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三百零二章 依赖性停球

第三百零二章 依赖性停球

 热门推荐:
    ()要知道小腹这个位置极为特殊,被击打的时候,倘若提前收腹,以肌肉硬顶,那可以抗住更多的冲击力,但是自己刚刚看的分明,学长并没有做收腹动作。

    也就是说,他就是在极为松弛的状态下接的球,这种情况下,小腹受到的冲击力会直接传到身体里,让自己的内里受到冲击。

    左量刚刚的球势大力沉,不可能对学长西门玄一点伤害都没有,可是学长太过坚忍,如此疼痛之下居然云淡风轻,不为所动,当真是有关二哥刮骨疗伤之古人风范。

    十木亥这边把西门玄夸上了天,西门玄心里却在骂街,而左量以为师父在想下一次用什么样的传球方式,提前做好了准备。

    西门玄缓冲了足足有一分钟,这才感觉小腹的疼痛有所衰减,尝试着用自己的右脚活动了一下,觉得真的没有大碍了,才稍微后撤了一步。

    西门玄这后撤一步的动作,顿时让左量严阵以待,这还是师父今天第一次后撤步,以往他都是在原地起脚的。

    刚刚他的传球力量已经足够大了,可是现在他后撤了,力量只怕会更大,左量的身体稍微有些紧张起来了,自己不怕身体受伤,只是怕接不下这球,惹的师父生气。

    西门玄而传球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擦着草皮朝着左量飞奔而来,“地滚球么?”

    左量从来见师父踢出来过这种球,看起来和队长柳不言的影传有点像,但是这球还有点像队长柳不言的另一个绝技冰刀球,一时间分不清,左量只好后撤一步,随后左脚内侧迎球,球速很快,哪怕自己的动作做的足够轻盈,可是足球不可避免还是会弹出去,脱离自己的控制。

    突然想到自己以前练舞蹈的时候,对练时为了降低缓冲,有时候会领着对手朝着自己的身后位置一点点的减速,知道最终停下来。

    左量正想着,那球已然来到了自己的身前,刚刚伸出去的左脚在球还没有触及的一瞬,迅速后撤,球贴着脚面随着左量的左腿滑动,沿着草面划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线。

    球的速度被缓冲的很有效,降下速度之后撞击在左量的脚上,只有轻微的反弹,这样的一个动作在足球领域里面其实很常见,算是领球。

    但是这个动作在左量身上出现,就格外的惹人注目了,十木亥咧着嘴笑个不停,左量刚刚的动作让自己想起了一种舞蹈动作,优雅从容。

    当初,自己陪着左量练习射门的时候,知道左量曾经练过舞蹈,也曾建议他使用舞蹈动作来射门,可是虽然有一定效果,但是很明显不如西门玄学长调教的更好。

    十木亥看了一下队长柳不言,突然问道,“队长,西门玄学长是在训练左量么?”

    至少十木亥是这么想的,西门玄学长为了单独训练左量,所以才有了眼前的一幕,但是队长柳不言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他不是在训练左量,而是在让左量认清楚自己。”

    “为什么?”十木亥不明白,两个人有来有往的传球,就是为了让左量认清楚自己的实力?

    “还记得你当初来足球部的时候,我把你给叫到了这里,咱们不也是这样传球来着?你觉得那时候的咱们是在训练么?”队长柳不言回忆道。

    十木亥自然是摇了摇头,当初队长柳不言把自己叫到这里,自己是以为他要传授给自己绝技的,可是自己后来就知道了,并不是这么回事。

    当时自己刚进入足球部,意气风发,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天才,虽然自己从来不这么觉得,可是时间久了,自己或多或少会有意识的接受这些信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飘了。

    队长柳不言适时的敲打了自己,使得自己认清楚了自己的实力,摆好了自己的位置,和今天申水教练安排的新生,老生对抗赛也是如出一辙。

    陈风学长他们在新人面前,不自觉的就会有些骄傲,申水教练也是为了敲打他们,激励他们努力训练,好为快要来到的城际杯赛做准备。

    十木亥心里有些好奇的是,左量和自己还有陈风他们的情况可是不一样的,左量的技术和能力一直都不被认可,这个时候还要敲打,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队长,左量不会是因为刚刚赢了就开始飘了吧?”十木亥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自己都不确定,因为在自己的印象中,左量可不是这样的人。

    一直以来,左量都是很谦虚的,也很勤勉,对于自己擅长的速度和体力,从不炫耀,对待别人也向来不会看不起。

    这样的左量还需要敲打?

    队长柳不言看着十木亥有些不服气的样子,笑着说道,“你还别说,左量这次被训,还真是你的问题。”

    “我的问题?”十木亥问道。

    躲在一旁的陈风不敢说

    话,自己了解队长柳不言,也明白此时的十木亥尚不清楚自己在哪里做的不合理,心里暗叹道,“还是年纪小啊!”

    在等着队长给自己解答的十木亥,一双眼睛汪汪,分明充满了渴望,自己也很好奇,难道是自己在刚刚的比赛里做错了什么?

    惊讶于十木亥的反应,队长柳不言以为十木亥会质疑自己的说法,没想到自己刚刚说完,十木亥竟然摆出了这么一副求知的表情,笑着说道,“他们现在看似在练传球,可是你看到没有,西门玄每一次的传球,除了第一个是因为左量没有准备好,剩下的传球都是远远超出左量能力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想让左量速成?”

    十木亥想了一下,既然是传球,那就是自己的传球可能有问题了,可是,自己在比赛中给左量的传球,起初的时候还稍微有些难度,可是后来的传球都是自己给他量身定制的啊。

    所以,左量才能如此轻松舒服的接球,而俩人也因此赢得了比赛的胜利。

    “想不通?”队长柳不言看到十木亥从原来的渴望变成了迷茫,继续说道,“十木亥,你的家教一定很好。”

    “队长,何解?”十木亥问道。

    “因为你有一颗善心,总是喜欢乐于助人,做事情也是,总喜欢考虑别人的感受,这种性格也被你融入到了足球里面,而你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你能够很快的融入到一个新集体之中,也会让很多人都喜欢你。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一味的对别人好,不见得的会让别人有好的结果,你做了太多的事情,把本该属于别人自己要做的都给帮着做了,他们一旦习惯了你的这种好,就会依赖。左量也是如此,你今天最后给他的传球,非常精妙,我都觉得非常好,可是有一点,你传这么舒服的球给左量,他还需要练习停球么?他会不会觉得,他已经会停球了,所以可能松懈练习。”

    “就为了这个?”十木亥皱着眉头说道,自己想过很多的原因,唯独这个有点意外,回头想想,队长柳不言对自己真的是很了解。

    自己一直以来的踢球风格都是这样,跟随自己老爸到处踢野球,自己很快就能根据他们的技术特点来调整自己的的传球,在其中踢球的时候,往往还愿意给他们传出空位球,给他们做球。

    一直以来,自己都坚持这样的踢球方式,因为几乎所有的球员都喜欢自己的传球,现在看来,在高中足球,好像行不通了。

    想来也合理,踢野球的都是些技术成型的大叔们,他们踢球就是为了进个球乐呵乐呵,可是高中的这些学生们还有成长的空间,一味的接受别人的喂饼式传球,还怎么进步?

    那天的清晨,自己和那些所谓铁笼赛的人踢球时,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只不过他们比高校更看重个人能力,在禁区里吃饼可是会被鄙视的!

    “现在的左量就像是一张白纸,在西门玄看来,只有他可以在上面写写画画,现在你给上面描了一笔好看的,你觉得他会领情么?”队长柳不言用手指了指西门玄,突然凑到了十木亥耳边说道,“那个家伙,可是很小气的。”

    十木亥明白了,想不到西门玄学长如此小气,怪不得之前他总是嚷嚷着,自己对于左量的训练,所有人都不能干预,哪怕是队长柳不言都不行。

    心里对于左量有一些歉疚,十木亥摇了摇,自言自语道,“抱歉啦,左量!”

    队长柳不言所说的话,可不仅仅让十木亥对左量产生了抱歉,更是醍醐灌顶,从前的时候,自己觉得融入到一支球队是最重要的,可是后来,见到了冰歧高中的学长孙齐圣那可以把任何一支球队都变成自己球队的能力,心里有所触动,只可惜,自己现在还不具备那样的能力。

    现在,队长柳不言就在身边,十木亥再次露出了那求学的笑容,说道,“队长,我想知道,怎么才能在球场上掌控一只球队?”

    此言一出,旁边的陈风扑通一声,几乎坐空了,自己真的是被十木亥的话给吓到了,没想到他居然毫不避讳,问的这么裸。

    “大哥,你问了些啥啊?”陈风心里想着,十木亥难道不知道这个问题有些敏感么?

    现在足球部的队长是柳不言,这支球队可以说是他的球队,在申水教练没有来之前,更是他一个人的球队,即便是现在十木亥替代他成为了球队的前腰,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只足球队里现在只有一个领袖,那就是队长柳不言。

    现在,十木亥这一句话问出来,不就相当于问怎么才能掌控一支球队,间接的表明自己想要夺权?

    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权利的交替这种东西都是最为敏感,也最能引起争议的。

    十木亥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因为自己看着队长柳不言好像也

    没有任何的不满意,这时候,队长柳不言说道,“有几个因素,你可以参考一下,技术首先要服众,试想一下,如果是左量要当足球部的队长,会有人支持么?其次,手段也要有,要懂得协调十一个人的合作,在场上踢球的时候,最忌战术不明确,队友往往会瞻前顾后,不知道该怎么办?接下来就是经验,经验这个东西有些不好说,这个是需要你不断的历练,然后才能学到的,有了经验,才能让你的成功率提升,队友们才会对你信赖。还有就是品质,这个仅靠参考,要是我说的多了,会给人一种自夸的感觉,但是我知道品质往往决定一个球队的走向。最后一个,时间!这个是最后的,但也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个因素里面包括了忍耐和时机。”

    “时机?”十木亥觉得前面的那些条件还不是特别难,可是最后的这个有点难弄,忍耐和时机,队长柳不言的这话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像是在告诉自己,现在的自己想要掌控足球部还不够格,做好自己的事情,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十木亥有些无奈,也许在队长柳不言和陈风的眼里,自己好像是对于队长的位置有所馋涎,可是自己知道,自己不过是想要知道如何在踢球的时候,更好的去指挥一只球队而已,没有想那么多。

    想着,别搞的自己就像是要夺权一样,十木亥赶紧解释道,“队长,我就是想要知道,怎样才球场上,好好的部署战略。”

    用了自己感觉最为贴切,最容易表达出自己思想的话,十木亥觉得自己说的够清楚了,队长应该对自己不疑有他了吧?

    旁边的陈风不知道有没有理解到十木亥所说的点,但是队长柳不言像是在给十木亥交待一样,说道,“在球场上,你要想真正的控制一只球队,我刚才说的缺一不可,成为了队长,你就要为所有人负责, 为球队的胜利负责,十木亥,你有当队长的潜力,但不是现在,在忍耐一下吧,等我们毕业之后,你就是不想当队长,申水教练也会把你给推上去这个位置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队长柳不言屁股抬起来,在下面的椅子上拍了拍,陈风瞪大了眼睛看着,心里一阵忐忑,队长这是在威胁十木亥,还是在敲打他?

    有些无语的十木亥,听了队长的话,心里一阵腹诽,“队长啊,我是真的没有想去争队长的位置啊,我只不过是想要学习一种能力而已。”

    但是现在,队长的话更像是托付,也像是在培养自己做他的接班人,十木亥还从来没想有想过自己当队长的事情,尤其是在看到了春城二中那个姜数,不过是高二年级,但是却因为学长们的退出,导致足球部群龙无首,人员分布只有两个年纪,还是最小的两个年纪,有些可怜,有些唏嘘。

    想到,没有了涂余余学长,一旦队长柳不言他们毕业,那无论是谁当队长,可能都会是和春城二中一样的处境。

    想到这里,十木亥明白了一些物极必反的道理,刚刚学长陈风和自己说过,他们这一届的球员是明业高中历史上的辉煌期,球员甚多,实力也大都强劲,但是第二年,明业高中立刻跌入到了低谷,就像是人类的冰河期一样,断层痕迹太明显了,只有涂余余一个人进入到了足球部。

    当然了,也不能排除,还有五人制足球部从中作梗的可能,只是即便是这样,也没听说高二年纪那一年有着能和明业三巨头相媲美的天才问世。

    看来是那一年,明业三巨头的问世耗光了明业高中所有的运气。

    陈风看着十木亥在那里愣着,以为他有些不甘心,用手扯了扯他的衣服说道,“小老弟,你真的想当队长啊?我跟你说,那个位置不好做,可别着急 ,是你的就自然是你的,如果不是咱们的,也别勉强哈。”

    半警告,半安慰,陈风一番好心,使得十木亥哭笑不得。

    在看着队长柳不言没有注意到这里,陈风凑到十木亥耳旁说道,“真的,不要去争那个位置,尤其是队长柳不言还在的时候。你知道么,队长柳不言在进入到明业高中之后,一路顺风顺水,从他被提名队长,到竞选队长,再到后来真正的成为队长,一直到现在,所有和他竞争的人都失败了,你别觉得这是巧合,队长虽然在整个过程中没有用任何见不得人的手段,但是也要知道,一般来讲,没有人能够干的过他。队长柳不言在明业的生活,就像是一部小说里的主角一样,所有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围绕他转,哪怕是东方植学长。”

    “可是我听说,东方植学长以前是深受学长们喜欢的,他怎么没有当上队长?”从刚才队长柳不言所说的那些因素里面,自己觉得最合适的除了队长柳不言,可能就是学长东方植了,而高一的时候,学长的眼睛应该是还没有问题的,为什么他没有成为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