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次生体 > 第011章 废园(中)

第011章 废园(中)

 热门推荐:
    叮!地下一层到了,电梯门打开,丁驰的犹豫让他错失了机会,男人收起手机迈步走出电梯。这时候余瑾突然猛力一拽一推,猝不及防的丁驰跌跌撞撞冲出了电梯,踉跄几步好容易双手扶地稳住身形,侧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丁驰扭头看去,只瞧见步行楼梯的安全门被撞开,一把剔骨刀插在金属制的安全门上震颤不已。放逐者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甩开,依照那家伙的身手,即便是走楼梯也不会比他们坐电梯慢。余瑾知道这一点,所以第一时间将自己推了出去……她是拿自己当吸引火力的靶子?还是想要救自己?

    

    如果是前者,那余瑾为什么不抓紧时间自己跑,反而回过头与放逐者拼命?如果是后者……怎么可能会是后者!丁驰想不通,刚走出电梯的男人同样想不通,明明一个人影都没有,为什么安全门突然被撞开了,为什么门上还多了一把剔骨刀。

    

    哄!安全门猛然关闭,然后一根撬棍突兀顶在了门把手下缘,任凭楼梯间里怎么撞击,那撬棍依旧死死的顶在那里。

    

    男人胡乱的喊叫着,被面前诡异的一幕吓到了,骂着三字经扭头就跑。丁驰站起身刚要掏出手机,一只湿漉漉的手陡然抓住了他。没有言语沟通,余瑾拽着丁驰就往停车场外跑。他们跑出了停车场,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丁驰感觉余瑾似乎真的累了,所以跑起来速度比方才慢了不少。与余瑾握着的左手分外滑腻黏稠,丁驰用右手抹了下摊开在眼前,入目的是嫣红的血迹。余瑾又受伤了?

    

    丁驰再也顾不得其他,扯住余瑾,掏出手机直接给余瑾发视频。视频接通,夜色下的余瑾脸色又苍白了一分。丁驰关切的说“你又受伤了?”他注意到,余瑾的右肩多了一道口子,鲜血正顺着袖子淌落。

    

    余瑾有些虚弱的说“他也中了我一刀。不能停,他很快就会追上来。”

    

    “可是你的伤……”

    

    “死不了!”说完这句,余瑾挂了视频,重新拉住丁驰,朝着南面奔去。

    

    跨过一条背街,前方就是那所废弃的幼儿园。幼儿园的铁门用铁链拴着,两侧的墙垛上写着大大的拆字。这里原本是机床厂幼儿园,后来改成了私立幼儿园,最终在旧城区改造中,逃不过被拆掉的命运。丁驰领先一步,他晃动铁门,两门错开刚好露出容人侧身而过的通道。余瑾先钻了进去,丁驰紧跟其后。

    

    进到园中,看着那破旧的滑梯、转盘,望着不远处漆黑阴森的建筑,丁驰的感觉很不好。他心中生出怯意,想着既然方才暂时摆脱了放逐者,那为什么不先行脱离接触,等到余瑾的伤好了,准备充分了再对付放逐者?甚至现在丁驰都在想着,要不要抛开余瑾自己一个人先逃命。毕竟,他跟余瑾只认识了不到一天,不太熟。

    

    但他没这么做,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离开余瑾,一旦放逐者还活着,那自己肯定逃不过死亡的命运。他不想死,既然不想死那就只能直面恐惧。于是丁驰深吸了口气,跟着雪地上突兀出现的一串脚印,走进了阴森的幼儿园。

    

    嗡嗡……

    

    手机震动了下,丁驰点开,是余瑾发过来的文字信息他只能感应到我们的大概位置。距离远,能感觉到我们所处的方位;距离近,他只能感觉到我们在附近。

    

    紧跟着是第二条文字信息找地方藏起来,扰乱他的感知,我来对付他。

    

    丁驰若有所思,余瑾与放逐者已经不是第一次搏命,所以她一直也在试探着放逐者的能力。加上自己之前的推测,放逐者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感知到被他放逐的对象。而当被放逐者与他距离很近的时候,这种模糊的感知就会失去作用。所以自己这个废柴加上余瑾这个伤号,唯一的机会就是贴近放逐者又不能被其发现,彼此扰乱放逐者的感知,然后趁其不备将其干掉。

    

    丁驰刚要回复,却发现一直连着的热点断了……这说明余瑾已经走远,而旧手机根本就没有手机卡,他现在彻底与余瑾失去了联系。

    

    暗自咒骂一声,丁驰扫了一眼,手机还残余百分之三十一的电量。这让他分外懊悔,刚才在电梯里就该抢走那人的手机。

    

    舍不得用剩下的电量照明,丁驰瞪大双眼努力适应着废弃幼儿园中的黑暗,借着对面街道射过来的光线,一步步朝着漆黑的走廊里摸去。

    

    丁驰走进了一间敞开的教室,里面的小黑白还在,桌椅却大多被转卖,只剩下角落里堆砌的一堆残破桌椅。这里根本没法藏身,于是他走进下一间教室,情况同样如此。但不同的是,他在黑板下方发现了半卷细铁丝,还有几个铁皮罐头盒子。

    

    这家幼儿园已经废弃了两年,资方却因为资金没到位迟迟没有进行拆迁,于是这里住过流浪汉,后来又住过那些喜欢冒险的灵异发烧友,再后来自导自演的灵异主播们也接踵而至,所以这里有着各式各样的生活垃圾。

    

    丁驰捏着细铁丝,看着那些罐头盒子若有所思。他决定做一个陷阱,于是用细铁丝穿过南北两间教室的窗户,铁丝一端栓在窗子上,一端连着缠绕的罐头盒子,他调整了下高度,直到确信这个高度余瑾不会碰到。

    

    余瑾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而放逐者要高一点,大概一米七五左右。铁丝现在这个高度不会对余瑾造成任何影响,但放逐者经过的时候一定会触发机关,让罐头盒子发出声响。

    

    做完了这些,丁驰用胶带将那面牛排煎锅固定在左臂上,用来当做盾牌,右手握住狭长的剔骨刀,静静等着放逐者的到来。

    

    空旷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散乱的响动,也不知是放逐者进来了,还是余瑾与之斗在了一起。丁驰依旧没有动,他从没与人动过手,知道自己这会儿出去只会添乱。与其如此,莫不如等着伏击放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