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往事

第三百六十三章 往事

 热门推荐:
    ()十木亥的动作还算是标准,一边压着一边在心里想着,在球场上抽筋的人自己见过很多,但是在网吧里还是第一次,再说了,学长可是足球运动员出身,不至于这么容易抽筋吧?

    “学长,你怎么样?”在狠狠的压直了他的腿之后,十木亥问道。

    “慢慢松开,我试试。”听着他的话,刚刚松开一点点,涂余余学长又开始叫唤起来,“唉唉唉,不行不行,我能感觉到它还在动。”

    十木亥还没有抽过筋的经历,只是接受过一些应急的训练,所以并不太知道学长涂余余此时的感受,只能使劲的压着。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涂余余才让十木亥松开了手,“好了,估计差不多了。”

    从地上站起来的涂余余尝试走了几步,随后蹦了一下,的确是没事了。

    十木亥好奇的问道,“学长,你怎么会抽筋?”

    “刚刚可能太专注了,脚尖可能一直在紧绷着点地,一松下来就抽筋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性的抽筋,都是小腿,一般都是过度运动之后才会这样,正常。”涂余余谨慎的揉了一下自己的小腿说道。

    “哦!”此时的十木亥听说学长涂余余过度运动之后会抽筋,也以为正常,但是学长涂余余已经退出了足球部,他口中所说的过度运动是指什么呢?

    莫非自己的学长私底下还在偷偷的训练,只是为了重回足球部做准备?

    十木亥更愿意是这样的事实,哪怕自己知道涂余余学长说的不一定是这样的事情,毕竟自己今天看到他的时候,他还在抽烟,今晚上的打架事件也是因为一根烟引起的,所以,就抽烟这一块,学长根本没有改变。

    也有可能他改变了一些,但是不明显,十木亥的心沉到了谷底,自己对于学长重回足球部这件事一直抱着很好的期望,一旦学长不能回归,自己可能真的会很失望。

    “想什么呢,继续吧!”&bp&bp涂余余重新坐到了椅子上,招呼着十木亥赶紧开始。

    比分已经四比一了,十木亥都不着急,学长涂余余居然开始着急了,赶紧按照学长的话坐下了,十木亥对着学长再次确认道,“学长,真的可以了吧!”

    “别啰嗦了,还想不想回家了,赶紧的,我只要把脚尖放下就没事了。”涂余余不耐烦的说道。

    比赛重新开始,涂余余的球员带球再次对着十木亥的禁区里进攻,但是,奈何,十木亥已经看透了他热点图上的所有漏洞,只要断球之后就开始反击。

    涂余余所说的职业水平一秒钟都没有出现,就被十木亥这个业余的给打散了所有的进攻。

    而后,十木亥率队进攻的时候,学长涂余余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一次次的进攻都直击要害,十木亥最终还是取得了第五个进球。

    自己已经尽量的不让学长看出来,所以拖延了射门的机会,把本来可以进两个球的时间给延长到了一个球,所以,最后的时候,自己没有放水让学长涂余余再进一球,但是自己尽可能的少进了两个球。

    最后的比分定格在六比一,十木亥还是完成了对学长涂余余的完胜,涂余余经过了抽筋的小插曲之后,好像看的比较开了,笑着说道,“果然厉害。”

    但是,这样悬殊的比分的确是有些不好看,所以十木亥听的出来,学长涂余余的话有些恭维,脸色也不是很自然。

    自己没有说话,轻声说道,“学长,要不就来两场制?”

    涂余余笑了笑,起初自己和十木亥说两场制不过是想要模拟欧冠现实而已,但是现在,十木亥的比分已经拉开太大的差距了,五个球的差距比现实当中还要大,自己的实力的确是不如十木亥,再来一场不过是自取其辱,与其是这样,自己为什么还要再来一场呢?

    “嘿嘿,今天就这样吧,咱们也该回去了。”涂余余知道,十木亥之所以跟着自己,就是怕自己再惹事,无非是想让自己早点回家,现在自己就如他所愿,十木亥倒是高兴了,迅速关了电脑,甚至还钻过来帮着自己也关上了,就怕自己反悔。

    一阵无语了,他倒是高兴了,自己回家还要面对那一摊子烂事,想到这里,就不由得暗暗叹气。

    肩并肩的走着出去,十木亥想到要回家,心里还是兴奋的,毕竟玩了很长时间,心满意足,此时回家休息正好,可以放松自己的精神和身体,好好的洗个澡,美美的睡上一觉,再好不过了。

    但是显然学长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此时的他脚步放的很慢,神情比刚刚在网吧里的时候还要差,这么差的脸色让十木亥有些不安。

    其实,学长已经和自己说过了他的家里情况,按照

    他的说法,此时回家,等待他的也许只是一个醉酒的老爸,和满屋子的乱糟糟,想到这里,十木亥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自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者说该怎么劝说学长。

    自己改变不了别人的生活,作为朋友,想要介入别人的家庭生活是很难的,最起码十木亥是没有办法的,自己能做的就是倾听,当然了,也得学长信任。

    “学长,我知道你有难处,但是我想,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却可以尝试听一听你的故事。”十木亥说完这话的时候,看到学长涂余余停下了脚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学长,怎么了?”十木亥的眼神很清澈,这让涂余余有着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曾几何时,也有一个人要听自己的故事,自己对那个人非常的信任,就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说给了那人听,只可惜…

    如今,十木亥再次提出了这个要求,涂余余犹豫了,不知道十木亥会不会做出来和那个人一样的事情,毕竟十木亥和那个人在某些方面还是挺像的。

    如果是别人,自己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哪怕是之前一直要打听自己故事的陈风,自己都没有说,就是因为自己把家里的事情严格保密,所以才会让老师和同学们都误以为自己是个好学生,家庭状况良好。

    但这一切都是自己刻意引导出来的谎言,如今十木亥问到自己,自己就相当于要扒开自己的伪装,给他展示自己的另一面。

    今晚上,因为十木亥见义勇为的来帮助自己,自己已经或多或少的透露了一些自己的家庭状况,以为十木亥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反而引起他的好奇心。

    在十木亥面前想了一会,涂余余这才说道,“十木亥,告诉你我的事情也没什么,只是我要先和你提个醒。在以前,也有一个人和你一样,一样听我的故事,当时的我很信任他,就把所有家里的事情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告诉了他,那个人也像是他承诺的那样,为我守住了所有的事情。我很感激,觉得自己也算是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了。”涂余余回忆道。

    十木亥对于学长说的那个人不是很清楚,但是听学长的语气好像是还有转折,所以对于自己想要听他事情,有着不小的担心,如果之前的那个人给学长涂余余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自己这次可就有点问的有点突兀了。

    果然,涂余余学长接下来的话让自己听的有些蒙了,“我一直以来,都觉得那个人是我的最好朋友,可是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看见他正在我的家里,不光是如此,他不是来找我的,而是来找我爸的。你也知道,我刚刚说我老爸那个人就是个酒鬼,所以他找我爸这件事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在那一霎那,我感觉非常的没有面子。作为我的朋友,我告诉他我的家庭情况,就是知道在他的面前不需要遮遮掩掩,他也不会因此而对我另眼相看。”

    “学长,那你为什么不舒服?”十木亥问道。

    “因为那个人居然想要尝试说服我的老爸,缓和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这是我怎么也接受不了的。那个人不知道,我对自己的那个老爸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指望,所以我也不指望能够让他振作起来,就这样互相恨下去,挺好的,我不想改变这样的关系,但是那个人自以为聪明的想让我们父子上演所谓的父子回头情深的戏码,我根本不屑于那种剧情。我们只是血缘关系上的父子而已,除此之外,除了恨再无其他。”涂余余说到这里的时候,十木亥心底里的吃惊一浪高过一浪,学长说的这些,都是自己刚刚没有考虑过的,要是自己遇到那么一天,可能本能也会从朋友的角度去缓和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毕竟从朋友的角度来说,这样的举动也是为了友谊。

    但是,所有的友谊都是有界限的,每个人的心底都有最后的底线,现在,那个人虽然出于善心,但是却莽撞的闯入到了学长涂余余的生活里,难说对错,只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现在,学长涂余余给自己明明白白的说清楚了,也算是给自己打了个预防针。

    “也怪我当时没有像现在这样,提前和他说自己这件事,只是,经过了这件事之后,自己就不能和他做朋友了。再后来,他一直劝我戒烟戒酒,我当时年轻气盛,因为他擅自做主的那件事,心情不爽,和他一直对着干,他也忍了我很久。只是到了最近,他可能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才开始发难,我说到这里的时候,你也知道我说的是谁了吧?”涂余余说完之后,十木亥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那个人的身影,倒吸了一口凉气。

    自己本来是想要听学长涂余余的故事的,可是没想到,却无意中打听到了另外的一件事,这件事也是自己一直纠结的

    “没错,这个 人就是你们足球部的队长,柳不言!”涂余余看着十木亥的表情,差不多知道十木亥猜出来了。

    而十木亥听到学长说的是“你们”这个词眼,心里有些不舒服,学长涂余余和队长柳不言的事情说起来很复杂,其实是经过了长期的沉淀和积累之后才终于在某个时节爆发的。

    “学长,这么说,队长早就知道你抽烟的事情了?”十木亥问道。

    “可不光是抽烟,喝酒,还有打架斗殴,诸如此类的问题青年的事情,都在我身上发生过,我当时和他只说了家里的情况,自己的事情还是有隐瞒的,可是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说了我的劣迹,也许是从我老爸那里听来的吧。总之,从他知道我的这些事情的那一刻起,我就能感觉得到,他一直想要改造我。”

    “学长,队长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十木亥心里是这样觉得,嘴上也就直接说了出来。

    涂余余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他是为了我好,我不会为了这样的事情而生气,只是,他在见了我老爸之后,我俩的关系就开始变得有些微妙了,你要知道,朋友之间,一旦有了隔阂,往后的关系就会变得越来越谨慎,而谨慎的交往是朋友之间的大忌。队长柳不言一直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很照顾我,哪怕是我抽烟喝酒,打群架他也护着我,可是你知道的,他帮我摁下了所有的事情,我的心里缺一直不舒服,我不喜欢这种被护着的感觉。我希望他能够把我当成一个朋友一样,有话就说,有问题就提,可是他一直在像是老妈子一样的念叨我,可是从来不肯对我发火。”

    听到这里的时候,十木亥有些疑问,朋友之间不发火也很正常吧?

    但是学长涂余余可能不是那么想的,自己和他的境遇不同,但是有一点差不多,那就是都被队长柳不言给护着,之前的时候,十木亥知道,假如说涂余余学长还在的话,队长柳不言是打算让他成为下一任队长的,甚至有可能是队长柳不言已经知道了他的抽烟喝酒事情,还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只是不知道涂余余呀学长怎么想的?

    在外人看来,队长对自己这么好,按理说是人都应该知恩图报,可是十木亥现在觉得自己的学长并不是这么想的。

    涂余余无奈的摇了摇头,在昏暗的灯光下,身影被拉长了,走了几步离开了灯光走到了阴影下,继续说道,“我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可是队长柳不言从来都不批评我,但是对待别人可就不一样了,你也知道陈风是多么的怕队长吧。他们都很羡慕我,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才羡慕他们。因为队长柳不言知道我的情况,所以我感觉他是在刻意的对我好,而这样的好让我觉得有些变质,心里总是会有一种酸腐的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不正常,但是如果是别人,也许大家都会对队长柳不言感恩戴德吧。可是,我做不到,平时的点点滴滴汇聚到了一起,我就这么成为了大家眼中队长跟前的红人,可是只有我知道,我和队长柳不言之间的嫌隙已经越来越深,只是大家都藏着不愿意说出来而已。就在上次我抽烟的事情发生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队长柳不言给我机会的话,那我就直接拒绝,可是我希望他做的是骂我一顿,甚至打我一顿。毕竟那一次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情况下,我希望他能够公正的对待我一次,可是他没有。”

    十木亥看着涂余余把自己的脚一会伸出阴暗处,放在灯光下,一会又撤回来,说道,“学长,所以你直接提出了退出足球部,就是因为队长他没有做到你想要的?另外,你一开始就知道,告发你抽烟的那个人并不是左量,对吧?”

    “首先,第一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我很失望,我从来没有觉得那么失望,那一刻,我甚至觉得队长柳不言比我的那个混蛋老爸还讨厌,所以,我不可能再回足球部。第二个问题,左量的事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后来陈风和我说了之后,我就去和那些堵左量的那些人说了,他们后来应该没有再找他的麻烦了吧?”

    “应该是没有。”十木亥想到左量最近一直跟着西门玄学长,自己反而担心那些人来找事了,毕竟西门玄学长可不是那么容易说话的人,想到这里的时候,十木亥不禁想到,队长柳不言该不是为了保护左量,所以才让西门玄学长收他做徒弟吧?

    很有可能是让左量跟着西门玄学长学东西以及受到保护都是一定的考量因素,如此看来,队长柳不言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对自己的队友们还是很照顾的,十木亥是很愿意接受这种照顾的,只是,为什么涂余余学长就不愿意呢?

    想到他的家庭环境和自己不同,十木亥觉得也许是这是一方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