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三百零四章 偶遇老爸

第三百零四章 偶遇老爸

 热门推荐:
    ()只是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完恢复,所以踢出去的球绵软无力,但是自己不想让师父一直在那里等着,可是球滚出去没多远,就被踢了回来。

    西门玄来到了左量的跟前,看着有些虚弱的他,摇了摇头说道,“你的速度,体力,爆发力都很好,你觉得很骄傲么?可是你的停球,你的抗击打能力,身体,传球,甚至射门都一塌糊涂,左量啊,你没有当球员的天赋!”

    嗡!

    自己师父的最后一句话直接击中了心底最柔软的一部分,没有抬头,左量清楚,自己没有资格和师父对视,是啊!自己一直以来被人诟病的不正是这些东西么?

    来到了足球部也有一些日子了,可是自己进步了多少?

    也许在别人眼里,自己的射门技术突飞猛进,可是自己的目标是参加城际杯赛,虽然队长柳不言给自己报名了,但是按照自己现在的水平,很有可能会一直呆在替补席上坐着。

    自己训练的还远远不够啊,每个人都会骄傲,自己也不例外,每当自己骄傲于自己的进步时,师父就会给自己打回原形,将自己说的一无是处。

    今天亦是如此,因为十木亥的传球让自己出现了错觉,误以为自己竟然会停球了,可是师父很明显对自己的小心思了如指掌,甚至在还没有萌芽之时就给自己扼杀了。

    知道自己的师父向来是嘴上不饶人的,左量没有说话,只是等着他继续吩咐自己,“你在这里继续练习射门,我说过的,以后不要质疑。”

    说完之后,西门玄径直朝着体育场的门口走去,等走到陈风这里的时候,俩人火药味十足,但是队长柳不言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离谱的事情发

    生?

    队长柳不言像是没有看见一样,一直在给十木亥讲解自己的建议,十木亥也听得入神,没有去看学长西门玄。

    “切!假惺惺!”看着队长柳不言眼里那爱惜的模样,西门玄心里更加的烦躁了,自己怎么看都像是柳不言给自己下了一个套,让自己收了左量当徒弟,可是他在这里像是教导徒弟一样的教导十木亥。

    “拜拜了您!”陈风看到西门玄生气,自己就十分开心,眼看着他要离开了,挥手告别道。

    这边,队长柳不言和十木亥的聊天已接近了尾声,不多时过后,队长也起身和十木亥他们打招呼离开了,留下了十木亥还在那里消化着。

    口头上的经验说到底不如现场教学来的实际,十木亥还需要在脑海中模拟实战演习,但是早已经等不及的陈风拍了他一下,说道,“小老弟,还在想什么呢?咱们该走了!”

    这才从自己的思考中抽离出来,十木亥哦了一声,就要和学长陈风离开。

    出体育场门口的时候,十木亥回头看了一眼,场上,斜阳余晖下,左量一个人做着反反复复的射门动作,因为只有一个足球,所以他每次踢完之后,都要亲自去把球给捡回来。

    十木亥心情有些复杂,左量明明没有接触过足球,完是因为自己觉得他有天赋,就把他给拉了进来,虽然左量曾经和自己说过,他已经爱上了足球。

    可自己还是觉得有一丝不安,毕竟自己当初拉他入伙时,可从来没想到他会遭受那么多的压力,也从来不知道西门玄学长会成为他的师父。

    “怎么了?”陈风走出去一段路,才发现十木亥还停留在门口,回身问道。

    十木亥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一路跟着学长离开。

    两个人沿着金街直接朝着回家的路走去,在到了京水街的时候,陈风突然问道,“今天要不要和我去那里?”

    十木亥明白他说的是曾经去跳舞的地方,干脆的问道,“沐裳衣会去么?”

    “那是自然!”陈风回答的很爽快,心里想着,“果然啊,平时就觉得你小子和沐裳衣走的很近,现在露出马脚了吧!”

    没想到十木亥一听说沐裳衣也去,顿时不淡定了,说道,“那我不去了!”

    “我去,什么情况?我失策了?”陈风邀请失败,心里还是有点失落,故作生气,直接落下十木亥,自己一个人朝着前头跑去。

    十木亥知道自己这学长的脾气,也不去追,只是自己一个人慢慢的走着,没想到过了好一会,学长的身影直接消失了。

    “真的生气了?”十木亥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在路边游游荡荡,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片市场,不大,之前因为城建的事情而停止营业,如今风头过去,又开始死灰复燃,市场里卖果蔬较多,也有一些家用品,不过沿着市场边上是一排排的路边摊。

    如今,夜色临近,人们也都开始出动了,十木亥看着那开始冒出来的蒸汽,肚子闹着脾气,但是毕竟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自己还是忍忍回家去吃吧。

    虽然知道自己的老爸可能回家给自己做好吃的

    ,可是毕竟累了一下午,闻着那渐行渐远的香气,十木亥还是驻足了一会,就在这个空隙,看到那路边停着一辆大奔。

    十木亥也不是特意去关注它的,只不过,在这里就停了一辆车,这大奔实在是有点显眼。

    起初,只是觉得这大奔不过是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可是,细看之下,顿时有些惊讶,这大奔,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绕道车后看了车牌,十木亥不禁笑了,这大奔,自己不光是见过,还坐过,想着既然杜叔的车在这里,那他肯定在里面吃饭了,说不定自己的老爸也在里面。

    刚刚被车身挡住了,现在来到了车后面,看到那路边摊小馆,里面好像别有一番洞天。

    十木亥依稀记得这个地方,好像每逢世界杯的时候,自己的老爸就和一堆好友聚在这里,拉个电视,露天之下,一边看球,一边喝酒吃肉。

    自己当初还小,有些不记得了,只知道老爸他们那时候好像经常聚餐看球,现在年纪临近不惑,渐渐的这种聚餐就变得少了。

    十木亥沿着里面走了几步,也许是觉得自己是学生,老板只是看了自己一眼,没有主动上来问自己吃什么,十木亥张望着脑袋,不像是在看墙上的菜单,更像是在找人。

    这地方果然是别有洞天,走到了尽头,居然看到了一个楼梯,通往二楼,十木亥刚要跨步上去,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着那看了自己几眼的老板说道,“老板,给我来一份西红柿汤饭。”

    “好嘞!”那老板听到之后,马上吩咐到了后厨,十木亥也就放心的去到了二楼,不知怎的,十木亥有一种感觉,自己这好像和当初去偷听沐裳衣以及左量的情景很像。

    同样一个小菜馆,同样是二楼,只不过不同的是,这里的二楼里面竟然很大,十木亥还真的有些小看这店面了,记得自己印象中,那时候,这里就是一层小小的,根本还没有二楼。

    多出来的人都是去到外面,随便拉一张桌子,几个椅子就开始吃饭聊天,如今看刚刚那老板虽然不是西装革履,倒也装扮的很是前卫,看来这几年,生意一直兴隆啊!

    去到了二楼,十木亥看到了自己的老爸和杜叔,并不意外,这里离着自己家很近,杜叔十有和自己老爸在一起,只是,自己稍微有点疑问,自己的老爸今天是请假了么?

    这点,他应该在下班的路上吧?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十木亥老毛病又犯了,就想听听自己的老爸和杜叔说些什么,隔了一个座位,自己那小小的身体被椅子给挡住了,随手把书包给放到了一边,十木亥侧耳悄悄听着。

    隔着一个座位那里,老十正在大快朵颐,对面的老杜看不下了,于是说道,“你怎么每次出来吃饭都和饿了好几天一样,真是的,注意点形象!”

    老十嘴里还有东西,直接嘟囔着说道,“这一次可不一样,你请客,我当然得吃饱了,更何况,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和你说,现在当然要吃回来,争取回本。”老十丝毫不浪费任何时间,吃喝同时。

    “你到底要和说什么事情?”老杜问道。

    听到老杜的问话,老十看了她一眼,拿湿巾擦了一下嘴巴,从自己的内衣口袋里,缓缓的拿出了一个信件模样的黄色纸包,放在了桌子上,推到了老杜的面前。

    “什么东西?”老杜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那黄色纸包说道。

    老杜也不抬头,心里肉疼,说道,“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左手拿好,右手双指撑开,老杜眉头微皱,说道,“这不是那三千块钱么?老十,你这么老土啊,这个年代,谁还随身带着钱?”

    “我去!你怎么知道是三千?”

    “我是个商人啊,闻闻味我就只是里面是什么?用手一掂量,就知道里面有多少钱?稍微看一下,就知道这些是刚刚从银行提出来的吧?”老杜做着一副掐指神算的模样说道。

    “你个奸商!”老十狠命的吃着自己手里的鸡腿,像是对待仇人一样,每一口的撕扯都带着不甘心和心疼。

    把钱给老十放了回去,老杜说道,“你是不是饿死鬼托生的?那些东西和你有仇啊?”

    “我和它们没仇,我和你有仇,三千块钱呐,我不得吃回来?”老十打定了主意,今天要是吃不回本,自己就不走了。

    只是,楼下的那老板开心了,一个劲的吩咐着上菜,还不断的给老十推荐他们家新增的招牌菜。

    老十却之不恭,来者不拒,满满的一桌子,心想,“我待会可以打包回去,今晚上就不用做饭了。”

    严格瓜分了区域,有一些老婆孩子喜欢吃的菜,老十一律拒绝老杜动筷子,老杜摇了摇头,放下筷子,点了支烟,悠闲的看着眼前的老十饕餮附体,风卷残云。

    十木亥在这里听的很清楚,毕竟这个时间点还不太到吃

    饭的时间,二楼的人还不是很多,零零落落几个人也都说话很小声,只有老十这里说话清晰可见。

    听到老爸要给杜叔三千块钱,十木亥有些好奇,自己的印象中,老爸结识了杜叔之后,就一直蹭吃蹭喝,用老爸的话来说,那就是要消灭大户,拉进俩人之间的经济距离,促进世界平等,这样的重担,自己义不容辞要挑起来。

    但是现在,老爸既然掏出来三千块钱给杜叔,这是要求人办事?

    不对啊,以老爸和杜叔的关系,有什么事情都是一句话的事情,怎么可能用得着这个?

    正在想着,突然听到自己的老爸说话了,十木亥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就在这时候,老板亲自带了几个菜上来了,其中就有十木亥的西虹市面,这突然停下来的举动把十木亥给吓了一跳。

    赶紧起身接过来,那老板端着剩下的直接去到了自己的老爸那一桌,随后走的时候,又拿走了一堆的菜盘子,那些菜盘子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被老十给解决掉剩下的。

    十木亥注意到了,只有自己和老爸这两桌是老板亲自伺候,其他桌都是服务员在帮忙,十木亥知道自己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多半是因为自己的座位和老爸的顺着,所以才有了这一出。

    被老板稍稍的打断了一下,喝着老板刚刚给添的热水,老十咂摸着,摸着肚子说道,“好,咱们先聊天,聊完了再战一轮!”

    老杜只是看着老十说道,“随意。”

    “老杜,说实话,你当初找我的时候,我是有些心动的,毕竟踢一场球就能有三千块钱,再说了,咱们都是朋友,做什么事情不过都是一句话而已。可是,那天,咱们在聊了你这次广告牌的目的时,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十木亥当时已经在场上,我也阻止不了,也不能中途撤你的台,但是这三千块钱,我不能收!”老十的话轻飘飘的,毕竟这种事情,还是要低调一些的。

    那边的十木亥在老十压低了声音之后,就有点听不清楚了,只能大概知道,老爸是因为自己广告牌的事情,要把收的钱给退回去。

    三千块钱啊,对自己来说,那可是一笔巨款,而对于自己的老爸来说,也是一笔很不错的开销,毕竟爷俩的零花钱都不是很多,自己还好一些,平时没有花钱的地方,但是老爸可不一样,认识那么多的人,应酬总还是有的。

    虽然有些时候,都是蹭吃蹭喝杜叔这种大户,可那也是家人的关系在那里,平时出去大规模聚餐,大家都还是人均消费的,像是上次白清和他老爸来的时候,自己老爸就开始前后忙活,帮着订酒店,请吃饭接风。

    听说老爸还给出了酒店钱,估计好几个月翻不了身了吧?

    怪不得,白叔临走的时候,一个劲的往自己身上塞东西,现在看来,那估计就是补贴了,好在自己当时没有要。

    现在,老爸这三千块钱还给了杜叔,那他当初请自己足球部同学吃饭的事情怎么解决?

    十木亥印象当中,自己的老爸可是很穷的,平时除了车油钱,零花钱少的可怜。

    所以,十木亥就很好奇,上一次花了得有两千多,老爸是怎么解决的?

    按照这么看来,老爸半年都很难翻身了,所以自己就特别的好奇,是什么东西可以让老爸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老十拿起酒杯和老杜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满足的笑了笑说道,“大户,今天你可得大出血了,嘿嘿!”

    觉得老十儿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总是像个孩子一样,就这顿饭,能花几个钱。

    老杜摇了摇头说道,“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是不是弟妹知道了这件事,所以让你还回来的?”

    摇了摇头指头,老十说道,“她不知道这事,你想啊,她要是知道我利用十木亥赚钱,那可不得了,就不仅仅是三千块钱的事情,咱俩的交情估计也要被她给拆散,她的厉害你还不知道?”

    “那你这是搞哪一出?我出钱,你儿子出力,这种交易很合理,也很常见的,只不过咱们没有签订合同而已。再说了,不就三千块钱,就当是我给十木亥红包了,每年过年我给他的比这个多多了,也没见你拒绝。”老杜直接拒绝了老十。

    老十笑着说道,“嘿嘿,那可不一样,过年过节的红包那是你对十木亥的祝福,哪有把祝福往外推的道理?只是这一次,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当然了,不是你的问题,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有点让我不舒服,只是我也说不出来,总之这感觉就是这样。所以,这三千块,你还是拿走吧,就当是十木亥给你帮了个忙。”

    抽完了烟,老杜也动了筷子说道,“大概是觉得我之前说的那些有些太商业化了吧,其实呢,在这行业,我们做这种事情司空见惯,毕竟是广告赛嘛,总要找一些有技术的外援来撑撑场面,这不是我这次暂时周转不开人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