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三百三十章 偶遇

第三百三十章 偶遇

 热门推荐:
    ()十木亥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说道,“学长,这次不一样,时间已经不多了,按照这样下去,他们可能还没拿到足够的球权,比赛就结束了。”

    “那会怎么样?即便是一比零的话,他们也赢了。”

    “话是这样说,可是我想,那排名第一的球队主教练不会这么想,因为到了比赛最后的一分钟,落后的球队为了扳平比分,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所有人都冲上来进攻,包括门将!这个时候,对于自己的球队来说,还是很有威胁的,毕竟只要防守的球员有一个被对手搏命的气势给唬住了而出现小小的失误,那之前积累的一切领先优势就可能荡然无存。”

    陈风摸着下巴分析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那排名第一的主教练可能会寻找机会完成第二次反击,只有两球领先了,才算是彻底杀死比赛。”

    点了点头,十木亥笑着说道,“我是这么想的,但是不知道主教练是不是这么想的,你看他们的那个右边锋,跑位有些奇怪,更像是在伺机而动,一旦有了好机会,我怀疑他肯定要迅速带球进攻,然后找机会给那个前锋传球。”

    顺着十木亥手指的方向看去,陈风也察觉到了异常,自己也是前锋,对于那个右边锋的跑位只要稍加留意,就可以知道他想要干什么,虽然现在看来他还没有什么机会,但是自己知道,他一直在寻找机会。

    因为他们那最前面的那个高个子前锋一直在和右边锋眉来眼去,陈风要是这都看不出来,就枉为前锋了。

    但是,在自己看来十分明显的举动,场上的那些球员们,甚至他们的主教练却未必看的到,这也是因为他们关注的点不一样。

    排名第一的球队主教练在看右边锋那里,寻找机会,而对面的主教练心思在自己球队的进攻上,对他们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进球,甚至,有时候主教练看到了对面那个右边锋在伺机而动,也只能暂时不去管他,因为自己球队现在需要进球。

    所以说,为了把比分扳平,必须冒险,哪怕是冒着可能再被进球的危险,现在的形势在于,自己球队输一个球和输两个球没有差别。

    只要自己球队可以在他们的右边锋发难之前取得进球,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两只球队比赛,不仅仅是球场上球员们的比拼,也是场下主教练的较量,甚至双方的球迷都想在气势上压过对方,十木亥越发觉得这排名第一的主教练很厉害,临场调度的能力太厉害了,如果自己没有记错,他应该还有两个换人的名额没有用吧?

    果然,排名第二的球队突然来了几次有威胁的射门,排名第一的主教练立刻准备换人,这一次换人同样浪费了不少时间,相当于又把对手的节奏给打断了。

    对面的球员想要找回之前的进攻节奏,必须重新再来了,可是比赛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十木亥看了大屏幕的时间,已经到了八十六分钟了,算上补时的时间,也就剩下七八分钟了。

    今天的这比赛没有什么伤病暂停,十木亥估计也就是补时常规的三分钟,如此一来,排名第二的球队机会可就不多了。

    重新比赛,排名第二的球队这边,开始面压上,十木亥之前和陈风说的那些场面开始渐渐的出现,但是在一次断球之后,战局陡然逆转!

    排名第一这边的球队那右边锋带球突破,一路下到底线,朝着禁区里面就开始传中。

    排名第二的球队禁区里倒是有两个中后卫在防守,但是他们的高度明显不及对手的那个高个子前锋,高空之中,那高个子前锋制霸禁区,头球直接攻门,球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对手的球门飞去。

    唰!

    不得不说,排名第一的球队这边运气太好了,近十分钟的唯一一次射门就打进了,二比零,凭借着高个子前锋的头球攻门,排名第一的球队两球领先了。

    此球一进,现场直接沸腾了,十木亥看着排名第一的球队在那里用了很长的时间来庆祝,不由得感慨,果然是谨慎啊,哪怕是两球领先了,他们还在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确保最后的胜利,有点知道他们为什么可以在排行榜上排名第一了。

    从进球到结束庆祝,比赛过去了几分钟,这个时候,排名第一的球队主教练做出了最后一个换人调整,九十分钟的换人,被换下的依旧是进球的队员,高个子前锋有的时候同样很慢,甚至看似有些蒙圈的去到了另一边,在裁判的提示下才知道自己走错了。

    至于他是不是真的走错了,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十木亥对着陈风学长说道,“学长,大局已定了。”

    陈风点点头表示同意,且不说落后两球想要在两分钟内追回来几乎不可能,单单是对面球员的士气已经大受影响,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这样的状态无疑是已经提前放弃了。

    十木亥略有些皱眉,自己是觉得比赛只要没有结束,就不应该这

    么快放弃,比赛时间还有,并不是没有机会。

    “完了,不可能了!他们已经放弃了,你也说过了,大局已定。”陈风说道,按照十木亥之前说过的,若是现在依旧一比零,那最后的一分钟,排名第二的球队必定要力一搏,现在落后两个球,他们那些球员已经不去想这些事情了,就在那里传传球,等待着比赛的结束,好像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就在这个时候,从排名第二的球队里面冲出来一个球员,这个人看着约莫不到二十岁的模样,是替补上场的,从自己队友那里得了球,不断的带球突破,进攻,队里面他像是一个异类一样,没有放弃,还是做着尝试,队友不和自己配合,那就自己来,被断球之后,也是自己拼命的抢了回来。

    只是一个人的拼抢终究无法挽回球队的败局,当裁判的哨声吹响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排名第一的球队依旧排名第一,他们和第二名之间的积分也拉开了差距,同时还手握净胜球和胜负关系,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非常有利。

    欢庆之后,球场的球员们开始感谢球迷,随后,球迷们也渐渐的离开,十木亥也随着学长们离开。

    这个时候,大约是下午四点左右,吃完饭有点早了,十木亥一路跟着,陈风他们都在四处看着,好像是在找人。

    也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只是跟着走,陈风他们一路下了楼梯,之后出去了体育馆,沿着大路走了不到五百米拐进了一条土路,在那路的边上有一处笼子,里面是五人制球场。

    此时的球场里面好像有人在里面,十木亥听到了球撞击铁链的声音,砰砰砰!

    那声音很是清脆,十木亥隐约知道陈风学长他们要干什么了,也没有问,只是跟着走进了球场。

    球场里面,有七个人,统一着装橙色球衣,三个人在背对着这边聊天,剩下的四个人在传接球,刚刚的那声音就是他们踢出来的。

    陈风走进去之后,就有一个人停了下来过来打招呼,眼看着他和陈风学长两个人熟络的聊着,十木亥心里放心了不少,毕竟来的时候,自己能够感觉到赵飞学长好像很谨慎的样子,要知道赵飞学长在足球部几乎是仅次于队长柳不言的存在,能让他忌惮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

    好在陈风学长和他们应该都认识,那应该就没有多大的问题,楚子桥学长和陆启业还有封平学长他们也都和那些人聊起来了,就更让自己放心了。

    “陈风,这次怎么带来一个孩子?没听说你还有个弟弟啊!”那和陈风说话的人,有着典型的健身身材,身上的肌肉匀称,看着很有爆发力。

    陈风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是我弟弟,是我们学长的学生,也是我们足球部的。”

    “这我就要说说你们了,你们足球部把个孩子招进去干什么,你们明业真的是没人了?”那个人看了一眼十木亥,有些玩味的说道。

    十木亥还以为他在给自己打招呼,于是笑了笑以示回应。

    这时候,赵飞走了过来一把把十木亥给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说道,“十木亥,我们今天要踢比赛,你在旁边看着就好。”

    赵飞当然知道十木亥的性格,只要是有比赛,他恨不得立马上去踢球,所以自己提前和他说好了,直接打消他的念头。

    颇有些无奈的点点头,十木亥撅起的双唇透露出无声的抗议,自己跟着学长们来看球,枯坐了俩小时,浑身僵硬,正是要发泄的时候再加上被刚刚比赛的激情所点燃,心里的更是强烈。

    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原以为可以好好的踢球了,可是没想到,学长赵飞,一个平时不苟言笑的足球部实力二把手,居然把自己移除了比赛的名单。

    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楚子桥学长他们,可是他们一个个都像是没看见一样,各自去热身去了。

    唯有陈风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和那人说了一下后,来到了赵飞的面前,问道,“怎么了?老赵?”

    赵飞说道,“没事,我提前和十木亥说了,他今天上不了场。”

    “哈哈,你这也太直接了吧?”陈风笑着说道,随后把十木亥从他的身后给拉出来说道,“小老弟,你不要怪学长,今天的比赛有点特殊,确实不适合你参加。”

    陈风说完以后,十木亥眼睛却一直盯着球场另一边的球门那里看,不知怎么,自己总是觉得那里的俩人比较熟悉,可自己只能看到个侧影,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陈风以为自己说的话没有被十木亥听进去,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老弟?”

    十木亥反应过来,嘿嘿笑了几声,说道,“学长,我明白,我听你们的,就在场边看看就行。”

    也许是没想到十木亥居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陈风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赵飞,赵飞点点头,就去准备热身了。

    陈风他们在这边的球场热身,从对

    手那里接过了他们的橙色训练服,而对面的那些人橙色训练服下面是统一的黑色球服,每一件球服背后都有号码。

    就在一个时候,十木亥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号码,顿时错愕,一个十七号,一个十一号。

    自己起初还不相信,可是等到他们转身的时候,十木亥突然笑了,就是他们,自己在家附近俱乐部体育场的时候遇见的那些人,其中的十七号和十一号是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两个人。

    至于其他的几个人,自己已经没有印象了,和陈风聊天的那个人穿着十六号,可是自己隐约记得那天穿十六号球衣的应该不是这个人。

    十木亥感觉很奇怪,如果说他们都是一个俱乐部或者球队的,那他们的号码按理说不应该换人的,可是眼前的这是什么情况?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打声招呼,脚下带球在场边走来走去,十木亥时不时的抬头看,那个十七号好像看了一眼自己这里,但是应该没有认出来,目光随即收了回去。

    陈风学长他们的热身结束了,两只球队也没有挑边,准备直接开始,只是双方球员在开始之前友好的的握了握手,算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表示。

    但是,十木亥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现在,自己知道学长为什么不让自己上场比赛了,十七号他们的踢球方式和普通人有着很大的不同,这一点,自己在那天清晨就见识过了。

    只是,自己把球给踢到了球门后面时,远处的那个十一号一直在看自己。

    十木亥知道十一号认出了自己,微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十七号也注意到了,眉头微皱,“他怎么来了?”

    十一号笑着说道,“还真是巧啊。”

    “走吧,既然看见了,就过去打个招呼。”

    十一号紧接着说道,而后让陈风以及其他人稍等一下,径直朝着十木亥走了过去。

    “怎么?认识?”除了十七号和十一号之外,剩下的人分别是十六号和八号,九号,此时,正是那个十六号问道。

    十七号点点头说道,“见过一次。”

    对面的陈风听着他们说话,有些惊讶,他们居然和十木亥认识,更有一个人。居然朝着十木亥走去了。

    “嘿!你怎么也在这里?”十一号对于十木亥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开口问道?

    十木亥笑着说道,“我是跟着学长们来的,刚刚看完球,就过来了。”

    “可是你怎么不上来踢?”十一点做了个请的手势。

    十木亥起初还高兴,下意识的就要朝着球场里走,可是一想不对,十一号他们这一队也是只派出了五个人,而自己学长他们那一队的人数已经够了,自己要是再上去的话,不就多一个人了。

    这里的球场就是标准的五人制,若是双方都多派出一个人,就有点拥挤了,再说了,自己的学长还在那里看着自己呢,这时候要是走进去了,估计得被学长给揍一顿。

    迈出去的脚步停了下来。十木亥略有些尴尬的说道,“不用了,我今天就是在场边看看就行了。”

    十一号误以为十木亥是害怕他们的踢球风格,所以劝说道,“你放心,我们今天就是切磋,和不同的人踢球,我们用的方式不一样,你之前看到的那只是为了训练,现在是和你们学院派切磋,不会那么粗野的。”

    十木亥笑着说道,“我明白,可是我学长那里,还是…”

    自己还是忌惮学长他们那里,陈风学长还好说,对自己是不错的,可是赵飞学长,自己就不敢惹了,他说不让自己上场,那自己就不能上场。

    除非他亲自改口让自己出场,可是现在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改变主意呢?

    十一号看着十木亥,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你等一下哈。”

    说完,转身就朝着陈风他们那里去了,十木亥只能坐在场边等着看比赛,但是发现那个十一号没有去到自己的队伍里,而是去到了陈风学长那里,好像在和他们商量着什么。

    十木亥心里有些忐忑,自己有一种预感,十一号可能是去给自己求情去了,但是自己不是很看好,这球场就是五人制比赛场地,而自己的学长们人数已经够了,总不能为了让自己出场,就撤掉一个学长吧?

    十木亥即便是想想都觉得不现实,果然,十一号的努力好像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最终,陈风学长他们还是没有看自己这里,十木亥唯一的小小希望破灭,只能把球放在自己的身旁,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场上。

    自己这一队很简单,就是陈风学长一个前锋,赵飞学长客串中场,楚子桥和陆启业学长是后卫。门将封平学长。

    对面的球员们首发是门将九号,后卫十七号,中场八号和十六号,前锋十一号。

    双方球员准备就绪之后,由十七号他们同行的没有上场比赛的一个人充当了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