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NPC到超人 > 第三章 嘿,真是美好的一天!

第三章 嘿,真是美好的一天!

 热门推荐:
    意识到不对劲的情况,彭克开始想办法让自己醒过来。

    

    「我要醒!」

    

    「我要起床!」

    

    「醒醒,工头让你搬砖了,每块加一毛!」

    

    「看,美女!」

    

    「淦,别吓我,我慌了……」

    

    彭克现在有点慌,之前的冷静分析也不确定了。

    

    有这么清晰的意识,如果不能醒过来,他自己能想到的只有两种情况。

    

    一是睡眠瘫痪症,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也就是俗称的“鬼压床”。

    

    这种症状与生活压力有关,多发于青少年以及年轻人。

    

    通常是因为生活压力过大,作息时间不规律,跟熬夜、失眠以及焦虑等症状有关。

    

    而他几乎符合这些情况,他就是年轻人,有压力,也熬夜。

    

    虽然他压力不算大,也不经常熬夜,但是多少算沾点边。

    

    他想方设法往这方面靠,并不想考虑另一种情况。

    

    因为另一种情况,就是他……真死了。

    

    虽然有胡思乱想的嫌疑,但是谁让他刚才还分析两个死亡情景呢。

    

    别看他之前发现自己遭遇车祸的时候貌似很淡定,还在想其他的事,那其实就跟切菜切到手一样。

    

    切到手的那一瞬间没啥感觉,等回过神来才知道喊疼。

    

    而且后来他不是又“活”了吗,之前的死就像做“梦”一样,所以感觉没什么。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真的不确定了。

    

    就在他慌乱的时候,眼前突然弹出一个对话框,把他吓了一跳。

    

    【重置完成,去上班!】

    

    看到这句话他一愣。

    

    「淦,死了还要上班???」

    

    然后他就醒了。

    

    “……”

    

    “没死?难道刚才真是套娃梦?”

    

    彭克躺在床上愣愣的看向白色天花板。

    

    嗯,匹配。

    

    和“记忆梦境”里的天花板颜色一样。

    

    既然没死,他就在潜意识里认为第一次梦境的场景是真实记忆投影,所以把那个梦境命名为“记忆梦境”。

    

    第二个梦是因为游戏完多了,才有那样的梦,所以就是“游戏梦境”。

    

    再看盖在身上的深灰色被子。

    

    不匹配。

    

    因为“记忆梦境”里的被子是灰蓝色条纹的。

    

    宽敞的卧室。

    

    也不匹配。

    

    “记忆梦境”里的卧室一点也不宽敞。

    

    家具,不匹配。

    

    墙纸,不匹配。

    

    地板,不匹配。

    

    不匹配。

    

    统统不匹配。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彭克发现也就自己的脸能匹配“记忆梦境”里的脸。

    

    其他任何东西,包括身上的睡衣都不匹配。

    

    因为他感觉穿着睡衣钻被窝浑身都别扭,所以在“记忆梦境”里生活了二十来年的他,根本就没穿过睡衣睡觉。

    

    现在不仅穿着睡衣,甚至睡衣上还印着很多可爱小熊头像!

    

    “???”

    

    “这是猛男该穿的衣服?”

    

    假设“记忆梦境”里的事情都是他的真实记忆,那现在的情况又是什么?

    

    如果现在的情况才是真实的,那“记忆梦境”里那么真实、那么详细的记忆都是假的?

    

    仅仅是一梦二十年?

    

    他看的网络小说里倒是有这种情况,但是真被他遇到了,他是不敢相信的。

    

    最起码暂时是这样。

    

    最重要的……

    

    他根本就不想起床,根本就不想洗漱,为什么身体自动就起床洗漱了?!

    

    这还带系统托管的??

    

    而且他的身体姿态显得很精神,一点刚起床的懒散劲都没有,动作还有点一板一眼,活像个终结者!

    

    因为洗澡的时候脱掉睡衣,身材根本就比不上终结者!

    

    甚至洗完澡再照镜子,刚才还一脸平静的表情立马变成了微笑表明。

    

    蜜汁的精神饱满!

    

    蜜汁的一脸微笑!

    

    实际诡异的一批!

    

    “淦!”

    

    是的,彭克现在的状况就能完美的表述什么叫“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他心里并不想起床,可身体却自动的做着一系列事情!

    

    就那么光着身子走出来,打开自己的大衣柜,里边的衣服摆的整整齐齐。

    

    同一款式白色体恤,十件!

    

    同一款式米色长裤,十件!

    

    同一款式棕色便鞋,十双!

    

    “……”

    

    “我有这爱好?”

    

    “怎么有点奇怪?”

    

    带着奇怪的思绪,彭克就穿上了第一件白色体恤、第一件米色长裤和第一双棕色便鞋。

    

    打扮整齐之后,在衣柜的镜子上照了照,感觉没问题,他就带着微笑……呃,是他的身体带着微笑和饱满的神情出门了。

    

    在彭克非常不情愿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就迈着正常的步伐出了门。

    

    “哎,怎么就出门了,谁让‘你’出门了,‘你’这个浓眉大眼的是打算叛……”

    

    “呼~”

    

    “滴滴~”

    

    “嗡~”

    

    “汪汪~”

    

    “嘿,伙计~”

    

    “再见~”

    

    打开门的一瞬间,彭克就闭嘴了,因为汽车的鸣笛声、车辆的引擎声、狗叫声、人们见面打招呼等“芸芸众声”,一下子就把他笼罩了。

    

    他发现“自己家”所在的地方是个居住区,每家每户的房子都是独栋,然后有个小院子,围墙只有胸口高。

    

    这些独栋看起来不豪华,不像国内的别墅,反而像国外那种临街独栋民居。

    

    街上车来车往,道路两旁也是人来人往,跟他“记忆梦境”中的居民楼“公寓”完全不一样。

    

    没搞清楚情况,他又不敢乱喊乱叫了。

    

    让身体自己走动,他又暗中观察周围的一切情况。

    

    「咦,为什么是两个又?」

    

    主要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听他的指挥,就跟刚才自动穿衣洗漱一样,一直在自顾自的朝某个方向前进。

    

    隐约中他知道是哪,就是他需要上班的地方,可是他却没有记忆,没有这个世界的记忆。

    

    没有记忆,可身体却知道朝哪个方向走,甚至他的眼睛不看路都知道怎么走。

    

    简直神奇……个屁!

    

    简直太惊悚了!

    

    更像机器人了。

    

    还有街上的路人,虽然很像普通的繁忙人群,但是总感觉不对劲。

    

    自家的家,没印象。

    

    从邻居家出来的邻居,也没印象。

    

    “嘿,彭克,是去上班吗?”

    

    正在浇花的秃头邻居笑着问彭克。

    

    “是啊,你的花不错。”

    

    彭克……的身体也笑着回答。

    

    但是实际上,彭克真的不认识他。

    

    并且身体不停,很快就走过了这个地方。

    

    他发现走路的人没有一个拿手机玩的,就像这个世界没手机一样。

    

    出来之后他的手能控制了,他掏了掏自己的衣兜,确实没发现手机。

    

    「难道我没有手机?还是这个世界没手机?」

    

    疑惑一点一点在他心里积累。

    

    走在路上,具体目的他不知道是什么,知道大概,有点模糊,但是知道自己即将去一个公交车站。

    

    看着窗外渐渐消失在楼宇间的太阳,天色渐渐变暗。

    

    看着有人堂而皇之的扛着火箭筒在路上狂奔。

    

    看着战斗机从头顶五米的地方呼啸而过。

    

    看着好几个人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拿着更花里胡哨的枪跟一堆警察互射。

    

    看着一个大胖子被从大门里扔出来,配合着对方的体型,像一个巨型葫芦一样撞到路灯杆上才停下,而且好像也认识自己。

    

    对方胸口沾染了大片的血迹,却没事人一样站起来笑着对彭克说道“嘿,彭克,真是美好的一天。”

    

    丝毫不关心自己家的大落地窗被爆破,有好几个人把自己家的电视机搬走了。

    

    “对,真是美好的一天。”彭克回答说道,并且身体终于站定了。

    

    这句话也是身体自动说的。

    

    说完之后,他实在忍不住了,就说道“你流血了,你家也炸了……”

    

    结果邻居又一句,“嘿,彭克,真是美好的一天。”

    

    而他的身体又自动回复“对,真是美好的一天。”

    

    “……”

    

    彭克,懵了。

    

    「我是谁?」

    

    「我在那?」

    

    「我要去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