足球给完全覆盖。

    “防守式护球?”十木亥第一眼就看出来了,景钟的护球能力来源于一种特殊的盘带,这种盘带在当今足坛并不多见,和传统的持球进攻不同,这样的护球更多倾向于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球不被对手断下,更倾向于被动性,后发制人。

    十木亥知道景钟这是看准了自己的进攻望,这才选择了这样的带球动作,因为刚才自己和孙齐圣一起向他宣战,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虽然是无球的防守方,但是进攻的展露无遗。

    现在自己身前的景钟还在等着自己继续出脚,直到自己露出破绽后,他也许才会进攻。

    自己的第一脚失败以后,十木亥不敢轻举妄动,料想这个时候的景钟应该比自己更着急,因为他们刚刚丢球,而自己这一队得分后士气正盛,身后的球员们更多的还是兴奋,防守的注意力有所下降,因此十木亥现在倒是乐意拖延一下时间给自己的队员们一个缓冲。

    干脆也不出脚了,只是不断的用身体小幅度的移动,尽量不让景钟突破。

    “这小家伙,还真的是沉得住气!”景钟自言自语说道,十木亥的沉着冷静是自己没有想到的,本以为他最多就是个有潜力的热血少年,看到自己这样的高手,忍不住想要上来较量一番,因此料想他一上来必定是迅速出脚,自己一旦抓住他出脚的时机就可以瞬间过掉他。

    只是让自己大跌眼镜的是,十木亥居然有着不同于他同龄人的冷静,在第一次出脚之后,浅尝辄止,迅速改变了自己的策略,难道是觉得自己不好防守,所以想要采取更为保险的以逸待劳策略?

    自己作为雨泽足校的外援,首要的是保证球队的胜利,现在对手领先,自己无论如何要迅速打进一球,尤其是趁着对手刚进球都还处于兴奋的状态,但是现在的十木亥似乎别有心思,也许是在拖延时间。

    景钟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想不到一个看起来也就十几岁的孩子能有如此心思,这样一来,自己就不得不主动出击了。

    虽然自己确信即便是自己先出手依然可以取得一样的效果,但是自己心里就是有点不舒服,因为自己在战略上被十木亥给牵引了。

    向前一步,自己的动作刚出来,就看到十木亥如临大敌,警惕的盯着自己的上半身,这让景钟也留了神,没想到还是个有经验的防守队员。

    一般来说,只有那种有着强烈自信的球员才会选择不看球防守,也就是依靠观察带球队员的肩膀和上半身的动作来判断他的带球方向,这是一个球员防守趋于成熟的表现。

    十木亥作为一个中场球员。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确让景钟刮目相看,在十木亥身上看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景钟愈发的好奇,已经不去理会其他了,只是想着先和十木亥来一次真正的较量再说。

    当十木亥的切分动作用出来的时候,景钟的脸色渐渐的开始凝固,眼看着自己的脚下球一瞬间就被十木亥给用脚尖拉走,顿时冷哼一声,身体直接靠了上去,十木亥避之不及,力量没有发挥出来的自己几乎要被撞开了,也是强行发力这才堪堪稳住身形,不过自己好不容易抢过来的球权却不见了。

    “你是明业高中足球部的学生?”景钟没有趁着十木亥立足未稳之际继续进攻,反而问了一句。

    十木亥看着景钟那犹疑的目光,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只是说道,“是!”

    怪不得,自己刚才在看到十木亥断球过人的连续动作时,就觉得有些眼熟,尤其是那断球的动作像极了切分动作,只是那次自己离得位置相对较远没有看清楚,只是以为是巧合,如今十木亥把切分动作用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十分的确信,这就是那个家伙的动作!

    那个家伙就是明业高中足球部的球员,因此自己这才问十木亥,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景钟脸色微沉,刚才还是红色,如今直接黑脸了!

    如果十木亥也是明业高中足球部的球员,那就好解释了,但是自己有一点还是不明白,东方植那个家伙什么时候开始收徒弟了?

    因为在自己的印象中,他的切分动作是非常特殊的,如果不是他亲自教授,几乎不可能有人学的会,因为他的切分动作和他的眼睛有密切关系,只有拥有了他那一双眼睛才有可能学会!

    但是现在的十木亥也会,不由得去看了看十木亥的眼睛,不同于东方植,他的眼睛看起来平平无奇,除了有一些神采之外,欠缺了东方植那双眼睛的深邃,那他是怎么学会切分动作的,而且这动作运用自如,看起来已经学

    会了很久一样!

    “你是东方植的徒弟?”为了验证下自己的想法,景钟放慢了节奏,脚下虽然继续盘带球,但是却没有进攻,依旧问道。

    十木亥眉头紧蹙,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一方面,学长东方植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他的徒弟,但是自己的切分动作却又实实在在是跟着他学会的,说自己是他的徒弟也不为过。

    不过,看眼前这个景钟好像对于学长东方植很有成见一样,甚至都开始放缓节奏,不再猛攻了,但是自己不敢大意,生怕这是景钟让自己放松警惕的策略。

    看着十木亥依旧是警惕的看着自己,景钟有些无奈,这个小家伙还是与众不同!

    “不是!”十木亥想了想,自己这个时候还是和学长东方植划清界限比较好,毕竟自己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到底和学长东方植有什么恩怨,可别把气全部撒到自己身上。

    学长,只好对不起你啦!十木亥心里赶紧给学长东方植道歉。

    景钟明显不相信的说道,“不可能,你如果不是他的徒弟,又怎么可能学的会他的绝技?”

    十木亥被问的哑口无言,自己这个时候要是说是自己看了看学会的,不知道他信不信?

    挠了挠头,十木亥只好说道,“学长,我们还是赶紧踢球吧,你持球时间有点长了!”

    觉得自己身后的球员们状态差不多恢复平静了,十木亥也没必要再拖延时间了,正好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景钟的话,只好赶紧催促道。

    但是,景钟反倒是不着急了,尤其是在看到十木亥居然有点着急了,反而更加想要磨一磨时间了,这样一来,也算是自己找会了主动权了,也该让自己牵引着十木亥走一遭了。

    看台上,陈风看着景钟在那里好像是和十木亥聊天呢,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说道,“这个人在干什么呢?磨磨唧唧的还踢不踢了?”

    队长柳不言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身旁的东方植,不由得叹了口气,当年东方植的一双眼睛和一套切分动作到底是惹下了多少事情,居然遗留到现在!

    东方植看着场上,略皱眉头,被队长柳不言看在眼里,柳不言就知道这家伙总是这样,贵人多忘事啊,想当年,校内校外有多少人和东方植有过竞争,要么是校内的叶雨,要么是和东方植一起收到职业俱乐部试训邀请的那些人,东方植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也不知道让多少人暗暗的把他当成了对手,但是,东方植本身没有过于强烈的争胜之心,反而让他总是可以以最好的状态脱颖而出。

    当年的一套切分动作引来了多少人的觊觎和挑战,但是无人可以学会,也无人可以与之匹敌,这让东方植在当年的试训中顺风顺水,也引来了各大俱乐部的争抢,毕竟东方植这样天生体质特殊的球员少之又少。

    因为各大俱乐部师训名额有限,因此好几个俱乐部都给东方植发出试训邀请的时候,都无一例外的把他列为了主要的考察对象,至于和他一起去的那些人,则更像是去陪衬他的一样。

    在柳不言的印象当中,雨泽足校的这个外援景钟,应该是和东方植一起参加过乙级俱乐部的试训,只不过东方植试训通过没有去,而他试训失败没有去成。

    不确定是不是那个时候做的孽,现在在看到十木亥用出来切分动作之后,景钟当然可能会有情绪波动了,因为在这些人的眼里,切分动作就相当于东方植,应该说也只有东方植一个人会使用,但是现在出现了另一个人,还是一个和东方植同一个学校的人,怎么不让景钟怀疑十木亥的身份,除了是东方植的徒弟还能是什么?

    只不过,也许所有人都想不到,曾经和东方植齐名的西门玄都没有学会的动作居然被一个十三岁的跳级生给学会了,而且还是偷学,东方植根本没有去正经的教过他。

    想到这里,队长柳不言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对于梁山有些苛刻了,毕竟十木亥连东方植的切分动作都可以学的会,那其他人的那些动作也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现在的东方植还和以前的德行一样,无论是对于男生还是女生总是摆着一副清静无为的道家架子,让人想要亲近,真的是很难。

    东方植也注意到柳不言在那里看着自己,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你还别说,这人我有印象,当初我们一起参加过试训,他是个很厉害的人,没想到过了一年多,他变得更厉害了。”

    “但是十木亥拜你所赐,现在要和这个人在这里一较高下了,也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和叶雨一样执着。”柳不言笑着说道。

    东方植摇了摇头,心里觉得柳不言真的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也许自己在人家眼里,并没有那么重要呢?

    恰在此时,看到景钟径直朝着十木亥冲了过去,身体上的优势让他看起来是要碾压过去一样,已经卡住位置的十木亥自觉自己只要稳稳的守住,起码不会让他给过去,但是当身体碰触的一瞬间,那巨大的力量让自己顿时双脚一沉,随即退后了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