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和左量商议

第三百七十八章 和左量商议

 热门推荐:
    ()十木亥走到球门前的时候左右查看了一下,没有看到西门玄学长,径直走到了左量那边。

    这时候,左量才发现了十木亥的存在,还被他给小小的惊了一下,毕竟大晚上的,十木亥又出现的悄无声息,是个人都得做出点反应。

    “左量,学长呢?”十木亥问道。

    “他在那呢!你找他?”左量把球摆放好了,起身朝着看台的一角指了指,在那里,有一抹微弱的灯光,在漆黑的看台上显得很是突兀,格格不入。

    十木亥笑了笑说道,“哦,没事,我是找你来的。”

    “找我?”左量后撤了十几步用尽了身的力气把球给踢了出去,这一次的射门质量不错,球击中了横梁飞了出去。

    十木亥也去到了他旁边的球框里给他拿了一个球,继续说道,“后天的学校运动会,你有没有报什么项目?”

    “没有。”左量想了一下说道。

    “怎么?你都不愿意参加?”十木亥以为校运动会是所有人必须参与的项目,当然了,最好是参加自己喜欢的那就更好了。

    “不是,我们班没有人找我组队,即便是个人项目,也没有人和我说过,我可以参加哪一个。”左量说话的时候把头隐没在黑夜中,十木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对于左量所说的,十木亥不是很能理解,因为校运动会这种动员体学生参加的的活动,按理说,每个人都有着参加的权利。

    当然了,有时候为了集体荣誉,可能会让那些实力强劲的人优先出战,左量的能力很明显,为什么他们班级的负责人没有让他参加项目?

    “你其实很想参加,对不对?”没有人愿意永远做一个透明人,即便是左量表现的再漫不经心,十木亥也知道他心里还是期望可以和其他人一样的。

    听到十木亥说了这话,左量持球的双手顿了一下,把球放在了自己的脚下,没有说话,慢慢的向后退,在约莫着差不多的时候,忽然加速,这一次的速度比以往要快很多,十木亥看的直皱眉头。

    “速度起快了!”十木亥本来想提醒他的,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看着左量飞奔而去,随后重重的把球给踢了出去。

    这球的质量果然不高,径直朝着球门后的黑色夜空窜了进去,就像是一把没羽箭刺破了夜空,随后消失于无形。

    在看到球没有进之后,左量在灯光下的脸色微微一变,自嘲的笑了笑,对着十木亥说道,“也许是他们觉得我帮不上什么忙吧?”

    十木亥知道左量的心思,这是一个从来不愿意勉强别人的人,于是走到了左量的面前,伸出一只手说道,“左量,我来这里找你,是有一件事,后天的校运动会,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看着十木亥伸出来的手,不明白情况的左量先握住了他的手。

    十木亥赶紧摇了摇手,继续说道,“咱们足球部和五人制足球部会有一场比赛,这比赛很重要,对于咱们足球部意义重大,所以必须要赢,但是队长柳不言和西门玄学长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参加,所以我们人手不够。”

    听着十木亥说到这里的时候,左量的心脏开始跳动的快了些,自己隐约知道十木亥要说什么事情。

    脑袋里一直在等着十木亥说那句话,以至于十木亥说的这场比赛的重大意义,自己都没有听清楚。

    十木亥说到最后的时候,总算是把这场比赛的存在意义给解释完了,不过可惜,自己并不知道左量根本没有听清楚这些。

    “所以,我想请你出战,担任我们这场比赛的左边锋。”十木亥在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候,心里还有着忐忑,不知道左量会做出什么反应。

    自己本来是来通知左量的,可是在和左量聊天的时候,自己突然想到,要把通知的语气换成请左量帮忙的语气。

    “我愿意。”左量终于等到了那最后一句话,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你不用跟西门玄学长说一声?”十木亥刚进来的时候,就在找学长西门玄,毕竟左量现在可是他的徒弟,自己现在来借人,恐怕也得征得他的同意。

    就在这时候,十木亥忽然感觉自己背后一阵凉气,回头的时候,西门玄学长正在幽幽的看着自己。

    “学…学长!”十木亥稍微有些结巴了,有一种偷了东西被抓的感觉。

    “过来借人啊?”西门玄看来已经听到了十木亥和左量的对话,因此问道,只是这语气让人捉摸不透。

    同样的,十木亥更是明白左量是自己的好朋友,他来帮助自己难度不大,关键在于学长西门玄这里,他才是点头的那个人。

    只要他说一句不行,左量就算是自己愿意没用了。

    “学长,我就是想借左量用一用,毕竟这一次和五人制足球部

    的比赛,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抓住了西门玄也希望左量的实力能够有所长进的心理,十木亥推波助澜,对症下药。

    “这么一场不够级别的比赛,左量能够学到什么?难道学五人制足球部的那些家伙用蛮力?”西门玄的语气很明显是看不上五人制足球部的实力。

    说的十木亥心里微微担心,学长西门玄这怕是看不上五人制足球部,觉得他们不配让自己的徒弟出战?

    “这么骄傲?”十木亥心里想着,随即想到了什么,赶紧说道,“学长,我也知道你看不上五人制足球部的那些人实力,可是他们却并不那么想啊。他们还想着让你和队长出战,认为咱们足球部也就是你们俩的实力够看,其他人的实力就不堪入目了。总之,他们对于咱们足球部,好像也是看不上的,总觉得他们五人制足球部才是正统。”

    “放屁!”西门玄直接破口,“他们那种粗莽野汉也能和咱们足球部相提并论,就是我没有成为足球部的队长,不然的话,我早就合并了了他们。也就是柳不言那个家伙太怂了,总是想着不伤和气,共同进步,简直是幼稚!”

    成功的激起了学长西门玄的气氛,十木亥知道这是有缓,赶紧说道,“学长,左量毕竟是刚刚开始学踢球,虽然贵为你的徒弟,可是出手教训一下那些人,让他们明白,你花这么少的时间训练出来的徒弟都能击败他们,不是给他们最好的回应了么?”

    虽然觉得十木亥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他好像在忽悠自己,又好像是在恭维自己,不过,这恭维的话还是让自己很受用的,也就不和十木亥去计较了。

    “左量,你自己决定吧,不过我有一点要求,那就是你们不能输,要是输了,你们就别回来叫我了。”西门玄松了口,也提了要求。

    对于西门玄学长的要求,十木亥肯定是要答应的,信誓旦旦的说道,“放心吧,学长,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可是在队长柳不言面前立了军令状,只能赢不能输!”

    “什么意思?这么一场比赛还让你立军令状?柳不言看来很重视这场比赛啊,这样的话,你们要是输了,足球部丢了面子,那就是队长柳不言领导不力,那我不就有机会了。”西门玄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小算盘打的精妙,只是,对面的十木亥听的心里忐忑。

    学长这碎碎话让自己不由得担心,他该不会是要反悔吧?

    “学长,我可是在队长面前立了军令状,这场比赛不能输的,输了的话,我在城际杯赛的首发位置就要被换掉了。”十木亥一不小心给西门玄抖了底。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不正好,帮你城际杯赛首发的位置让给我,不对,我本来就是首发,让给左量吧,嘿嘿,十木亥,感谢你的大仁大义。”西门玄说的越来越起劲。

    “师父,你别…”左量都有点听不下去了,这不是挑拨自己和十木亥的关系么?自己如果要和十木亥争首发位置,当然是堂堂正正的通过实力来获取,肯定不能用这种手段。

    “左量,你脑子是不是锈逗了?你以为足球部这些人就仅仅是队友么?他们还是你的对手,你要想尽快的出场,那就得抓住一切机会,十木亥这一次是他自己立了军令状,怪不得别人。我保证,到了城际杯赛的时候,让你的实力比刘沾那些人强,这样一来,即便是拿不到首发,第一替补也是没问题的。现在,十木亥退出首发,多好的机会啊。”此时的西门玄和左量说话的神态,苦口婆心,像极了一个疼爱徒弟的好师傅,可是十木亥知道,学长西门玄这突如其来的好心绝对是有问题的。

    “学长,我还没输比赛呢,只有输了,我才能让出首发位置。”十木亥有些无语的说道,自己对于比赛结果本来很有信心,可是还没开始比赛,学长就认定自己会输,即便是左量不上场,也不见得自己和队友们就一定会输吧?

    “学长,你该不会是要反悔吧?”十木亥试探性的问道,学长西门玄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左量不帮自己呗?

    心里想着的时候,左量说话了,“师父,我肯定要去帮十木亥的,不光是为了帮助他,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表现的机会,不想错过,无论如何,这一次,我都要去。”

    此时的左量眼神里的坚决让西门玄有些不屑,“还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啊!”西门玄心里想着,随后察觉自己正在被十木亥和左量同仇敌忾的注视着,那种一致对外的敌意让自己不由得乐了。

    笑着说道,“你们俩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没说不让左量去,相反,我很支持左量去比赛,不仅首发,还要打满场。”

    西门玄的一番话让十木亥和左量都愣了一下,俩人似乎都不明白西门玄的心思,刚刚还是非常的拒绝,现在怎么画风突变,难道

    是被自己俩人的气势给镇住了,明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存在,可是十木亥还是愿意相信,这是自己和左量一起争取来的。

    对于左量的性格,自己很熟悉,要在平时他是绝对不敢和学长西门玄这么较真的,可是这一次,他和自己站在一队,没有退缩,直面顶撞学长西门玄,让自己心里有一股暖流经过。

    学长松了口,自己也不敢再继续放肆,今天的自己已经顶撞了队长柳不言,现在又是学长西门玄,都是别人不太敢惹的级别,自己连续的顶撞,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后怕。

    “学长,万分感谢哈。”十木亥笑逐颜开的说道,对着西门玄学长就是一顿恭维,好在西门玄也没有想着和十木亥计较,尤其是十木亥这孩子的说话还是比较中听的,自己听的比较舒服。

    挥了挥手说道,“行了,十木亥,左量就要是借给你了,不过,我很好奇,我为什么要给柳不言立军令状呢,柳不言把比赛交给你,按理说应该是他求你办事吧?怎么你还要给他做保证?”

    “嘿嘿,学长,是因为我要换几个人首发,可是队长不同意,所以我只能这样办。”十木亥无奈的说道,毕竟人手不够,自己想要找几个人自己熟悉的人来帮忙,只是涂余余学长那里,的确是对队长柳不言有些刺激了。

    西门玄笑着说道,“给我说说,你都要换什么人?柳不言居然不同意,他不是最偏袒你么,怎么你说了还不算?”

    想了一下,十木亥说道,“门将的话,我推荐周天宇来替换学长封平,中场的位置,因为你和队长都不上,我就推荐了多一个前锋,就是左量,中场还少一个人,我推荐了涂余余。”

    “什么?你推荐了涂余余?”西门玄听到十木亥最后一句的时候,不由得摇了摇头,“我说呢,以柳不言的性格,他应该不会和你较真的,可是涂余余的话,他肯定和和你急。”

    十木亥知道西门玄学长误会了,自己立军令状的时候,是因为左量,并不是因为涂余余学长,自己知道涂余余学长的事情不好办,所以立了军令状之后,才敢和队长柳不言提及涂余余的事情。

    但是,现在的情况下,自己肯定是不敢说出来的,毕竟队长柳不言可是质疑左量的实力的,他的话可不能让左量知道。

    “学长,你也知道队长和涂余余学长的事情?”十木亥好奇的问道,据自己所知,队长柳不言和涂余余之间的事情应该很少人知道才对,西门玄学长已经离开足球部那么久了,不应该清楚他们之间的事情才对。

    “他们之间的那点破事,我是不知道的,也懒得知道,但是我去网吧玩的时候,经常看见涂余余玩着游戏的同时抽烟喝酒,有时候还和别人打架,他可是威风的很啊,身后跟着一些小弟,走路都带风。”西门玄说道。

    十木亥明白了,西门玄学长带自己去网吧的时候,很是熟练,而涂余余学长同样如此,他们人来人往的见过了不少人,彼此见过也很正常,这么看来,西门玄学长是知道涂余余学长的一些事情的。

    “我当时还奇怪,就这么一些玩意,怎么还能留在足球部里面,柳不言那个伪君子自诩正派,可是对于涂余余干的那些事情居然不闻不问,甚至犯了错都不惩罚,反而袒护他,要不是这次我要回归足球部了,给他施加压力了,他可能还不会下定决心驱逐涂余余。”西门玄说者无心,十木亥却听着有意。

    “什么?是学长西门玄给队长柳不言施加压力了?”十木亥心头一惊,怪不得队长柳不言偏偏在这个时候发难,原来是因为学长西门玄。

    “学长,你把涂余余学长的事情告诉了队长?”十木亥问道。

    西门玄摇了摇头说道,“什么叫我告诉他的,而是柳不言早就知道,只不过他一直压住了涂余余的那些事情,我不过是让它们浮出水面,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样一来,柳不言可就没办法袒护他了。哎呀,柳不言和涂余余之间本来就有恩怨,这我还能看不出来,所以我不过是稍稍的挑拨一下,他们就闹掰了,当然了,他们本来就貌神离合了,这样的结果也是早晚的事。哼!就是因为这件事,我来到了足球部时候,柳不言利用我想当队长的心思给我下套,给我安排了一个没有任何基础的新生来教,让我成为了左量的师父,他这就是在报复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西门玄突然停了下来,把眼睛望着体育场的门口,不知道怎么,们上的锁晃动了几下,发出了声响。

    注视了许久,西门玄这才转过头继续说道,“柳不言和涂余余都是伪君子,一个表面正义,一个表面是好学生,背地里都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哼!”

    也许是想起了自己被柳不言给套路的那件事情,此时的西门玄异常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