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五十章 铁笼赛

第二百五十章 铁笼赛

 热门推荐:
    只是谁也不知道,此时的老十心里可是翻江倒海,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十木亥给揍一顿。

    这边的队员们,在自己去挑选食物的时候,其乐融融,大部分人都吃的很开心,只是涂余余还有些放不开,被陈风给安慰了好久,先是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看到队长的身影时,这才去到了肉食区,拿着夹子一点点的挑选着,在碰到那烤肠的时候,和对面伸过来的一个夹子碰到了一起,抬头一看,好巧,正是队长柳不言。

    两个人的目光再次交汇,队长柳不言没有说什么,只是撤回了夹子,去拿别的东西去了,留下涂余余在那里,也是撤回了夹子。

    想起来自己当初刚刚进足球部的时候,有些不适应,队长就请自己吃饭,两个人都对烤肠情有独钟,只是这一次,俩人再碰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氛围。

    在楼下的十木亥还在等着,好在楼上亮起来的灯外加那吵闹的声音,让自己知道他们已经先吃了,虽然学长西门玄有可能不回来,但是自己还是要站好最后的接待岗位。

    不一会,左量拿着吃的东西下来了,给十木亥吃了几口之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一起等着目光延伸到了路的尽头。

    “谢谢你!”左量还是先开口了,现在足球部里所有的人里面,就只有学长西门玄还没来,十木亥既然还在等着,自己不用想也知道十木亥在等谁。

    “没事,不过他可能不来,今天沐裳衣说了,他应该没打算来。”十木亥知道左量的意思,以为自己邀请了学长,也是为了他,毕竟他可是学长西门玄的徒弟,万一十木亥没有邀请他,日后学长要是问起来,恐怕左量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已经通知过了就可以了,他来不来,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嗯,你的这位师父可是很有性格的,我只怕我的面子不够大,所以他才不来呢。”十木亥有些自嘲的说道。

    “都已经这个点了,应该不来了吧,咱们上去吧。”左量劝说道,两个人也没必要还在这里等着了,本身,自己的师父也已经晚了,楼上已经开吃,而这请大家伙吃饭的正角还没上去呢,这样也不合适。

    最后看了一眼,十木亥确认没有人继续来,就和左量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哟!我们地主家的儿子,居然还在这里等着啊!”

    十木亥的身后传来了西门玄的声音,走在前面的左量赶紧快走了几步,生怕被自己的师父看到自己。

    西门玄眼睛跟尖锐,瞥着独自上楼的左量,哼了一声,随后看着十木亥说道,“哎呀呀,来晚了,不介意吧。”

    打量着西门玄的穿着,十木亥眉头紧蹙,这种天气,学长居然只穿着一身球衣就来了,脚下的鞋子虽然换了,但是在灯光下,小腿上的橡胶粒混杂着断草还清晰可见,甚至那没有护腿板保护的小腿上还有着一些划痕,学长穿的也太随便了,难道不怕冷么?

    这很明显是刚刚踢完球才过来的,十木亥赶紧笑着把学长给迎到了二楼。

    十木亥走在前面,他的出现立刻引来了队员们的欢呼声,可是当西门玄在后面出现的时候,就安静了许多。

    西门玄可就不管这么多了,径直去选餐,也是在左量的提醒下才看到了真正请客掏钱的老十。

    眼睛顿时亮了,西门玄热情的和老十打着招呼,“大哥,好!”

    “唉唉唉,别叫大哥,我可是当爹几十年的人了。”老十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是心里还是很高兴。

    “那怎么行?看你的面相比我大不了几岁,我当然得叫哥,再说了,大哥你可是我们足球部的功臣呐!”西门玄热情的和十木亥的老爸熟络着关系,这让十木亥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

    被西门玄的热情也给感染了,老十本来郁闷的心情有所缓和,问道,“怎么说?”

    “您看,自从十木亥来到了我们明业高中足球部之后,表现那是相当出色,带领着我们足球部踢了很多比赛,结果都很不错,要知道,我们足球部之前的战绩可是烂的要命。”西门玄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看了一眼陈风那些人那里,随后转过头继续说道,“今天的城际杯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十木亥一定可以带着我们足球部夺得今年的冠军,但是这一切,都是您的功劳啊,谁让十木亥是您的儿子呢?要不是您把他送到我们学校读书,我们现在哪里能聚在这里一起吃饭,对吧?”

    十木亥本来肚子都饿的不行了,可是现在听到了学长西门玄在那里一通忽悠,突然感觉有些反胃,自己好像也吃不进去了,只是不知道其他人也和自己一样的感觉。

    但是这么明显的马屁,自己的老爸好像乐在其中,脸上的笑容堆起了褶子,不断的做着谦虚状。

    随后,老十就听到学长西门玄把十木亥给夸成了天上地下少有的足球天才,还说老十的

    基因好,诸如此类,十木亥是真的听不下去了,迅速躲到了一边。

    陈风适时的凑了过来问道,“小老弟,你怎么把他也给叫过来了。”

    和其他人不同,陈风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即便是其他人碍于十木亥请客吃饭的面子,不会多说什么,但是陈风不管这些。

    十木亥也知道自己这学长的脾性,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于是回答道,“都是一个队的,我不叫不太好,再再说了,他也是左量的师父,我不叫他的话,怕他再迁怒于左量。”

    “他敢!不过话说回来,你叫上涂余余这事办的漂亮,你看队长的反应,我现在看着都还想笑。”陈风帮着十木亥夹了菜之后,说道。

    “应该的,涂余余学长毕竟也是我的学长,给了我很多帮助的。”十木亥心里想着,陈风学长怕是不知道,自己可还怕队长柳不言到时候找自己算账呢。

    瞅了一眼,看着队员们都还算吃的开心,十木亥这就放心了,只是担心自己的老爸这里,沐裳衣和西门玄一左一右,像是串通好了一样,把自己的老爸给哄的时不时的乐呵呵的,心里想着,沐裳衣善交际会说就算了,可是西门玄学长居然话也这么多,自己的老爸现在看着很开心,待会结账的时候,不知道还笑不笑得出来。

    捏了捏自己的兜里,里面装着自己挣来的五百块钱,叹了口气,“实在不行,自己就把这五百块钱还给老爸得了。”

    正在吃的时候,十木亥突然想起了今早上的事情,本来是想问学长西门玄的,可是感觉好像不一定会和自己说这些事情,于是就试探性的问陈风学长,“学长,我今天早上在咱们那条路的体育场那里遇见了一些踢球的人,他们说是足球爱好者,但是我看着他们和咱们的踢球方式不一样。”

    “你说是俱乐部的那个球场吧,那个球场常年都不开了,那些人怎么进去的?”伸长了自己的胳膊,终于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烤串,陈风一边享受着美味一边说道。

    想起来那些人被工作人员给追的时候,是翻着铁网出来的,料想,他们也许也是这样进去的,说道,“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那里了。”

    塞了一块肉到十木亥的嘴里,问道,“你不是说什么不同?”

    “踢球风格。”自己的嘴本来就小,被学长给塞了那么一大块肉,十木亥只能咀嚼着说道。

    陈风突然笑了笑,说道,“踢球风格不一样不正常么?随便一支球队的踢球风格和咱们都不一样吧,更别说他们那些踢野球的人了。”

    还是没有明白十木亥说的是什么意思,陈风也没有把他说的话太放在心上,只是以为十木亥又遇到了一帮踢野球的人,想着和人家较量较量。

    把自己的手放在头上挠了挠,十木亥也觉得自己说的不够明白,看着学长一直在那里吃东西,完全没有把自己的问话,放在身上,想了一会,重新措辞道,“怎么说呢?那些人踢球风格真的很不一样,他们就像是在表演一样,所有的动作都做的很大,只要是可以过人,什么动作都能做的出来,哪怕是彩虹过人。你也知道吧,彩虹过人这种动作在别说正式比赛了,即便是在野球场,也不会有人轻易做的,这个动作很简单,可是做出来后,就有点挑衅的意味了。”

    “还有呢?”陈风的手终于停了下来,正视着十木亥问道。

    学长终于肯认真听自己说了,十木亥赶紧补充道,“他们的球衣上只有号码,一队是白色,一队是灰色,所有人的发型,装束几乎都一样。还有,他们踢球不戴护腿板。”

    已经把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特征全都给学长陈风说了,然后就看到学长陷入了沉思,十木亥小声的叫道,“学长?”

    “哦?”被十木亥叫醒的陈风意识到自己似乎走神了,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问道,“铁笼赛成员。”

    “嗯?什么?”

    清了清嗓子,放下了手中的盘子,陈风拉着十木亥去到了一个角落里,说道,“你先告诉我,你没有进去和他们一起踢球吧?”随后,陈风继续说道,“哦,忘了,那里一般都是封锁的,你进不去的。这些人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所谓铁笼赛成员,就是专门为了 踢铁笼赛而生的球员。”

    “可是,铁铁笼赛到底是什么?”十木亥只知道自己平时踢野球的时候,有一种五人制的铁笼,但是显然,这两个不是一回事。

    用纸巾把自己的嘴巴给擦干净了之后,陈风继续说道,“在咱们春城,足球赛一般就分几种,像是咱们高中赛事,还有俱乐部的赛事,那都是官方认可的。但是也有一些,像是民间自发投资成立的野球联赛之类的,但是铁笼赛是最特殊的存在,里面的比赛是为了供那些投资人欣赏的,当然了,也会有胜负之分,最终目的,我想还是为了赚钱吧,当然也不排除有的有钱人

    就是为了玩足球,图一乐。你遇到的那些人,很明显就是这种球员,没有教练,没有专业的体能指导,所有的都是靠着自己打比赛来夺得的,即便是一个队的,也存在很激烈的竞争,随时都有被刷下的危险。”

    “那不就和打黑拳一样?”十木亥看过很多关于黑拳的电影,觉得学长的描述和那东西很像。

    摇了摇手指,陈风说道,“还真不一样,最起码他们没有明面上利用比赛来赌博,存在了这么多年,也是有道理的,我也只是听说,里面真正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一点,遇到了这些人,千万不要想着和他们踢球,这些人的脾气都不是很好,很容易被激怒。”

    “可是我觉得还好啊,他们的”刚说到一半,十木亥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赶紧闭上了嘴巴。

    陈风冷冷的看着十木亥,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你和他们教过手了,对吧?”

    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口快,就被学长陈风给识破了,十木亥只能点了点头,陈风赶紧伸出双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摸一通,尤其是自己的膝盖和双腿,更是被陈风给捏了个结实,“快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没有,学长,我没事。”被学长给摸得实在是太痒了,十木亥赶紧推开了学长,生怕他的动作引来周围人的围观。

    “你找死啊,你在外面看球的时候,难道看不到他们是怎么踢球的?就这样还跑进去和他们玩?不对啊,你是怎么进去的?”陈风是真的有点生气了,语速也快了不少。

    十木亥做了攀爬的姿势,说道,“就是这样进去的。”

    “你爬进去的?”陈风摇了摇头,“你知不知道,人家那是专业俱乐部的场地,即便是人家常年不用,你也不应该偷着跑进去的,这样的行为有点太那个了,你知道吗?要是有监控的话,人家调出来,知道了你的身份,万一要较真,去到学校追责,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吧?”这个时候,陈风才知道队长柳不言和学长东方植有些话说的很对,十木亥虽然聪明,但是明辨是非的能力还是不够,这么简单的事情,在足球面前就变得没有判断能力了。

    喜欢足球是可以,但是不能以这个为借口就去随心所欲的做事情,陈风摆摆手说道,“这个先不管,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告诉他们你的信息。”

    “我问了他们,他们最初都没说。”

    “但是你告诉他们你叫十木亥,学校是明业高中对吧?”看着十木亥说话的神情,陈风都不用猜就知道了十木亥做过的事情,也是自己对十木亥太过了解,这就是一个可以和任何踢球的人都成为朋友的人。

    果然,在十木亥点点头之后,陈风直接笑了,笑的有些无奈,问道,“你还和他们说什么了?你都告诉他们名字了,总该是能打听出那些人的一些信息了吧?”

    说到这里,十木亥感觉有些惭愧,自己和那些人聊了一路,还是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的,突然想起来说道,“我知道他们的名字,踢完了之后,那个十七号叫张三,那个十一号叫”

    “李四对吧?我都不用听,都知道这名字是假的。”陈风心里很气,十木亥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居然会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十木亥也不相信他们的名字就是这个,即便是那个十七号给解释了一番,还用新人来威胁自己,当时想着知道他们是哪里的就可以了,但是到头来,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没有得到。

    看着十木亥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陈风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对方既然什么都没有告诉十木亥,应该是对他没什么兴趣才会这样,如此说来,应该也没事。

    自己最担心的就是,十木亥在球场上展示了自己的球技之后,那些人万一再拉拢十木亥,以十木亥的浅薄阅历,恐怕会被人给忽悠了还不知道。

    现在看来,对方应该是没有这层意思,可是陈风还是觉得不放心,说道,“你以后再看到这种人,就尽量躲远点,咱们和他们不是一路人,真的,听学长的话。”

    对于学长陈风,自己知道他肯定是为了自己好的,可是对于自己早上遇到的那些人,心里的看法倒是和学长有些不一样,十七号虽然骗了自己,但是他们在踢球的时候还是对自己很认可的,尤其是自己在助攻十一号之后,明显感觉十一号和自己的联系多了不少,如果不是十七号一直在阻止着,说不定自己就能从十一号的嘴里问出来不少的东西,对面一直和自己较真的那个四号,再被自己过了的时候,也没有做出来什么报复性的动作,只是防守的动作大了一些,这些都是自己可以接受的。

    陷入了沉思的十木亥,被陈风打量着,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多,总感觉十木亥有着自己的主意,虽然他表面上对于自己的教诲很尊敬,但是心里怎么想的,自己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