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总是被谋杀 > 第053章 密码

第053章 密码

 热门推荐:
    顺着管道一直爬,陈默言直接来到最下面。

    通风口已经被破坏,陈默言从通风管内跳了下来。

    通风口在棚顶,有些高,跳下来后差点崴到脚。

    不过,现在想要再回去就有些困难。

    这里,遍布各种各样的管道,不时的释放出一些蒸汽,偶尔还能听到水滴的“滴答”声。

    潮湿、发霉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陈默言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不远处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

    陈默言四下打量一番后,便开始寻找葛治学的踪影,但在这错综复杂的环境下,寻找起来异常的困难,不大会的功夫,陈默言已经是大汗淋漓。

    如果葛治学想要死在这里的话,要么饿死,要么脱水死亡,这两个都需要几个较为漫长的过程。

    “你就不应该来这里!”

    在陈默言的背后突然想起一个男子的闷闷的声音。

    差点吓死他。

    陈默言连忙回头,在布满管道的后面,发现一个玻璃箱,长宽高各一米五左右,里面盘坐着一个微微秃顶的男子,玻璃箱中的水位已经达到了肩膀。

    在上面,正是一个漏水点,水顺着玻璃盖上的小孔流进箱中。

    陈默言急忙查看周围,并没有地方可以前往对面。

    “别费劲了,来我这边的路,已经被我堵死了。”

    “你就是葛治学?”

    “难道还有别人也不想活了?”葛治学反问。

    陈默言表面上强装镇定,但是心里面很慌,他不太懂的谈判,万一聊着聊着,把天聊死了,那么人也就死了……

    索性,先观望着。

    按照水滴滴落的速度,至少还有大约两个小时,水位才能到达他的鼻子,让葛治学无法呼吸。

    一边想着,一边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

    嘴角随即出现一丝苦笑。

    葛治学则是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这个地方没信号,你不要想着救我,而且最好离我远一点,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死去。如果,你把我救出去,你会后悔的。”

    陈默言环顾四周,别说是把葛治学就出去,就连自己出去都是一个问题。

    “何苦呢?”陈默言的目光,透过管道中的缝隙,死死的看着葛治学的眼睛。

    “五年前,我媳妇和我离婚,孩子判给了她,她从未让我探望我的儿子,五年,我从来没见到我自己的儿子。”葛治学眼神变的空洞了起来,随手缓缓的说道“和你说这些干嘛,你没当父亲,不能理解一个父亲见不到儿子的那种痛苦。”

    陈默言眨了眨眼,“我理解,我女儿从出生我就没见到过她。”

    一边说着,陈默言一边翻出了未来钟宁发给他的那张照片,透过管道的缝隙,让葛治学看一眼。

    葛治学看了一眼,缓缓的说道“没想到你是越长越年轻啊。”

    “主要是心态,心情好,自然看着年轻。”

    “心情好?这五年,我就没好多,我母亲被车撞了,被诬陷为碰瓷,父亲找人理论,心脏病发作,我每个月除了房贷车贷,还要花钱雇保姆照顾卧床的母亲,甚至连生病的权利都没有,我每日每夜的加班,我少赚一分钱,都会承担不起家里面的开销。可能我年龄大了,脑子不如那些年轻人灵光,每逢开会,我第一个被骂,而且,骂我的人,都是我曾经带的人。

    这些我都可以容忍,只有给钱就可以,我为了钱已经放下了所有的颜面。

    直到,我母亲去世。

    撞我母亲的人至今在大摇大摆的在外面,我母亲只能卧床到死。

    只要我活着,这个社会救不会善待我。

    所以,我也不想善待它。

    现在,三个批准我离职的人已经死了。

    我也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你如果把我救出去,那么死的就是你。”

    陈默言心头一震,随后皱了皱眉头,微微侧头,思索起来这段时间内,葛治学强调了两次‘如果你把我救出去’

    也就是说,如果不救他,自己就会从这里离开。

    而目前的情况,就算是自己呼救也无法离开这里,说明,只有等他死了,自己才会得到线索。

    那么,在他死后,出现什么情况,自己会得到线索?

    如果在他死后,一到两天内,尸体会漂浮在顶部。

    陈默言把目光看向了玻璃箱的底部,如果葛治学把线索藏在自己的屁股下面,当他身体漂浮起来的时候,线索也自然暴露出来。

    但,这里的温度,很快就会让自己出现脱水症状,两天的时间恐怕等不起。

    突然,陈默言想到,葛治学并不需要等死后一两天才才会飘起来,而是,当水注满水箱的时候,不到一两分钟,葛治学就会浮起来。

    而这个时候,就算陈默言发现了线索,离开这里,也来不及找人施救。

    所以,葛治学才会说,只有他死了,自己才会出去。

    所以,葛治学的话,间接证明这里并不是死路一条。

    随即四处的查看,试图不通过葛治学的提示,找到离开这里的线索。

    本来以为是密室逃脱那种类型,但是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

    陈默言看着葛治学良久,葛治学是一个程序员,如果设计一个密室,会不会和代码有关?

    如果给出一张纸,上面罗列着几百行的代码,让自己找出其中哪一行的代码错误,那么可就完蛋喽。

    陈默言随即又在周围查看了一遍。

    在其中一根粗一点的管道上,一串字母中,ug两个字母被涂黑了。

    几番查找,在另外一根较细的管道上,发现b也是黑的。

    陈默言,似乎找到了一些眉目,现在应该还剩下一个字母。

    几分钟后,终于在角落里面发现字母u。

    葛治学果然是为了照顾不懂代码的陈默言,gbu三个字母被涂黑,就是想要去掉他们。

    这所谓是所有程序员的终极梦想,去掉bug。

    陈默言观察一下他们的位置,又抬头看了看。

    这两个是为数不多直通棚顶的管道,也就是说这两根或者其中一根管道可能连通其他房间,在这里传达信息,在另外一个房间就可以收到。

    难道葛治学是想让自己传个摩斯密码出去?

    想了想陈默言随意的敲了身旁的一个管子

    一声长音,两声短音,四长一短,一短两长五短……

    两长两短两长三短一长一短四长

    敲完之后,观察了一会,发现葛治学并没有反应。

    陈默言刚刚用摩斯密码骂了葛治学一句你是个贱人

    葛治学应该不会摩斯密码。

    那么,一粗一细两根管子代表着什么呢?

    二进制?

    粗点的管道代表0?

    细点的管道代表1?

    这该怎么传递救命的信息?

    如果真的代表0和1的话,那么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布尔值,0=false,1=true。

    也就是自己敲一下细一点的管子就可以得救?

    就在此时,陈默言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陈默言连同葛治学二人都愣了。

    这个地方不是没有信号吗?

    自己的手机怎么响了?

    陈默言随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未来钟宁发送过来的微信。

    【办完案了吗?刚才葵葵好像做噩梦了,吓醒了,醒之后就开始找爸爸……】

    “稍等,再忙。”

    陈默言也就试验回复了一下,没想到竟然发生成功了。

    但是现在哪有功夫和钟宁聊天啊,抬起脚对着细一点的管道踹一觉。

    当啷一声,从上面掉落下来一个东西。

    竟然是一把钥匙!

    得救了!

    陈默言拿起钥匙,便向着门口跑去。

    在打开房门的那一霎那,陈默言突然感觉到一阵喷雾喷到自己的脸上。

    陈默言在倒下去之前,心里想的是还好不是氰化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