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顶撞

第三百七十七章 顶撞

 热门推荐:
    ()噗!

    柳不言直接把嘴里的糖给吐了出去,拿起了茶几上的纸巾擦了擦,然后喝了口水漱漱口,这才说道,“十木亥,刚刚说的话,你还是没听明白,你根本不知道五人制足球部是怎样的一支球队”

    “队长,你说的话我听进去了,你说的对,我根本不了解五人制足球部的实力,可是我想,无论他们是怎样的实力,这场比赛我都要拿下,要是拿不下,任你处置。”十木亥说的斩钉截铁,气势上很足,甚至自以为是的挺了挺胸膛,以为这样做的话,队长柳不言就能看到自己的决心。

    起身把地上的那块糖给捡了起来,用纸擦了擦地上黏黏的位置,队长柳不言没有看十木亥,只是淡淡的说道,“哪怕是输掉了自己在城际杯赛的首发位置也可以?”

    嗡!

    队长柳不言的话可谓是触及到了十木亥最敏感的心底,愣在了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整个人顿时泄了气,头也不自觉的低下了。

    喜欢做和事佬的东方植这一次也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十木亥也许还有话要说。

    走到了沙发前的队长柳不言坐下后摇了摇头,刚要示意他接着坐下,十木亥突然抬头说道,“队长,我愿意。如果这场比赛输了,我愿意交出足球部在城际杯赛的首发位置。”

    没有像上一次刻意的挺起自己的胸膛,也没有紧紧的咬紧牙关,此时的十木亥只是轻轻的说道,整个人的情绪很自然,风轻云淡。

    队长柳不言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没有说话,就这么一直盯着十木亥在看,足足过了十几秒钟,嘴角撇了一抹微笑,说道,“好,成交。”

    “那周天宇的事情?”十木亥还想要再确认一下,自己可不能没有口头的承诺。

    柳不言说道,“就听你的。我会和封平说的,周天宇那天会出现在你们球队的首发名单中。只是,你们球队里还缺一个人,你想好了没有?”

    说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十木亥先是看了一下队长柳不言的表情,自己今天提的要求好像多了一些,可是前面的左量和刚刚的周天宇都是自己足球部的人,应该是好说话的,可是剩下的这个人,自己一时间开不了口。

    东方植慧眼如炬,十木亥既然犹豫了,就说明他心里有人选了,只是他好像忌惮于队长柳不言的威严,现在不太敢说话了。

    “你在想,说明你已经有人选了对吧?”队长柳不言看人这方面比东方植还要准,有时候对方的一些心里活动,也能推测一二。

    “说就是了,不然的话,咱们三个都得耗在这里了。”东方植笑着说道,尝试缓和一下当前的气氛。

    十木亥觉得自己还是不坐着了,再次起身对着队长柳不言缓缓开口道,“队长,最后一个中场,我想让学长涂余余上场。”

    “不行!”甚至不等十木亥完说完,队长柳不言就直接否定了他。

    被队长的话给吓了一跳,十木亥咬了咬嘴唇,一种疼痛感赋予了自己更多的勇气,继续说道,“队长,为什么?”

    “因为他已经不是咱们足球部的一员了,而能够和五人制足球部比赛的,就只能是可以代表我们足球部的人,就算是人手真的不够,我可以从高三的球迷会里找一个人,但就是不能用涂余余。”队长柳不言这一次的表态非常坚决,没有给十木亥任何的机会。

    东方植换了条腿盘坐着,自己这一次也帮不上十木亥了,涂余余是队长柳不言的禁脔,是不可触碰的事情之一,十木亥让他在这样的比赛里上场,对于队长柳不言来说,绝对是难以接受的。

    “队长,你为什么不让涂余余学长代替咱们足球部出战?我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啊,咱们不是一直都希望涂余余学长可以重回足球部么?”十木亥有些不能理解队长柳不言的想法,同时也对于涂余余学长不想回归足球部有了一定的理解。

    足球部表面上对于涂余余学长回归的事情是支持的,也为之做了相应的努力,可是队长柳不言的态度其实很重要,他和涂余余学长之间互相不妥协,这样一来,相当于足球部希望涂余余归来,但是们却关着,虽然这门是不上锁的,涂余余学长自己就可以推开。

    可是以涂余余学长的性子,又怎么会甘愿自己推开门进来呢?

    “队长,你和涂余余学长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如果有的话,我觉得你们说开了就好。都这样挺着,谁也不待见谁,恐怕只能加深你们之间的矛盾。”十木亥这话说的时候,心里是有一些忐忑的,陈风学长他们也都知道队长和涂余余之间有一些事情,可是谁也不敢问。

    “十木亥,今天没事了,你先回去吧。”东方植在十木亥说完之后,就直接说道,现在的情形下,队长柳不言的情绪已经不适合再谈下去了

    ,十木亥赶紧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

    谁知队长柳不言突然说道,“你既然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那就不要随便发表言论了,不要臆想,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

    队长柳不言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想要让十木亥闭嘴,十木亥也能感受到队长的意思,只是自己不甘心就这么离开,迎着头皮说道,“队长,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对于你和涂余余学长的事情,我还真的知道一些。”

    此言一出,队长柳不言和东方植都看向了十木亥,眼神里的情绪很复杂,尤其是队长柳不言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十木亥意识到队长柳不言的神情有些不对,没有说话,自己可能真的有些冲动了,可事已至此,好像也没有什么退路了。

    就在这时候,学长东方植突然说道,“哦,忘了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了,十木亥,别忘了我的事情哈。”说完,用手指了一下十木亥背后的书包,就要朝着外面走。

    “东方,你不用走,我倒是想要听听十木亥知道些什么。”队长柳不言叫住了东方植,东方植略有些尴尬,一点点的挪动到了沙发上坐了上去。

    “说吧,十木亥,你都知道些什么?”队长柳不言从容的剥着糖纸问道。

    把书包给拿了下来,放在了沙发旁边,十木亥坐下来说道,“队长,我知道涂余余学长在最开始进入到足球部的时候,你非常关照他对吧?和我一样,我们对于你的照顾都很感激,可是涂余余学长和我们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家庭环境比较特殊,所以你在对待他的时候,总是带着特别的照顾。本来这种也没什么,可是你去了他家之后,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开始变了味道。”

    在十木亥说到这里的时候,队长柳不言蓦然抬头,看着十木亥的眼神里有着十木亥看不懂的情绪,继续说道,“后来,你对涂余余学长更好了,甚至好到他犯错了,你都可以包容他,包括你知道他的那些抽烟之类的事情,还想着推举他做足球部的下一任队长。”

    “你知道的还挺详细的。”队长柳不言冷哼一声说道。

    “可惜,涂余余学长想要的并不是这些,你对他越好,他就越觉得你是在施舍他,可怜他,这一切从你背着他去找他的父亲时,就已经埋下了种子。你们两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客气,在外人看来,你们的关系还是那么的好,可是你们自己知道,你们再也回不去从前了,人与人之间一旦有了裂隙,又不去想办法弥补的话,这裂隙只会越来越大。直到涂余余学长抽烟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还在希望你能够不偏袒他,公正的给他一个处罚,可惜的是,他听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他一气之下直接退出了足球部。”十木亥说的不是很快,但是很清晰。

    “是涂余余告诉你的吧,看来你成为了他的朋友啊。”队长柳不言说道,曾经的时候,自己就和十木亥一样,是涂余余最信任的人,只可惜,自己背着他做了那件事情,让他心存芥蒂。

    “十木亥,最后的抽烟事情,你误会柳不言了,那天他的决定本来是要直接驱逐涂余余的,是申水教练建议给他一次机会的,我了解柳不言,在原则性的问题上,他是不会给涂余余特别关照的。”这个时候,东方植给十木亥解释了那天的事情。

    当然了,十木亥的话被东方植听到了之后,他也很有感触,其实队长柳不言早就知道涂余余的那些事情了,抽烟,喝酒,每一件都是足球部不能容忍的,如果是放到了其他人的身上,可能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就直接驱逐了。

    唯有涂余余不同,他的家庭环境特殊,如果只是因为这种事情就把他给驱逐出去,那他很可能就会一个人继续沉沦下去,让他呆在足球部,队长柳不言还能对他进行约束,他起码不会明目张胆的做那些事情,有所忌惮就可以有所收敛。

    在这件事上,自己是支持队长柳不言的,如果只是为了足球部的干净,就要放弃一个人的话,那自己是做不到的,所以把涂余余给留在足球部不光是为了给他机会,也是为了让他有改进的环境。

    涂余余平时生活的环境都是乱糟糟的,唯有足球部这一片净土,可以给他回头的机会了。

    因此在面对十木亥那略微有些质问的语气,自己是不能认可的,十木亥此时是站在了涂余余的角度上来说话,可是他也许没有想过,他也应该站在队长柳不言的角度上想一想问题。

    被东方植学长给提醒了之后,十木亥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好像有点过激了,自己说话的对象毕竟是队长柳不言,本该是自己完完信任的人,结果自己在做什么,是在替涂余余学长抱不平么?

    想到这里,十木亥顿时觉得抱歉,赶紧缓和了自己的语气说道,“队长,对不起,我刚刚情绪有些激动了

    。我不是要质问”

    摆了摆手,队长柳不言说道,“我知道你和涂余余成为了朋友,所以他才会和你说他的一切,站在朋友的立场上,你没有错。关于涂余余的事情,我承认在一些事情上做的欠妥,可是我不后悔,如果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我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情。我这么说,不是为了替自己辩解什么,只是我从来都只做我觉得正确的事情。既然你是涂余余的朋友,那就麻烦多照看他,他从来都是一个人,很不容易的。”

    说完这话之后,队长柳不言就不再说了,深陷在沙发里,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茶几,不知道在想什么。

    十木亥本来的意思是想劝队长柳不言和涂余余学长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的,至少把两个人之间的误会解开,可是自己越说越激动,情绪有些不对了,和队长道歉了之后,再听完了他说的这些话,自己本来在心里的话都沉寂了。

    按照队长的话,自己即便是再劝他和涂余余学长和解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其实从头到尾,队长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涂余余学长也没有做错,错的是涂余余学长的生活环境,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他养成的倔强性格使得他注定要和队长产生隔阂。

    三个人陷入到了安静的氛围中,十木亥想起来刚刚要说的事情,那就是涂余余学长是不是可以代表足球部出战和五人制足球部的比赛,虽然知道这样的气氛下,开口再问有些不好,可是自己还是想要试一试,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一次的比赛,对于涂余余学长重回足球部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

    “队长,那我刚刚说的涂余余学长出战的事情?”十木亥小心翼翼的问道。

    队长柳不言没有抬头,眼帘低垂说道,“随你吧,反正你也立了军令状,所有的人员调度都随你。”

    也不知道队长这样说话是不是有赌气的成分,可是得到了队长的承诺,十木亥还是很开心,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劝说涂余余学长了,必须要抓紧时间了,校运动会在后天就要开始了。

    “嘿嘿,那就多谢队长啦。”十木亥是个从来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哪怕现在的队长柳不言还沉浸一种别样的情绪中,他依旧把自己的开心展现的淋漓尽致。

    东方植看不下去了,对着十木亥说道,“行了,既然都答应了,就赶紧走吧,早点回家。”

    十木亥知道学长这是提醒自己呢,迅速拿了书包打了个招呼就走。

    等到十木亥离开了,东方植这才对着柳不言说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和涂余余混在一起了?”

    “东方,你说,我真的做错了么?”柳不言抬头问道,别人的话自己都可以无视,唯独东方植的话,自己很看重。

    之前自己和涂余余的事情,是没有和东方植细说的,可是他那么聪明,即便是自己不说,他肯定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刚刚十木亥说的时候,自己就没有打算再避开东方植。

    “你不是都说了么,假如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是会坚持原来的做法,因为你认为那是对的。”东方植的一番话表明了自己的支持态度,对着柳不言紧接着说道,“你也别怪十木亥乱说话,其实我觉得这次让涂余余出战也许是个契机,十木亥和他在一起,我觉得是好事,他比你直,和涂余余的交流会比较顺当。”

    “我倒是怕涂余余把他给带坏了,自己都没有活明白,别再祸害一个。”柳不言不以为然的说道。

    听着队长柳不言这话,东方植知道他就是最硬心软,也不刺激他了,收拾了一下会议室准备和他一起离开。

    话说这边,提前离开的十木亥来到了体育馆的门口,朝着二楼的灯光处看了一眼,心里还是有些后怕,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对队长柳不言那样说话,现在身而退,真的是庆幸。

    以后和队长柳不言说话可得谨慎了,可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的,只是,自己一时冲动当着队长柳不言的面立下了军令状,还得想着该怎么赢下这场比赛呢。

    至于人手,左量这边应该是好说,就是涂余余学长那里,自己还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呢,虽说俩人现在是朋友,可是这一次毕竟是代表足球部出战,不知道他是不是会答应。

    边想着,到了体育场的门口,朝着里面看区,在灯光下的左量还在尝试着一次又一次的射门,所有的球都被踢出去之后,他一个人再去把球都捡回来。

    想起来自己在队长柳不言面前提及的事情,十木亥走到了门口,晃了一下那体育场的门,稍微开了点缝从一侧钻了进去。

    在夜色掩盖下的十木亥不容易被人发现,更别说那在专心练着射门的左量了,唯有另一处闪出来的手机灯光,朝着这边照了一下,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