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七章 结

第七章 结

 热门推荐:
    三人循声看去,来人确实是时南,只是他的脸色异常苍白。

    

    时南似乎被吓得不清,他咽了下口水,说道“就在刚才,我看到五楼的阳台上出现了一只厉鬼,你们先做好心理准备吧,这五天绝对不会好过。”

    

    果然是五天……

    

    白非玉和王予礼看了段续一眼。

    

    在这之后,王予礼才反应过来时南刚才说了什么。

    

    “厉……厉鬼?”

    

    时南没有回答王予礼,他看了三人一眼,说到“除了在这里呆满五天之外,还有一种办法可以逃生,就是彻底消灭它。”

    

    段续忽然插嘴道“你的玩偶为什么少了一颗眼睛?”

    

    时南神情一滞,他略显诧异地看向段续,却没有多做解释“可能是意外碰掉了。”

    

    闻言,段续点了点头,没有追问。

    

    时南继续说道“厉鬼的存在是唯心的,不可揣度的,物理方式无法对它造成伤害,而且,随着列车到来的时间越来越近,它对我们的猎杀也会越来越强,能力也会越来越恐怖,所以,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不建议采取藏满时限的方式。在列车上,已经发生过很多次靠着躲藏,拖延,勉强存活下来的例子,但到最后,一般都只能活下来一到两人。”

    

    时南说得很诚恳,如果在刚上车时,他没有摆什么老人的派头,给三人一个下马威,他此刻的言论一定会更加容易取信于人。

    

    “可是……你说过,物理方式无法对它造成伤害,那我们要怎么消灭它?”王予礼的疑问没有超出段续三人的预料,“而……而且,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和它无冤无仇,它为什么要害我们……”

    

    王予礼的想法很天真,不过这一次,时南却解释了一下。

    

    “列车将我们带到的地方,一定有诡异怪诞之处,而这些地方存在的东西,也不是你理解中的鬼,这些东西没有逻辑,不讲因果,它们是最纯粹的恶意集合体,它们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把我们永远留在这一站。”

    

    时南的话似乎让周遭的空气下降了几度,段续也隐隐感觉到了一股极度阴寒的气息。

    

    “我们是人,活着的人,我们无法理解鬼的思维,又或者,它根本就不存在思维这种东西,但是……它们有一套自己的行为模式,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死了,那他一定是触发了什么,明白吗?”

    

    他轻描淡写地谈到了死,而且是被鬼杀死,这让三人有了些切实的残酷体会。

    

    “而我刚才说到的,彻底除掉它的办法,也就藏在这里。”时南的目光一一扫过三人。

    

    “我们要找到,它的——结。”

    

    结?

    

    段续第一次听到这个概念,他盯着时南,等待对方的解释。

    

    时南见三人神色各异,知道他们上了心,便说到“目前我们遇到的厉鬼,都是有来历,有因果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了解它生前的因果,找到它最在意的东西,那个东西,就是结。找到结后,将你的血滴在上面,就能彻底地封印它。”

    

    最在意的东西?

    

    这个说法非常暧昧,最喜欢的,最厌恶的,最恐惧的,最愤怒的……这些都能成为一个人在意的东西。

    

    而且,时南刚才的说法也很奇怪。

    

    目前遇到的厉鬼……

    

    段续相信,白非玉也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也就是说,以后很可能会出现没有来历,没有缘由,也就是没有因果的鬼?

    

    如果遇到那种鬼,又该如何面对?

    

    “如果错了呢?”段续问到。

    

    时南沉默片刻,说到“如果你的鲜血,滴在了错误的结上,它会立刻出现在你身边。”

    

    立刻……

    

    厉鬼到身边会做什么,不言而喻。

    

    所谓的找到结,完全封印厉鬼的做法,听起来也充满了凶险,根本就没有给人试错的机会。

    

    “除了它生前最在意的,还有一样东西容易成为厉鬼的结。”时南继续说道。

    

    “最后杀掉它的凶器。”白非玉微冷的声音接在了他的话语后。

    

    时南神情微变,扭头看向了她。

    

    白非玉静静地看着他,目光毫不躲闪“如果要合作,至少要向我们交待你的底牌。比如,你左手一直抱着的这个玩偶,它也是一只厉鬼的结吧?你曾经在某一站获得的?”

    

    此言一出,时南终于完全变了脸色。

    

    段续和王予礼静静地站在了白非玉身边,没有人是傻子,尽管段续有些不爽强行被白非玉绑架到同一个立场,但她说得没错。

    

    她的疑问,也正是段续的疑问。

    

    “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们也不强求,你该说的都说了,我们会尽力去寻找结。不过,为了防止被你从背后下手,我们就不和你一起行动了。”白非玉很干脆地说。

    

    在她说出这句话,时南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至少,它能帮你短暂地抵挡厉鬼袭击,对吧?”段续看向了时南左手的玩偶。

    

    时南冷冷地看着白非玉和段续,忽然说到“你们两个,总有一天会自相残杀。”

    

    “借你吉言。”

    

    白非玉的态度让时南不爽,不过,段续才是更令他头疼的那一个。

    

    这个女人虽然话不多,但强势,咄咄逼人。

    

    而段续,看起来很好相处,但却一直处在冷眼旁观的位置,而且……时南很讨厌他的眼睛,这个男人似乎能注意到自己小心藏匿着的一切细节。

    

    “呼……”时南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们,但现在不是时机,天已经快黑了。”

    

    这句话说完后,大家才发现,不知何时,窗外的天空已经完全暗淡下来,四周更是早已静谧得没有半点声音。

    

    在这个瞬间,段续忽然呼吸一滞,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谁?”

    

    他猛然回头,看向了楼梯处。

    

    这种异常的举动让时南,白非玉,王予礼三人心中一紧,齐刷刷地看向了楼梯口。

    

    这时,一个削瘦的黑影自楼梯处缓缓走出。

    

    当她暴露在大厅的灯光下时,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看起来疲惫不堪,摇摇欲坠的女人。

    

    “你们……要住下吗?”

    

    女人抬起头,一对布满血丝的眼睛无力地盯着四人,沙哑地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