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玩套路

第二百五十九章 玩套路

 热门推荐:
    说到另一边,陈风和左量的变相赛跑还在继续,在左量的坚持不懈之下,陈风也渐渐的感觉到了体力的下滑,没想到自己用出来了踩点之后,左量竟然还可以跑这么久,保守估计,自己应该是可以比左量少跑了五分之一的路程,但是自己的体力在下降的同时,左量就好像是没事人一样。

    瞅了一眼方影对于西门玄水桶般的防守暂时没有办法,心里有些着急,“算了,既然这样,就不跑了,这是你自找的。”

    对于左量,陈风还是抱着同情的态度来对待的,尤其是在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后,更是一直对他关照有加,这次的比试,自己也是不想让他太难堪,所以才想要尽量避开俩人之间的交锋。

    左量并不知道学长陈风的打算,在来到了中场的位置时,看到学长陈风终于停下来了,不由得皱眉,“不跑了?”

    戏谑的看着左量,陈风渐渐的放下了自己所谓的同情,现在的场上,只有要比赛的两个人,没有学长和学弟。

    左量没有因为陈风的停止而放慢速度,一个猛冲直接下脚,这样的断球动作破绽实在是太多了,陈风随便选择了一个角度,就把球给转了一下,绕开了左量的左脚。

    同时也知道左量的风格就是绝不放弃,一次断球不成,必定会有第二次,果然,左量被甩开之后,动作强行连贯起来,继续自己的第二次抢断。

    只是这样的二次抢断之中还是有着明显的破绽在里面,陈风甚至都不用观察完全,就从第一个破绽之中把球给带走了。

    这一次,左量的动作没有止住,重心不稳,一个侧翻就滚了出去,带有左量标志性的滑稽,以前的时候,在看到这样的动作时,大家都会轰然笑成一片,但是现在和左量熟悉了反而笑不出来了,更多的是摇头和叹气。

    同样的,陈风也摇了摇头,对于左量,自己还是有一些不忍心,可是他那样对自己穷追不舍的,自己也不好办呐。

    理解左量夹在西门玄和自己之间,估计也不好受,但比赛就是比赛,只能是全力以赴。

    “学长,刚才陈风学长那个踩点是什么啊?”不知不觉间,十木亥已经跑到了楚子桥学长的身旁,一只手搭在他盘着双腿的胳膊上,另一只手指着陈风说道。

    楚子桥笑着说道,“你对这个感兴趣?”

    “嗯嗯!”十木亥对于任何关于足球的新知识都是有着很强烈的求知欲的,此时,一双眼睛闪着小星星,对于知识的渴求让楚子桥不得不回答。

    “这个踩点呢,是陈风自己发明的,但是你要知道,他发明出来之后,就发现这个东西华而不实,直接给封存了起来,再也不用,所以,刚才他用的时候,我们才感觉好奇。”楚子桥回忆着陈风发明这踩点的过程,还是觉得很搞笑的。

    像是梁山根据自己的速度特点学会了一种瞬间变向过人一样,陈风还有其他人也都有着自己的某些绝技。

    在一次比赛中,陈风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踩点绝技,可是处处碰壁,究其原因就是这踩点需要在脑海中把所有的位置提前给预判好,但是陈风忘记了,在比赛中,踢球的人可是二十二个人,总有几个人把自己接下来的几个点给占住了,这样一来,自己的踩点就被打断了,尤其是自己的踩点基本就是在禁区里,作为前锋,自己每次进攻的时候,禁区的人就像是发了芽一样,非常之多,这么小的空间,众多的球员,自己哪里还能施展出这踩点来。

    再给十木亥解释了一下之后,楚子桥继续说道,“你知道么?当初陈风可是说他的这动作是从街舞的卡点音乐中学来的,当时非常的激动,以为自己的实力就要封神了,结果在那之后,被我们给嘲笑了一番,再也不用了,这不,现在用出来了,正好,整个半场只有他的左量两人,他们随便跑,这时候的踩点用起来反而相得益彰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我从来没有见过学长用这个东西呢?”明白了学长陈风踩点技术的来龙去脉,十木亥心里有些痒痒的,虽然楚子桥学长说了,这个技术好像是有些鸡肋,看起来很节省体力,而且还可以躲避防守,但是需要一定的空间才能完成,只要是有人站了自己设置好的点,那基本整个进攻就被截断了。

    这样看的话,的确是一个很容易被打断的技能,十木亥在脑海里进行了推算,把球场上的二十二个人当做棋子的话,那整个球场就是一盘棋,最终的厮杀无非就是对方的球门,每一个人站的位置,都是走的每一步棋,真正的高手总是会提前规划好接下来的十几步路线,同时,还会做着被对手给打断战术的调整准备。

    如果把陈风学长的这踩点看作是棋盘上的落子的话,那应该会有些不一样,思考了一会之后,十木亥略有所得,但是最终还是没能完全的想到这踩点的进化办法,不由的叹了口气,果真是有些鸡肋啊。

    想到这里,自己也不

    由的有些同情陈风学长,同时也觉得有些可惜,别的学长都有着自己的绝技,他却创造了一个左右不是的假绝技,不过好在,当初白清帮助他完善了射门技巧,也算是有了完美神仙球的绝技。

    这样,陈风学长在之后的比赛中通过不断的射门来训练,一定可以把那完美神仙球练到最完美的境界。

    此时的学长陈风和左量在那里玩的不亦乐乎,不像是方影在那里束手无策,左量一连串的动作给场边的观众们带来了不少的乐趣,一开始,大家还能忍着不笑,但是慢慢的,当左量的动作开始变得越来越夸张的时候,没有人能忍的住了,包括队长柳不言也都笑了出来。

    为了断球,左量已经做出来了自己能够做出来的所有动作,站着的时候还算正常,可是每次躺下断球的时候,就有点搞笑了,不知道是模仿着什么样的动物,总之,那蹬腿的动作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配上左量那认真的神情,更是让包括十木亥在内的球员们笑的肚子都开始疼了起来。

    唯有场上的陈风,想笑但是又不能笑,自己不笑不是因为顾及到左量的面子,而是自己不敢笑,毕竟这是在比赛中,自己一笑,就放松了所有的气势,很有可能会被断球。

    别看左量的断球动作越来越夸张,没有章法,但是他那认真的神情和充沛的体力还是在支撑着他的所有动作,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自己完成了不小的困扰。

    足球是一个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运动,技术只是一方面,而态度和体力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很明显,现在的左量在态度和体力上都是要强于陈风的。

    技术是陈风把守的最后一道关卡,这也是最难的一道关卡,毕竟态度可以在一瞬间改变,但是技术没有捷径,除非天赋异禀,否则只能日复一日的苦练才行。

    因此,纵然另一边的方影还没有在体力和力量上上破开西门玄的防守,但是陈风并不担心,技术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次对决就可以弥补的,自己有信心,把比赛时间拖到最后,而方影虽然看起来有些被动,可是他和左量不一样。

    拥有着精湛脚下技术的方影现在缺少的就是机会,作为一个嗅觉惊人的前锋,把握机会的能力明显要高于别人,只要他找到了西门玄的某一个破绽,接下来的事情必定是势如破竹,水到渠成。

    西门玄的动作还在内收,尽可能的把球给完全护住,没有办法的方影在愣了片刻之后,心里一狠,突然蹲下,随后在西门玄的身后双脚伸出就是一个暴力的非常规动作铲球,以西门玄的警觉性,怎么能不知道方影的动作?

    只是,在感受到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之后,心里直骂,“我去,这小子是要废了我!”

    亮着鞋钉的动作做出来,总是会让人有些胆寒,毕竟在那闪光的钉子面前,护腿板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考虑到方影的鞋钉马上要钉在自己的小腿肚上了,一个起跳,脚下夹着球,就躲开了方影的铲球。

    方影心里还是很忐忑的,自己没有想着真的去铲学长,只是他不断的用手来推自己,已经犯规了,自己要是不采取点非常规手段,根本没有机会的。

    刚才在亮出鞋钉的时候,就是为了逼学长带球离开或者跳起来,在自己得逞之后,顷刻间迅速把脚向下压,鞋钉被覆盖在了脚下面,没有一丝露出。

    看着学长双脚夹球跳了起来,方影就知道自己赌对了,既然有了这么一次契机,自己绝对不能放过,对着空中的西门玄脚下,一个勾脚,就要把球给拦下来。

    西门玄终于明白了,自己被方影给摆了一道,面对他自下至上的伸脚,双脚摆动,把球给换了个位置,与此同时,把自己的脚底留给了方影,方影的脚尖瞬间触碰到了西门玄脚底的鞋钉。

    “我去!太阴险了!”梁山不禁对于西门玄的动作有些厌恶,当然自己也清楚,西门玄这肯定是因为刚才方影对着他亮鞋钉的动作才故意想要给方影好看的。

    这也符合西门玄睚眦必报的性格,只是梁山为方影叫屈的是,明明是西门玄先用胳膊做出来那种动作的,方影不过是有样学样罢了。

    砰!

    在自己的脚尖碰到学长西门玄鞋钉的时候,方影瞬间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疼,不敢妄动,只能看着学长西门玄落地后,在那里玩味的看着自己。

    俯下身体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鞋子,没有被划破的痕迹,那巨疼的感觉让自己知道这是一次外伤,应该不打紧,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来缓一缓。

    “不言,再这样下去,两个人可就打出来真火了!”东方植在一旁提醒道,右手边的周天宇光是看着方影的动作都觉得疼。

    “哎呀呀!怎么这么不小心?也不能直接朝着别人脚底踢吧,弄的我现在脚底痒痒的,但是又没办法挠,哎!”西门玄只是在动作上报复了方影还不过瘾,言语上也不消停。

    方影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人,面对学长的嘲讽,更是一句话不说,所有的情绪都在眼睛里了,有些涨红的眼眶,慢慢攥紧的拳头,让方影下一刻的动作瞬间爆发了出来。

    噌!

    宛如离弦的箭一样,方影冲出来的身体和身体成了四十五度角,身后踩起来的渣草四飞,几乎是一瞬间的时间,就来到了学长西门玄的跟前。

    没有丝毫的犹豫,方影的身体直接和西门玄撞在了一起,这也是方影比赛中和西门玄的第一次正式碰撞,甚至可以算是方影的第一次有胆量的正面交锋。

    没有了之前的试探和忌惮,两个人都在激情的碰撞中互相争夺着,方影一上来的先声夺人让自己真的拿到了一些优势,甚至差一点就要碰到足球了,虽然只是一丝丝,但是已经让自己看到了希望,球在两个人的脚下左右换着位置,方影的身体虽然不如西门玄,但是自己可以通过观察他的双肩活动,来推测出他的下一步动作,这也限制了西门玄一味的利用身体来碰撞自己。

    意识到自己的双肩被方影给盯上了,本来可以直接把他撞开的,可是脚下的球会在自己撞向他的一瞬间出现一点破绽,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来讲,完全可以护的住,可是方影好像是在成长一样,从那微乎其微的缝隙中,不断的攫取着球权。

    方影觉得两个人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对决了,毕竟从自己过来到现在,学长都没有再用手来对自己做出动作,这让自己他已经放弃了这种犯规式的动作,但是让自己没想到的是,正在两个人热火朝天的攻守之时,学长西门玄的胳膊伸了出来。

    方影十分忌惮,之前自己已经在学长西门玄的这手上吃了太多的亏,因此,在他的动作出来的时候,下意识的赶紧躲了一下,正是这一下的躲开,让自己本来势均力敌的局面开始逐渐变为劣势,而后,学长西门玄终于腾出来了空间,一个身体的大碰撞,自己就再次被掀翻在地。

    这一次的防守,西门玄理论上来讲是没有犯规的,只不过是利用了方影对于他胳膊的忌惮,这也许还是他之前对于方影那动作的报复,方影以为学长西门玄让自己蹬鞋钉已经算是完成了报复,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哎呀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又摔倒了?咱们可是男人,下肢一定要强壮,方影,我看你的下肢不是很强壮啊,以后要多练练跑步了。学学我徒弟左量,他的下肢就好的很。”西门玄说道。

    已经习惯了学长西门玄每次晃开之后的嘲讽,方影起身之后,没有气馁,没有因为西门玄的言语而情绪失控,相反,整个人开始变的松弛了,涨红的眼眶逐渐恢复了原本的颜色,攥紧的拳头也舒展开来。

    “学长,还是不要说这些的好,既然是比赛,咱们就认真的来玩一玩。”出乎西门玄意外的是,方影居然开口了,而且还说了很长一段话。

    西门玄一直以为这就是个性格冷淡的榆木疙瘩,比自己的徒弟左量还要话少,笑着说道,“那就别愣着了,赶紧的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你的真实实力了。”

    “你会见到的。”说完这话之后的方影深吸一口气,再次离开了本来的位置,冲向了西门玄。

    感觉方影身上的这股执着劲还想是在哪里见到过,想起了在另一半场地的左量,顿时觉得方影和左量相似的地方还真是挺多。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分神,在方影都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都不知道,方影都觉得很奇怪,明明自己的速度还是那样,怎么西门玄这次就有些反应慢了?

    自己的脚底直接踩住了足球,顺势就要把它给拉出来,但是西门玄本能的护球动作,双腿一个方向变化,就把球给挡了下来,“搞偷袭?”

    “是你分神了!”方影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好的机会,那里肯放过,脚下和身体的结合动作用了出来,分明是在模仿西门玄的人球结合能力。

    “关公面前耍大刀,你是找死!”西门玄对这种节奏太熟悉了,但是方影的动作没有经过长时间的锤炼,用出来之后难免有些不伦不类。

    方影在学习学长西门玄的动作时,在用脚内侧触球的时候,还算是和谐,但是在自己的脚后背和脚尖触球的时候,身体有着明显的不稳。

    而西门玄学长的每一次触球都很合理,方影大喜,这简直就是一场活脱脱的现场教学啊。

    为了观察学长西门玄的动作,自己甚至放慢了抢球的动作,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让自己脑海里的动作越发的清晰,而西门玄学长也是在施展了人球结合的技术好一会之后,才发现了方影的真实目的。

    “嗯?竟然是为了偷学?”西门玄揣测着方影的意图,不禁对于今年的这些新生有些忌惮,一个个,包括十木亥在内,年纪轻轻,但是却套路极深,尤其是在偷学别人技能的时候,更是无所不用其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