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倒影之门 > 第八章 塞哈喽

第八章 塞哈喽

 热门推荐:
    凯利尔修道院不愧是马提亚森地区最负盛名的修道院,地面上的尸婴都已经被神迹解决掉,神官带领着僧侣们涌入下水道,不一会时间就结束了所有的战斗。

    

    来自于充满光明正能量的神辉,对于充满了地狱邪恶力量的尸婴有很大的抑制作用,那些别致的小东西没有太多张牙舞爪的机会,就被毫不留情的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不过神官首领,也就是大神官的表情不是很好看,在大概十多分钟后,他在一处民居内,与夏尔见了一个面。

    

    “我在下面看见了一个溶洞,里面有一处祭台,你看见了什么?”

    

    大神官的态度并不是非常的友善,语气中带着一丝厌恶和烦躁,对于他这样向往着光明的信徒来说,夏尔身上肮脏的,散发着臭味的血液让他非常的不安。

    

    让他有一种抬手使用神术把夏尔从这个世界上抹去的冲动,可偏偏他又不能那么做,因为夏尔并不是一个作恶的人,至少他现在没有作恶。

    

    就像是神官不喜欢猎魔人一样,猎魔人一样讨厌神官,那种莫名的香味也许会让无知的平民和信徒感觉到神圣,但只会让猎人莫夏尔恶心的想要呕吐。

    

    他让开了一些距离,脸上带着嫌弃的表情看着同样嫌弃自己的神官,低声嘟囔了一句,“我看见了邪神的雕像,他们在围绕着邪神的雕像唱歌。”

    

    大神官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邪神的入侵从来都没有终止过,似乎这个位面颇受邪神们的喜欢。

    

    来自于任何虚空的邪神总是想要钻进这个世界里,这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总是能够吸引这些外来神明的目光。

    

    他来回走了几步,更进一步的问道,“那么夏尔先生,你能够描述一下你所见到的邪神雕像吗?”

    

    他的措辞稍稍礼貌了一些,如果不是眼神里的厌恶没有丝毫的减轻,也许夏尔会觉得这名神官与众不同。

    

    他摇了摇头,“抱歉,我对那座雕像……”,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恍惚了片刻,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那停顿了片刻,他又回想起了地下洞的那座雕像。

    

    不具名,没有具体的相貌,更像是一块随便从某处捡起的石头。但它的轮廓,它的线条,总是会给人一种感觉,如果有这样一尊神明,也许他就是这样不规则,捉摸不透,难以参悟的模样。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稍稍怔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对那座雕像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我很难描述出来,它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石块……”

    

    “我并不对尸婴这种低级魔物的审美观抱以任何期待!”

    

    神官皱了皱眉头,事实上他们进入地下洞穴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就连尸婴都没有了多少,更别提什么邪神的雕像。

    

    如果不是洞穴中间凸出的一块平台彰显了这处的不同,让经验丰富的神官意识到了什么,他甚至未必会觉得那是一处祭台。

    

    心中愈发烦躁的神官瞥了一眼夏尔,略显深邃的眼廓使他看上去有些阴沉,“你可以离开了,带着你的小狗,立刻离开这里。”

    

    夏尔松了一口气,点头称是,“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看着夏尔离开之后,大神官立刻回到了凯利尔修道院内,在神树的边上,他看见了夏尔之前看见的那名苦修士。

    

    这名苦修士从外表上很难分辨清楚他大概的岁数,简单到简陋的着装以及不修边幅的样貌,说他三十岁没有什么问题,说他四十岁也不太错,就算说他五十岁了似乎也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事实上这名苦修士已经七十多岁了,日积月累的修行让他的肉身、精神和灵魂比普通人更契合的融合在一起。

    

    紧致的皮肤、饱满肌肉和坚硬的骨头,让他看上去非常非常的年轻。

    

    如果不是胸前挂着的神威吊坠,可能很多人只会把他当做普通的苦修士。

    

    看见大神官快速走来,隐藏在神树边上的苦修士睁开了双眼,平静的眼神似乎永远都不会被任何意外惊扰。

    

    “我们已经清理完了那些邪恶的东西,不过我从猎魔人那里得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消息,这些尸婴似乎在下面举行了某种邪恶的仪式,而他们祭祀的对象不是地狱中的任何一名已知领主,而是……邪神。”

    

    苦修士的眸子有了一些变化,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大神官有些猜疑不定的问道,“那尊邪神……会和我们目前所遇到的麻烦有关系吗?”

    

    苦修士摇了摇头,他的声音极为的沙哑,“我不清楚。”

    

    大神官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末了,他又问道,“那两个猎魔人的谈起了你,你们见过面吗?”

    

    “还是说你们之前就认识?”

    

    实际上他在召见夏尔之前,就听人希莉尔修女谈起了她和夏尔之间简短的对话,并且询问大神官,修道院内是否有苦修士。

    

    所以大神官才有了这样的疑问,也许这位苦修士和夏尔见过面,甚至有可能他们彼此认识。

    

    但是苦修士摇了摇头,“我从不和地狱的代言人交朋友。”

    

    大神官眼神顿时透出了一些危险的光芒,凯利尔修道院里存在苦修士的事情知道的人非常的有限,基本上都是教廷中最重要的人士。

    

    牧首大人特意交代过,不要让人知道事情已经败坏到了如此程度,也不要让人知道凯利尔修道院中存在着苦修士。

    

    他来回走了几步,虽然心中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假装的不舒服,但很显然,他必须履行自己的责任。

    

    “那么我能劳烦您,去击杀了那两名知情者吗?”,似乎是为了让苦修士也下定决心,大神官还补充了一句,“他们可能已经发现了什么。”

    

    苦修士缓缓的站了起来,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他没有奔跑,没有跳跃,没有飞翔,就像普通人行走那样,赤着脚,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外。

    

    但奇怪的是,他每一步落下的同时抬起另外一只脚时,时间和空间仿佛都有微微的扭曲,看上去他明明走的很快,但是眨眼间已经消失在大神官的视线内。

    

    望着中庭通往前庭的大门,大神官叹了一口气,站在神树下久久无语。

    

    另外一边,夏尔和杰克乘坐马车离开了凯利尔修道院外的棚户区。

    

    他们行经通往红叶镇的郊外土路上,夏尔和杰克正在讨论车厢内地上那具有异于普通尸婴的小东西。

    

    猎魔人公会会为此再额外给他们一笔钱,要知道对于猎魔人来说,经过登记的魔物往往都已经不具备危险性。

    

    那些东西的习性之类的都早就成为了教科书上的知识,只要猎魔人能够耐下心来把书都看完,那么猎魔工作就并不会太难。

    

    真正能够提高猎魔工作难度和危险性的,则是一些魔物的亚种群体以及超个体。

    

    所以公会常年回收这些亚种和超个体的尸骸,用于研究以及发布新的资料。

    

    但就在这个时候,摇摇晃晃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