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NPC到超人 > 第二章 套娃一样的梦?

第二章 套娃一样的梦?

 热门推荐:
    发现自己还是在公交车上,彭克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的眼前一黑加视野旋转,他还真以为自己穿越进了“老滚5”里边,那地方他可不想去,吃只鸡都要被围殴。

    

    就是车窗的阳光格外刺眼,他下意识用手遮挡。

    

    只是举手挡住了阳光,他却发现了不对劲。

    

    他记得自己坐的车是朝西开的,又是早晨上班,哪来的刺眼阳光?

    

    看外边的大太阳地儿,至少中午了吧?

    

    而且他还发现自己没有穿羽绒服,而是穿着夏天的短袖。

    

    这种发现让他的大脑里充满了疑惑。

    

    「怎么回事,我不是出车祸了吗?难道是……我在车上睡着了,刚才的都是梦?」

    

    刚醒过来,他还有些迷糊,他发现自己不是像“梦里”那样站着,而是坐在最后一排。

    

    左右看了看,他发现车厢内的乘客都坐的整整齐齐,短袖衬衫,挺直腰杆,双手放在大腿上,正视前方,像纪律严明的军人一样。

    

    车厢内非常寂静,没有人聊天,也没有一个人玩手机。

    

    没人聊天可以理解,毕竟都不认识,但是没人玩手机就太奇怪了吧?

    

    绝对反常!

    

    这种异样的气氛让刚醒来还有些懵逼的彭克精神一震,不过他没有贸然出声,没有询问旁边的人“今天几几年”、“大家怎么了”、“这是哪”之类的问题,而是小心翼翼的观察起来。

    

    丰富的网络小说阅读经验立马展现了效果。

    

    说直白点就是沙雕小说写什么的都有,那么多脑洞看下来,让他遇到任何事都能快速接受一二,不至于因为接触的事物太过怪异而一惊一乍的。

    

    闹笑话倒是小事,关键有时候还会丢了自己的小命。

    

    具体参见惊悚电影里一惊一乍的配角们。

    

    车厢内得不到什么有用信息,他就偷偷把视线投向了窗外。

    

    车窗外阳光正好,街道旁小楼林立,能看见各种店铺的招牌,远处更是有高楼大厦。

    

    看起来和他“梦里”的那座城市大同小异,但还是有很大不用的。

    

    主要是他现在搞不清哪边是梦,刚才出车祸死了的事可能是梦,现在也可能是梦。

    

    再偷偷瞄了一眼另一边的窗外,洁白的沙滩,蔚蓝的天……不,跟沙滩接触了,是辽阔的大海……

    

    大海……

    

    大海???

    

    好吧,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之前那个地方可是北方内陆。

    

    彭克感觉自己不能乱,要淡定,自己可是看过无数网络小说的人!

    

    必须冷静分析。

    

    暂时先把出车祸那个世界定义为“梦境”,有海的这边暂时定义为“现实”,毕竟他现在的主观意识在这边。

    

    只不过正要分析,摇晃的公交车突然停了,停在一个站牌旁边,让他的思绪也停了一下。

    

    车厢里有人站起来下车,又有人上车,一下子就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

    

    因为上来的四名新乘客很奇怪。

    

    这四个人穿着很厚的玩偶服装,分别是兔子、狗、猫和鸭子,就跟四个巨大的毛绒玩具走了上了。

    

    并且他们上车之后也不找位置坐好,而是像多动症一样在车厢内来回跑跳扭动,不断做蹲起,甚至有的还蹲到了座椅靠背上。

    

    他感觉这种行为艺术……

    

    哦,不,应该是人类迷惑行为,他貌似在哪见过。

    

    只是脑子有些晕,想不起来了。

    

    紧接着,外边突然响起的警铃声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向外看去,发现四个带着诡异笑脸面具,穿着西装,拿着五颜六色的步枪,还扛着大包的人从一间珠宝店里跑出来。

    

    然后上了一辆骚绿色的sv,一溜烟的跑了。

    

    这还没完,骚绿色的sv车刚走,又一辆极其亮眼的橘红色跑车从一条路上拐过来,然后从公交车旁边飞速开过。

    

    后边还跟着好几辆警车,闪着警灯追了过去。

    

    彭克彻底蒙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且这两个景象也很熟悉,貌似也见过。

    

    就在这时,他又发现一个冒着火光,拖着长长白烟的的东西朝公交车飞了过来。

    

    同时那四个玩“行为艺术”的货开始在车门旁边胡乱蹦跶,貌似有要下车的意思。

    

    只是他们为什么不喊司机?

    

    就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那个冒火的东西飞近了,他突然意识到那是什么了。

    

    “淦,是rp!!!”

    

    “轰隆——”

    

    说什么也晚了,他听到一声巨响,眼前火光一闪又一黑,又什么也不知道了。

    

    只有浓浓的疑惑在他脑海里萦绕。

    

    「我又死了?」

    

    「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彭克飘在仿若宇宙的黑暗空间中,一脸懵逼。

    

    他感觉现在的情况就跟做梦一样,倒是没怎么惊讶。

    

    他做过很多奇奇怪怪的梦,有剧情的和没剧情的、纯黑空间的和纯白空间的、有规律的和杂乱无章的等等,都见识过。

    

    或许上一刻还在半截努力爬墙,下一刻就戴上兜帽从楼顶信仰之跃了。

    

    这种在黑暗空间里飘着的事,都是小事。

    

    他在思考之前的事。

    

    之前的事很奇怪。

    

    如果他现在还在梦里,那之前的两件事算什么?

    

    梦中梦中梦?

    

    套娃梦?

    

    这让他想到了《盗梦空间》里的多重梦境。

    

    他清晰的记得,他死过两次了。

    

    一次车祸死亡,一次被火箭弹炸死。

    

    显然,人是不可能死两次的,所以用做梦来解释最合理,也……最省事。

    

    随着人类大脑需要处理的信息越来越多,它很快就学会了偷懒。

    

    “惯性思维”就是一种偷懒方法,只不过这种方法有好有坏。

    

    彭克自然也知道,所以他还在思考,而两次“死亡梦境”也确实有点奇怪。

    

    第一个“梦”,也就是早起上班坐公交车的感觉太真实了。

    

    他不仅能记起“上班梦”当天的事,他还能想起之前上班的事,以及更之前上大学的事、更更之前上高中、初中、小学的事,甚至幼儿园的事都能记着不少。

    

    那简直就是一个年轻人的所有记忆。

    

    一个梦能包含这么大的信息量?

    

    还能处处严谨,没有丝毫冲突?

    

    他很怀疑。

    

    众所周知,梦是最不讲道理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拼在一起才是最常见的。

    

    相比起来,第二个“梦”才像是真的梦境。

    

    没有前因,没有后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坐上公交车了,并且车上的情况还那么诡异。

    

    有人在公交车上玩“多动症行为艺术”,事不关己还好说,顶多感觉对方有病,但是直接蹲到窄小的座椅靠背上,在乘客头顶扭屁股,那就不是一般人能接受得了。

    

    公交车可还开着呢。

    

    不仅那人危险,容易磕着碰着,屁股下边的乘客不打人都不能说是好脾气了,而是软弱。

    

    偏偏屁股下边的乘客丝毫不生气,甚至可以说视而不见。

    

    还有那些抢珠宝店的人,也不对劲。

    

    有人对珠宝店动歪心思,很正常,甚至持枪抢劫也不是不能想象。

    

    可是带着诡异的笑脸面具,穿着西装,拿着花里花哨的步枪去抢珠宝店的人,怎么想怎么违和。

    

    还有他们逃跑的车,骚绿骚绿的,在街上的回头率绝逼超过1000。

    

    谁去抢劫开这样的骚车??

    

    除非有病。

    

    还有那颗把他炸死的火箭弹。

    

    除了在战场上,谁会当街发射火箭弹,还是在这么繁华的街道上。

    

    这种疯狂的事才像做梦。

    

    而且他也想起第二个“梦”的场景在哪见过了。

    

    游戏!

    

    玩游戏的时候,尤其多人游戏准备或载入的时候,绝对是玩家迷惑行为大赏,“多动症”只是最初级的。

    

    穿着西装持枪去抢劫珠宝店,在繁华街道上射火箭筒,游戏里也有。

    

    「难道是我白天玩了‘给他爱5’,所以才会做第二个梦?典型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就没毛病了,只不过第一个梦是怎么回事?」

    

    彭克摸着下巴想到。

    

    穿越的事他也想过,只不过还是那句话,他死了两次,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也不可能死两次吧?

    

    主要是,穿越小说确实有很多,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小说。

    

    就图一乐。

    

    所以用“做梦”来暂做解释还是比较好的。

    

    「其实第一个‘梦’也不是不能解释,那么严谨的‘设定’或许就是我自己的现实记忆,之所以在梦里又梦一遍,难道是某种预兆?」

    

    「对,最后自己不是因为车祸死了吗,难道是预示自己最近要出事?」

    

    「嗯,等醒了就去查查周公解梦,看看梦见被车撞是好是坏,该不该去买一注彩票。」

    

    想到这个,彭克突然楞了一下,不是他知道怎么解那个梦,而是他意识到一个问题。

    

    「等等,我现在就很清醒,为什么还不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