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三百零八章 会变阵

第三百零八章 会变阵

 热门推荐:
    ()王一神停下的地方正是非凡那里,此时的非凡紧贴着墙壁,站在队伍的末尾,那里还有一排椅子挡着,几乎被护士给挡住了,稍微有些不起眼。

    但是王一神看到了,非凡注意到队长居然朝着自己转身,心里砰砰的响个不停,队长唯一露出的眼睛此时正看着自己,对着自己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神之一眼!

    非凡面对队长的肯定,甚至都忘了去回应,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在其他的队员甚至学长眼里,算不算失礼。

    随着王一神离开,队伍那前头的人也跟着走了过来,非凡等了好一会才再次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末尾位置,十木亥把手从门上放开了,就那么站在门口,直直的看着王一神走过来。

    陈风感觉有些不妙,自己这个小学弟可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此时遇到了被称之为足球之神的人,他肯定会激动啊,该不会直接扑上去,再不济也有可能会和人家打招呼吧?

    好在,王一神经过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其貌不扬的十木亥,十木亥没有看见他的眼神,只是觉得那人走起来自带气场,心里虽然砰砰作响,但是表面很平静,就像是在看一个普通人一样。

    没有吸引到王一神的注意,十木亥并不失落,毕竟自己又不是麒麟高中的一员,不过想起来,自己当初还真的差点进入到了麒麟高中,当时自己已经拿到了麒麟高中的邀请,可是再三思考之下,还是去到了明业高中。

    看着这几乎成为自己队长的王一神,十木亥只是有些遗憾,居然看不见他的真面目,有一种想要把他的口罩给摘下来的感觉。

    但是十木亥哪里敢付诸实践,且不说这行为有失道德,单单是自己碰了麒麟高中那些球员们的队长,恐怕一秒钟就会被撕扯成碎片了吧。

    忍住了自己的冲动,想要伸出去的手终究停了下来,随后想着,就算是不能看见他的真面目,打个招呼认识一下总可以吧。

    自己的右手稍稍伸出,结果王一神身后的那些人呼啦啦的涌了过来,没有人看见自己的动作,王一神也是一样,径直走过了自己,给十木亥留下了遗憾。

    不甘心的十木亥,想着自己还可以张口打个招呼,殊不知的此时的陈风已经躲在了门口,嘴里嘟囔着,“切,有什么了不起的,至于这么大阵仗么?包装的跟明星似的,能不能干得过我们队长还不一定呢。”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陈风是真的很忌惮王一神,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可是突然感觉那本该走出这一层楼道的王一神停了下来,身后的队员们自然也齐刷刷的站好。

    十木亥看见此情景,顿时莫名的紧张了起来,难道王一神注意到自己了?

    而自己身后躲在门后的学长陈风更是冷汗涔涔,自己刚才说的话该不会被王一神给听到了吧,他停下来是不是想要找自己算账,自己这里就一个能打的,另一个是孩子,还剩一个伤号,惹不起,惹不起啊!

    陈风很有自知之明,随后想到了,这里是医院啊,公共场合,他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再说了,自己说的就是事实啊,队长柳不言应该没有和王一神对决过,所以孰强孰弱真的不能确定。

    而王一神之所以能够雄踞春城榜第一,完是因为球队的战绩,而春城实力榜上,有多少人是他们麒麟高中的球员,要是王一神和队长柳不言一样,能够单核带队,还能占据春城榜第一,那才是真的厉害。

    心里存着恐惧,陈风不断地胡思乱想,就想着能够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但是越想越离谱,可是自己等了一会,王一神好像没有反应,也没有进来。

    探出头去,悄悄的看着,陈风顿时在心里把自己给了个狗血淋头,刚才自己表现的真是太怂了,人家只是蹲下系个鞋带,自己居然在这里意淫?

    陈风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小老弟也是哭笑不得,自己还以为王一神注意到了,可是他停下来,低着头,随后蹲下把自己的运动鞋系好,程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十木亥不禁感慨,第一人,足球之神的气场,恐怖如斯!

    自己刚才的心理好像有些不平稳,不自觉的就把自己放到了很低的位置,觉得自己要是像非凡一样能够被他看一眼,就是自己的荣幸,现在想想,当真是有点可笑。

    一位名人说过,人该生来平等,并无高低贵贱之分。

    谨记着自己刚才的感觉,十木亥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在成长的道路上也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也会心态失衡,也会辨不明是非,但是自己会不定时的自省,然后改正。

    人走一条路,不可能都是坦途,路上的石子,路旁的杂草,都需要自己去收拾,只有这样,自己走过的路才算是干净!

    所以,对于自己刚才的求关注反应,十木亥并不觉得可耻,自己也无权去评价别人的动作,只是自己以后的行为都会不断的被修正,相信下一次

    ,自己再见到王一神的时候,就是在城际杯赛的决赛里了。

    在一个特殊的场合,面对一个不认识的人,十木亥已经把这个陌生人当成了自己对手,而自己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能够和这个男人站在同一片场地上,只有这样,自己才算是拥有了挑战他的资格。

    十木亥正想着,王一神起身,带着队员们径直去到了楼梯那里,顺着下去了。

    “学长,他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啊?”十木亥没有看到王一神的真面目,心里有些失落,招呼也没打,人也没见着。

    陈风从门后走出来说道,“管他呢,包装的和明星一样,要我说,如此造势,早晚会害了他,有多少球员是年少成名,而后又泯然于众人了。这个王一神,看着就很高傲,平时一定没有多少知心的朋友,高处不胜寒啊!”

    对于学长这有些酸溜溜的话,十木亥有些无感,觉得学长虽然也觉得王一神很厉害,但是他好像特别护犊子,只不过这犊子是整个明业高中足球部,或者是队长柳不言。

    自己虽然比不上王一神,但是陈风对于队长柳不言还是迷之自信,觉得他的实力不一定比王一神差。

    十木亥不知道队长柳不言和王一神到底谁厉害,但是自己知道的是,队长柳不言的面性是自己目前遇到的球员里面最好的,就是冰岐高中的那个孙齐圣,也不见得比队长柳不言厉害,只是,队长柳不言和东方植学长都非常的低调,只有足球圈内的人知道他们的厉害,足球圈外的人有一些因为东方植的长相还能给他一点曝光,但是队长柳不言长相虽帅,永远都是家里和足球部两点一线,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当中,平时冷冰冰的,不像是东方植学长那么平易近人。

    所以足球圈外的人,可能知道他实力的人并不多。

    十木亥对于陈风的话有所容忍,但是梁山就不客气了,说道,“陈风,刚才你说话的时候,干嘛那么小声,你是不是怕他。”

    被戳中了伤心处,陈风直接一个枕头摔了过去,俩人又一次打闹了起来,不一会,占据上风的陈风突然喊停,梁山学长以为他有什么计谋,并不停下,继续甩动自己的胳膊。

    陈风顿时暴走,直接压住了梁山的胳膊,然后说道,“嘘嘘,你听!”

    “听你妹啊!放开我!”梁山的腿不敢动,双手又被摁住了,很是难受,只能嘴里叫嚣着。

    被学长这欢腾的打闹给弄的心情改善了不少,十木亥暂时忘记了学长腿受伤的事情,心想,和刚才麒麟高中的那种氛围相比,自己还是更能接受眼前的这种。

    “说好了,我放开你,你别动啊!”陈风有所谨慎,怕梁山再次给自己连环捶。

    梁山点点头,结果,陈风才刚刚松开,梁山直接一拳过去了,好在陈风知彼知己,直接后退,离开了床位去到了窗户边上。

    离不开床的梁山气得牙根痒痒,但是又无可奈何,“十木亥,快来帮我!”

    “等等,等等。”陈风说道,“你们听啊,楼下有声音。”

    说完之后,陈风凑到了窗前往下看,过了一会,笑着说道,“小老弟,你刚才不是问,为什么王一神要如此装扮自己么?你过来看一下就知道了。”

    十木亥走了过去,在陈风学长身旁往下看去,下面打着横幅,有不少的女生在尖叫着,只可惜,都被来接应王一神的队员们给拦住了,刚才陈风学长听到的的声音就是她们发出来的。

    “明白了吧,我就是他这是明星的配置。”十木亥看着王一神上车之后,其他的队员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留些了那些在寒风中,在夜中瑟瑟发抖的球迷们。

    “喂喂喂,你们俩在看什么,能不能让我看一下?”梁山对于十木亥和陈风吃独食的行为非常鄙视,开口道。

    陈风转过身来说道,“这场面可真够大的,来的时候,那些女生就在那里了,当时还奇怪,这些人来这里干嘛?”

    十木亥和学长进医院的时候,门口聚集的那些人,自己当时是以为她们是为东方植学长来的,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也只能这么想了。

    而陈风学长就不这么想了,自信满满的觉得她们是因为自己来的,甚至想要去看看人家手里卷起来的横幅里,是不是自己的名字,只是那女生根本不搭理他,害的十木亥也被那些人给鄙视了。

    好在自己俩人换了便服,这要是让她们给看出来自己和学长陈风是明业高中的学生,那可就给学校抹黑了。

    看着楼下灯光里,女生手中那横幅上,写着足球之神的大字,十木亥有些感慨,足球之神啊,王一神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走,小老弟,下去帮忙!”陈风一时心软,看着那些女生一个个穿的青春靓丽,妆容精致,此时却瑟瑟发抖的蹲着收拾那到处乱飞的纸片和横幅,于是对着十木亥说道。

    十木亥看了一眼学长

    ,在自己的印象中,学长好像不是和擅于和女生交谈的人,但是他好像喜欢乐此不疲的搭讪,尽管自己的搭讪技术真的很不高明,可是学长和自己说的是,他这是以真性格对待女生,比那些扮帅靠花言巧语吸引女生的男生强多了。

    对这些只是懵懂的十木亥不想跟着陈风下去,于是说道,“学长,人家眼里只有足球之神吧?你下去的话,应该会吃力不讨好了。”

    “唉唉唉,别说实话,十木亥,什么叫吃力不讨好,是人家根本不会搭理他,说不定还能把他当成流氓呢?”梁山在床上动不得,看不见楼下,打不着陈风,于是只能嘴上过瘾。

    陈风有些生气,手中的橘子皮直接扔到了梁山的身上,恶狠狠的说道,“我跟你们说,现在有很多自以为是的男生,通过接近诱导女生来满足他们的私欲,参加相应的培训就为了学会哄骗女生的手段,他们也不是用完了就扔,而是要从精神上控制那些女生,让那些平时看起来很精致的女孩为了证明爱他们就做很多出格的事情,甚至严重的会导致自杀,那个王一神,说不定就是这种人!”

    看着学长故作恶狠狠的模样,十木亥也不觉得人心会如此险恶,笑着说道,“学长,你这是嫉妒加诽谤啊!”

    “对啊,陈风,作为学长,你和十木亥说这些干嘛,他还小,莫要在学弟面前失了风度。”梁山说道。

    但此时,陈风早已经待不住了,拔腿就往外冲,因为刚才自己已经看到那些女生快要离开了,梁山大急,脱口而出道,“要到她们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最好有照片,合个影当然是最好了,拿回来给我。”

    此时的陈风已经冲了出去,梁山赶紧对着十木亥说道,“小老弟,快快,快去告诉他。”

    十木亥顿时无语了,说好的风度呢?

    意识到自己的学弟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梁山觉得有些尴尬,赶紧解释道,“我就是给他把把关,别让他被女孩子给骗了,你也知道,陈风这个人大大咧咧的,没心没肺,要是每个人叮嘱他,还真的有些不放心他。”

    说到最后的时候,梁山的语气已经很平稳了,也许是觉得自己的气氛缓和的不错,对着十木亥笑了笑,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十木亥揶揄道,“学长,要不要我去给你要张照片啊?我这么小,她们应该不会介意吧?”

    “还是算了,等陈风的消息吧,我们一起给他把关。”梁山嘴上说着,心里却想,“我怎么可能让你帮忙干这事呢,这不是把把柄交到你手里了,传出去,那我还怎么混?希望陈风那个家伙,这次能够给力些。”

    时间有点长了,十木亥在等着的时候,给学长端茶倒水,伺候的周到,但是梁山心不在焉的,好像在等着什么。

    十木亥抽空去到了窗前,朝着那里看下去,陈风学长的身影出现在那里,几个女孩好像被他给拖住了,之后,他们就开始聊了起来。

    “有戏啊。”十木亥虽然不知道这种情况下,陈风学长会和她们聊什么,但是也觉得那些女生好像没那么讨厌学长了。

    “怎么样?怎么样?陈风有没有要到联系方式啥的?”此时床上的梁山在露出了一次本性之后,也不掩饰了,一次次的催促着十木亥给他汇报战绩。

    皱了皱眉头,十木亥回头说道,“学长,只能看个大概,根本听不清楚啊。”

    “十木亥,你先过来,我和你说件事。”梁山一本正经的说道,头下的枕头竖了起来,十木亥赶紧过来帮忙。

    觉得学长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自己商量,不然不会变得这么一本正经,十木亥说道,“学长,你说。”

    在说话之前,梁山朝着门口看了一眼,随后才缓缓说道,“十木亥,是这样,你也看到了,我的伤一时半会好不了,城际杯赛的开幕式是肯定赶不上了,也许后面咱们走的远,我说不定还能参加,但我也是刚刚恢复,状态肯定保证不了。既然我上不了,肯定会有人来顶替我,这个人很大可能会是方影。”

    “学长,不一定吧,我觉得申水教练也有可能会变阵。”给学长送了一杯水,让他放在怀里,十木亥说道。

    “谢谢!”梁山欣慰的看着自己这小老弟,乖巧可人,懂得疼人,自己受伤了还会想着来看自己,从他们来的情况看,就知道十木亥他们是违背了队长柳不言的旨意来这里的,心里有些感动。

    只是十木亥提醒了自己变阵的可能性后,笑着说道,“确实有可能,可是变阵的话,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四五一阵型,这样以来,前场少了我,的确是没事,可是中场要安排五个人,就有点难度了。你看啊,队长柳不言坐镇后腰,你一般是前腰,毕奇算一个中场,就算西门玄成为了一个中场首发,可是最后一个呢?涂余余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到时候能不能重回足球部都是个问题,更别提保持竞技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