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水火二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水火二团

 热门推荐:
    陈风是在十分钟之后走出更衣室的,也许是觉得身上有些凉,把衣服拉链拉上了,体育馆里漆黑一片,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才看到那里站了个人。

    在外面的路灯映射下的身影如此熟悉,“你怎么还没走?”陈风终于意识到,原来十木亥一直没有离开,就在这里等了十分钟左右。

    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十木亥只是笑着说道,“这不是在等学长呢?”

    “你别这样,我又不是小孩了。”陈风看着冻的还在跺脚的十木亥,心里有些抱歉。

    觉得学长的状态好像好多了,十木亥利落的关上了体育馆的门,和学长一起走出了校园。

    回家的路上,十木亥还是没有敢先说话,倒是陈风看起来心情有所缓和,对着十木亥说道,“对了,还记得队长说的涂余余戒烟的事情么?”

    想了一会,十木亥说道,“当然记得,不是说让东方植学长和咱俩一起去邀请涂余余学长么?”

    “准确来说,是劝说并邀请,我当时觉得这种事情,以我和涂余余的关系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但是刚才在更衣室里冷静的想了一下,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有点头脑发热,一时冲动了。要知道,涂余余那个人本来性格就很倔强,来到了足球部之后,受到了队长柳不言的熏陶,更是如此,而更重要的是戒烟,我好像忽略了一个人戒烟的困难性。”

    自己的老爸对于烟酒不是很热衷,因此十木亥也不是很理解一个长期抽烟的人忽然要戒掉这习惯要经历什么,但是想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况且城际杯赛还有不到一个月了,他肯定是赶不上第一阶段的报名了,我们剩下的时间真的不过了。所以,东方植和我说过,明天课间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找涂余余商量一下,先看一下他是不是愿意戒烟,要是他有这个意向,这事情就算是迈出了第一步。”陈风看起来已经和涂余余商量好了,制定了明天的计划。

    十木亥有些担心的问道,“学长,万一,我是说万一,学长涂余余他不肯戒烟呢?”

    也知道自己问的问题可能不是学长愿意听的,但这是一种可能性,毕竟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想要戒掉一种不好的习惯都是不那么容易的,而涂余余学长的这种习惯还具有享受性,那就更不好弄了,不知道陈风学长是不是知道,但是十木亥通过思考,觉的这种可能性是有的。

    即便是学长涂余余肯答应戒烟,但是后期的监督之类的工作也很不好做,十木亥想想就觉得困难十足。

    “嘿嘿!你放心吧,要是涂余余那个家伙不肯就范,那我就让东方植施展净化心灵给他洗脑一下,到时候由不得他不听话。”陈风在夜风吹拂之下,所有的抑郁好像都消失无踪,此时的心情有了好转。

    “净化心灵?”十木亥心里还是听好奇的,东方植学长是长了怎样的一双巧嘴,才能让学长陈风有着这样的评价。

    “你不知道,东方植的爸妈一个是律师,一个是心理医生,你想想,这得遗传了多么好的基因啊?”陈风说道。

    十木亥笑着说道,“学长,你爸妈不也是医生么?”

    “我爸妈是动刀子的,人家爸妈是靠嘴皮子的,这不一样,记好了,明天的时候我去找你,要么课间,要么中午,在教室里等我哈。”不知不觉间,两个人深聊之后就快要到了陈风家的小区,十木亥顺着陈风之前看到的楼层,心里希望那楼里的灯都亮着,这样的话,学长的心情会变得更好一些吧?

    “哈哈哈!我先走了!”陈风满心的欢喜,和十木亥打招呼之后就朝着自己家的小区跑去,十木亥笑着笑着,嘴角的微笑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一种落寞。

    和陈风学长一起回家已经很多次了,差不多知道学长的家是哪一个,眼前的他家分明没有亮灯,但是学长却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自己也值得迎合一下,但是自己知道,也许学长和自己一样,一旦到了家,真实的情绪也许就流露出来了。

    想着学长可能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自己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但是,没办法,自己可以和学长在上学的时候多交流,可是却不能干涉他的家庭生活,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条条框框,在我们交界的地方可以互相沟通,但是到禁制的地方不能越界。

    说到底,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的生活,每一个人的历练也都是自己的历练。

    回到家的时候,十木亥看见老爸在卧室里忙活着,心里好奇,进去之后,老爸赶紧把自己手里的东西给收拾好了,“老爸,你在干什么?”

    老十看看自己的周围,确认自己没有什么泄露的,心里落定了不少,然后说道,“你今天回来的很晚啊,赶紧去帮你妈妈洗衣服去。”

    “咦?”

    “怎么了?”老十有些

    谨慎,以为是十木亥发现了什么。

    十木亥微微侧头说道,“老爸,我觉得你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了?”

    “你之前还和我说,我妈给我洗衣服是想要为我多做些事情,让我不要去帮忙,可是你刚才让我去洗衣间帮着我妈洗衣服,所以我说你很奇怪。”十木亥站在那里没有动。

    老十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原来是因为这事啊,此一时彼一时,之前你妈妈洗的衣服比较少,现在你看看洗衣间里的衣服都快成山堆一样了,你还不赶紧去帮忙就有点不合适了。”

    “老爸,那你呢?”十木亥问道。

    “呃?我还有工作的事情要处理,你先去吧,不对,你先去洗澡。”

    “哦!”

    在十木亥离开了卧室之后,老十这才缓缓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沓东西,都是些百元大钞,看了一下,心里深呼吸,有些纠结。

    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从里面数出来了一些,老十小心翼翼的把它们给装进了的内里口袋,用手拍了拍,叹了口气。

    周二,十木亥来到了学校之后,在课间的时候还稍微注意了一下门口,但是没有见到自己的学长陈风,结果身后的于胖子召集了五六个人来和自己一一认识。

    得知他们是于胖子介绍来的未来球迷会会员,十木亥很热情的和他们打了招呼,几个人拉着十木亥在走廊里聊了一会。

    毕竟是未来球迷会的会员,十木亥本以为自己和他们聊一些足球方面的东西会让大家有共同点,但是那些人绕来绕去就把话题给绕到了文学作品,古今通史之类的去了。

    虽然自己对于这些东西有所涉猎,甚至在某些方面可以说是精通,但是自己现在对这些东西不是很感兴趣,尤其是和这些人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还是想和他们多聊一聊球。

    上课铃声一响,这群人就呼啦啦的全部离开了,用于胖子的话来说,这就算是认识了,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嘿嘿,十木亥,你们最近都没有比赛的了?”于胖子笑眯眯的说道,手里的中性笔转的飞快。

    十木亥想了一下说道,“最近应该是没有的了,不过,咱们是不是有学校的运动会,也得持续一个周吧,不知道对于足球这么大的运动怎么安排?”

    “按照以往的话,我估计足球这种可能就砍掉了吧,毕竟你们一上场就要十一个人,咱班才多少个人,能有三十人?抽三分之一去踢球,这想想都不可能。”于胖子听十木亥提及运动会,知道这个和十木亥他们的那种不能比,整个学校到时候乱哄哄的,想要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看书,基本不可能。

    “这家伙,提及运动会的意思是,我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找看书的时间?”于胖子对于十木亥的心思还是挺忌惮的,自从自己被忽悠进了足球部,就知道十木亥绝不是个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单纯。

    “听说你今天要去找涂余余学长谈谈?”于胖子小声的问道。

    十木亥略微皱眉,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昨天晚上的时候,足球部才商议出来了这一结果,怎么于胖子就知道了?

    看着十木亥不可思议的表情,于胖子抖动着自己的右腿说道,“这就是我找的那个团体的本事了,就是刚才的那些人,基本都知道你们今天要去找涂余余了,你们这一波动静闹得有点大啊,高二的那两个小团体貌似都知道了,说实话,作为朋友的立场,我不建议你今天和学长一起去。在那两个团体看来,你们这一次去,有点挑衅的意思在里面。”

    恐怕十木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次本来是很低调的简单谈话,现在变成了学校团体之内,人尽皆知的一件事情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被人以讹传讹,自己和学长们本来的意图被扭曲成了挑衅。

    直到中午的时候,陈风这才来到了自己的教室,招了招手,十木亥就跟着出去了,“还没吃饭吧?一起吃吧。”

    “去哪里吃?学长。”十木亥观察着陈风的表情,想要从他的神情之中看出点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反倒是被陈风看到了自己在偷看,“去食堂吧,我已经约了涂余余在那里等着了。”

    “那个,学长,就只是涂余余学长一个人吧?”食堂毕竟是学校的公共地方,在那里谈话,十木亥还是比较放心的,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自己还是问清楚的好。

    刚才就觉得十木亥有些奇怪,陈风摆摆头说道,“当然是他一个人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哦!没事没事!”十木亥这时候对于于胖子说的话已经有七分疑问了,按他所说的,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陈风学长没理由不知道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于胖子说谎了。

    有学长陈风打头阵,十木亥心里感觉踏实多了,两个人兜兜转转

    的来到了食堂,刚一进去,十木亥就感觉里面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劲。

    以往的食堂里面,不说人声鼎沸,也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但是现在这吃饭的时间点,这人流分明比以往少了很多啊,而且进来的人都不怎么说话,十木亥还以为自己进到了春城二中的食堂里呢!

    在进门左手边的位置,从角落沿着墙的位置,坐着一排人,此时正在看着进来的十木亥和陈风,陈风也许是没有料到这种情况,把十木亥护在后面,随后,看见了坐在中间的涂余余。

    在对面坐下来,陈风面色微冷,说道,“涂余余,你这是什么意思?”

    涂余余没有说话,从旁边走出了一个人,很高的个子,着胳膊,平头外加一双鹰眼,冷冷的看着陈风,开口说道,“疯子,东方植呢?”

    “赵年,我们今天就是和涂余余聊聊而已,不用搞得这么正式吧?”陈风是真的不知道今天涂余余会搞这么一出,心里有些不满。

    “这也就一般般吧,怎么着?听说,你们足球部最近胃口好的很,在高一的新生里面纳新也就算了,还把刚刚成立的一个什么读书会的团体给收到你们球迷会了,现在是不是还要打我们的主意?要真是这样的话,咱们就理论理论,今天两个水火部的人都在,想说什么就说。”

    赵年的话算是点醒了陈风,知道他也许不是冲着涂余余的事情来的,而是冲着足球部想要纳他们进入到球迷会的事情,回头看了一下十木亥,心里想着,“小老弟啊,小老弟,你干嘛非得接这活呢?沐裳衣也是,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就想着到处拉人?”

    眼看着陈风没有说话,赵年瞥了一眼十木亥说道,“这个就是你们部最近名声很响的那个跳级生吧,听说你接了任务,要把我们水火两个团都给并入到你们球迷会?”

    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十木亥,赵年想要绕到陈风的身后和十木亥握手,但是走了一半,被站起来的陈风给挡住了,“赵年,他有没有接这样的任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没想着要把你们并入到球迷会,所以,别误会了。”

    “好!这么说你承认是你们足球部下达的任务了,我想知道下达任务的是谁,是你们的队长柳不言还是你们的运营,那个小女生沐裳衣?”

    “你怎么知道?”陈风下意识的有些警惕,队长柳不言在高中两年都没有打过水火团的主意,最近也是沐裳衣提议之后,才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是沐裳衣的主意?

    身后的肩膀被拍了拍,还以为东方植来了,回头一看,是十木亥,此时的他用手指轻轻的指着食堂的另一个角落里,那里同样坐着一些人,身上的衣服清一色都是田径部的服装。

    为首之人生的又黑又高,此时正对着陈风招手,正是足球部的石庆!

    一瞬间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陈风反而笑了,说道,“你们水火两团什么时候和田径部勾搭到一起了?”

    “勾搭?这可不是什么好词,我们不过是互通消息而已,但是你别说,他们的消息还真是挺准确的,尤其是关于那个叫沐裳衣的消息,真是精准。要不是他们告诉我们,我们现在还蒙在鼓里呢!你们足球部和我们水火二团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对于足球有着热爱,但是我们不喜欢去参见那所谓的比赛,你们也别来干涉我们,怎么着?到了高三了,最后一年,你们就蠢蠢欲动了?”赵年在陈风周围走了几圈,拍着他的两侧肩膀说道。

    十木亥退后几步,给赵年让开了一条路,眼睛一直在看着另一边角落里的田径部,心里想到了什么,看学长陈风这模样,恐怕是真的不知道赵年他们今天会出现。

    但是涂余余是怎么回事?

    从来了以后,涂余余一直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任凭陈风和赵年在那里聊着,似乎有点看好戏的心态。

    高二水火两个团体的共同头领是高三的叶雨,也是五人制足球部的队长,因为和东方植的关系所致,五人制足球部和队长柳不言为首的足球部基本没什么交集,即便叶雨他们五人制足球部总是暗暗的和足球部较量战绩,但是东方植学长这边一直没有给出什么回应,因此,现在更像是叶雨他们五人制足球部在单方面的较劲。

    如今,足球部把主意打到了他们的团体身上,他们的一些人难免不多想,尤其是一旦足球部真的把水火团体给并入到了球迷会之中,那下一个目标会不会落到五人制足球部了。

    也许叶雨还没有感觉什么,但是很明显,五人制足球部的某些人已经感受到了危机,比如说现在的赵年。

    赵年作为五人制足球部的高三学长,当然也和水火团体的成员们保持着很好的关系,甚至里面的很多成员都以赵年马首是瞻,毕竟水火两个团体里的成员都是高二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