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结束一起走

第三百四十一章 结束一起走

 热门推荐:
    ()十一号前锋得球的时候,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和球门的位置很近,不敢像平常一样领球,就怕领的大了,让出击的门将给拿到了。

    就算是拿不到,他出击之后,自己领球就走,也会让自己的射门角度边的超级小了,想要打进球门的难度增大了不少。

    调整了之后,虽然浪费了点时间,但是对手的门将也不敢轻易的出击,自己可以从容的选择射门,这是自己最后的射门机会了,前几次的射门,自己都没有紧张,可是这一次,自己紧张了。

    就在这时,忽然看到一个身影朝着禁区里冲了过来,十一号知道,这可能是十木亥或者其他人回来防守了,自己哪里还敢等待,直接就是一脚抽射,自己的射门是朝着球门的远角去的。

    对方的门将封平一直在守着近角,按理说自己的射门只要在球门右侧范围之内,差不多没问题,可是谁成想,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前的身影正正好好的击挡住了足球,还是用脚后跟挡住的。

    “我去,是谁?”等到十一号前锋抬头的时候,几乎一口鲜血喷出,挡住自己射门的竟然是自己的门将。

    “他什么时候跑过来的?”十一号还是有些不能理解,自己明明看着他一直在自己球门那里守着的,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那用脚后跟把球给碰出去的门将也是一脸懵,自己之所以冲上来就是因为十七号罚了一个战术任意球,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自己这个时候冲上去说不定可以帮他们一把,只是十六号后卫得球之后,一直在找射门机会,自己就想着跑到球门前,说不定可以帮助球队抢一下第二点。

    但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射门的不是十六号后卫,而是十一号前锋,而他射门的位置竟然是远角。

    自己之所以待在远角,就是觉得十六号带球的时候,不可能打远角,因为没有角度,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传球了!

    当足球被自己的脚后跟碰到的一霎那,顿时有些心凉,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回头看去的时候,被自己脚后跟挡出去的球,沿着禁区线滚了出去,此时,在那个位置,一个身影浮现。

    不对,不止一个,还有一个人也从一旁冲了过来,看清楚了那个迎球上来的人是自己的队友十七号,门将迅速离开了球门,就怕自己再挡着他的射门。

    十木亥和十七号的反应几乎一样,速度也是差不多,两个人都清楚的知道,这真的是最后一个球了,十七号没有退路了,仅剩的唯一一脚射门机会,自己必须把握住。

    若是被十木亥给提前破坏掉,自己很清楚裁判定会吹哨直接吹响比赛结束的哨声,哪怕那个裁判是自己队里的球员。

    刚刚的进攻本来就是最后一次进攻了,可是作为裁判的队友多给了一次机会,不然的话,在门将脚后跟把球给挡出去的时候,他就应该吹哨了。

    十木亥和十七号的交锋让人紧张,陈风他们早已经忘了去和裁判理论比赛怎么还不结束,都在愣愣的看着两个人最后一次的交锋。

    几乎是同时碰到了球,十木亥距离球虽然较远,但是他只要用脚尖捅到足球就可以了,而十七号不行,他必须摆腿完成射门。

    砰!

    十七号的射门最终还是完成了,十木亥瞬间转头看着那球飞向了球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个球上,当它快要到球门的时候,十木亥眉头微皱,觉得这球很危险。

    砰!

    又是一声,只不过这一次是球撞击立柱的声音,球直接蹭着出去了,十木亥望着自己的脚下,刚刚自己脚尖碰了一下还是管用的,直接改变了球的线路,不然的话,这球可能真的进了。

    嘟嘟嘟!

    此时的裁判知道再也没有办法给十七号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了,只能吹哨结束了整场比赛。

    十木亥躺在了地上没有起来,今天的比赛实在是过瘾,虽然只有区区的三十分钟,但是自己很满足了,无论是十七号的能还是十一号的射术都让自己大开眼界了。

    出人意料的是,赢下了比赛,陈风没有特别的庆祝,只是蹲下来不断的摇着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看着在地上躺着的十木亥,心里想着,“小老弟,这下过瘾了吧!”

    同时,自己还是庆幸,十木亥没有受伤就好,被赵飞那个家伙给整的,自己每次带着十木亥出去玩,尤其是踢球的时候,就怕十木亥受伤。

    今天也是,十木亥没有受伤挺好,要是万一中标了,自己少不了又得背锅,毕竟赵飞从一开始就不同意十木亥上场,是自己不断的劝说,十木亥这才有了出场的机会。

    最后的一个球还是让自己吓了一跳的,对面的十一号他们也都有些落寞,比赛结束了,自己就不去刺激他们了,之前用言语刺激他们,那是为了比赛需要

    ,只要还在比赛中,就要为了赢球做出各种努力。

    可是比赛一旦结束,双方就是朋友,朋友之间就得给彼此喘息的空间,走到了十一号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友好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十一号和陈风本来就认识,自然不会因为输了一场球就不搭理。

    俩人聊了一会就和好如初,十木亥还在躺着看天,一只大手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十木亥看了一眼,是十七号,此时正弯着腰看着自己。

    十木亥搭手过去,在他的帮助下站了起来,十七号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道,“恭喜了!”

    “哪里哪里!”十木亥笑着回答道,虽然赢了,自己可不敢嘚瑟,毕竟最后的一个球太危险了,要不是自己稍微碰了一下,现在的比分就是五比五了!

    “这才多长时间不见,你的实力好像增加了不少?”十七号问道。

    十木亥挠了挠头说道,“有么?”

    “年轻就是好,你还有很大成长空间,加油吧!”这是十七号给十木亥的鼓励,十木亥点点头,就朝着场边走去了。

    走到了场边,陈风学长刚刚也和十一号热聊完了,走了回来,看向十木亥的眼神有些不怀好意,十木亥没有察觉到,此时的自己正在和赵飞学长他们聊天,回顾刚才的比赛。

    赵飞和楚子桥他们对于十木亥是很客气的,最多是摸摸他的头,或者和他击掌庆祝,但是陈风就不一样了。

    悄悄的来到了十木亥的身后,俯下了身体,双手直接抱着十木亥的双腿给抱了起来,突然升空的十木亥顿时吓得有些魂不守舍。

    “学长,快放我下来!”此时的十木亥哪里还能保持镇定,大声的喊叫着。

    还是赵飞帮助十木亥解围了,陈风放下之后,说道,“好了,之前说过,咱们今天一起吃饭,走吧,我请!”

    赢球之后,陈风心情异常的兴奋,再次表现出了自己大方的一面,十木亥作为一个穷小子,在面对这种大户的时候,向来都不嘴软。

    一摸肚子,自己还真的是饿了,迅速收拾了东西,就要离开,回头看了一眼十七号他们,依旧在继续训练。

    “学长,他们?”十木亥问道。

    “怎么?你想叫他们一起?”陈风对于自己的这个小老弟还是了解的,十七号和他的队友们在今天的比赛里展现出来的实力使得十木亥肯定很感兴趣,这不,估计是想要叫来一起吃饭加深了解吧?

    不待十木亥说话,陈风继续说道,“行,你等着我,我去叫他们一起,不过,我可不能请他们吃饭,还没熟悉到那个地步。”

    就在陈风想要过去的时候,赵飞拉住了他说道,“既然不熟,那就别去了,咱们五个人吃就行。”

    陈风从赵飞的眼里如何能看不出,他就是怕十木亥认识了那些人,然后和他们熟悉之后,经常一起踢球。

    因为他们的踢球风格有些独特,估计是怕十木亥把控不住,再受伤了可就不好了。

    赵飞发话了,陈风也只能照办,对着十木亥撇撇嘴说道,“没办法喽,小老弟。”

    十木亥的确是存着想要和十七号他们认识一下的心思的,毕竟见过几次了,可是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还有那个十一号前锋也是,射术太准了,到底是怎么练的?

    自己对于这些人有些很大的兴趣,也有着想要和他们交流的意愿,如今赵飞学长不作美,自己也只能放弃了。

    和那些人打了招呼之后,十木亥就跟着学长们去到了商场里,在一家馅饼店美美的吃了一顿。

    事实证明,一起吃饭是可以短暂的增加人与人之间的友情的,十木亥和学长们吃完了饭,赵飞学长和楚子桥学长们都对自己热情了很多,以前的时候,交流仅限于足球部,现在,算是真正的朋友了。

    赵飞和楚子桥以及封平坐了一个车离开,而陈风学长和自己叫了一个车,到了陈风学长家的时候,十木亥让学长下了车之后,径直坐着车回家了。

    陈风还想着给十木亥车钱,但是十木亥哪里敢要,今天学长带着自己踢了这么一场激情的比赛,还请自己吃饭,自己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下,这点常识,自己还是有的。

    十木亥回到家的时候,老十正在洗澡,出来之后就问他,“小十,你明天要不要训练,不训练的话,给凑个数呗。”

    十木亥一边换衣服准备洗澡一边说道,“老爸,你今天不是刚刚踢过?”

    回家之后,就看到了老爸脱下的球鞋,就知道他今天肯定踢过了,老十笑着说道,“明天是另一帮人和我们球队比赛,我们今天就是热热身,提前磨合一下。”

    “和谁比赛?”十木亥一听比赛,当下来了兴趣。

    老十说道,“还是之前和我们踢过的那个球队,就是我们旁边公司的那

    些人。”

    十木亥是知道那些人的,都是四十多岁的大叔,平时和老爸的球队没少比赛,双方比赛的气氛可不怎么好,每次比赛的时候,战况都很惨烈,就好像是德比球队一样。

    自己还能不知道老爸这是要让自己给他们当外援,只是那些人的实力算不上什么上乘,十木亥心里有些不愿意,于是说道,“老爸,我明天要去学校训练的。”

    “什么?你下午去训练不就行了,这一次,就帮帮老爸,别忘了,我还帮你解决了请同学吃饭的那件事呢,你总得报答一下吧?”老十用浴巾擦干了自己的长发,镜子面前晃了晃,觉得差不多了,对着十木亥说道。

    十木亥走到了老爸的身后,给他把头上的把头发给拔了下来说道,“老爸,你小点声,我妈可是还在卧室呢。”

    老十这才想起来,赶紧点头小声说道,“对对对,提醒的好,差点忘了这茬。”说完之后,就坐在凳子上对着镜子,十木亥从老爸手里接过夹子,在他的头顶上拨拉着,一根根的白发被他给拔了下来,每拔一根,老十都舒服的握握拳头。

    过了大约五分钟,十木亥把手里的夹子还给老爸,说道,“老爸,明天我真的不想去。最近一段时间,比赛踢的有点多,还得通过训练好好消化一下。”

    老十听了十木亥这话,忽然想起来老白也和自己说过,年轻人要训练和比赛相结合,只是一味比赛的话,很容易学的太杂了,只是训练的话,又没有经验可以积累。

    现在,十木亥给自己说了这样一个理由,老十知道这是一个自己没法拒绝的理由,心有不甘的说道,“算了,那我就自己去吧。”

    终于说服了自己的老爸,十木亥算是有了自己的时间,整整一天,自己可是独处,心里想想,就有些乐了。

    就像是自己说的,最近的比赛大大小小有些密集,自己的训练反而比比赛少,这并不是什么正常现象,尤其是对于自己来说。

    刚刚说的理由也不是在忽悠自己的老爸,十木亥偶尔还是很喜欢自己一个人带着球,就在体育场或者某个地方,静静的颠颠球,练习射门之类的,很安静,自己很喜欢这样懒洋洋的状态。

    洗漱,温习功课,睡觉,十木亥所有的事情都是按部就班,生活说是平淡也不为过,但正是这平平淡淡的生活才让自己觉得真实。

    周天,一大早就去完成了自己的五公里晨跑,稍微吃了点饭,就朝着学校走去,一路上走走停停,时而看看天,时候看看地,脚下的足球甚是乖巧,像是黏在自己脚上一样。

    十木亥来到了学校门口,还没等走进去,就看到西门玄学长带着左量朝着这边走来,十木亥赶紧上去打招呼。

    “哟,十木亥,你周末还敢一个人来学校啊!你忘了之前的事情了?”西门玄手插在裤兜里,随意的说道。

    听到了学长提及之前的事情,十木亥还是心有余悸,随机反应了过来说道,“嘿嘿,学长,这不是你也来了么?”

    “上次那就是你运气好,我当时心情不错,所以也就随便出出手了,不过你还是挺仗义的,怪不得你那个小女朋友总是喜欢跟着你,只是你可别太花心了,脚踏两只船,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这就是西门玄学长,三句话不到,就开始胡言乱语,十木亥也不去理他,径直走到了左量的身旁说道,“左量,我们一起去训练吧?”

    左量在西门玄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看到十木亥之后就放松多了,两个人聊着天就朝着学校里面走,独自一人被剩下的西门玄切了一声,在后面慢慢悠悠的走着。

    十木亥和左量是朝着体育馆走去的,可是西门玄学长却径直朝着另一条路走去了,十木亥也是偶然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了,对着左量问道,“学长这是要去干啥?”

    左量先是回头看了一下西门玄,这才说道,“估计是去图书馆吧?”

    “你可别跟我说学长是要去看书?”十木亥露出了一副完不敢相信的模样,左量压低了声音说道,“是去电脑室玩去呢。”

    点了点头,十木亥恍然大悟,怪不得呢,可是他去电脑室了,那留下了左量干什么呢?

    知道十木亥在想什么,左量笑着说道,“我要去跑圈,三十圈,然后就是一百次射门训练,一百次盘带训练,除此之外还有申水教练布置的每日任务,等我部训练完了,师父也差不多玩好了。”

    “挺好的,学校的电脑费便宜些,只是网络有些卡。”十木亥想了一下,当初自己和学长在那里进行过实况足球的对战,如今看着他去到了电脑室,自己心下有些心痒难耐,只是,自己的训练项目还没有弄完,只能做完了之后才做打算。

    左量看着十木亥有些意动,于是说道,“你去和他玩玩吧,我自己一个人去训练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