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剑公子 > 第259章 编故事

第259章 编故事

 热门推荐:
    渠年笑了一下,道:“天子在乎就是宝贝了?这是什么逻辑?司徒萧萧还非常在乎公主呢!”就没好说,那难道我也把她当成宝贝?

    虽然他这句话没有说出来,但边上长铭听见了,现在危机解除,她的心里又来了一点底气,怒道:“秦渠年,你什么意思?”

    渠年笑道:“我的意思是你也是宝贝呀!”

    陵阳君这时说道:“这不一样的,你瞒不过我的。你怎么会知道天子会在乎这支发簪?”

    渠年道:“我猜的呀!”

    陵阳君面露狐疑,道:“天下事物万万千,你怎么会猜到天子在乎的是发簪?”

    渠年道:“当时天子出现的时候,我们发现他就是那个被殴打的店小二,那个时候你不觉得奇怪吗?堂堂的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天上人间?为什么想对公主下药?难道是为了馋公主的身子?但公主这个长相,哦呸,我的意思是说,他怎么可能为一个女人冒那么大风险?肯定是想得到公主身上重要的东西。”

    陵阳君想了想,道:“话虽如此,但你怎么知道发簪就是他想得到的东西?”

    渠年道:“我也是在赌的呀!我也不确定,我要确定的话,我早就把这只发簪拿出来了,也不可能冒那么大风险上去比试两场,小命差点就在上面。”

    陵阳君道:“我知道你是在赌,我也知道你心里没有底,你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但你这个借口难以令我信服!秦公子,虽然我们之前有隔阂,但后来我却是一直把你当做好朋友,如果你不把我当做朋友,你让我很为难哪,就算回到齐国,我都没办法保护你了。”

    这句话又带着威胁的味道,这让渠年很不舒服,本来自己还不想欺骗他的,但他这是逼着自己编故事啊!

    陵阳君见他不说话,脸露不悦,道:“秦公子,你是不打算说了吗?”

    渠年心道,编故事总需要一点时间嘛。这时轻咳一声,说道:“我之前没有骗你,我确实在赌,但之所以让我赌这根发簪,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陵阳君道:“什么事情?”

    渠年道:“你这么聪明,应该想的出来呀!这段时间发生那么多可疑的事情,你就一点不怀疑吗?”

    陵阳君想了想,道:“我没有秦公子聪明,秦公子还是直截了当地说吧。”

    渠年道:“这段时间有两件可疑的事情。第一件,秦国为什么要跟齐国联姻?为什么要指明长铭公主?就长铭公主这名声,哦呸,我的意思是说,齐国有那么多公主,为什么一定要指明长铭公主呢?联姻本来就是一种形式而已,嫁谁娶谁都无所谓的,可秦国为什么要让太子娶她呢?后来,公主又说要嫁给我,但我不过就是一个质子,哪里有资格联姻啊?但秦国也不反对,还是答应了这门婚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陵阳君听他这么一提醒,如同醍醐灌顶,眼前一亮。确实,当时秦国指名要娶长铭的时候,他还觉得纳闷,就长铭这名声,除非秦国太子瞎了眼,要不然怎么会指名娶她呢?齐国又不是没有其她的公主了,何况他们又不熟,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

    想通了这一点,陵阳君惊道:“你的意思是,秦国也是为了这根发簪?”

    渠年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又道:“还有一件可疑的事情。燕国为什么会忽然栽赃齐国,联合其他六国来攻打齐国?他们明知道齐国没有天之眼,为什么还要派兵二十万?如果只是为了挑拨,这成本是不是有点太大?”

    陵阳君惊道:“你的意思是,燕国也是为了这根发簪?”

    渠年就是要他自己猜出来,这样才会深信不疑。嘴上道:“你以为呢?难道燕国真的只是为了向往齐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

    陵阳君就感觉有些好笑,道:“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秘密,反而就齐国不知道?”这种感觉就像是未婚妻屁股上的痣,不但隔壁老王知道了,全村人都知道了,就自己不知道,你想心里有多郁闷吧?

    渠年道:“这就是为什么齐国得到天之眼以后,所有国家都派使臣去临淄要天之眼,唯独天子没有派人去,这是为什么呢?天子的脸没有别人大吗?”

    陵阳君惊道:“你的意思是,天子早就知道天之眼是假的,他已经跟燕国早就串通好了?”

    渠年心道,这可是你自己猜的,不是我说的啊!嘴上道:“这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你到现在还感到惊讶吗?”

    陵阳君想了想,道:“那他们为何要抢这支发簪,这支发簪究竟带着什么秘密?”

    渠年道:“陵阳君,我都已经说了这么明白了,你还想不通啊?怎么说你也是齐国第一智囊啊!这秘密不是已经显而易见了吗?”

    陵阳君就感觉惭愧,这些年来,他一直感觉他这个齐国第一智囊的头衔,名副其实,但自从遇见渠年以后,就感觉这个头衔是别人拿来讽刺他的。特别是渠年这种口气,更让他觉得难为情,就像是回答不出一加一等于几一样。若是别的事情,陵阳君也就不好意思再问他,但这件事情毕竟太过重要,就算把脸丢光了,他也问个明白。这时便道:“实不相瞒,我想不出来,请秦公子明示!”

    渠年道:“我已经基本都说破了,现在所有线索都指向一样东西,那就是天之眼,要不然天子怎么可能跟燕国串通?”

    陵阳君颇感意外,怔道:“天之眼?这发簪跟天之眼有什么关系!”

    渠年道:“炼制天之眼,需要一千种药材,燕国的天火宗虽然炼不出天之眼,但经过他们多么多年孜孜不倦地搜刮,已经凑齐了九百九十九种药材,现在就只剩下一种了。”

    陵阳君怔道:“你不会告诉我那支发簪就是最后一味药材吧?”

    渠年点了点头!

    陵阳君听得瞠目结舌,真想说上一句,放屁!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道:“这发簪怎么做药材?就算我不会炼丹,但也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啊!”

    渠年道:“发簪当然不能炼丹,但这支发簪不一样,这颗发簪的顶端有一颗珍珠你看到没有?”

    陵阳君怔了怔,转头看着长铭道:“发簪上有珍珠吗?”

    长铭道:“确实有颗珠子呀!”

    陵阳君道:“我知道有个珠子,我看见了,我的意思是,那是珍珠吗?”

    长铭道:“那我也不太清楚呀!”

    陵阳君就感觉这个贱人除了连累别人之外,没有一点用处,十足扫把星一个,带她出门从来没遇见过好事。

    这时又回过头来,看着渠年道:“珍珠怎么了?能入药?”

    渠年道:“珍珠当然能入药了,这是常识不知道吗?而且这不是一颗普通的珍珠,这是一颗万年河蚌体内挖出来的珍珠,你想想,一个河蚌修炼上万年,估计都已经成精了,或者成仙了,他体内这颗珍珠那肯定充满灵性,而炼制天之眼,缺的就是这股灵性。只要天火宗得到这颗珍珠,最多三两年时间,就可以炼制出真的天之眼。”

    陵阳君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总有点不敢相信的感觉,迟疑道:“这个秘密你是听谁说的?”

    渠年就感觉编故事也很累,只可惜骑着马上,要不然肯定得喝几杯茶润润嗓子,调整一下思路。这时话锋一转,道:“长铭上次说我在玲珑山死而复活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陵阳君点头道:“当然记得。我到现在还百思不得其解。”

    渠年道:“你认为我遇到仙缘了吗?”

    陵阳君道:“不知道。不过你刚刚比试那两场,剑法不是秦国的剑法,也不像其他国家的剑法,特别精妙,倒真像是仙界的剑法!”

    渠年白了他一眼,道:“我如果真会仙界的剑法,我会受伤?没看到我特地跟楚三敢借了一把剑吗?我跟你说,你宁愿相信他的剑是一把仙剑,真的是好剑哪!要不然能把司徒萧萧的剑给砍断?”

    陵阳君没想到一个质子身上竟然有这么锋利的宝剑,忍不住看了眼楚三敢手里的剑,楚三敢连忙就把剑拿到另一边,急道:“我告诉你,你别想打我屠夫剑的主意。”

    陵阳君心里倒真打起他屠夫剑的主意,但现在不是机会,一切等回到齐国再说。这时又转头看着渠年道:“扯远了,还是说你起死回生的事,你是怎么得救的?”

    渠年道:“其实那天我并没有死,被埋下去以后,我就活了,我就拼命地叫啊,叫啊,嗓子都快叫哑了,后来我的坟就被刨开了,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老头,头发胡须全白了,仙风道骨,当时我也以为他是神仙,你不知道那老头的医术太好了,就给我抹了一点药膏,又让我服下一个丹药,第二天我就变得生龙活虎了。那天晚上我跟他聊了一夜,我也以为遇到了仙缘,还想拜他为师,但他告诉我,他不是神仙,他是天火宗的人,不过离开天火宗已经两百多年了,他现在已经接近四百岁了,天哪!当时我就震惊了!”

    陵阳君也是颇感震惊,道:“接近四百岁?”

    渠年点了点头,道:“反正他自己这样说的,但那个老头特别和蔼可亲,慈眉善目,心地善良,要不然也不会救我了。不像是个撒谎的人,而且也没有必要撒谎。”

    陵阳君点了点头,道:“他告诉了你这个秘密?”

    渠年道:“那当然不是了。因为那天晚上我跟他聊了一夜,我听说他以前是天火宗的人,自然就会聊到天之眼,结果他跟我说,他走的时候,天火宗已经收集了九百九十九种药材,现在只剩下一颗万年河蚌的珍珠,但万年河蚌的珍珠非常难找,可遇不可求。后来我就问他,外面传言费飞盗走了天之眼,是不是真的?他说他不知道,反正他离开天火宗的时候,天火宗还没有找到万年河蚌的珍珠!”

    陵阳君看他说得煞有其事,基本也信了,毕竟这种说法比遇见仙缘更可信,而且这件事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比被逼问出来也更可信。便道:“然后那个老头告诉你这根发簪的事?”

    渠年道:“那肯定不是了!当时谁注意她头上这根发簪啊?我如果知道她头上这根发簪这么珍贵的话,我早就把她给睡了,占为己有了!”

    这句话说的特别实在,让陵阳君深信不疑,因为他也听到过风声,如果渠年想睡长铭的话,只需要脱个裤子就行了,其他的事根本不用操心,如果渠年真知道这个秘密的话,确实早就对长铭下手了,看来他之前确实不知情。

    但长铭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急道:“秦渠年,你放屁,我是你想睡就能睡到的?”

    陵阳君不想听这个贱货吱吱歪歪,这时就拦下话茬,看着渠年道:“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确定,这颗珍珠就是万年河蚌的珍珠呢?”

    渠年道:“我都跟你说了,直到今天我认出天子的时候,才猛然觉醒,心里疑窦丛丛,就是我现在跟你说的这么多可疑的事情,这么多线索,我把它们全部综合在一起考虑,才得出了这个结论,但我也不敢确定,直到最后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才决定赌一把,现在从结果来看,我赌对了,那颗珍珠就是万年河蚌的珍珠!”

    其实他总是在偷换概念,他赌对了,并不是因为那是万年河蚌的珍珠才赌对了,但正因为他赌对了,所以在陵阳君的眼里,他之前的分析都是正确的。

    陵阳君毕竟也是聪明人,不可能渠年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他也把渠年说的这些事情综合起来考虑了一遍,结果发现,无懈可击,一切都合情合理,毕竟这几个事件看着散漫,好像毫无关联,其实却环环相扣,而且还有天子和其他国家牵涉其中,不是渠年就靠一张嘴就能编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