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搭档是个少女 > 第七章 天童超等警备公司

第七章 天童超等警备公司

 热门推荐:
    房间里。

    

    扑面而来的是刺鼻的霉味,入眼处尘灰遍布,厚厚的堆积在地面,以及各个角落。

    

    而四周的墙角,结满了蜘蛛网,斑驳脱落的墙面,沾染着大量不明的污渍。

    

    “现在这还不够麻烦的吗?”

    

    跟着后面进来的苏慕,望着简陋的办公室,忍不住吐槽起来。

    

    “而且这里还真是又破又小,怎么看都不像是公司的样子。”

    

    “里见,如果你能给予一些资助的话,那么我马上就去租一间更大更漂亮的办公室。”

    

    天童木更朝苏慕做了个要钱的手势。

    

    “我没钱!”苏慕断然回绝。

    

    “那就请你停止毫无用处的抱怨!”

    

    天童木更扔过来一根扫帚,掐着腰命令道,“快点干活,在天黑之前把这里全部打扫干净!”

    

    “那你呢?”

    

    “里见,你见过哪家公司的社长亲自干活的嘛?”天童木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可是也没哪家公司只有个光杆社长的呀?而且我又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

    

    “谁说你不是?”

    

    不等苏慕辩解完,天童木更直接打断道,“里见,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天童超等警备公司的首席社员,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

    

    “而且作为昨天旷工的惩罚,你要负责整个公司的大扫除!”

    

    “哈?”苏慕握着扫帚,顿时有些傻眼,“昨天的失约为什么会算作旷工?”

    

    “虽然昨天的失约是我的过错,但那是半个月前你跟我说的事,我一时忘记也是情有可原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社员?”

    

    随着苏慕一连串的发问,天童木更的脸色越来越黑,最终化为一头暴怒的母狮。

    

    “你这家伙是想找死吗?”

    

    只见她不知从哪抽出一把太刀,二话不说就劈了过来。

    

    卧槽!

    

    苏慕吓了一跳,赶忙闪到一边,堪堪躲过致命斩击。

    

    “木更姐,你这是想要杀了我吗?”苏慕气急败坏的冲着天童木更吼道。

    

    他这下子是真的有些怒了。

    

    “我这是试试你最近的实力有没有什么长进,而且这只是普通的斩击,以你的实力,想要躲过去也没有什么难度的嘛……”

    

    天童木更依旧死鸭子嘴硬,但明显有些底气不足,声音也逐渐弱了下去。

    

    “你!”

    

    看着少女躲闪的目光,苏慕顿时没了脾气,刚升起的一丝怒气,也瞬间全消,

    

    “唉——”他只能无奈的轻叹一声,“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不知道从哪招惹了你这么个克星!”

    

    “我说,里见,不要这么愁眉苦脸的,跟着本小姐好好干,很快就能摆脱财务危机,大展身手的机会近在眼前。”

    

    傲娇的少女似乎忘记了自己刚刚的莽撞,重新恢复了元气,大大咧咧的拍着苏慕的肩膀。

    

    “咳!我去干活了……”

    

    大概由于两人距离太近的缘故,再加上天童木更不经意的动作。

    

    “那么里见,你就好好干活,我下去给你买饮料,不要偷懒哦!”

    

    天童木更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具有多大的诱惑力。

    

    她对苏慕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迈动轻快的脚步朝门外走去。

    

    “这真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该有的发育吗?”

    

    望着少女曼妙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苏慕嘟囔了一句。

    

    ……

    

    临近傍晚。

    

    苏慕终于是完成了大扫除的工作。

    

    历经一整个下午的努力,办公室内部焕然一新。

    

    虽然还是显得很简陋,但最起码变得整洁不少。

    

    若是墙面稍作休整一番,再摆上一些桌椅板凳,布置些装饰物。

    

    基本就有了办公室该有的样子。

    

    “一楼是同志酒吧,二楼是个夜店,四楼是家高利贷公司,五楼专营殡葬用品,我总觉得把公司开在这里,风水是不是不太好?你说呢,木更姐?”

    

    苏慕活动了下酸胀的肩背,同时对公司未来的运营,产生了极大的质疑。

    

    但等到他转过身子,却发现天童木更站在窗前,正呆呆的望着窗外,神态有些异样。

    

    “怎么了?”苏慕走到她的身旁,察觉到少女的眼眶,隐隐有泪光闪过。

    

    “没,没事!”天童木更从呆愣中惊醒,连忙胡乱的抹了下眼角。

    

    “木更姐,想哭就哭出来吧!”苏慕微微扭头,望着少女的侧脸,眼神逐渐柔和。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选择离开天童家的大宅,但想来应该有你自己的理由。

    

    只是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到头来也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并不能解决什么实质的问题。”

    

    “我哪里像要哭的样子?”

    

    天童木更紧紧咬着唇,停顿了一下,继续道

    

    “呐,里见,因为我的缘故,害的你也被赶出天童家,而且还要和我一起面对这么窘迫的处境,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

    

    说这话的时候,少女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但眼中的希翼却出卖了她。

    

    “那你是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苏慕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当然是真话,不,假话我也想听!”

    

    “那我先告诉你真话吧!”苏慕的目光穿透窗户,眺望着远方。

    

    “其实啊,就算我没有因为你而被赶出天童家,但依然会选择跟着你一起离开。”

    

    “里见,看来我没有白疼你!”

    

    天童木更听了苏慕的回答,俏脸莫名的涌上喜色,绽放出一抹迷人的灿烂。

    

    她使劲拍了拍苏慕的肩膀“那假话呢?”

    

    “假话就是……我前面的真话的确是真的!”

    

    “啊?”天童木更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你这家伙!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一顿!”

    

    “哈哈!来追我啊!”

    

    ……

    

    追逐嬉闹了一会儿。

    

    天童木更总算是又恢复了正常。

    

    两人倚着墙对视一眼,天童木更真挚道“里见,谢谢你!”

    

    “你竟然会谢我?这可不是你一贯的风格啊!”苏慕调侃道,“对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当然是经营超等警备公司啊!难道你以为我租这个办公室是用来玩的嘛?”

    

    天童木更脸上露出一副‘你是个白痴’的表情。

    

    “我说,木更姐,你那是什么奇怪的表情?”苏慕翻了个白眼。

    

    “而且你确定自己没有在说胡话?你现在手下可是连一个社员都没有,开公司什么的,分明是妄想啊!”

    

    “不,里见,你漏了自己。”天童木更纠正道。

    

    “你这话是认真的嘛?我可不会——”

    

    苏慕本来还想拒绝,但迎着少女吃人般的目光,他只得无奈的改口。

    

    “好吧,就算我是你的社员,而且我一个人负责所有的杂事。

    

    但作为超等警备公司,最起码也要有一组的超警组合吧?

    

    不然可是连注册这一关都没法糊弄过去的呀!”

    

    “放心吧,里见,这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了。”天童木更笃定的点了点头。

    

    “木更姐,你已经雇佣到合适的超警组合?”苏慕对此表示严重怀疑。

    

    “不是还有你吗?”

    

    “我?”

    

    “没错,里见,之前忘记告诉你一件事。”天童木更走到苏慕面前,将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其实早在半个月前,我已经替你向so提交了「促进者」的资格申请,并且昨天接到顺利通过的回函,所以——

    

    恭喜你,里见,你现在已经是个合法的促进者了,以后要加油哦!”

    

    哈?

    

    什么鬼?

    

    苏慕顿时傻眼。

    

    “等等!”

    

    他连忙追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作为本人的我,一点都不知情?”

    

    “就在我们一起离开天童家的第二个礼拜天,本小姐就去替你申请了呢!至于为什么你不知情……大概是我忘记跟你说了。”

    

    天童木更给出了一个让人无法信服的理由。

    

    “我去年买了个表!”苏慕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木更姐,为什么这种事你不跟我商量一下?”

    

    “里见,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都支持我的呢!”

    

    看着少女刻意装出的失望模样,苏慕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奈何强硬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他只得认命般的叹了口气。

    

    “唉!怎么样都随便你了,反正我迟早会被你玩死。”

    

    “我就知道里见最听话啦!”天童木更哄小孩子似的摸了摸苏慕的脑袋。

    

    眼前晃过一阵碧波荡漾的丰满,使得苏慕立马从无语变成了尴尬。

    

    他赶忙转移话题“木更姐,天色不早了,我们赶快收拾一下回去吧!”

    

    “嗯!”

    

    随后。

    

    两人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并肩离开了商业大楼。

    

    来到楼下。

    

    苏慕看向身边的少女“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啦!”天童木更摆手道,“这里有地铁可以直接抵达美和女子学院,你应该考虑自己该怎么回去才是。”

    

    “放心,虽然我租的房子比较偏,没有直达的轨道线路,不过可以坐公交嘛,之后再走几分钟的路就到了,洒洒水的啦!”

    

    “总是说些奇怪的话——”天童木更撇了撇嘴角。

    

    “对了,里见,明天要记得早起,我们一起去so位于东京的分部,还有一些手续要办,顺便把属于你的起始者领回来。”

    

    “我可以拒绝吗?”

    

    “不行!”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比犯人还要没有人权?”苏慕一脸的苦大仇深。

    

    “里见,作为社员的你,就该明白自己的责任啊!”

    

    “我先走啦,记得明天要早起啊——”天童木更又叮嘱了一句,接着转身朝町内街外走去。

    

    “路上小心点!”

    

    “知道啦!”

    

    沐浴在暮色的余晖下,少女的背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苏慕的视线里。

    

    “又是糟糕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