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次生体 > 第001章 离奇车祸

第001章 离奇车祸

 热门推荐:
    碰撞发生的一瞬间,丁驰本能的踩死了刹车。轮胎瞬间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滑行出去十几米,车速迅速从六十迈降到零。丁驰死死的抓紧方向盘,惯性作用下脑袋差一点撞在方向盘上。他抬起头先是看了一眼如蜘蛛网一般皲裂的风挡,跟着透过风挡看了眼前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影。

    

    缓了几秒,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撞了人。但怎么可能?事发路段两侧的路灯很亮,甚至不需要近光灯补光也能瞧见五十米外是不是有人;事发时丁驰本人既没喝过酒,也不存在走神、视力乃至于各类影响丁驰视觉反应的身体疾病。可奇怪的是,直到撞击发生,丁驰至始至终都没看到有人竟然出现在了眼前。

    

    惊魂未定的丁驰心脏剧烈跳动着,心中一半是懊恼,另一半则是匪夷所思。缓了几秒,心跳开始平复,丁驰终于想起查看伤者的情况了。他哆嗦着熄火、拉手刹开双闪,拉了两三下才将车门打开,迈步就要下车,却又被安全带扯了回去。解开安全带,丁驰慌乱着下车,跑向伤者。

    

    伤者就在前方几米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穿着灰色的大衣,头发半长,盖住了大半侧脸,只能依稀辨认出是个男人,头部下方沁出了一滩血迹。

    

    丁驰在一米外停了下来,他试探着喊了两声“师傅……师傅?能听见我说话吗?”

    

    没反应!丁驰的心跟着往下沉,他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而且还是摊上大事儿了!他没敢动伤者,生怕对伤者造成二次伤害。他站在原地浑身上下摸索了半天,这才想起手机放在了车里,赶忙跑回车里,抄起自己的手机拨打电话。

    

    “喂?120吗?我这儿有伤者急需救护车,联合路高架桥上,临近五四广场……车祸,我撞的……很严重,头部出血,人没有反应……好,请尽快!”

    

    挂断,丁驰又报警,跟着又打给保险公司。三个电话打完,丁驰摸索着从手扣翻找出香烟,叼上一根,愣在那里出神,迟迟没有点上。事情已经发生,不论怎么懊恼,不论多么费解,丁驰都只能等待警方判定最终结果。幸好是在高架桥上,这里禁止行人通行,这样的话起码自己不用坐牢了吧?

    

    缓过神,丁驰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推开车门又下了车。走出去两步丁驰陡然定在那里,匪夷所思的事儿再一次发生了,前方原本伤者趴在那里的地方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丁驰眨眨眼,回头看了一眼,飞度车身的保险杠、机箱盖已经变形,风挡左侧皲裂的一大片;再扭过头看向前方,依旧空空如也!他有些慌了,站在原地转动身体四下找寻,可午夜的街头连个人影都没有,哪里还有伤者的踪迹?

    

    邪门了!

    

    丁驰迟疑着走过去,停在伤者原本所在的位置,蹲下来仔细观察地面很干净,连一丝残留的血迹都没有。他开始觉得头皮发麻,后背泛起一阵阵的凉意!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试图从客观上分析出问题出在了哪里。首先,他撞到了一个完全看不见的人。伤者头部撞击风挡,被撞飞出去二十多米倒地不起,头部沁出大量鲜血,应该是受了极其严重的伤;然后在他报警之后,本应该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伤者却突然消失了!不但是伤者本人,就连地面上的血迹都消失了!碰到这么离奇的事儿,坚信了二十几年唯物主义的丁驰心中难免有些动摇,禁不住去想,自己不会是碰到灵异事件了吧?

    

    烟头烫手,丁驰紧忙甩掉,撑着膝盖站起身,四下看了眼,只觉得路灯照射不到的黑暗里,似乎隐藏着无法名状的恐怖事物,身上哆嗦了下,丁驰紧忙跑回了车里。警笛声划破夜空,给了丁驰些许的安心,他打定主意,警察来之前打死也不下车。

    

    几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了飞度后方,一名警察绕着车检查,另一名警察看了眼皲裂的风挡,随即抬手敲了敲车窗。

    

    丁驰打开车门,执勤的交警就问“是你报的警?”

    

    丁驰点头。

    

    “驾驶证、行驶证我看一下。”

    

    丁驰将驾驶证、行驶证递给交警,交警纪录后看了眼丁驰,又说“你不是说撞了人吗?人呢?”

    

    丁驰木然的摇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交警隔着帽子挠了挠头“你这算什么回答?”

    

    “可我真不知道啊。”丁驰深吸一口气说“我跟您从头到尾说一遍哈。我是十一点零六从公司出来的,哦,我公司在希望大厦。出来后沿着中山路一直开,转到联合路,上了高架一直保持六十迈的车速,眼看着马上就要下高架,咣一下突然就撞了,撞之前我是什么都没看着。”

    

    “我踩了急刹车,停下来就瞧见前面倒着一个人影。我赶忙下去看了看,那人趴在那儿一动不动,脑袋下面涌出来一大滩血迹。然后我赶忙就打120、110、报保险,打完电话转头一瞧,被我撞的那人没了!”

    

    丁驰停了下来,交警等了两秒,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你们就来了啊。”

    

    “那被你撞的那人呢?”

    

    “真不知道啊,一转身就没影了。”

    

    交警看了丁驰片刻,突然掏出个对讲机式样的酒精测试仪“吹一下。”

    

    “呃……我没喝酒。”

    

    “让你吹你就吹,别废话。”

    

    丁驰只好照办。

    

    “吹……吹吹吹……好!”交警看了眼测试仪上的读数,沉默着将酒精测试仪放回腰间。冲着丁驰招招手“你下来,给我指一指伤者原本所在的位置。”

    

    丁驰下车,领着交警走到伤者失踪前的位置,停下来比划着说“就这儿!我记得很清楚,他当时趴在这儿,脑袋在这个位置,地上全是血。”

    

    交警背着手弯腰看了看“血呢?”

    

    “没了,那人一没,连血也跟着没了。”

    

    交警皱着眉头说“人没了,血也没了?不是你说的事儿自己信吗?”

    

    “我也诧异啊,不瞒您说,我刚才都以为遇到灵异事件了,吓得赶紧跑回车里,你们来了我才敢下来。”

    

    这时候,另一名交警走过来,低声跟同伴嘟囔了几句。丁驰面前的交警点点头,随即看着丁驰说“小伙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软件开发。”

    

    “哦,我看你戴着眼镜,度数挺高吧?”

    

    丁驰摘下眼镜递给交警“我这是平镜,防远光炫目的。”

    

    交警瞥了一眼,又递给丁驰,咂咂嘴说“这个时间才下班,平时是不是休息不太好?”

    

    丁驰摇头“还行,忙的时候是真忙,没活儿的时候也能闲下来。”

    

    交警又问“那你本人……或者直系亲属有没有精神病史?”

    

    丁驰终于反应了过来“诶?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紧走两步指着自己的车说“您自己看看,要不是撞了人,我车能变成这样?”

    

    “我没说撞没撞车……我说的是你是不是看错了。”

    

    这时候另一名交警说“你车撞成这样,肯定是撞到东西了,但不一定是人。这儿是高架桥,正常人也不会往上头走,你说不定撞了野狗之类的,然后精神紧张,就把野狗误当成了人。”

    

    “我……等着,我车里有行车记录仪!”丁驰恼火的钻进车里,按下行车记录仪的卡槽。咦?没反应?再按,还是没反应。打开灯一瞧,卡槽里竟然是空的!丁驰懵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取下了卡槽里的sd卡。

    

    俩交警正在车门外歪着头瞅呢,见丁驰停下来,就问“怎么了?”

    

    丁驰茫然的说“sd卡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