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三章 规则

第三章 规则

 热门推荐:
    “行了。”

    

    说话间,又一人从车厢尽头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精壮的中年男人,他看着段续,说到“加上你们,这列火车现在有二十五人,还有什么问题?”

    

    段续抬头看了中年男人一眼,还没说话,那个胸前挂着相机的年轻人就焦急地开口问到“这到底是哪里?我们能返回现实世界吗?”

    

    时南眉头一动,看向了他“为什么你会觉得,这个世界是虚幻的,之前那个世界才是现实世界?”

    

    挂着相机的年轻人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一时间又找不到理由。

    

    但时南这句话,却让段续心中一动。

    

    “我叫温升,三年前进入了这列火车,至今也没能出去,不过,如果你们想回到自己理解中的那个现实世界,我可以确定,那是可以做到的。”他看了三人一眼,缓缓说道。

    

    王予礼脸色发白地看着温升,他根本无法相信这种痴人说梦的事,但现在的情形是,车窗外的世界的确能够一眼看出来,它不是自己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

    

    温升有没有可能在骗人?

    

    或者说,这件事从头到脚就是一个骗局?

    

    王予礼的目光在段续和另一名女子身上来回,他确认了好几次,都没能发现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人有什么值得欺骗的地方。

    

    如果这是一个骗局,那耗费的成本与获得的收益根本就不匹配。

    

    他也偷偷地尝试过拨打手机报警,可是,这列火车上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信号。

    

    “要怎么做……才能返回现实世界?”

    

    王予礼很难相信,这种毫无逻辑的话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

    

    他现在很惶恐,按理来说,和自己一起上车的这两位乘客,也应该跟他一样,对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充满渴望才对。

    

    但事实是,焦虑的是他,恐惧的是他,迫不及待的是他,坐立难安的也是他。

    

    身边这一男一女,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情。

    

    温升听了王予礼的问题,抬手一指“你们的身上有一张车票,把它拿出来,看背面。”

    

    三人闻言,都依照温升的话去做了。

    

    尽管段续确定自己在上车前已经看过一遍车票了,而且他能肯定,自己的记忆绝对不会出现半点问题,但此时此刻,他相信对方不会无的放矢。

    

    三人先后将车票拿了出来,这一次,车票刚一入手,就令人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心悸与恐慌,就像……列车外陡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视线,在没有死角地观察他们一样。

    

    段续将车票翻了一个面,低头看去。

    

    果然……出现变化了。

    

    在他的名字下方,出现了一个数字。

    

    一个血红色的数字——90。

    

    “90?这是什么意思?我之前看过这张车票,明明没有这个数字?”王予礼握着车票的手微微在颤抖。

    

    不可思议的事就这么在自己身上发生了,这为温升刚才说的那些话,增添了许多可信度。

    

    温升闻言,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张与三人一模一样的黑色车票,并将背面展示给了他们。

    

    他的名字果然是温升,不过……名字下面的数字,却是2586。

    

    “这一串数字,是我们在这个世界的寿命。”

    

    温升缓缓说出的一句话,让三人神经一紧。

    

    “刚上车,每个人都有九十天的寿命,九十天一到,你们就会彻底死去,万劫不复。”

    

    王予礼瞪大了眼睛,他盯着温升的黑色车票,问到“这……这么说,你的寿命是2586天?为什么你的天数为什么会多出这么多?”

    

    温升左手一翻,收起了自己的车票,说到“任务,交易。”

    

    “时南刚才说过,下一站,是他和你们三人到站,共四人执行任务。这个任务,如果你们顺利完成,就会获得三百六十五天的寿命奖励。只要车票上总计获得超过三千天的寿命,就有选择的权力。”

    

    “选择?”

    

    “没错,选择,到时候,你可以选择永久下车,”温升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一些,“新人的第一站任务,一般来说不会太难,更何况,这次有时南在,只要经历一次,你们就明白了。”

    

    “成功……就能增加寿命……回归现实……”王予礼喃喃道。

    

    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便看向温升“那……万一失败了呢?会扣除我们的寿命天数吗?”

    

    温升笑了笑,他直勾勾地盯着王予礼的眼睛,说到“放心,失败不会扣除寿命天数,是直接死。”

    

    王予礼面色霍然变得惨白,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车票半晌不语。

    

    “那这两个数字呢?”

    

    发出声音的,竟然是那个穿着黑色兜帽衫的女人,她仍然在不紧不慢地嚼着口香糖,两根手指捏着车票,若无其事地举了起来。

    

    段续看了她一眼,她车票上的名字是白非玉。

    

    而她所指的,则是她车票右上角的两个小数字48。

    

    “这个问题……我想这位段小哥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温升忽然看向了段续。

    

    段续并没有当众介绍自己的名字,温升显然是在刚才让段续他们拿出车票时,有意看了他的名字。

    

    听温升这样说,段续也没有否认,他说到“我想这不仅是车票,也是钥匙,右上角的数字,就是我们的专属车厢。”

    

    “段小哥说得对,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车厢,没有车票或车厢主人的允许,任何东西都不能侵入到那个空间。”温升说到。

    

    “那……这列火车应该不止二十五个人吧?”白非玉忽然起身,直面温升问到。

    

    她的声音不算大,但在此刻却显得无比扎耳。

    

    时南与温升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片刻后,温升才显然是回避地说“有些事,我们也不了解。”

    

    “行吧……”

    

    白非玉也没有非要问出个答案的态度,她自顾自地走向窗边,似乎已经对其他事不感兴趣了。

    

    段续把玩着手中的车票,温升已经透露了许多信息出来,比如……在这列火车上,获得永久生命的可能。

    

    还有他提到的交易,寿命天数……是可以交易的。

    

    那么……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人用生命去进行交易?

    

    正在这时,车厢陡然一暗!

    

    时南声音一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