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八章 入住

第八章 入住

 热门推荐:
    “我是蓝天公寓的楼长,我姓谭。外来人员要登记入住的话,必须通过我。”

    

    谭姓女子的目光落在四人身上,她的声音虽然听起来疲惫不堪,但逻辑并不混乱。

    

    “谭小姐。”

    

    时南提出了疑问“这段时间,有很多人外来人员住进公寓吗?”

    

    谭楼长疲倦地看了他一眼,说到“你们不也是因此而来吗?”

    

    “我想……谭小姐可能误会了,我们只是普通的旅客。”

    

    时南打了个哈哈,谭楼长却忽然诡异地一笑“没有区别,你们……要住进来吗?”

    

    “等等!”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公寓的门口处出现“姓谭的,你够了!为了钱,你真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借着苏婉瑜死了的噱头,骗好奇的人来住公寓,你就不怕她晚上来找你?”

    

    苏婉瑜?

    

    死?

    

    这几个字眼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是她吗?

    

    徘徊在这栋公寓里的厉鬼……

    

    应该不会是巧合。

    

    “周明成,如果你不想住下去,可以立刻拎着东西滚出去。”

    

    谭楼长的声音虽然要比这名叫周明成的男人低得多,但言辞之中的气势,却要远胜过他。

    

    “你们四个,到底住不住?不住也请离开。”她顶着两个黑眼圈,冷冷地盯着四人。

    

    “住,当然住!”时南应道。

    

    “最少住一个月,押金先付两个月。”谭楼长闻言,收回了冰冷的目光,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带路前行。

    

    不知何时,她摸出了一份纸笔,扭身问道“身份证,给我,登记。”

    

    闻言,四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时南上前说到“没带,只登记个名字可以吗?”

    

    谭楼长手上的动作一停,扭头再次看了四人一眼“每人住宿费多收五百。”

    

    “没问题。”

    

    听到时南的回答后,谭楼长收起了纸笔,带路上了楼梯。

    

    直到她的身影快在楼梯尽头消失,那个名为周明成的男人才走过来,冷冷地扫视了段续四人一眼,低声说到“你们……如果不想死,就尽快离开这栋公寓。”

    

    “周明成?”时南看着他,低声问道“你知道些什么吗?那个自杀的苏婉瑜和你是什么关系?”

    

    周明成脸色一黯,说“她是我女朋友,我不知道你们是记者还是来凑热闹的网红,我告诉你们,婉瑜绝不可能是自杀的!我一定会找出凶手,给她讨回一个公道。”

    

    “哟,周明成,又在宣扬你的谋杀论?”

    

    就在周明成话音刚落之际,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踩着拖鞋,满头黄发的年轻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被这人阴阳怪气的嘲讽,周明成毫不相让,他说到“易浩,你别得意,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把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骚扰过婉瑜很多次了,这次婉瑜的死,很可能就是因为你多次被拒绝,所以怀恨在心,才杀了她泄愤!”

    

    “切,疯子。”易浩慢悠悠地从楼梯上下来,越过了段续四人,伸出食指戳在周明成的胸膛“让开,别挡老子的路。”

    

    本就怒火中烧的周明成哪里还忍得住,当即就要动手,却听楼梯尽头谭楼长阴冷的声音响起“敢在公寓里打架,就都给我滚。”

    

    剑拔弩张的二人悻悻松开手,易浩一泡口水吐在周明成脚边,低声道“我知道这一个月来,一直是你在装神弄鬼,你吓得住他们,吓不住老子,杂碎……”

    

    易浩大摇大摆地从周明成身边路过。

    

    周明成脸色一僵,吼道“站住!你究竟想干什么?”

    

    易浩头也不回“老子要撒尿,怎么,想让老子给你打包一份带回来尝尝?”

    

    周明成气得目眦欲裂,浑身发抖,却也只能看着易浩朝一楼的厕所方向走去。

    

    “你们四个,别站着,跟上。”

    

    谭楼长的声音再次响起。

    

    段续四人闻言,也不好再找其他借口,便跟了上去。

    

    刚才在易浩和周明成二人的争吵之中,众人对事情的大概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名叫苏婉瑜的女人死了,她男朋友不相信她是自杀的,正在公寓里偷摸调查,并想方设法制造舆论。

    

    看来,时南在公寓外看到的,五楼阳台上的那个可怕身影,就是苏婉瑜了。

    

    在谭楼长的带领下,四人前往了四楼,并在四楼尽头处,一人分得了一间屋子。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段续打量着屋子的构造,开始回忆今天看到的一切。

    

    ……

    

    一楼。

    

    气了一顿周明成的易浩,只觉得浑身舒坦。

    

    他踱着步子慢悠悠地走向了一楼过道尽头的厕所。

    

    来到过道口,眼前一片昏暗。

    

    “嘶——”

    

    心情不错的易浩忽然发觉,自己的胳膊有些冷。

    

    这可是夏天,穿着背心都嫌热的天气,怎么会这样?

    

    纳闷的易浩搓了搓自己的膀子,又大声地咳嗽了两声。

    

    “咳咳!”

    

    过道仍旧一片漆黑,声控灯并没有应声而亮。

    

    坏了吗?

    

    一定是那贪财的谭婆娘省钱不愿意换灯。

    

    易浩没有太在意,他已经快憋不住了,这个厕所他已经来了很多次,就算过道没灯,他也能摸索着前进。

    

    他试探着向前迈了一步。

    

    “咦?”

    

    脚下踩上去,怎么是黏糊糊的感觉?

    

    易浩有些惊疑不定。

    

    谁洒了汤料在地上?

    

    虽然心中有疑惑,但因为没有带手机在身上,所以易浩也无法确认脚下到底是什么。

    

    他扶着过道的墙壁,一点点往前挪步。

    

    走着走着,他感觉这墙上,好像也变得黏黏糊糊起来。

    

    易浩将手从墙上拿了回来,伸到鼻孔下嗅了嗅。

    

    这是……什么味道?

    

    好大的腥臭味……

    

    易浩心中咯噔一下,一股不安的情绪隐隐出现。

    

    难道又是周明成在装神弄鬼?

    

    就在这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时,突然!

    

    过道尽头的厕所里,传出了稀里哗啦的冲水声。

    

    接着,便是“吱呀——”一声,有人出来了。

    

    厕所里有人,这让易浩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他也没工夫胡思乱想了,尿意越来越强烈,易浩赶紧加快步伐,在昏暗中继续摸索前进。

    

    忽然!

    

    在过道中摸索的易浩撞上了一个东西。

    

    碰上去冰冰凉凉,有些弹性。

    

    “哟,不好意思,我这急着撒尿。”

    

    嘿,还是个女人……

    

    易浩心中暗爽,昏暗的过道中,他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人形轮廓。

    

    但还没等他细想,一滴水便从天花板上滴落下来。

    

    水滴钻进了他的脖子里,让他打了个寒颤。

    

    易浩仰起头,嘀咕道“妈的,这破公寓连天花板都开始漏水了……”

    

    话音一落,过道的灯“噌——”地一声,忽然亮了起来。

    

    易浩心中一喜,然而,下一刻,他的瞳孔迅速缩小,惊骇之情瞬间占满了他的心脏。

    

    天花板上,四面墙壁上,竟然都是……血!

    

    意识到什么的易浩浑身巨颤地低回头,他眼角的余光,已经隐隐看到了自己身前的东西。

    

    但就是这么模糊的一眼,已经吓得易浩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