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坦诚相见

第二百五十一章 坦诚相见

 热门推荐:
    还想着再劝说一下,确保自己的话能被十木亥给听进去,这个时候,一只手揽住了十木亥的肩膀,陈风注意到那人之后,眼神微冷,哼了一声,径直走开了。

    “小弟弟,刚才就看到你和陈风在这里说着悄悄话,怎么?那个家伙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西门玄从十木亥的盘子里直接叉了一块青菜,放到了自己的嘴里说道。

    摇摇头,十木亥把学长的胳膊给拿了下去,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老爸那里,此时的老爸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请客吃法花钱的事情,和沐裳衣吃的正欢,心里有些好奇,西门玄学长是怎么让自己的老爸这么快就变了情绪的,自己真想学习一下。

    “学长,你是怎么让我老爸那么开心的?要知道,为了今天的饭局,我可是没少花功夫。”摆着一副取经人的虔诚,十木亥认真的问道。

    咕咚!

    西门玄足足喝了一大口饮料,就这样用的胳膊擦了擦嘴,说道,“你和你的老爸关系一定很好对吧?”

    十木亥想了想,自己和老爸的关系,很难界定是好还是不好,要是好吧,自己和老爸平时的关系更像是流水一样,平淡无奇,要说不好吧,自己的老爸一直陪着自己长大,从来没有离开过。

    “嗯。”十木亥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自己把和老爸的这种日常关系定义为了关系不错。

    “我猜也是,你一看就是被自己的而父母陪着长大的孩子,已经把父母对你的好当成了习以为常的东西,反而不太容易察觉到,你的家庭幸福感已经饱和了,有多少人要羡慕你这样的家庭?你知道么?所以我说,你不必来问我,怎么样让自己的老爸开心?因为你根本没有必要去取悦他,你们之间的关系不存在任何的裂痕。你看电视里演的那些父子情深的片段,多半是父亲和儿子之间有了问题,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两个人的关系破而后立,感人肺腑。可是,出现这种感人桥段的时候,说明他们曾经的父子关系太差了,越感人,就说明当初的问题越大,人总是喜欢在经历一些事情之后,才大彻大悟,可是失去的毕竟都失去了。”

    感觉自己说的有些口渴了,西门玄让十木亥把那里的饮料也给拿了过来,喝了一口,继续说道,“所以说,你和你老爸之间的关系没有问题,在你看来,你们就没有那种感人至深的场面,而我和你老爸初次见面,相谈甚欢,只要知道对方喜欢什么,顺着说,对方自己然就开心了。”

    经过西门玄学长这一通解释,十木亥豁然开朗,原来自己和老爸这种看似不温不火的关系原来是这样啊!

    “喏?你知道陈风的爸妈是做什么的?”西门玄指着问道。

    “都是医生。”十木亥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陈风学长说过,之前,学长还请自己和左量一起吃饭,让左量有事情的话可以找他。

    “你看那个家伙白天的时候是不是很活跃,其实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就没那么开心了,你想想,每天上学回到家之后,家里面永远都没有人,每一个晚上就只能自己孤零零的过着,多可怜?”

    十木亥看着西门玄学长,感觉此时的他无所不知,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专注的听着他继续说。

    “所以,陈风每天晚上都不愿意回家,有时候他看到家里没人的时候,就直接去到了别的地方,玩个一晚上,第二天累的要死。”

    根据学长所说的这些,关于陈风学长的回忆一点点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十木亥想起了当初和自己一起回家的时候,陈风学长好像都会看一下家里的灯是不是亮着,那时候他的神情有着明显的改变,现在想来,自己还真的不擅观察啊。“学长,陈风学长每天晚上都去哪里?”

    十木亥还是挺好奇的,于是问道。

    拉过来了椅子,让十木亥坐下,西门玄凑到了十木亥的耳边说道,“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说是我说的啊。”

    “嗯嗯!”十木亥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不想给学长卖关子的时间。

    “据我所知,陈风每天晚上都去”西门玄说完之后,看着十木亥那惊讶的神情很是满意。

    补充道,“你还小,不懂这些,陈风可是已经快成人了,有这种需求很正常的。”

    在西门玄离开之后,十木亥一直盯着自己的学长陈风看着,陈风被他看的还以为自己身上是不是沾了什么东西,十木亥被发现了,赶紧转过头去了,心里却是砰砰的直跳!

    一场本来很正常的聚餐变成了茶话会,到处都是人来人影的聊着天,说着话,平时的队员们好像都只是因为训练才聚集在一起,现在,二楼这纷纷嚷嚷倒是让足球部的队员们都彼此又了解了不少,尤其是新来的高一生,透过一顿饭,就可以和学长打得火热。

    刘沾这种自不必说,方影和厉秣也能时不时的和学长们找个角落聊上几句,还有周天宇,更是和自己的前辈封平一直腻在一起,没有挪动地方。

    在窗户边上的陈风好像是在拿着手机

    和学弟们分享着什么,唯有学长西门玄,所到之处,都是他一个人,即便是左量,也只是远远的跟着,但是西门玄毫不在意,吃得饱喝的足,看起来非常惬意。

    虽然几乎没有人敢去主动找他聊天,可是但凡他找准了某一个人,那人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沐裳衣依旧和自己的老爸坐在一起,时而安静的坐着,时而放声大笑,全程几乎没有说话,都是在挺着自己的老爸说话。

    十木亥不禁怀疑自己的老爸到底在和沐裳衣说什么,能让她有着这么高的兴趣?

    欢乐的聚餐来的快去的也快,饱餐之后的队员们和十木亥打了招呼之后逐渐离开,人数越来越少,三三两两的队员们,有的一起走,有的单独离开。

    可是随着人数越来越少,十木亥的心里开始砰砰跳起来,因为自己马上就要单独面对自己的老爸了,老爸那么贪财,看到今天花了那么多钱,该不会一气之下把自己就在这里,他自己开车回去了吧?

    队长柳不言和学长东方植是最后走的,学长东方植的眼睛像是看穿了一切,小声的给自己支招,让自己千万说着老爸的脾气来,不要再惹他生气。

    已经打定了主意,实在不行,就学习学长西门玄的那一套,十木亥看到队长他们走出去了之后,诺大的二楼靠窗户边上就只剩下十木亥和老十两个人了。隔着五张桌子,十木亥没有先起身,还是老十走了过来说道,“走吧,去结账!”

    没有发现自己老爸有什么异常,十木亥心里松了口气,随着老爸下了楼,在结账处的时候,十木亥没有听清楚具体的结账金额,只是看到开头的数字是个二,那肯定不是二百了,十木亥也能才出大约是多少了。

    老爸付钱的动作很正常,在脸上是看不出任何的肉疼的,但是十木亥知道,自己的老爸心里估计想要暴揍自己一顿了吧。

    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兜里的五百块钱出场费拿出来赞助一下老爸,突然听到老爸说道,“有了,上车。”

    车开动的时候,老十没有着急走,想了想,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了五百块钱,放到了十木亥的手里说道,“给!”

    十木亥有些好奇老爸这是要做什么,于是问道,“爸,你这是?”

    “你的出场费一千,这样就齐了,毕竟是你挣来的,我想了一下,还是应该由你来保管。”老十慢条斯理的说道,就像是在说一件非常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十木亥知道,这不正常,老爸已经装在自己兜里的钱可从来没有再掏出来给过自己。

    “爸,咱们不是说好了,一人一半么?再说了,你说得对,我还是个孩子,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想了想,十木亥从自己的兜里把那五百块钱也拿了出来,好好的整理好了,和老爸那五百放在了一起,然后一起放到了老爸的面前。

    “小十,其实我骗了你,你的出场费不是一千。”老十看着那一千块钱,心里五味杂陈,有点不敢看十木亥,目光只是看着前方。

    十木亥愣了一下,随后立刻说道,“不是一千?”

    “嗯!是三千!”

    “三千?这么高?”十木亥真的是没想到,踢一场这种广告牌能有三千的出场费,这要是自己一年多踢几场,不是可以靠这个挣钱了?

    不过,随即一想,还是觉得不可能,像这种广告牌,一年估计也就一回,自己能够参加估计也是因为杜叔的缘故,说到底还是有走后门的嫌疑。

    老十继续说道,“没错,是三千,但是今天请客吃饭花了两千多,所以我给你五百,加上你原本的五百,这一千就是剩下的。”

    扑哧!

    十木亥突然笑了,看着自己老爸,淡淡的说道,“老爸,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今天听那个叫西门玄的同学说话,他说到了父子之间的关系,说是父子之间的问题越大,将来可能会出现那种问题解开后的感人画面,可是我还是喜欢那种平平淡淡的父子关系,所以,我不想骗你。”老十很少会这么认真的说话,十木亥知道,以前都是自己老爸要开始讲大道理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状态,对于老爸每一次的认真,十木亥也都以认真对待。

    “老爸,对不起,我也骗了你,其实我之前说让你请我同学吃饭,本来就是个套,因为我自己的失误,夸口说自己一定可以请足球部所有人吃饭,这才有了今天的事情,我不应该瞒你,我错估了自己的能力,自己没有能力请大家吃饭,就把主意打到了你身上。对不起!”

    十木亥的道歉很真诚,最起码在自己看来是这样的,老爸都已经告诉了自己真实的情况,自己也应该如实相告才对。

    “呵呵,你干嘛道歉?老子坑儿子要道歉,儿子坑老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么?”老十看着自己的儿子把气氛弄成这样,笑着说道,试图缓和一下。

    也知道自己的老爸是在缓和气氛,多年的父子关系,这种默契还是有的,十木亥也顺势说道,“老爸,你看这是什么?”

    说完,就拉开了自己书包的拉链,露出了里面红彤彤的一沓,老十的眼睛都看直了,“不是吧,你把这东西拿来干嘛?这可是你的最后家当了。”

    从自己记事起,十木亥清楚的记得,自己的老爸在每月发工资的时候,都会给自己一百二百的零花钱,一直到现在,所有的都在这里,自己也知道这是老爸的血汗钱,就不敢乱动,但是这一次,怕自己的老爸带不够钱,自己只能把它们拿了出来。

    察觉到自己老爸那眼神,十木亥突然有些后悔让自己的老爸看到自己的这些东西了,心生警惕,老十哈哈的笑道,“唉,我还以为咱们俩的关系有所缓和了,没想到,我又被提防了。”

    “一码归一码,这些东西你想都别想。”十木亥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书包。

    “我只是怕你自己拿着这么多,别再丢了,以后就算是再有这种事情,也别拿这么多啊,太小瞧你老爸了吧。”老十不满意的说道。

    十木亥紧接着问道,“老爸,你是被沐裳衣和西门玄学长给夸的晕乎了吧,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大款了?你知道,今天西门玄学长看见我的时候,叫我什么吗?”

    “叫你什么?”

    “叫我地主家的儿子,让我感觉好尴尬。”十木亥这是想起了自己的老爸在沐裳衣跟前吹嘘的场景了,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听他说话,他还不抓住了可劲的说。

    老十摆摆手说道,“其实他说的也没错,你老爸我”故作神秘的看一下四周,凑到了十木亥的耳边,悄悄的继续说道,“其实,你老爸我真的是富豪哦,不过是隐形的。”

    纵然老十的神情再认真,十木亥也只是白眼看他,随后就别过头去不做声了。

    “嘿嘿。”老十也感觉自己的玩笑话有些无趣,于夜色中出发朝着京水街开去。

    望着窗外,十木亥想着学长西门玄的话,心里有些起伏,看来还真的是被自己的学长给说中了,刚才和老爸的一番谈话,自己心里竟然隐隐有些感动,那就意味着自己和老爸之间的关系还是出了一点问题,只是这问题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是在刚才还是自己和老爸开始互相欺骗的时候?

    回到家之后,躺在床上,十木亥心里有些波澜,自己今天和老爸的关系这是怎么了?以前好像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一切都源于自己的欺骗,看来自己以后做事情真的要分辨一下是非了,不过,今天总算是解决了一件让自己头疼的事情,之前,为了请足球部吃放的事情,自己还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挣钱呢,甚至想着要想非凡一样去进行表演呢!

    接下来,自己的事情就是剩下发展球迷协会了,想到这里,十木亥不禁又一阵头大,高二的那两个人小团体,自己怎么样才能搞定他们呢?

    在自己苦思无果之后,困意袭来,随后就浅浅的睡着了。

    周一的清晨,这已经是开学的第六周了,十木亥早早的来到了学校,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匆忙的去到了体育馆的会议室开会,今天是城际杯赛正式报名的第一天,二十三人的名单需要尽快的落实下来,所以,队长柳不言昨天在聚餐的时候就已经通知到了所有人,今天务必都来体育馆商议。

    十木亥来到这这里的时候,队员们来的都还不多,队长柳不言早早的在这里等着了,其余的新生们都在帮忙搬着椅子什么的,等到所有人都到齐的时候,队长柳不言先是让沐裳衣给简单介绍了一下城际杯赛的注意事项,自己才缓缓的走到众人面前开始宣布二十三人的最初名单,“前锋:方影,陈风,梁山,方天硕,左量,中场:十木亥,西门玄,王平,柳不言,毕奇,钱立,宋风,后卫:王智,刘强,楚子桥,陆启业,秦业,秦兴,赵飞,刘沾,厉秣,门将:周天宇,封平。”

    队长柳不言的名单里面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球员,毕竟球队的人数比较少,只要属于足球部的一员,一般都可以入选名单,虽然不一定可以出场,但是可以随着球队外出征战,历练自己。

    只是左量的入选让人意外,尤其是左量自己都没有想到,按理说现在自己可还不算是足球部的正式球员呢,东方植的落选是大家都意料之中的,只是在队长念完了所有的名单之后,明知道这只是走个过场的会议,可高三的一些学长们还是表现的有些期待。

    至于他们在期待什么,队长柳不言很清楚,只是在会议的最后,也没有说出来大家想要的那个名字,左量知道,如果没有涂余余学长抽烟的事情,自己根本不会有机会进入到大名单当中,而涂余余学长一直误会是自己告密,结果他下去了,自己上来了,左量自问心无愧,可还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队长柳不言很快就说完了其他的事情,想要解散队伍的时候,陈风站了起来问道,“老大,真的没有再商量余地了?”

    坐在一旁的梁山动容了,陈风在平时是最尊敬也是最怕队长的那个,现在居然为了涂余余而站出来和队长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