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次生体 > 第019章 有门

第019章 有门

 热门推荐:
    几分钟后,蓬头垢面的丁驰已经恢复了冷静,他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手臂发呆。茶几上两个原本装着甜点的塑料袋,一个空空如也,另一个只剩下几块残缺不全的糕点。毫无疑问,那些丝状源自他体内,确切的说是诱变剂诱变后的体内原核生物。

    

    回想起那些丝网,丁驰觉得那些丝网很像是黏菌网络。

    

    昨晚丁驰试着没吃完饭,硬挺着睡了过去,醒来后就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一幕——体内的菌群在他睡着之后竟然自己跑出来觅食了!这还了得?丁驰只觉得头皮发麻,这要是晚上加班饿着了,一不留神把周围同事吃了怎么办?哦,对,菌群只对甜食感兴趣。但就算不吃人,吓唬人也不成啊,丁驰可不想被当成怪物关起来。

    

    手机嗡鸣,丁驰回过神,爬到床上抄起手机,收到的是一条银行短信,入账5354元,是保险公司的赔偿款。手机还没放下,又来了一条微信,4s的售后告诉丁驰,下午就可以去提车了。放下手机,丁驰琢磨了下,觉得没搞清楚身体状况前还是少出去为妙。

    

    不出门只是暂时的,他不可能一辈子宅在家里。但如果要出门,就得首先解决体内菌群没事儿跑出来吓唬人的问题。回想这几天的遭遇,注射诱变剂之后体内菌群一直挺安分的,除了一开始引起体内菌群失调,加之让自己瘦骨嶙峋、饭量堪比大胃王之外,貌似对自己没什么影响。至于刚才那一幕让人惊悚的场景,也是体内的菌群饿急了才跑出来觅食。

    

    所以,如果以后要出门,那就得考虑随身带一些高热量的甜品,比如士力架,再比如带一些糖果。但这不是长久之计,生活中总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意外,想要彻底解决问题,还得想办法把体内的菌群控制住。

    

    问题是怎么控制?体内的菌群好像根本不听自己的话啊。丁驰翻身坐起来,活动了下四肢,面沉似水,凝神屏息,突然高喝一声“出现吧,超能力!”

    

    什么反应都没有。

    

    再来!

    

    “宝贝请现身!”

    

    还是没反应。

    

    “啧,我就不信了!”

    

    丁驰滚下床,从床底下摸索半天找出个哑铃。有段时间丁驰也想练成肌肉男,可惜只坚持了几天就把哑铃丢进了床底。哑铃分量适中,五公斤一只,丁驰抄起来开始举哑铃,十几下过后肌肉酸疼,他又把哑铃丢下了。

    

    啧,力量还那熊样,也没感觉自己哪方面有变化,更没有超能力,自己果然是想多了。莫名的想起消失无踪的余瑾,心说这姐姐坑人不浅,自己都似懂非懂的就敢给自己注射诱变剂。

    

    心中腹诽着,丁驰起身去上厕所。洗手的时候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好像不一样了,他瞧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似乎比昨天稍稍恢复了一些,起码脸上看着有点肉了。咦?难道体内诱变后的鬼东西吃完东西还能反哺给自己?

    

    丁驰觉得有必要对体内的鬼东西做个测试,或许能将体内的鬼东西一举摆脱掉?

    

    已知的所有信息里,体内的菌群会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离开身体,自行觅食,这对于丁驰来说就是个机会。他完全可以重现刚才的诡异场景,只不过这一次他要做好准备。

    

    思索了一阵,丁驰拿定主意,先去洗漱,然后翻箱倒柜的开始找东西。胶带、剪刀、密封条,乱七八糟一堆东西很快就堆满了地面。丁驰先把茶几上残存的几块甜点放到小卧室的窗台上,沿途还撒了些点心碎末,然后用密封条将小卧室的房门粘严实,只余下底部不足一厘米的缝隙。然后他在底部缝隙处做了个小机关,确保在关键时刻可以完成对小卧室的彻底封闭。

    

    这还没完,他如法炮制,又把大卧室的门如此操作一番,接下来就是等待了。为了加速让身体饥饿,丁驰一边儿无聊的刷着手机,一边开始兔子跳;跳累了就举哑铃,胳膊酸了再换成波比跳。如此反复,临近十一点,体力消耗巨大的丁驰停了下来。

    

    他实在没力气运动了,而且他预感到,也许要不了多久饥饿感就会袭来。果然,二十分钟之后肚子先是咕噜咕噜响个不停,没多久就变得饥肠辘辘,再等了一会儿胃部开始一阵阵的痉挛。

    

    丁驰从床上爬起来,揉着胃部蹲在了小卧室的门口。他将左手按在门下缝隙处,嘴里嘟囔着“来吧,甜点就在里面,爬两步就能够到。别等了,饿着多难受?”

    

    嘴里碎碎念着,但他的左手始终没发生变化。丁驰想了想,难道要自己睡过去,无意识的情况下那鬼东西才会出来?不对,丁驰觉得菌群不见得有意识,否则早就鸠占鹊巢,要么控制自己的身体,要么控制自己的大脑。如果是前者,自己就算想对付它,也没法做出危害它的举动;如果是后者,那自己根本就不会生出控制体内菌群的想法。

    

    嗯……也许是饥饿度还不够,一定是这样。丁驰盘腿坐下,左手依旧放在门口,眼睛盯着左手,静静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胃部痉挛,平复,再痉挛,如此反复。就在丁驰胃口疼得眼冒金星,觉得自己可能挺不下去的时候,那鬼东西终于出现了!

    

    左手中指的指尖出先是探出一根丝,落在地上迅速放射出更多的丝,一些朝着厨房方向放射的丝只延伸出去几十厘米,然后迅速收缩回去,跟着更多的丝从指尖放射出来。丁驰盯着眼前诡异的一幕,心跳开始加速,他不敢大口呼吸,生怕发出声响会让那鬼东西警觉。

    

    丁驰伸出右手,慢慢推开房门。就见那些丝不断的落地形成节点,再从节点放射出去,转瞬就布满了半个房间。或许是没找到食物,那些放射到墙壁、棚顶的丝迅速收缩,汇入初始的节点,然后让遇到点心碎末的那几条丝变得更加粗壮。

    

    丁驰很耐心,看着那些放射状的丝循着点心碎末一路延伸过去,攀上窗台,最终将几块点心包裹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的将房门关上,一点点的起身,触动机关,半截瓷砖做成闸门猛的落下,跟着丁驰手起刀落,用剔骨刀切断了指尖的几条黄丝,扭头转身就跑。

    

    他迅速冲进大卧室,反锁房门,将门下的缝隙堵得严严实实。饶是如此,丁驰依旧不放心,他大步流星又跑到了阳台里,反手关门,靠在阳台窗子上脸色凝重,目光透过阳台门上的玻璃看着大卧室里,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这下总行了吧?躲出去这么远,门还堵住了,想来是追不上了吧。”他双手合十,碎碎念着。

    

    过了一会儿,大卧室里依旧没有那鬼东西的痕迹,丁驰刚稍稍松了口气,余光隐约瞥见右侧有东西在移动。他赶忙转头,就见墙壁上先是沁出一块黄斑,跟着黄斑突然放射出大量的黄丝,那些黄丝以无比迅捷的速度一路延伸,在丁驰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凌空触及丁驰的脖子,再然后大股大股的黄丝滚滚而来。

    

    丁驰怒吼着挥舞着剔骨刀胡乱劈砍,但什么用也没有,那些斩断的黄丝会立刻汇入其他丝线,一股脑的钻进了他的体内。

    

    “啊!”丁驰不甘心的怒吼一声,转头就瞧见隔壁阳台上正在晾衣服的老太太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他挠挠鼻子,郁闷的把刀丢在地上,也懒得跟老太太解释,推门就进了卧室。一屁股坐在床上,闷着头不说话。

    

    他现在严重怀疑,就算他躲到天涯海角,那鬼东西也有办法找到他,然后重新钻进他体内。

    

    尝试失败,丁驰愈发感觉饥肠辘辘。这次他不打算继续饿着了,再饿下去搞不好那鬼东西还没怎么样,自己就先饿死了。他抄起手机点了外卖,随手丢开手机,丁驰仰倒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吐槽说“甩也甩不掉,用也用不着,就那么一团丝线,你要是有点韧性也好,好歹能冒充下蜘蛛侠。结果随便一刀就能砍断,话说你也得发挥点作用吧?不图你有多厉害,起码关键时刻出来变个菜刀板砖之类的总行吧?”

    

    胃部又一阵痉挛,丁驰习惯性的用右手去揉,右手刚抬起来就觉得不对。定睛一瞧,就见右手多了一团黄色放射线组成的东西,形似板砖。

    

    “咦?”在丁驰诧异的眼神中,板砖迅速消融,收缩进了手掌之内,再也不见踪迹。丁驰一下子坐了起来,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兴奋的大喊一声“有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