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二十章 前途

第二百二十章 前途

 热门推荐:
    “嗯?”十木亥居然只退了半步的动作让景钟有些诧异,如果说十木亥这样的年纪拥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灵性和足球技巧自己还可以理解,但是拥有可以和自己抗衡的力量可就不正常了,为什么自己七成的力量用出来,居然还可以被他给硬生生的扛住,而且现在的十木亥脸不红心不跳,像是还有余力一样。

    身体上的碰撞只是两个人交锋的第一回合,对于两个中场球员来说,脚下的交锋才是重头戏,十木亥毫无疑问的使出了自己的切分动作,已经吃了一遭亏的景钟这次直接用自己的粗腿把球给护住,让十木亥无从下脚,虽然自己的身体比十木亥强壮很多,但是如果十木亥为了断球踢到了自己的腿上,自己不介意直接摔倒,来获得一个任意球,刚才的孙齐圣不正是利用了自己的后卫迟远这一点才获得了任意球,最后取得了进球么?

    不顾眼前的十木亥的确是个厉害角色,两个人交锋了几个回合,每每都能猜对自己的心思,虽然十木亥没有东方植那样一双眼睛,但是这玲珑剔透的心机当真是让自己有一种面对东方植的感觉。

    当初自己和东方植一起试训乙级联赛俱乐部的时候,就是在一场比赛中和东方植交过手,那不过是一场小小的分队赛,自己穿的是替补的衣服,但是东方植穿的却是象征着主力的衣服,而且还是和主力一队,那场比赛之前,自己的各项数据并不是都比东方植差,但是俱乐部最后偏偏选中了他,自己也是极力乞求才有了一次机会。

    因此那场比赛里,自己一直针对东方植,为的就是在比赛中证明自己比他要厉害的多,但是东方植就像是无视自己一样,只是自顾自的踢自己的球,那种感觉自己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结果可想而知,身体还没有长开的自己在和东方植的几次交锋中,无一例外的全部处于下风,输的十分彻底,而那场比赛,自己的替补球队则是大比分输掉了比赛。

    那一场比赛里,自己虽然进了一个球,而东方植一个球都没有进,但是比赛后的评分里,东方植的分数高达九点九分,而自己只有七分,究其原因就是东方植在那一场比赛里助攻了队友五次,还有几次是自己面对门将了,但是却无私的分球给了队友。

    另外,东方植还有这高达接近七次的威胁传球,但是自己的队友没有能够把握住机会,赛后的东方植理所应当的成为了球队的焦点,所有的队员都希望自己的球队里可以来这样的一位球员,只可惜,不知道为什么,东方植后来选择了退出。

    再后来自己努力训练,终于,在今年通过了甲级俱乐部的试训,但是这一年多以来,自己几乎没有再听过东方植的消息,就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当然也是因为自己几乎是全年的闭关训练,没有去关注外界的消息。

    但是在最近,自己通过试训之后,听说了一些关于东方植的事情,还是为他感到可惜,这样的一个人物,当年在整个春城一时名声大噪,如今却落得这样的田地,令人唏嘘!

    自己心中一直有一股执念,就是想要再和东方植对决一次,看看闭关训练的自己现在是不是可以击败他,但是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谁曾想,现在居然又出了一个可以使用切分动作的人,还是个新生,这就让自己觉得有意思了。

    且不管十木亥到底是不是东方植的徒弟,单单是他会东方植的切分动作这一点,就足够了,自己完全可以把他当成东方植来过过瘾,虽然这样的确有以大欺小之嫌。

    察觉到十木亥脚下的切分动作几乎和东方植如出一辙,甚至在某些方面还隐隐超出,景钟不由得好胜心起,上身的力量加大了几分,即便是现在的自己,对于切分动作还是有些忌惮,因为这个动作在出来的时候,自己的动作就必须精细到毫厘之间,一旦稍有差池,立刻被断球,这也是切分动作的可怕之处。

    但是自己的动作受身体限制,庞大的身体在灵活性方面不如十木亥,更别说他还加持了切分动作,因此只能利用自己的长处,也就是身体来扛住十木亥,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下,两个人才打了个平手。

    “唉!”看着十木亥热火朝天的样子,本身没有出多少汗的景钟不由的摇了摇头,毕竟是个小家伙,看着热情和当年的自己一模一样,总是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击败对手。

    但是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那热血少年了,一年的历练让自己稳重了许多,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改变才让自己得到了新的俱乐部的青睐,下个赛季自己就可以展望新的征程了,如今再去看十木亥这样的球员,还是感慨万千。

    不过,虽然自己很赏识十木亥,可是现在是在比赛,该下手的时候自己绝对不会手软,想着两个人在这里已经僵持了许久,对于十木亥已经算是成名战了吧,因为自己清楚的感觉到周围人的惊讶,也许是惊讶于十木亥居然可以和自己抗衡这么长的时

    间,也许是惊讶于他这么小的年纪却有着不同凡响的足球技巧。

    但是无所谓了,在十木亥再次做出切分动作的时候,景钟借力用力,顺着十木亥脚尖拉球的方向直接踢了一脚,但是自己是在球的右侧给了一个侧面的力,球在出去之后迅速的回旋,而自己顺势的向左侧跑动,球和自己顺利汇合。

    我的切分动作被破解了?十木亥心中的震撼无与伦比,没有想到那身体粗壮的景钟居然可以做出来借力用力这样的动作,而自己的小快灵完全被利用了!

    十木亥知道自己这球已经追不上了,回身看去,正看到景钟已经带着球朝着孙齐圣去了,马上就是两个人的交锋了,虽然自己输了,但是没有气馁,因为他们两个人的交锋实在是让人期待。

    和十木亥想法一致的还有着在场的所有人,作为两支球队的绝对灵魂人物,孙齐圣和景钟的交手顿时成为全场人的焦点,刚才十木亥带给他们的震惊早已经被抛之脑后。

    “孩子,看着,这两个人才是真正的强者对决。”看台上一个穿着球衣的父亲眼光看的很准,正在给自己的儿子解说道。

    “哼哼!我还是觉得刚才的那个小哥哥厉害,他那么小的身体都可以抗衡那么强壮的球员,这才是厉害。”父亲身旁的孩子看起来也就十岁左右,此时眼睛的焦点都在十木亥的身上,因此父亲才提醒他。

    用手把孩子的头给转了转,确保他的眼睛看到了景钟和孙齐圣那里,“你说的得对,那个人是厉害不错,可是现在对决的两个人可是场上最厉害的,你一定要看看足球的魅力所在,你老爸我一双慧眼,当然知道球场上最精彩的在那里,和现在马上要开始的对决相比,刚才的就是开胃菜。听我的”

    那父亲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就在景钟和孙齐圣快要对上的时候,他居然把球传给了自己的左前卫,没有选择和孙齐圣直接交锋,不是因为自己怕他,只是自己的左前卫这个时候跑出来的位置太好了,自己当然要先以球队的胜利为先。

    孙齐圣本来对于景钟没和自己单挑是失落的,但是失落之下又有着深深的忧虑,朝着自己的右侧看去,景钟传球的雨泽足校左前卫已经摆脱掉了自己队里的右前卫去到了底线准备传中。

    自己队的右前卫以前的位置是前腰,今天的比赛因为自己的到来,他把前腰的位置给让了出来,而自己去到了不熟悉的位置,因此他被过掉,孙齐圣并没有感觉奇怪。

    至于雨泽足校的那个左前卫接下里的传中,自己只能是依靠吴上了,雨泽的进攻人数不少,但是最有威胁的当属那个前锋外援鲁上人。

    这是一个有着绝对身体优势的强力锋霸,现在的传中正是他最喜欢的进攻方式,早已经在禁区里把自己想要的位置给站住了,等到吴上过来防守自己的时候,自己已经开始起跳了,吴上被鲁上人的提前起跳给晃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要知道雨泽足校的那个左前卫还没有把球传出来啊,这样的起跳是不是太早了?

    但是接下来的这一刻,让吴上愣住了,跳起来的鲁上人居然在空中停滞了,等到球传出来的时候,在空中的他有着绝对的优势,这个时候,吴上想要起跳已经太晚了,所有人都只能看着鲁上人直接甩头攻门。

    按理说,门将在可以用手的情况下是比对手的前锋在争球的时候有优势的,可是,因为自己和吴上一样慢了半拍,只能看着鲁上人把球给狠狠的砸进了球门里,自己甚至都没有反应。

    “好强大的滞空能力!”陈风作为一个前锋,清楚的知道对于一个锋霸来说,这种滞空能力意味着什么,自己也是有着滞空能力的,但是像鲁上人这样的,在空中停留这么久的人,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

    雨泽足校的这个外援前锋鲁上人在比赛的前面时间里几乎没有时间去表现,但是这一次的进攻机会把握住,就可以帮助球队扳平比分,这就是前锋,不需要多长的出镜机会,可是一旦前锋出境,就意味着球队的进攻要终结。

    “我去,疯子,我每次看到人家的前锋,都会想到你,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就没有人家的这种能力,你看,人家这个前锋都已经拿到了试训成功的通知了。”楚子桥和陈风虽然是队友,但平时不像是梁山和陈风那样走的很近,因此对于陈风将来的规划也不是很清楚,这一次纯粹是从足球部的角度说出来的话。

    梁山就不愿意多说陈风,毕竟自己是知道陈风这个人虽然喜欢踢球,对队友都很好,也很尊重队长,但是他的兴趣可不只是足球一个,最起码自己就知道他是很喜欢跳舞的,甚至已经到了痴迷的境地了,因此对于陈风将来的职业规划,自己是不看好他会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的。

    其实不只是陈风,就是自己对于职业球员很是向往,但是却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自己不像是十木

    亥那么有天赋,年纪又小,可以有着很长的时间去考虑未来,自己可是要上大学的,而且还要争取上好大学,为的就是将来有一个好的前程,不让父母担心,在现在的社会,没有人是完完全全的为自己而活的。

    即便是十木亥,自己从陈风那里也了解到,他的未来也许也是先上大学,而不会是直接走职业的道路,毕竟来明业高中的学生,哪个不是为了将来上一个好的大学?

    队长柳不言看了看自己的队员们,知道他们都到了高三了,能够维持着参加自己最后的一届城际杯赛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最终还是要过高考那一关的,但是学习的事情自己着实帮不上忙,想着只能尽量不影响他们的学习时间,保证正常的训练即可。

    因为球队里的这些球员,自己是清楚的,他们如果没有高考的束缚,有着绝对自由的时间去训练,成就都会比现在高很多,好在现在有了申水教练的专业训练,每个球员的实力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想到即将来临的城际杯赛,自己也是很纠结的,万一真的可以突围到省级赛事里面,那自己球队的战线就会拉长,可能会影响高三这些人的高考准备。

    察觉到队长柳不言似乎有一丝丝的焦虑了,东方植立刻明白了他在想什么,开玩笑的说道,“这么不信任你的队友啊?”

    一句话,顿时缓和了队长柳不言的情绪,渐渐的松弛下来,是啊,自己怎么能够不信任自己的队友呢,他们如果不想要冲击省级赛事,现在怎么可能坐在这里?

    一旁的陈风看着队长,突然笑了笑,用手做了个手势,队长柳不言知道这是陈风喜欢的承诺手势,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快看!这球进了之后,雨泽足校的球员们情绪立马变了,这兴奋度很危险啊。”梁山说道。

    “也是,刚才他们就想利用明洋足球学校的进球兴奋劲搞个快攻,虽然被十木亥给拖延了时间,但是也成功的打进了一球!”

    在场地中间,明洋足球学校的门将有些生闷气的把球给捡了出来,球来到了中场的位置,开球的是孙齐圣和杨孝,在开球之前,十木亥明显感觉莫子朝着自己这里看了几眼,但是当自己看他的时候,发现他又把头给别了过去,假装没有看到自己。

    觉得有些好笑,虽然年纪比自己大一些,但是莫子这孩子一般的脾气很是可爱,十木亥也知道他现在对于自己的态度改变了是因为自己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球场上就是这样,只有实力才能证明一个人的价值。

    故意的一直盯着莫子看着,十木亥嘴角还带着一丝得意的笑,终于,再次偷看的莫子躲不过去了,被十木亥抓个正着,两个人的目光对视的一瞬间,莫子明显有些尴尬,也只好笑了笑。

    在刚才的比赛中,十木亥充分证明了自己的调度能力和个人能力,而自己反而错失了机会,这样的落差让自己心里特别难受,本来以为十木亥就是来拖后腿的,可现在成了球队的大腿级人物,也是让自己有些惭愧。

    两支球队的比赛在短短的十分钟内,就已经打进了两球,这让来看比赛的家长们大呼过瘾,在贵宾室里的老杜观察到他们的表情,也是很开心,不断的和老十碰杯,“话说,老十,你抽空完全可以带着十木亥来我这里参观训练,我这里的大门永远为你儿子而敞开。”

    老十自然不和自己的这老朋友客气,说道,“那是自然。”只是,老十心里还是在盘算着那出场费的事情,情绪似乎不是很高。

    孙齐圣开球直接找到了十木亥,莫子的表情有点复杂,但是看到十木亥直接带球向前冲的时候,自己也迅速的反身跑向对手的禁区,十木亥已经证明了他的传球能力,自己也必须要证明自己的射门能力。

    在跑动的时候,还不时的观察着自己的搭档杨孝的跑位,两个人一左一右迅速的占据了禁区的两侧,十木亥没有让莫子失望,面对对面的右前卫的时候,一个切分动作就轻巧个晃开了,当雨泽的右后卫上来防守自己的时候,直接把球给了身旁接应的孙齐圣。

    孙齐圣毕竟还是球队进攻的发起者,在中路的调度无人能及,他一拿球,包括十木亥在内的前场进攻队员都开始不断的向前压。

    “回防回防!”慌乱之中,雨泽足校的那个后腰还以为自己队的外援迟远是在喊自己,自己已经退后的够深了,在看到景钟直接朝着孙齐圣去了,立刻意识到迟远这是在向自己的前腰寻求帮助了。

    终于,在孙齐圣开始带球突破之前,景钟回来了,气喘吁吁的抽空对着迟远嘟囔了一句,“别喊了,刚才你让进球不是进了么?”

    “又不是你进的,快点防守,那个变态交给你了!”迟远一直觉得力量越大,责任越大,景钟这种身体,不回来帮助自己防守真的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