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凋零夜话 > 第十二章 冲突

第十二章 冲突

 热门推荐:
    “还有什么好说的!这是苏婉瑜!苏婉瑜在复仇!”

    

    段续话音刚落,六人中的另一个身材比较矮胖的女性叫出了声。

    

    毫无疑问,苏婉瑜是当下的关键问题,不过,这些异状到底是不是已经死亡的她干的,段续并没有草率地做出决定。

    

    “胡小芸!”女人的身后,一个身材强壮的男人一声厉喝“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苏婉瑜是自杀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自杀?”

    

    周明成发出一声冷笑“如果你问心无愧,你敢不敢现在去厕所里把易浩找到?”

    

    强壮男人脸色一变,支吾着没有出声。

    

    “说啊!徐有志!”周明成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他环顾四周,吼道“还有你们!如果都觉得婉瑜的死和你们无关,现在就去厕所把易浩找出来!你们敢吗?回答我!”

    

    “那你呢?你敢吗?”

    

    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周明成立即循声看去,说话的是六人中长相最俊秀的男人。

    

    “我不敢?罗峰,你给我看着!”

    

    见到说话的人是罗峰后,周明成的情绪越发激烈,他眼睛瞪得很大,神经质般地朝厕所处走去。

    

    路过段续时,他的嘴里还念念有词。

    

    段续听了听,他念着的是“我怎么不敢,我为什么不敢,婉瑜不会害我之类的话”。

    

    时南给了段续一个眼神,示意他拦住周明成,段续却不为所动。

    

    眼看着周明成就要走进那条通往厕所的黝黑过道中了,这时,王予礼拦住了他。

    

    “大家……大家都冷静一下吧,现在谁都出不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没有必要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周明成低头看着他,没有说话,片刻后,他回过头,看向谭楼长在内的其他几名住户,说“谭梅凤,罗峰,胡小芸,徐有志,何欢,赵宇,你们到底是不是做贼心虚,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你们一直以为这一个月来的怪事,都是我干的,对吧?”

    

    周明成突然一笑。

    

    “我告诉你们,我什么都没做!是婉瑜,婉瑜回来了!你们等着吧……易浩只是个开始,所有对不起她的人,都会受到她的惩罚!”

    

    周明成的情绪很诡异,他怪笑着撞开了王予礼,步履紊乱地走进了通往厕所的漆黑过道中。

    

    “喂!周明成……”身材强壮的徐有志忙叫住他“你什么意思?我屋里滴的血不是你干的?”

    

    徐有志这么一喊,其他几人的面色突然都变得惊恐起来。

    

    难道……真的是苏婉瑜回来了?

    

    “有志,别理他,你还没看出来吗?周明成已经疯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苏婉瑜的男友,但苏婉瑜从来就没有承认过,而且,苏婉瑜死前还在追求罗峰,那周明成,根本就是个陷入了幻想里的疯子!”

    

    矮胖的胡小芸恶狠狠地盯着周明成的背影,说“一个疯子的话,我们不能去信。”

    

    她这么一说后,徐有志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但脸上的惊疑却没有减退“那……我房间里一到半夜,天花板就滴血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那个疯子干的呗!除了他还能有谁?”

    

    胡小芸说到。

    

    段续冷眼看着这几人,他使了个眼色,将时南三人叫到了另一边。

    

    “你发现什么了吗?”

    

    也许是因为段续的观察力和记忆力过于出众,三人在短时间内下意识地形成了以他的观察为主的观念。

    

    “这几个人还藏着事,他们每个人的目光都在闪烁。这栋公寓出事之前,几乎住满了人,出事之后,走得只剩下七个住户,这七个人,就是除去谭楼长外,在场的所有人以及昨夜失踪的易浩。你们觉得,是什么东西让他们宁愿在这种地方继续住下去?刚才徐有志说,他的房间一到半夜天花板就开始滴血,其他人估计也有类似的恐怖现象,但他们都忍住了,并且继续在这里居住,为什么?”

    

    段续看着三人,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栋公寓里存在着什么东西,它的诱惑大过了恐怖现象造成的惊吓!”王予礼立刻反应过来。

    

    “还有一种可能。”时南微微扭头,看向那几个各怀鬼胎的人“公寓里存在某种超凡脱俗的力量,这股力量限制了他们,让他们根本不敢离开。”

    

    “比如……诅咒。”

    

    “我有一个问题。”白非玉少见地说话了。

    

    三人看向她,她却看向了时南,问到“你在进入公寓前看到的那只厉鬼,是男是女?”

    

    时南脸色一白,不过他虽然不愿意去回想那只鬼的样貌,但白非玉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这是对当前情况有推进作用的提问,所以,他还是认真地去回想了。

    

    那只鬼的形象……渐渐出现在脑海中。

    

    时南肯定地说“很奇怪,它的脸很苍白,但看起来很中性,分不出男女。”

    

    白非玉点点头,说到“你看到的鬼不是苏婉瑜。”

    

    “什么?!”王予礼浑身一颤,哆嗦道“你的意思是,这栋公寓里还有其他鬼?那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去找到那只鬼的结?”

    

    时南眉头微皱,看向白非玉问“你怎么确定那不是苏婉瑜?”

    

    “报纸上有她的照片,虽然模糊掉了眼睛,但能看出她很漂亮,长相温婉小巧,就算死后化成厉鬼,也不会变成另一幅样子。鬼只有在靠近生人,准备动手的时刻,才会变成其他形象,除此之外,厉鬼都保持着自己生前的大概相貌。”

    

    白非玉解释道。

    

    但她刚说完,就发现三个男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白小姐,你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时南若有所思地问。

    

    白非玉心中一乱,她过于沉浸当下的状况,显然忽略了其他事。

    

    但这时,一个出乎她意料的人开口了。

    

    “是昨晚我告诉她的。”

    

    “你?”

    

    时南疑惑地看着段续,显然不管知道这些信息的是谁,他都要追问一个答案。

    

    “没错,我,不过,我没有解释给你听的义务,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确认为什么这栋公寓会出现另一只鬼,对吧?”

    

    段续强硬的态度让时南眉头一挑,但他说得也算在理,不过……此刻的疑惑却埋在了他的心中,并没有被糊弄过去。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过道中响起!

    

    “婉瑜?!是你吗?为什么……啊!!!”

    

    众人面色猛变,是周明成的声音!

    

    他的惨叫让人心底发毛,但毕竟现在人多,而且天色将白,一堆人忍着恐惧往过道口靠近。

    

    白非玉心中松了一口气,耳边却响起了段续细微的声音

    

    “你可以把黑锅往我身上扔,我有办法应对,但……作为回报,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我昨晚说过的合作,我只想下车。如果……你还是无动于衷,我也不介意把你的故事做制成海报,贴满整个车厢,毕竟你我非亲非故,我没理由帮你背锅,对吧?白小姐……”

    

    段续云淡风轻的从她身边路过,朝发出惨叫的过道口走去。

    

    看着他背影的白非玉,却已经捏白了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