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六章 推测

第六章 推测

 热门推荐:
    另一边,王予礼和白非玉倒是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

    

    “白……白小姐,你不害怕吗?”

    

    公寓一楼的大厅里,王予礼疑神疑鬼的看了四周一眼,结结巴巴地问到。

    

    他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和白非玉两人已经在蓝天公寓的门口站着了。

    

    王予礼不是一个内向的人,而白非玉,看上去绝对不是外向的性格。

    

    从上车以后,她就开口说过那么一句话。

    

    总而言之,和白非玉呆在一起,王予礼浑身都不自在,尽管单单从外表上看,白非玉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美少女。

    

    其实,在问出这句话后,王予礼根本就没有期待白非玉会给他一个回答,但没想到的是,白非玉真的开口说话了。

    

    “怕,你没发现我连泡泡糖都吐掉了吗?”

    

    她手中捧着一本从大厅书架上取下来的黑色封面的外国小说,饶有兴致地看着。

    

    王予礼听不出她这句回答里有多少诚意,在他看来,白非玉毫无疑问是一个怪人。

    

    她的言谈举止,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但即便如此,现在能称得上同伴的,也只有这个浑身透露着怪异气息的女人了。

    

    “他们为什么还没来……难道……是我们走错地方了?”

    

    王予礼一直在碎碎念。

    

    “拜托……一定要来啊……温升说,只要攒够三千天,就能永久下车,我们大家通力合作,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一定不会……”

    

    “哦?”

    

    白非玉忽然眉头一动,合上了小说,用它的侧面托住下巴,看着王予礼说“你相信那个谁的话?”

    

    “你……你说的是温升吗?”王予礼一怔,低声道,“为什么不相信他……”

    

    白非玉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说“那我问你,为什么是三百六十五天?”

    

    王予礼愣了好半晌,他没能理解白非玉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大脑灵光一闪,他才想起温升曾说过的话下一站,是他和你们三人到站,共四人执行任务。这个任务,如果你们顺利完成,就会获得三百六十五天的寿命奖励。

    

    “这……难道不是规则吗?”

    

    王予礼摸不着头脑地说。

    

    “也许吧,不过……如果你的车票上也扣掉了九十天,我想这可能就不是巧合。”白非玉精致的脸庞藏在了兜帽之下,若有所指地说。

    

    王予礼闻言,立刻瞪大了眼睛。

    

    他掏出车票,翻转到背面一看,那本该记录着寿命的数字此刻竟然是一个刺眼的——0!

    

    这种时候,哪怕是再蠢的人都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刚好是四个人,每个人扣掉九十天,存活的奖励是三百六十五天……

    

    “难道说……真正的奖励只有五天吗……”

    

    “不,没有存活奖励的天数。”

    

    白非玉还没有回答,一个男人的声音便在大门处响了起来。

    

    王予礼与白非玉扭头一眼,前者顿时惊喜出声“你是……段续?你终于来了。”

    

    段续冲他和白非玉点了点头,朝二人所呆的沙发走了过去。

    

    “时南呢?他还没到?”

    

    王予礼摇了摇头“没有,我和白小姐应该是最先到的,我们醒来就已经站在这栋公寓的门口了。”

    

    “不过……段续,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王予礼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字面意思。”

    

    段续好整以暇地坐在了白非玉旁边,平静地回答到。

    

    他瞟了一眼白非玉手中的外国小说,黑色封面上写着一串暗金色的字母——sol chp。

    

    “你是说,温升在骗我们?!”王予礼的情绪略显激动。

    

    段续微微侧身躲过了他的唾沫星子,说到“也不全是,照我估计,九十天的寿命就像入场的筹码,最后的赢家自然可以带走所有筹码。”

    

    “他那句话不是在对我们说,更像是在对时南说。”

    

    段续这些话说完后,白非玉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了他一眼。

    

    “四个人,每个人九十天的筹码,总数三百六十天,但他说的是三百六十五天,我不认为那个谁会在这种地方说谎。”

    

    白非玉的声音带着些天然的疏离,就像她扣在头上的兜帽一样,将他人的视线与自己隔开。

    

    “所以,那五天,就是多出来的五天。”段续状若无事地打量着整个蓝天公寓一楼大厅的构造,尤其是盯了好几眼天花板。

    

    “时南说过这么一句话,要想逃出生天,一共有两个办法,一是撑到列车的下一次到来,二是……彻底干掉那些东西。”段续终于收回目光,落在了王予礼和白非玉身上,“多出来的五天,也许就是下一次列车到来的时间,换句话说,这是我们呆在这栋蓝天公寓的时限。”

    

    说到这里,段续忽然笑了笑“不过这些都没有证据,全是我自己瞎想的,你们随便听听,不要当真。”

    

    “不对!”王予礼忽然出声。

    

    他起身看着段续,茫然地说到“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岂不是……我们之间不是齐心协力的队友关系,而是勾心斗角的竞争关系?”

    

    “嗯,成语用得不错。”

    

    段续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王予礼一屁股软倒在沙发上,喃喃道。

    

    “没什么不可能,你留意过温升说那四个字时,时南的神情吗?”段续忽然问到。

    

    王予礼迷茫地看着他“哪四个字?”

    

    “任务,交易。”回答段续的,是白非玉。

    

    段续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时南的神情告诉我,温升的话有所隐瞒,这一串代表寿命的数字还有其他的获取方法,比如……掠夺。”

    

    “掠夺?怎么掠夺?”

    

    王予礼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喉咙发干,他自诩比眼前这一男一女大上七八岁,各方面应该都会有些优势,不过目前来看,他错得很离谱。

    

    “那方法就多了,比如这次,在最后的关头,把我们三个全干掉,不就可以独吞三百六十五天了吗?这也是温升暗示时南做的事,你不会没听出来吧?”

    

    段续笑眯眯地看着王予礼。

    

    “咳……当然……当然听出来了。”

    

    “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白非玉忽然盯上了段续。

    

    段续则毫不示弱地也直视着她,说到“那你呢?”

    

    “很好,你们都到了。”

    

    正在这时,时南的声音出现在了大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