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搭档是个少女 > 第四章 夜半兇铃

第四章 夜半兇铃

 热门推荐:
    这是一栋年代久远的两层民居。

    

    准确的说。

    

    应该是多栋相连的民居,改造成的类似公寓的出租房。

    

    顺着铁制的楼梯上到二楼。

    

    一侧是长长的室外走廊蔓延到尽头,另一侧则规律的排列着十几间套房。

    

    苏慕迈动脚步,走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插入锁芯。

    

    自从他源于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搬离了天童家的宅邸后,便就一直租住在这里。

    

    至今差不多也快一个月了。

    

    虽然此处糟糕的居住环境,比不上大宅邸那般舒适豪奢。

    

    但胜在房租便宜,而且有时钱不够还能短期赊账。

    

    这对于目前只能靠一边上学,一边打零工维持生活的苏慕来说。

    

    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容身之所。

    

    推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不算太大的空间。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有限的空间内,基本的配置还算齐全。

    

    越过玄关便是客厅。

    

    地面略高于玄关台阶,铺着席制的叠敷,上面摆放着木质矮脚桌。

    

    既可以当茶几用,也可以用来当餐桌。

    

    矮脚桌的不远处,放着双人布艺沙发,看上去有些破旧,但收拾的很整洁。

    

    而漆制的电视柜,则摆在矮桌侧边,上面垛着老旧的电视机,方便进餐的时候可以看。

    

    正对着客厅的,是移门隔开的厨房,一张不大的餐桌收拢在墙边。

    

    平日里苏慕很少用得上,索性就懒得把它摆开,还能节省点空间。

    

    客厅边墙的隔壁则是卫生间,里面还单独隔出个洗浴房,自带淋浴和泡澡。

    

    至于唯一的卧室,要从厨房绕过去,也是用移门单独隔开的。

    

    “呼!还是家里爽啊!”

    

    进到房间的苏慕,随手将背包一抛,整个人瞬间窝进沙发里。

    

    从早上出门,到现在回来,中途换乘好几趟车不说。

    

    单单是跟那群原肠动物的战斗,就近乎让他精疲力尽。

    

    若不是有着强大的意志力,以及远超常人的体质扛着。

    

    苏慕早就已经累趴下了。

    

    享受着沙发的柔软包裹,苏慕全身瘫在其中,连一根手指头也懒得再动。

    

    正当他昏昏欲睡的时候,急促的闹铃声惊醒了他。

    

    “我什么时候设的闹铃……”

    

    苏慕小声嘟囔一句,可话还没说完,他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一个激灵直接坐了起来。

    

    他连忙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18:00!

    

    “完了!完了!这下子真完了!”

    

    苏慕盯着屏幕右上角的‘飞机’图标,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硬着头皮关闭了飞行模式。

    

    瞬间……

    

    一连串的未接来电跳了出来。

    

    正如他猜测的那般。

    

    不下于二十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同个号码打来的。

    

    当苏慕犹豫着要不要打回去,手机猛地响了起来,吓得他差点一脱手扔出去。

    

    “嗡~嗡~嗡……”

    

    来电提醒上的备注名是‘木更姐’三个字。

    

    如同面临的是洪水猛兽似的,苏慕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按下闪烁不定的接听键。

    

    “里见——”

    

    一声怒吼在耳边炸响。

    

    苏慕咧着嘴赶忙将手机拿远点。

    

    “你知道我今天给你打多少电话吗?你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听着电话那头怒气冲天的训斥声。

    

    苏慕脸上满是无奈。

    

    却也只能乖乖的听着,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前世华夏形容刁蛮的女孩子,都称作为‘大小姐脾气’,算是一种调侃。

    

    可电话里的这位主,人家实打实的真就是大小姐。

    

    等电话那头发泄的差不多了。

    

    苏慕才将手机重新贴到耳边,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

    

    “木更姐,我要是跟你说,我只是因为睡觉睡过头了……你信吗?”

    

    “睡过头?你是在质疑我的智商吗?”

    

    电话那头咬牙切齿道,“而且我下午可是特意去找过你,难道你是睡在别人家里的吗?”

    

    “我……”苏慕顿时语塞。

    

    本来他每次出外‘刷怪’的时候,都会将手机设置飞行模式,以防紧要关头被人打扰。

    

    这次同样也不例外。

    

    但关键的地方在于,他忘记自己和某人约好,今天一起去办事的。

    

    这下子可就捅了马蜂窝。

    

    要说起来,遇到爽约这种事,任何人都会不爽。

    

    更别说还是对女孩子爽约。

    

    那基本别想着对方能体谅,反正再怎么解释都会被当做狡辩。

    

    事实证明。

    

    那些想跟女孩子讲道理的人都是脑子有泡的货。

    

    这可都是前人用头铁换来的经验之谈!

    

    苏慕深知说的越多,错的越多,索性闭口不言,坚决做个闷声葫芦。

    

    大概是苏慕的噤声战术起了作用。

    

    电话那头又抱怨了几句,也就停住了话头,她沉默了几秒后,再次开口道

    

    “里见,你怎么不说话啦?”

    

    面对着这句‘怎么回答都会死’的质问,苏慕继续保持聋哑状态。

    

    往往在这种情况下,不说话才是最佳的选择。

    

    一旦开口回应。

    

    任何一句话都可能引发新的‘导火索’。

    

    “哼!”电话那头冷哼一声,“别以为你装哑巴就能蒙混过关,明天川越大街角川书店门口见,到时候你要是敢不来,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啦!”

    

    丢下一句威胁的话,电话那头直接挂断。

    

    “嘟!嘟!嘟!”

    

    听着通话中断传来的忙音,苏慕微微苦笑,满脸无奈的放下手机。

    

    ——该来的躲也躲不掉啊!

    

    他心里已经隐隐能预见,明天即将迎来的暴风骤雨。

    

    可他却又不能不去,不然下场怕是会更惨。

    

    随后。

    

    苏慕简单的对付了一下晚饭。

    

    洗完澡。

    

    拖着疲惫的身躯,直挺挺的躺到床上。

    

    明天还要去赴某人的约,搞不好会被怎么折腾呢,那家伙的小心眼,苏慕可是深有体会。

    

    因此他准备养足精神,好好睡个觉,以应对明天的‘百般刁难’。

    

    本来苏慕还准备回个电话问一下,明天几点在角川书店门口见面。

    

    毕竟某人只在电话里说了地点,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

    

    但想到那家伙还在气头上,问了也白问,多半还会火上浇油。

    

    索性就等明天早上她打电话过来催吧。

    

    躺到床上没多久。

    

    奔波了一整天的苏慕,意识迷迷糊糊的,即将陷入到深层睡眠。

    

    就在这半梦半醒间……

    

    “喵——”

    

    乍然响起的猫叫,如霹雳惊雷在耳边划过。

    

    “谁!”

    

    伴随着一道白芒闪过,满屋的被絮飘洒,苏慕从床上虎跃而起。

    

    他双手紧握着尺寸惊人的大太刀,凌厉的目光在房间内迅速扫了一遍。

    

    借助着窗外路灯射进来的微弱光亮,加上苏慕远超常人的视觉,房间里的一切都落入他眼中。

    

    “没人?”

    

    苏慕依然不敢放松警惕,将视线转向了卧室的窗户。

    

    他迅速跳到地上,朝窗户靠近过去,等到了跟前,猛地一把推开。

    

    “喵~”

    

    楼后路边昏暗的路灯下,一只通体漆黑的野猫,蹲坐在地上舔着自己的毛。

    

    由于苏慕租住的民居,正好坐落于町内路边,路灯距离他二楼的卧室,直线距离不超过五米。

    

    因而路灯下的场景清晰可见。

    

    刚才的动静是那只猫?

    

    苏慕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察看了下卧室的外窗台,的确隐隐有些猫爪的痕迹。

    

    可是……它是怎么上来的?

    

    苏慕将大太刀收回系统空间,探出头扫了眼周围,很快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只见隔壁套房的窗户边,一棵盛开的樱花树,繁茂的枝丫延伸到窗侧。

    

    ——又到了樱花盛开的季节。

    

    苏慕莫名有些感叹。

    

    他这段时间都比较忙,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

    

    不过想想也是,春假也快要结束,已经临近四月份,正是樱花遍野的时节。

    

    当初他刚穿越过来,差不多也是三四月份。

    

    只是那个时候的大和,笼罩在原肠动物的阴影下,没有人会去在意樱花究竟开没开。

    

    已经整整九年了啊!

    

    呃……

    

    我想这些干嘛?

    

    苏慕突然意识到自己跑题了,赶忙将思绪又拉了回来。

    

    按照目前的情形推断,那只猫铁定是通过樱花树,经由隔壁的窗台跳过来的。

    

    他再次将视线投向路灯下,却发现黑猫早已没了踪影。

    

    “什么鬼?这玩意怎么神出鬼没的?”苏慕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他突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点。

    

    先前从他听到猫叫,再到推开窗户,中间花费的时间,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但等他看到那只黑猫的时候,后者已经蹲在路灯下舔着毛。

    

    难道是直接跳下去的?

    

    苏慕伸着脖子看向楼下,是一处花圃,距离窗台大概有个四五米高度。

    

    若是换做一个普通人,这种高度跳下去,基本上不死也残。

    

    但对方是一只猫的话,倒也就合情合理了,毕竟是号称十层楼都摔不死的动物。

    

    “这只猫该不会和回来路上遇到的是同一只吧?被我坏了好事,盯上我了?”

    

    苏慕不禁泛起了嘀咕,但当时他没有太过注意,未曾看清那只猫的体型和花色。

    

    所以也就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同一只。

    

    “管它呢!”

    

    苏慕不再多想,‘嘭’的一声关上窗户。

    

    半晌过后。

    

    昏暗的路灯亮光下。

    

    一个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影缓缓现身。

    

    而那只先前突然消失的黑色野猫,此时正亲昵的拿脑袋蹭着黑影人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