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战术分配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战术分配

 热门推荐:
    同时,自己心里也很担心学长赵年自己一个人能不能敌得过十木亥,要知道,十木亥当初可是和五人制足球部的部长叶雨对拼过,按理说,以赵年的水平,还真的不一定能够能够制得住十木亥,所以自己才有此一问。

    但是让自己没想到的是,学长赵年好像一直抱着和十木亥对决的心思,也许是想要胜过十木亥,从而证明自己并不比部长叶雨差吧?

    “不用,你就听我的看住左量就行了,虽然咱们知道十木亥不可能传球给他,但是也得提防一下,免得别人说我们看不起左量。”赵年微微一笑说道。

    但是屈光却是知道,学长赵年这心里存的心思不少,但是他很聪明,用了一种自己根本无法拒绝的理由,自己也不好反驳,心里虽然有些无奈,但是也没办法,

    礼貌性的笑了笑,屈光只能有一脚没一脚的和学长赵年进行传球热身,自己和赵年非常熟,因此对于他的踢球风格非常了解,至于学长说的战术,只能说是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十木亥这边,左量一直在盯着那边的赵年看,十木亥有些好奇,于是带着球过去问道,“左量,你在看什么?”

    左量表情有些凝重,说道,“十木亥,那个赵年你认识么?”

    十木亥以为左量是想要从自己的口中了解一下那个人的踢球风格,笑着说道,“见过,但是我不知道他的技术怎么样?”

    “哦!”左量低着头说道,但是明显还在思考着什么。

    “你这是怎么了?左量,怎么会对他这么感兴趣?”十木亥觉得左量一定是在做着什么打算,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行为。

    左量想了一下说道,“十木亥,咱们一会执行战术的时候,能不能让我和那个赵年学长对决?”听到左量的请求,十木亥愣了一下,没想到左量居然会有这种想法,但是自己和他的关系在这里,因此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说道,“这样,咱们就听你的,你来防赵年学长,我和那个叫做屈光的人玩一玩,不过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配合,嘿嘿。”

    十木亥觉得自己倒是没问题,但是不知道对手是怎么想的,恰好这个时候,自己看到对面的学长赵年一直在看着自己,心里有些不得劲,一方面害怕左量的愿望落空,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帮着左量,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自己身旁的左量倒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出来,还在一个劲的做着热身,殊不知此时的十木亥还在为自己担心着。

    嘟嘟!

    队长柳不言的哨声让双方的球员都结束了热身,把他们召集到了一起,队长柳不言说道,“比赛规则我说一下,二对二的比赛,双方各有五次共计机会,进攻者和防守者都在同一区域,只要防守者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把球给断下来,就算赢,相反,进攻者如果可以守住自己的脚下球,那就算赢。”

    “进攻者和防守者?”十木亥心里想着,这种说法好像不是很准确,按理说进攻者应该被称为带球者,而对面的人应该叫做断球者,毕竟这只是来回的带球断球比赛,不是破门,但是自己是决计不敢和队长柳不言说的,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

    听完了规则,双方的球员开始在队长柳不言的见证下投掷硬币,结果十木亥这边的运气不错,拿到了第一次带球的机会。

    十木亥盘算了一下时间,两个人在指定的区域要守住足球一分钟,本不是难事,但是这里的区域好像有些小了,在看到队长柳不言划分的区域时,十木亥就本来以为三十秒钟就差不多,一分钟,有些难了!

    十木亥笑着说道,“队长,一分钟啊,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

    “一分钟正好,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没办法,对面可是同意的了。”队长柳不言用自己的眼神示意了一下,十木亥顺着那边看去,已经准备就绪的两个人此时正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他们居然同意了?”十木亥自言自语喃喃道。

    左量带着球来到了指定区域,就等着队长柳不言开始计时,自己就和十木亥进去到里面,十木亥摆摆手说道,“左量,这个区域,我们要坚持一分钟,有些难度啊!”

    但此时的左量一心想要和对面的两个人交锋,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区域里坚守一分钟的合理性,此时被十木亥提醒之后才有所察觉,在扫视了周围的区域之后,顿时有些皱眉,这场地被队长柳不言给划分的并不是很规则,有点平行四边形的模样。

    “明白了,我尽可能的拖延。”左量以为十木亥想从自己的脚下把球给要过去,可是十木亥没有提及球权的事情,自己心里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坚持把球给留在了自己的脚下。

    十木亥望着左量点头示意,等到队长柳不言一声哨响,左量和十木亥几乎同时直接冲了进去,之所以说是冲了进去,是因此队长柳不言刚吹哨结束,赵年和屈光就直接跑了起来,他们本来就在指定的比赛区域里,此时有着绝对的优势先冲到十木亥他们要进去的那地方

    先发制人,赵年和屈光是在压缩十木亥他们的空间,这样一来,十木亥和左量刚进去,就感觉对面的两个人已经来到了面前,左量看了一眼十木亥,顺势朝着自己的左侧带球就走,而十木亥立刻跑到了相反的方向。

    左量来不及回头看到底是谁在跟着自己,但是自己能够感觉这个人不是赵年,那就只能是屈光了,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一样,但此时的左量根本没法顾忌这些,自己必须要先摆脱屈光的纠缠,因为自己发现,身后的屈光速度非常的快,一直在拉和自己之间的距离。

    眉头微皱,左量很快就被赶到了边线,自己要是再不变换方向,估计就要把球给带出去了,感受着屈光迫近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左量在快要到边线的时候,直接一个九十度的折线跑动改变了方向。

    此时的屈光在看到左量变向之后,自己没有选择一直紧跟,因为按照自己和学长的约定,自己是专门防守左量的,既然左量带着球,自己要做的首先是保证球一直在他的脚下,而不是让他把球传给十木亥,要是那样的话,可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说到底,自己还是有点小心机的,十木亥这边带着学长赵年跑了一段,心里有些好奇,学长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不应该是去帮助屈光直接夹击左量么?

    此时的左量已经被逼到了边线,按理说,两个人夹击的话,是有很大可能把球给断下来的,而现在的自己脚下没有球,学长赵年一直跟着自己根本毫无意义。

    原以为左量会依靠自己的速度一直逃跑,但是屈光没有想到,左量居然在折线之后就停下了,随后待在原地,转身看着屈光,眼里充满了期待,也有着挑衅。

    屈光心里有些不理解,左量不过是个菜鸟,此时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勇气可以支持他这样?

    直接冲了上去,在自己的想象中,左量一定会手忙脚乱的交出球权,可是在两个人一教授的那一瞬间,顿时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左量观察着屈光的动作,按照自己的师父所教,脚下和身体配合,直接把屈光给晃开了,这第一次的抢断,屈光根本没有碰到球,左量成功了第一次之后信心大增,直接停在了原地没有选择远离。

    “我去!不会吧,这个左量什么时候会这种动作了,而且看着这动作,好像是很娴熟的样子,不得了,不得了。”看台上的陈风一边欣赏着左量的动作一边啧啧说道。

    这样的评价从陈风的嘴里说出来,一旁的楚子桥就有些惊讶了,左量的师父可是西门玄,左量现在能够有这样的进步,和西门玄的调教是分不开的,陈风肯定了左量的实力,自然也就是间接的肯定了西门玄的调教能力。

    此时的陈风好像还没有注意到楚子桥和陆启业的暗自交流,一直在仔细的看着场上的左量,但是让自己感觉有些别扭的是,为什么十木亥选择了让左量带球,按理来说,在这种区域内,好像十木亥的技术特点可以发挥的更淋漓尽致一些,而左量的特长就是能跑,体力悠长爆发力也好,要是区域是全场的话,那估计没人可以把他的球给断下来,左量刚才的过人动作虽然惊艳,但也只是相对而言,和他以前的实力相比当然算好的了,可是和十木亥相比,那还是差的太远。

    此时的屈光也许是一时间没有适应左量的这过人动作,但是时间长了可就不一定了,十木亥还在牵制着赵年,望着左量做出来那动作,心里开心,怪不得左量一直带着球,原来是早有准备。

    左量待在了原地对着屈光,眼神里的挑衅意味还在,这让屈光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输给一个菜鸟,而他刚才的动作其实也没有那么多技巧,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过人动作,只是自己一时大意才中了招,可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过掉自己的左量居然没有离开,还在那里继续挑衅自己。

    算上刚才的那次,这已经是左量第二次挑衅自己,这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家伙屡屡挑衅实在是让自己有些恼怒,左脚蹬地,直接一个冲锋去到了左量的面前,两个人瞬间交锋到了一起,屈光虽然没有经过多少专业的训练,但是他的身体柔韧性还是非常不错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做到极致,这一点让左量颇为忌惮,自己的动作都是师父教的,但是自己的师父教给自己的都是些特定的动作,比如说双腿交叉过人,剪刀脚之类的,这样的动作用一次还算是有效,但是重复做出来的效果可就要大大折扣了。

    果然,左量这一次可就没上一次那么好运了,在屈光的逼迫下,步步后退,已经快要到了边线了,脚下球也在风雨飘摇之中,岌岌可危。

    十木亥看的着急,但是毫无办法,毕竟此时的赵年如影随形的跟着自己,自己也实在是没有去接应他的空间,看着对自己好像有着执念的学长赵年,十木亥笑着问道,“学长,你就不去帮帮忙?”

    “呵呵,对付一个菜鸟,还用的着两个人?”赵年一声冷哼,自己虽然这

    样说着,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疑惑,没想到屈光这个家伙这么久了居然连个菜鸟都没拿下来,一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自己嘴上不着急,可是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的。

    左量被逼到边线的时候,在屈光的一次抢断之中没有做出来相应的反应,脚下球眼看就要丢掉了,心一横,直接用力一踢,把球踢在了屈光的腿上,球顿时出去了边线外。

    当球出去的那一瞬间,左量心里还是有些拿不准的,毕竟队长没有说过关于球出界之后的规定,自己也是百般无奈之下才做出来这样的选择,看了队长柳不言一眼,左量等着队长柳不言做决定。

    不止左量着急,屈光也着急,球是碰着自己的腿出去的,按照平时的比赛规则,这球应当是左量的,但是放在平时的遛猴训练中,只要断球就算是成功抢断,因此自己也不知道这球,柳不言会怎么判?

    “球权是左量他们的,但是时间暂停,你们还剩下三十秒钟。”队长柳不言说完之后,除了赵年微微皱眉之外,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异议,赵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屈光已经做好了准备,自己也只能跟着一起。

    左量依旧带着球想要冲进去,但是这一次的屈光反应非常及时,先一步堵住了左量的进路,左量左右找了几个位置都没有进去,这个时候,队长柳不言突然说道,“五秒钟的时间,如果进不来的话,判输!”

    听到了队长柳不言的临时规定,左量顿时有些蒙了,也不管了,直接在一个位置选定了,就带球朝着里面突破,屈光的动作非常快,脚下一个勾球,身体同时靠了上去,自己的身体比左量强太多了,用上身体可以增加防守面积。

    左量本想故技重施,可是屈光的动作好像没有那么大了,一直在收着,自己怀疑要是把球踢到他的腿上,他应该会直接避开,这样一来,离着球最近的可就是他了。

    当左量终于失去了球权的时候,屈光才算是松了口气,没想到左量这么个菜鸟和自己纠缠了这么久,好在,球终于来到了自己的脚下,就在这个时候,柳不言吹响了哨声,屈光很自信,这一声哨绝对是自己断球成功的哨声。

    果不其然,柳不言随后开口道,“屈光在一分钟之内断球成功,这一局,赢!”

    听到队长柳不言宣布结果,知道第一局输了,十木亥略有些遗憾的留在了这区域里,看着有些失落的左量,笑着说道,“没事,这才刚刚开始。”

    虽然十木亥安慰了自己,也没有怪自己,但是左量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自己刚才一直在坚持带着脚下球,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自己和十木亥合作的时候,球权只可能是十木亥的,退一步讲,即便是自己拿球,那也应该和十木亥配合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自己从一开始就和十木亥背道而驰,注定了自己要单打独斗,结果在和屈光的交锋中落败,这一切,现在回想起来,着实让自己心里有些波动。

    十木亥看着左量那神情,不由得摇摇头,自己刚才安慰他,不只是因为怕左量内疚,也是怕他的状态会影响接下来的发挥,从刚才的交锋中,自己已经知道了这比赛的所有规则,也从屈光和学长赵年那里知道了该怎样防守,所以现在,自己需要左量配合,在对手还没有进来的时候,就开始阻击。

    队长柳不言并不会因为左量的情绪而推迟比赛,因此在屈光和赵年准备好之后,直接吹响了比赛开始的哨声。

    两个人之中,自然是赵年带球,屈光从一旁协助,两个人一前一后冲了进来,而十木亥这边,因为左量的失神,没有了配合,导致俩人行动不够一致,没有第一时间挡住屈光和赵年,他们进来之后,迅速朝着中间跑去,也许在他们看来,中间的位置才是最安全的吧。

    此时的左量终于反应了过来,直接朝着两人跑去,结果自己还没跑到呢,十木亥已经提前一步和他们交战到了一起,就在自己的眼前,十木亥以一敌二,双方有来有往,较量异常激烈。

    三个人的交锋精彩程度使得左量慢慢停下了,突然发现,这就是十木亥,这眼花缭乱的球技让人羡慕,而相比之下,自己刚才的那种过人动作简直就像是小儿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