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凤钗外传 > 第四十章 小吉准备跳槽

第四十章 小吉准备跳槽

 热门推荐:
    小吉愣住了。

    站在她面前的新股东,个子高挑挺拔,瓜子脸,高鼻梁,穿着讲究,浑身散发着成功男人的气质。

    她嘴唇轻轻动了一下“老板好!有事吗?”她的声音细的像蚊蝇,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陈老师您好!我是余秦。”说着,新股东伸出手。

    小吉连忙也伸出手,“余总,您好!有事吗?”

    余总微笑着用力握了一下小吉的手,却迟迟不肯放手。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小吉。

    小吉感觉脸烫得厉害,赶紧将手抽了回去。

    “陈老师,不要紧张,我就是想请您吃个饭,不知能否赏个脸?”余总看着刚刚握过小吉的手说。

    “这个……我现在还不饿呢!”小吉小声说。

    “不饿,也要吃嘛!难道等饿了才吃吗?”余总笑着盯着小吉说。

    小吉一看这情形,再躲也躲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那好吧!”

    小吉跟着余总来到一个川菜馆,去了二楼的雅间。

    他们刚刚坐下来,就有服务员拿着菜谱敲门进来了。他将菜谱双手递给余总。

    余总接过菜谱,将菜谱递给小吉“陈老师,你来点吧?这都是您们家乡的菜。”

    小吉正在琢磨,他怎么把我带进川菜馆了,难道他知道我是四川的?

    一听他说这话,小吉就知道他来找她之前是做了功课的。

    她连忙摆着手说“余总,不了,还是您点吧?我什么菜都可以吃的。”

    余总“呵呵呵”地干笑了两声。转身对服务员说“那就上你们店里的特色菜吧!我们就两个人,你看着办!”

    服务员拿着菜谱出去了,顺便拉上了门。

    小吉坐着没事就拿出手机看。

    余总坐在小吉对面,看着小吉说“陈老师你今年多大了啊,结婚了吗?”

    “我三十了,结婚了。”小吉抬起头说。

    “啊,不会吧,真的三十岁了啊,可我看着您才二十几岁哦!你老公是做什么的啊?”

    “呵呵……哪里有余总说的那么年轻啊?我老公是开车的!”小吉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看着余总说。

    “哦,你老公在哪里开车啊?”余总说着,也掏出了手机。

    “在我们四川呢!”小吉说着,用余光扫了一眼余总的手机,哇塞,最新款的诺基亚,至少也要五、六千吧!而她的手机才几百块钱,她赶紧将自己的手机藏进了衣服兜里。

    “哦!那你们可是长期两地分居哦!”余总看着小吉笑着说。

    小吉微微一笑“嗯,是的!”

    这么一笑,不要紧。把余总看得神魂颠倒。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小吉一看,脸一下子就红了,将头深深地埋下去,重新掏出了手机。

    余总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双手搓着手机,干咳了两声,说“那个陈老师,你先坐着,我出去看看菜好了没有?”

    “嗯,好的!”小吉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依然埋着头。

    一会儿,余总从外面走进来,服务员端着菜跟在身后。

    “陈老师,来来来,吃饭了。”余总走到小吉身边坐下来。

    小吉重新将手机放到衣服兜里,抬起头来,看到余总坐到自己身边来了,感觉浑身不自在。

    余总一看,起身又坐到对面去“陈老师,要不你喝点啤酒吧?”说着,拿过酒杯准备倒酒。

    “不不不,余总,我不会喝酒的!”小吉连忙站起来摆着手说。

    “哦,那好吧!那你吃菜,我喝一点白酒!”说完,用手示意小吉坐下,然后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五粮液。

    两个人也不说话,小吉只管低头吃饭,余总只管低头喝酒。

    余总接连喝了三杯,话慢慢多了起来。

    “陈老师,我咋看着你那么面熟呢,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小吉抬起头笑了笑,说“余总,长得像的人多啦!”

    “话……是有道理,但是我……总觉得我们很熟!不过……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余总突然打起嗝来。

    小吉一看他咋那么快就喝醉了啊,看来我得赶快撤,怕他一会儿要借酒发疯。

    刚好幼儿园那两个外地老师打电话来了。她接了电话,放下筷子说“余总,你慢吃,我有事得先走了。”

    “嗯嗯嗯,好吧!那……周末的时候我……再请你好好……好好……吃顿饭吧!”余总的舌头有点打结了。

    小吉赶紧偷笑着跑出去了。

    小吉一路小跑,跑到了幼儿园。那两位老师一看她上气不接下气的,都感觉很奇怪,笑着问“陈老师,这大白天你是不是遇到鬼了!”

    小吉什么都没有说,笑得前仰后合的。

    过了几天,余总又来找小吉,给她送来了一部新的诺基亚手机。小吉不要,余总放下手机就走了。

    小吉每天望着那新手机,心里七上八下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她觉得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这时候,刚好以前的宋园长打来电话,让小吉去她市里的幼儿园做。还说让她把孩子带去温州市里读小学,她给她想办法。让她老公去市里开公交车。

    小吉很高兴,觉得挺好的,便给孙东打了电话,将这事告诉了他。可是孙东不干,他是家里的独子,舍不得将父母留在老家。

    小吉一听,“啪”地一下挂了电话。她觉得很烦,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便将这些事告诉了好朋友阿眉,让她给拿拿主意。

    阿眉从小天使幼儿园出来后,就直接回了上海,再也没有教幼儿园了,跟她爸爸学做生意。她鼓励小吉从幼儿园走出去,她对小吉说外面的天很大,不要老是做井底之蛙。

    小吉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便拨通了戴敏的电话。

    戴敏是做超市业务的,以前小吉在小天使幼儿园教过她的孩子,两个人一见如故。小吉在小天使幼儿园的时候,戴敏就让她去做业务。她觉得小吉挺适合做业务的。而且做业务比教幼儿园的工资要高得多。

    刚好前段时间,有个做建材的李总,让戴敏帮他找几个有文化的女业务员。所以,戴敏就找到了小吉。小吉当时还没想好,就没答应。

    小吉现在觉得可以答应了。

    戴敏一听,自然很高兴。小吉说“那我得先去看看那个工厂,再会会李总。”

    戴敏爽快地说“行!”

    于是,两个人约好了日子。到了那天,小吉请了病假,和戴敏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温州的建材基地龙湾海城。这里全是做建材的工厂,看得小吉眼花缭乱。

    李总的工厂,小吉是见到了,但没看到李总,他有事出去了。

    过了几天,戴敏又约小吉去见李总。小吉又请了病假,这次终于见到了李总。

    李总个子不太高,但五官端正,一双白白的大耳朵紧贴着脑袋,言语之间充满了智慧。他性格外向,有时像个孩子,说唱就唱,说跳就跳。他总是能够看穿别人的心思,像藏在别人肚子里的蛔虫。这点让小吉和戴敏都倾佩不已。当场就给李总下了“军令状”,下个月号准时到他公司参加培训。

    小吉回到幼儿园以后,便向新园长提出了辞职,说是家里有急事,必须马上回家。

    这新园长来了以后,见小吉不太买她的账,还想着以前的园长,所以有点不高兴,巴不得她早点离开。现在一看她要辞职,立马签字同意了。

    可是,余总却不同意,迟迟不肯签字。

    怎么班呢?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吉想起给李总下的“军令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她想啊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