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倒影之门 > 第二十一章 算你狠

第二十一章 算你狠

 热门推荐:
    “我不在这……”

    

    有些刺耳的笑声从筐子里传出,夏尔看了一会,掀开了筐盖。

    

    筐子里装满了鲜血,一个脑袋在水面上起起伏伏,是楼上的童尸之一。

    

    他的肤色白的似乎都快要变得透明,没有眼睛黑乎乎,血淋淋的眼眶里有两点针尖大的光芒,里面穿来着许多的情绪。

    

    有好的,有坏的,有暴躁,也有怯懦的,他张大了嘴巴,牙龈早已腐烂的露出了下面的白骨,森白的牙齿有一些已经脱落,他张大着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夏尔能够感受到他在笑,笑声刺耳,尖锐。

    

    “你找错了,它不在这里……”

    

    脑袋在血水中起起伏伏,但无论他的脑袋怎么翻滚,怎么碰撞,都始终面对着夏尔。

    

    眼底的光点逐渐扩散的情绪中有一些喜悦,似乎他此时非常的开心。

    

    周围的血液似乎受到了他情绪的影响,开始震颤跳动起来。

    

    “它不在这……”

    

    不知道是因为高兴,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他漆黑的眼眶开始向外喷血,一边喷着,脑袋一边旋转。

    

    夏尔耸了耸肩,把盖子重新盖上了,“小心碰到头,打扰了……”

    

    筐子里脑袋的眼眶喷血的动作似乎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停顿,紧接着到处都是尖锐到令人有些抓狂的笑声。

    

    他转身朝着门外走去,鲜血不知不觉间已经铺满了房间里,甚至是走廊的地板,每一脚下去都会有粘稠的感觉,抬脚时也会有一些粘连。

    

    滴答滴答的滴水声从楼下传来,周围的花香味更浓了,他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一眼,这次他不仅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身后窥觑他,甚至感觉到自己背上有东西,压的他感受到了一些重量。

    

    伸手挠了挠身后,什么都没有碰到,他有些奇怪的掏出了怀表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又把怀表揣进了怀里。

    

    第二个房间,是用来放置一些杂物的杂物室,各种有用的没有用的东西都乱七八糟的被放在这里。

    

    他打开灯的一瞬间,光线从灯罩中迸射出来的那一刹那,一双冰冷的手从他的身后,覆盖住了他的眼睛,“你猜猜,我是谁……”

    

    一个空灵剔透的女孩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仿佛在这一刻,夏尔所处的位置并不是在一个房间里,是在一个空旷的剧院里。

    

    他站在舞台上,声音从最远的观众席传来,有些缥缈。

    

    w!

    

    夏尔抓住遮盖住自己眼睛的一只手用力一拽,他本以为身后会有一个小怪物什么的,却有些意外的看着手中紧紧抓着的一条胳膊——还有一条挂在他的脸上,遮住了他的一只眼睛。

    

    手臂看上去像是一个孩子的手臂,皮肤如同牛奶一样白皙,胖嘟嘟的,从接近肩膀处被生生撕扯掉,断裂的肌肉和皮肤还在滴着血,就像是被他用力扯下来的一样。

    

    他回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但另外一只眼睛依旧被那只手覆盖着。

    

    他将两只胳膊都拽了下来,放在一起,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女孩的双臂,如果不是指甲缝隙中有些……快要干涸的血渍,其实还挺好看的。

    

    这间房间里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和白天一样。

    

    这里也有非常浓郁的花香味,他皱了皱眉,在转身的时候,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你……猜……我是谁……”

    

    他低头看去,两条白皙的胳膊就平放在地面上,它们并没有连接任何的东西,就像是从地板上长出来的一样,最上端被鲜血淹没,看不见。

    

    地板上愈发高涨的鲜血快要将它们和夏尔的鞋子淹没,刚才还只能够影响到他的鞋底,此时已经快要淹没他的脚面。

    

    这个时候,夏尔才注意到,地板上原本只有薄薄一层的鲜血,此时已经上涨了许多。

    

    是倒计时吗?

    

    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完成,如果他无法结束这个游戏,那么他肯定会被淹死在不断上升的血水中?

    

    那双双臂虽然没有连接着任何东西,但是它们紧紧抓着夏尔脚踝时的力量,却是实实在在的。

    

    就在这时,又有两只手臂从周围的墙壁中浮现出来,抓住了他的衣服,并把他向房间里撕扯。

    

    也是在这个时候,杂物室土黄色的墙壁上,浮现出了一张张或是痛苦,或是欢笑,或是愤怒……的脸,这些脸的五官看上去都是同一个人,一个女孩。

    

    不断有手臂从墙壁中伸出来,抓向夏尔,把他往杂物室里拖拽,把他向墙壁上拖拽。

    

    “一个人好寂寞啊,我们一起来做玩吧……”

    

    越来越多低沉的私语开始响起,仿佛房间里有许多的人。

    

    这些手臂层层叠叠不断的从墙壁中生长出来,就像是海葵那样,前仆后继的涌向他。

    

    有些麻烦了……

    

    夏尔拔出了腿上的匕首,那些手臂似乎非常害怕这柄匕首,总是离它远远地。

    

    墙壁上神态万千的脸,也逐渐变得统一,即使她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夏尔也能够读懂她脸上的愤怒。

    

    这些巴掌大的小脸在夏尔的注视下互相碰撞,挤压,最终融成了一张足足有整面墙壁大小的脸!

    

    她张大了嘴,无声的咆哮还没有来得及传出,夏尔反握着匕首,把匕首插进了她的眼睛里。

    

    黑色的鲜血嗤的一声从墙壁上的裂缝中喷了出来,淋在了夏尔的胳膊上,耳边刺耳的尖叫声里充满了痛苦的情绪。

    

    尖叫持续大约十多秒,才逐渐的缓和。

    

    墙壁上被夏尔刺破的口子逐渐复原,那张巨大的脸上,有一只眼睛也睁的不是那么大了。

    

    她张大了嘴……,夏尔再次把匕首插进了她的眼睛里,另外一只眼睛了。

    

    鲜血嗤的一声喷涌了出来,刺耳的尖叫声再次响起……

    

    过了片刻,夏尔从房间里走出来,他背上的重量更重了一些,他却似乎没有太在意。

    

    地上的鲜血应该淹没了他的脚踝,看来他要稍稍提速了。

    

    不知道为什么,藏起来的杰德打了一个寒颤,总觉得……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