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次生体 > 第003章 不可见的客人

第003章 不可见的客人

 热门推荐:
    丁驰不动声色的起身重新回到卫生间的洗手池前,刷牙、洗脸,穿上外套,平静的出了房子,随即迅速合上防盗门,拧动钥匙将房门锁上。

    

    靠在防盗门上,丁驰琢磨了一下。方才检查窗户的时候他已经将老房子检查了一遍,根本就没瞧见人,想来如果那贼真的还在房子里,那一定藏在了床底下或者柜子里。但丁驰也不敢肯定,所以他迟疑了下,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线索才能决定是否报警。

    

    他深吸一口气下到三楼,敲了303的房门。房门里脚步声渐近,一个女人隔着门问“谁啊?”

    

    “张姐,是我,楼上丁驰。”

    

    房门打开,露出一张敷着面膜的圆脸。圆脸的主人姓张,是丁驰家的老街坊,就算丁家搬去了大房子也没断了走动。

    

    “驰子啊,什么事儿啊?”张姐问道。

    

    丁驰说“张姐,我能看下你家监控吗?”

    

    老房子所在的小区根本就没有物业,更没有停车位,车辆被剐蹭时有发生。张姐家的房子面积稍大,南北通透,于是就在北阳台放了个摄像头,那摄像头的位置刚好能照到单元门左近。

    

    “你车又让人给碰了?快进来。你姐夫一早就走了,密码你都知道,自己弄吧。”

    

    丁驰应了一声,换了鞋子,进到房间里在沙发上坐下。掏出手机熟门熟路的连上摄像头,很快从存储卡里调到了自己需要的视频文件。

    

    监控视频中显示凌晨一点十七分,丁驰那辆飞度开到楼下停在了路边。近光灯熄灭,车子熄火,片刻后丁驰打开了车门,与此同时右后方的车门也打开了,从车里走下来一个人!

    

    丁驰瞳孔收缩,只觉得毛骨悚然!视频还在播放,因为光线实在太暗,所以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那个人的轮廓。在丁驰关车门的同时,那人也关上了车门。视频中的丁驰一无所觉,用钥匙锁了车,朝着单元门走去。那个人影也动了,右手捂着左臂绕过车子,跟在了丁驰身后。临近单元门,视频中的人影逐渐清晰起来,因着视频是黑白的,所以只能看出那人穿着一件浅色的大衣,头上是披肩的长发,紧紧的跟在丁驰身后进了单元门!

    

    倒回去反复看了几遍,丁驰是越看越心惊。这个女人是谁?她什么时候坐上自己车的?她为什么一直跟着自己?她……是人是鬼?

    

    张姐做完面膜从卫生间里出来,问道“找到人了吗?”

    

    “还没。”丁驰随口应了一声,快进视频继续往下看。从凌晨一点二十一直到早晨十点,始终没看见那个女人从单元门里出来。

    

    任凭手机中的监控视频继续播放,丁驰思索着,将从昨晚到现在的诡异事件捋了一下昨天夜里他在联合路的高架桥上撞了一个看不见的人,那个看不见的人被撞之后又能被看见了,诡异的是在丁驰报警后那人又消失了,连同血迹一起,就好似不存在一样;紧跟着一个女人趁乱坐上了自己的车,取走了行车记录仪里的存储卡,跟着自己一路进了家门,半夜发出了一些响动,在地板、衣柜上留下了血迹,在洗手池掉落了一些长发。然后至今没出单元门,很可能还在自己的家里!

    

    更让丁驰想不通的是,一个女人跟着自己进了家门,他竟然一无所觉!那个女人要么是鬼,要么就跟之前撞的人一样,同样是不可见的人。

    

    而鬼会流血吗?就算鬼会流血,那鬼会找医疗箱止血吗?

    

    所以,那是个肉眼不可见,却能在监控视频里留下影像的女人。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丁驰想了想,他觉得那个女人应该没有恶意,否则在自己沉睡的八个多小时里,她有足够的时间干掉自己。甚至在刚刚出门前,那个女人依旧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干掉自己,因为她肉眼不可见。然后他觉得报警似乎既没必要,也没什么用。

    

    昨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警察根本就不会相信他的话,就算出了警,那个肉眼不可见的女人也可以在警察来之前溜走。

    

    张姐从北阳台走来,惊讶的说“驰子,你那车可够惨的,是不是让人给砸了?诶你找到人了吗?”

    

    丁驰笑笑,收起手机,起身说“找到了,谢谢你了张姐。”

    

    “嗨,这么点小事儿说什么谢,我们家的摄像头还是你帮忙安的呢。砸你车的是咱们小区的吗?视频你得备份一下,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放心,我现在就找她去。”

    

    从张姐家出来,丁驰三两步上到五楼,掏出钥匙拧动门锁,依旧是两圈半,丁驰心里松了口气,看来那个人还没走。他小心的拉开房门,迅速闪身进去,然后立即关门,将房门反锁。

    

    探头朝着大卧室看了一眼,里面依旧没有人,随意往厨房里一瞥,就瞧见餐桌上的可乐只剩下了半瓶,那份自发热米饭更是被吃了个干净。

    

    既然对方能吃东西,那首先可以确定一点,那个进入房子里的未知存在不是幽灵,而是一个需要进食,有形却肉眼不可见的存在。

    

    一个有形却不可见的家伙就躲在自己的房子里……自己该怎么对付这种诡异的家伙?沉思了一阵,丁驰觉得他应该尝试着沟通一下。

    

    “喂!”他突然出声喊道“宫保鸡丁饭好吃吗?”

    

    回应他的是一片静谧。

    

    “你这样就不对了,跑到我家里,吃我的喝我的,招呼都不打一声也就罢了,问你话都不回答,你觉得合适吗?”

    

    房子里依旧安静,根本就没有回应。

    

    “你是不是觉着不说话我就找不到你?”顿了顿,丁驰继续说“嗯,你就是这么想的。行,我还就不信了,你等着!”

    

    说话间,丁驰退到厨房里,随手抄起扫帚,握在手里胡乱挥舞了下,结果什么都没划到。丁驰精神高度集中,缓慢朝着自己房间移动脚步,手中的扫帚时快时慢,有时还会突然转身胡乱的刺几下。

    

    他一点点退进自己房间,迅速将房门关上、反锁,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冲到阳台。扭开阳台门,丁驰迅速钻进阳台,反手将门关上,这才松了口气。他将扫帚放在一旁,在阳台的柜子里找出工具箱,将升降晾衣杆降下来,找出工具开始拆卸。

    

    这种老式晾衣杆一共有两根长两米的杆,丁驰将杆子卸下来,又把窗帘卸了下来。他将窗帘两端固定在两根杆的前端,窗帘的另外两端系上重物,这样展开来就能形成覆盖整个房间横截面的幕布。对方虽然看不见,但既然有形,那就必然会在幕布扫荡下显露踪迹。

    

    将工具做好,丁驰小心的扭开阳台门,试探着用扫帚划了几下,确认没碰到人后才将做好的幕布拖进来。他双手撑住杆子,将幕布展开,确认幕布可以覆盖房间横截面,随即一点点的缓慢往前走。他将幕布支得远远的,生怕对方狗急跳墙抽冷子阴自己。从阳台走到房门口,丁驰小心翼翼的用了一分多钟,然而幕布顺滑的滑过床、茶几、沙发、电视,却始终没罩住什么有形的诡异东西。丁驰不死心,打开衣柜用扫帚往里胡乱捅刺,同样没遇到阻碍。

    

    他稍稍松了口气,起码现在可以确认对方不在自己的房间里。稍稍休息了一阵,丁驰扭开房门,如法炮制,利用幕布开道,一路横扫下去。卫生间,没有;厨房,也没有。丁驰正要转向小卧室,就在他转身的同时,小卧室的房门缓慢的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