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次生体 > 第013章 猎物、猎人

第013章 猎物、猎人

 热门推荐:
    咔哒!身后传来一声轻响,杯弓蛇影的丁驰想都不想立刻转身面向发出响动的方向,紧跟着心里一凉,中计了!他不确定那一刀扎在了放逐者身体哪个部位,但肯定不是致命部位,否则也不会被放逐者跑掉。如今情形完全反过来了,敌暗我明,攻守易位!

    

    很明显这是放逐者在声东击西!

    

    想到这儿,丁驰想都不想身体向前扑,与此同时半转身抡起砍刀朝身后劈去。砍刀划破空气,发出刷的一声,却什么都没砍到。丁驰后背着地,还没等他再次挥刀,就感觉一个人压在了自己身上,一只手按住自己持刀的右手。丁驰亡魂大冒,紧忙举起左臂格挡。

    

    当!煎锅上迸发出一团火花,紧跟着丁驰就感觉肋部一凉,有东西刺进了自己的侧腹部。没等到疼痛感传到大脑,丁驰反手抡起就朝上砸去。

    

    哐!煎锅与左拳砸到了什么,很坚硬。丁驰左胳膊肘一撑地,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右侧一掀,可惜的是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放逐者,腹部的疼痛感刚传来,紧跟着左肩又是一凉。如果不是丁驰拧动身体,也许这一刀就会直接插进他的胸膛。

    

    刀入左肩,刚刚挺身的丁驰又躺了下去,疼痛刺激得丁驰肾上腺加速分泌,他依旧保持着理智,这会儿来不及思索会不会就此死掉,他左手一把抓住肩部伤口的上方,恰好抓住了放逐者的手腕,然后用力的拉着,防止刀子从自己的肩部抽出来。

    

    但肩部的伤口严重影响了他的左臂,他的力气也不如放逐者,那把看不见的刀依旧从他的肩膀一点点的抽离着。感受着刀子一点点抽出,温热的血液浸在皮肤上,丁驰发出痛苦的嘶吼。他现在进退两难,一旦刀子彻底抽离,放逐者顺势就会给丁驰填上另一处伤口,有可能是致命伤!

    

    于是在刀子刚刚抽离出他的身体,丁驰左臂猛的往外一带,与此同时身子朝左拧动,他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就感觉压在身上重量陡然一空,放逐者终于被他掀了下去。

    

    他的右手依旧握着砍刀,血性上涌的丁驰没等起身,嘶吼着朝放逐者最有可能出现的位置挥刀砍去。咔的一声响,砍刀砍到了什么,一团长条状黑色物体旋转着掉落在地面。

    

    丁驰正要起身,就感觉侧面带着风声,似乎有东西飞了过来。余光一扫,就瞧见一把椅子旋转着砸了过来。丁驰赶忙一缩脑袋,那把椅子砸中他身侧的空气,于是本来就朽坏的椅子在半空中四分五裂。丁驰诧异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那把椅子是余瑾砸过来的。

    

    一块碎木头不知被谁踢飞,身后的墙壁猛的被撞响,片刻后教室的后门被撞开,然后废弃的幼儿园重归安静。

    

    丁驰痛苦的呻吟着,左手捂着受伤的腹部,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活下来了!刚刚真是差一点就死掉!

    

    剧烈的无氧运动让他浑身肌肉酸疼,甚至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稍稍缓了几秒,恢复了一点力气,丁驰立刻爬了起来。肩部的伤口还好,应该没扎到动脉,流血的速度也不快。真正致命的是腹部的伤口,血流不止,温热的血液顺着指缝滴落在地上,很快形成一小滩血迹。

    

    丁驰希望余瑾能干掉放逐者,但他知道这仅仅是奢望。他亲身面对过放逐者,这才知道那家伙究竟有多可怕。毫无疑问,放逐者已经彻底适应了在这种环境下战斗,而且不论力量、速度还是战斗经验,都远超丁驰,丁驰不认为受了伤的余瑾能轻松的把放逐者干掉。

    

    丁驰知道他现在必须得从这里离开,找个安全的地方进行包扎,他踉跄着朝门口走去,脚下踩到了那个黑色长条状的东西。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光丁驰看了眼,那东西似乎是一种眼镜?他艰难的蹲下来,放下砍刀,捡起那东西仔细看了看。

    

    主体结构看起来就是个眼镜,侧面的眼镜腿彻底断开,也不知是不是刚才被丁驰那一刀砍的。眼镜的右侧探出来一个摄像头,还有个微小的透明薄片横在右侧眼镜片中央。这是……智能眼镜?丁驰有个同事是这类产品的发烧友,午休的时候总会用手机翻阅这类产品的信息,然后还会滔滔不绝的介绍那些产品多么有创意。

    

    所以丁驰知道这类智能眼镜,那透明的薄片类似hd显示屏,可以投射画面……那这东西可不可以一边拍摄一边将画面投射在眼镜上?丁驰觉得很有可能。所以放逐者同样也看不见被放逐的他们,否则干嘛要戴这种智能眼镜?

    

    丁驰拿起眼镜放在眼前,结果眼前什么都没有。这东西似乎已经摔坏了。他丢下眼镜一脚踩烂,用不到也不能留给放逐者。捡起手机揣进兜里,拎着砍刀丁驰离开了教室。

    

    他没走远,径直进了斜对面的游戏间。试着反锁了房门,找了个角落跪了下来。丁驰脱掉大衣,脱掉里面穿着的毛衣,又脱掉了最里面的衬衫。鲜血随着他的活动一点点的涌出,剧烈的疼痛疼得他冷汗直流。他用匕首将衬衫裁出几块布条,小心的裹住腹部与肩部的伤口,然后又将衣服重新穿上。

    

    待在黑暗的角落里,丁驰耳边一片嗡鸣声,眼睛里出现星星点点的金星,身上感觉异常寒冷。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幸好伤口已经止住了流血,否则他一定会因为流血过多而休克。黑暗中寂静无声,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觉得稍稍缓过来一些,掏出手机看了眼。

    

    电量还剩百分之二十,热点处于断连状态。余瑾不在附近,也不知她刚才与放逐者之间的搏杀结果如何。她是不是被放逐者干掉了?悲观的情绪涌上心头,转瞬又被赶出脑海。

    

    余瑾身手不比放逐者差,还有快速愈合的能力,想来就算打不过也能跑得掉。而且放逐者没了智能眼镜,根本没法去追击。

    

    想想似乎情况再一次发生了变化,放逐者没了眼镜,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知大略的位置,而他跟余瑾却可以用手机发现放逐者。也许余瑾会抓住机会将放逐者干掉?

    

    他深吸一口气,觉着漆黑的废弃幼儿园就是一个斗兽场,前一刻你也许还是猎人,下一刻没准就会变成别人的猎物。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走廊里突然传出了一些细碎的响动,跟着他正对着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