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临近尾声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临近尾声

 热门推荐:
    ()时间到了,十木亥和左量没能在一分钟内断球,这一局自然是对手赢了,这样一来,比分就变成了三比三!

    “十木亥被套路了,刚才,赵年明明就是假摔,不知道队长为什么要判十木亥犯规?”陈风用手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说道。

    终于等到陈风坐下,看清楚了刚才一切的楚子桥笑着说道,“这球很有争议,十木亥有没有动手只有他自己知道,另外,足球比赛里面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只要用手了,即便是没有用力,可裁判也会判你犯规,这也是为什么,后卫有时候在防守的时候,会把自己的双手背到身后,就是为了避免误会,尤其是在禁区里的时候,更是这样。刚才十木亥手脚并用,队长很难维护他。”

    “切!说到底就是为了面子,队长总是喜欢为正义出头,简直就是正义的化身。”陈风的这话说的有点置气的意思,“队长难道不知道,这可关乎到体育场的使用权,只要赢了就行了,管他什么手段不手段?”

    听着陈风在队长背后说这话,楚子桥差点笑了出来,说道,“问题是这里离着他们很近是不错,可你也不用压低了嗓子说话啊。嘿嘿。”

    刚才陈风虽然埋怨,可是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发怵的,队长柳不言的听力相当不错,自己可得当心点。

    “只可惜,我的小老弟居然中招了,只是,没事干嘛要抬手呢?”陈风不由的为十木亥感到遗憾。

    一共十局的比赛,已经过去了大半,十木亥带着球来到了边线前,看到学长赵年和屈光在里里面商量着,有些好奇,他们难道有了新的战术?

    十木亥赶紧招手示意左量过来,问道,“左量,那个屈光学长实力怎么样?”

    “不清楚,我们俩几乎没有技术上的交流,不过,要是论速度的话,他不如我。”左量说完这话之后,十木亥有些惊讶的看了一下左量,自己一直以为他是个谦虚的人,没想到这次居然裸的说出了屈光速度不如他的话。

    左量也许是无意中说出来的话,因此在看到十木亥盯着自己看,有些疑惑,“怎么了?”

    “哦,没事。”十木亥看了一眼在场边坐着的学长西门玄之后,笑着说道。

    队长柳不言扬了扬手示意十木亥他们赶紧准备,十木亥看向学长赵年那里,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于是赶紧拉了左量过来一起。

    “左量,咱们得做个配合了,刚才我见他们的站位,有点想要合围我的意思,你得帮我。”

    面对十木亥提出来的请求,左量愣了一下,没想到十木亥竟然会请求自己,还以为他是客气,可是看着他那认真的眼神,自己重重的点了点头。

    十木亥呼了口气,带着球进到了边线,这个时候的赵年和屈光正如十木亥所料,迅速对着他展开了合围,一左一右的压上,丝毫没有去管跑开的左量。

    十木亥进去一米远的距离,迅速传球给了左量,这次的传球是挑传,直接越过了屈光的头顶,赵年脸上的表情微变,按理说十木亥是不会传球的啊,还用了这么高难度的挑传,他难道不知道左量有可能接不住这球么?

    左量望着空中来的球,迅速跳起,尝试着用胸部停球,但是比较尴尬,自己的脸还是先碰到了球,砰!

    鼻子一酸,左量忍着疼痛,落地后迅速把那碰出去几米远的球给抢了回来,屈光和赵年都愣了,这个左量到底是什么操作,这样都行?

    “你带着别动,我去!”赵年吩咐完之后,迅速朝着左量跑去。

    此时的左量还没做好完的准备,就感觉身后的赵年身体靠了上来,之后一股力量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左右脚各自上前一步,球迅速落到了自己的后方。

    等到自己回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赵年得球就走,完成了抢断!

    第七局,十木亥他们出师不利,现在比分变成了四比三,只不过现在领先的是学长赵年和屈光。

    唰!

    看台上的陈风直接站了起来,这下有些不妙了,十木亥他们现在想要赢下比赛的话,那下一次的断球必须成功,局势渐渐的倾向了水火二团这边。

    “陈风,你给我坐下,一会坐一会站的。”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启业实在是受不了了,自己刚才因为陈风站着,刚要换个位置去看,可是他恰好坐下了。

    自己本来想要再忍一下的,可是他反反复复的站起来,让自己实在是有些恼怒,只好开口说道。

    “嘿嘿,老陆,别生气,我就是太激动了,我坐下还不行么?”陈风知道陆启业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自己也不敢惹他,只好赶紧坐下说道。

    场上,队长柳不言的眉头越发紧蹙,自己是真的没有想到十木亥他们会落后,本来以为应该是砍瓜切菜一般利落的比赛,结果这么胶着,瞥了一眼场边的西门玄,那看似很随意的动作里面,有着偷偷的窥

    探。

    “这个家伙,就是这样。”队长柳不言对于西门玄算是比较了解的了,表面上无所谓的他其实心里这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担心呢?

    毕竟体育场使用权的赌注可是他提出来的,要是因为这个足球部失去了体育场的永久使用权,那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

    申水教练就算是再包容,可是要听说足球部的体育场使用权是被赌掉的,还不知道怎么收拾西门玄呢?

    因此,队长柳不言知道,西门玄绝对没有表面上的那么镇定,不光是他,即便是自己,现在心里也忐忑着,十木亥这个家伙,自己对他寄予了厚望,但是他居然给自己闹出了这么一出,要是十木亥现在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那自己还能好受点,说明十木亥还能控制局面,可是现在的十木亥明显严肃了不少。

    这也意味着十木亥是真正的感受到了对手给自己带来的压力了,难道真的会输?

    队长柳不言在这里想着,殊不知此时的西门玄其实还有别的想法,“去你的,左量,你师父我的面子才是最重要的,要是让赵年这种货色赢了,那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场上的左量哪里知道,自己的师父担心的不过是面子问题,等到十木亥拿到了球,左量顿时觉得一种压力油然而生,之前,自己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压力,那也是十木亥展现实力的时候,自己会觉得自己和十木亥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这也会成为鞭策自己的动力。

    现在,十木亥再一次让自己有了这样的压力,自己反向推理就知道,十木亥这是要动真格的了。

    十木亥笑着对左量说道,“左量,这一次我要自私一些了。”

    第八局,赵年和屈光并行,屈光带球前进,在刚进来的时候,十木亥也不管左量了,直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屈光估计是没想到朝着自己冲上来的是十木亥。

    刚才明明是左量在自己的正前方,可是十木亥斜着冲过来,速度奇快,几乎是瞬间而至,屈光有些冷寒,自己只知道左量的速度恐怖,可是没想到十木亥有着高超的技巧之外,脚下的频率也快的惊人,丝毫不比左量慢。

    只是,十木亥虽然快,但是自己也不慢,直接朝着自己的学长那里跑去,随后屈光在十木亥快要到的时候,直接把球传给了学长赵年。

    然后就在屈光刚刚传球的一瞬间,十木亥直接一个直线折弯跑动,去到了屈光传球的位置,十木亥这样的动作中在以前出现过一次,这正是梁山学长的看家绝技,只是当时十木亥用出来的时候,队长柳不言很不看好,甚至还为此说了梁山一顿,同时提醒其他人都守好自己的绝技。

    并非是不让十木亥学习,而是因为十木亥的身体还没有成长完,做一些学长的动作有些不得体,而其中梁山的这个动作更是如此,对于膝盖的要求非常高,自己是万万不希望十木亥现在就开始过度使用自己的膝盖。

    但是现在的十木亥居然再一次用出来这动作,也不知道十木亥是怎么想的,好在自己看见刚才十木亥的动作很顺,看来应该是没有对膝盖造成伤害,自己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此时的十木亥去追球的时候,看见了对面的学长赵年,直接来了一个二次加速,那赵年本以为这球必定是自己的了,十木亥即便是再快,也不可能比球更快,但是没想到,十木亥居然开始了二次加速,和球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小了。

    再也不能在原地等着了,赵年迅速启动,几乎和十木亥同时来到了球的面前,面对面的俩人,各自拿到了一半的球权。

    都是脚底踩球,就看这脚下的力度了,十木亥察觉情形对自己有些不利,学长赵年的鞋钉很长,有着足够的摩擦力,而自己的脚下是软底的,在触球的一瞬间自己就知道了结果,学长赵年的球权已经有了百分之九十,十木亥想要翻盘的机会微乎其微。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十木亥将要失去所有球权的时候,十木亥突然动身顺着脚尖的方向奔了过去,原本稳操胜券的赵年怎能想到十木亥居然把自己的身体都给扔了出来,剩下的百分之十球权上压着的是十木亥的整个身体,自己无论怎样都动不了分毫。

    唰!

    十木亥,从球前越到了球的另一面,原来的脚底触球变成了脚背勾球,而赵年反应的也尽快,直接就是一个左脚的踢脚,结果踢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位置,十木亥应声倒地。

    队长柳不言这时候收缩了瞳孔,自己最怕的就是十木亥受伤,眼看着那赵年的左脚结结实实的踢到了十木亥的小腿肚上,直接吹响了哨声。

    知道自己的动作犯规了,赵年只好笑了笑,伸手去把十木亥给拉了起来,说道,“抱歉,没有收住。”

    此时的十木亥并没有任何的表情,自己倒不是介意被对手犯规,只是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脚下球看,自己刚才几乎已经完成了大逆转,可是被赵年的犯规给打断

    了。

    之前自己犯规的时候,是作为断球的身份,可是现在犯规的是赵年,他可是持球的一方,这样一来,队长柳不言会怎么判这球权呢?

    因为如果球权直接判给自己的话,那自己不是直接就赢了?

    十木亥正想着,队长柳不言说话了,“赵年犯规,球权归左量和十木亥所有,所以断球成功,左量和十木亥他们赢下这一局。”

    队长柳不言的判罚引起了水火二团的那些人的骚动,好像有些人并不服气这样的判罚,赵年也是皱眉,自己是犯规了,但是不至于直接把球权判给十木亥他们吧?

    “柳队长,这样判罚的依据是什么?是不是有待商榷?毕竟,你之前说过每一队都有三次犯规机会。”赵年说道。

    队长柳不言冷冷的说道,“不是三次,是两次,我说的是,满三次直接判输,这个判输不是说某一局判输,而是说今天的整体比赛判输。而现在你们是持球方,为了保住球权而犯规的话,球权理应是对手的。”

    赵年有些理亏,自己犯规是事实,直接摇了摇头,不再理论了。

    屈光随着学长一起去到了指定的区域里准备,十木亥和左量击掌庆祝了一下,终于啊,再次打平了!

    每一队都已经进行了四局的进攻,一共八局,但是胜负未分,比分四比四!

    队长柳不言一直在记录着比分,有些担心,照这么下去,双方可能打成平手,这样的话,看起来也许是最好的结果,可是那个坐在场边的西门玄可能不会愿意吧?

    十木亥带着球准备最后一次进攻,左量欲言又止,似有紧张之态,十木亥笑着说道,“左量,你怎么了?”

    左量沉吟说道,“十木亥,咱们能赢么?”事到如今,左量实在是有些拿不准了,比赛之前自己是很有自信的,不光是对自己很有自信,也是因为和十木亥一队,让自己有着莫名的信心,可是现在,自己真的是没有一点把握了。

    十木亥知道左量的心绪被动摇了,故作轻松的说道,“你相信我么?”

    左量盯着十木亥看了几秒钟,随后点了点头!

    在等着十木亥进攻的赵年似乎对于眼前的情形很是看好,自己和屈光现在的配合比十木亥他们要好的多了,因此,对于接下来的比赛,自己很有信心。

    第九局的开始是在沉寂了几秒之后开始的,十木亥带球突进的节奏很快,如果说最早的时候自己还是在试探,那现在的自己就是完完的打开了,也不想着对手还有多长的抢断时间,自己要做的就是击败对手。

    或许是自己这样的举动也激起了对手的好胜心,总之,十木亥感觉这一次的对决格外激烈,估计是算是自己还有一次的犯规机会,所以赵年和屈光的动作都做的很大,毕竟他们作为断球者,可是只剩下这一次机会了。

    十木亥百般无奈之下,把球传给了左量,传球的力量和角度都被自己给修正了,所以即便是左量,也可以轻松的把球给停下来。

    可是让自己没想到的是,那俩人看见左量的球之后,居然齐刷刷的朝着左量奔去了,这可是今天的头一遭。

    遭受到了这样的待遇,左量心里本该是兴奋,因为自己终于被对手给正视了,可是现在的自己却一直很担心,自己害怕在剩下的比赛里再次出现失误,导致球队直接失败,那自己就是不可原谅的。

    接下来的比赛只有攻守各一轮,所以自己没有犯错的机会,在屈光和赵年来到自己面前之前,左腿摆起,直接就是一脚传球!

    球传出去的一瞬间,顿时觉得自己这球貌似踢的有点过了,十木亥已经在朝着自己跑来了,只需要控制好路线小一些力量的传球即可,十木亥在左量出脚的一瞬间就知道这球有些传大了,因此直接一个反跑。

    与此同时,和自己预测的一样,学长赵年和屈光也开始朝着自己这边跑来,他们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合围之势很快就要形成。

    在边线的位置把球给拿住的十木亥,在察觉到身后的人快到之时,突然右脚跳球,直接朝着自己的头顶后方一个垫球,随后人随球动。

    被十木亥这颇具想象力的带球过人方式给惊得有些猝不及防,赵年和屈光两个人都没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在停下回头的时候,看见十木亥和左量已经会合在了一起。

    “学长,时间不多了!”屈光提醒着学长赵年,在这一局开始之前,自己和学长商量的战术,就是合围,无论是谁拿球,都要逼的他只能传球,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的左量在停球和传球方面虽然做的依旧不怎么样,可是,十木亥居然都能给圆了回来!

    “抓紧时间,就专攻十木亥!不管左量!”赵年的眼睛一直盯着十木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