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径 > 第一卷 武陵秦踪 第六十一章 黄雀在后

第一卷 武陵秦踪 第六十一章 黄雀在后

 热门推荐: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你根本不敢相信,在这长留山的地下,竟然有这么诡异的一幕场景。

    葛章这是在干什么?

    我联想到刚才那几个无脸武士,难道这些家伙也是这样从这虫茧之中长出来的不成?

    不对,从他们穿的破旧的盔甲上来看,显然上面那几个家伙在这洞中已经呆了相当长的时间了,有的地方已经破损了,而这些人似乎还在孕育之中。

    想到“孕育”二字,我有点毛骨悚然。这是一个超出了孕育的概念,但我绞尽脑汁却想不出一个更加贴切的词语来形容这幕场景。

    而就在这时,青铜树竟然发出了呜呜的低鸣,我突然间看到自己怀中刚才那个暗淡了的神凰珠竟然开始发出了微弱的淡蓝色光芒。。。

    我好奇的掏出神凰珠,来到青铜树下,只见声音是从青铜树的内部发出来的,这幽鸣的声音似乎是在呼唤着我手中的神凰珠一般,而神凰珠则通过自己忽明忽暗的亮光,在回应着青铜柱的呼唤。

    越走近青铜树,神凰珠的光线就越明亮。

    而青铜树这时又发出一种喃喃细语的低鸣,空灵的声音让我感到全身舒适放松起来。

    我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处如此一个诡异的环境之中,慢慢的跪了下来。

    只见青铜树的底座上伸出了一个小小的触手,我不由自主的拿起神凰珠,正欲将神凰珠放在这个触手之处。

    突然,一个黑影从斜面冲了出来,一脚将我踢翻在地,此时刚才青铜树发出的空灵悦耳的低鸣竟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这才缓过神来,但是却发现自己全身酸软无力,我还在怔怔的看着青铜树时,黑影一把抓起我的衣服领口,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任凭黑影将我拉进了一处黑暗之中。

    近了我这才发现,黑暗的角落处竟然还站着七八个人,刚才我用手电筒看时,没有注意到这个角落,毕竟任由谁也不可能想到这石洞之中竟然还会有人在这里。

    但是。。。在这种环境里面,人且不是更加可怕。

    黑影操着普通话朝着那伙人说道:“抓住了,这小子刚才估计是被迷住了。他手里竟然也有颗神凰珠,正想把珠子放到树里去呢!”

    另一个黑影道:“幸好发现得及时,不然这后果可不堪设想。”

    一个略有点沙哑的声音道:“这青铜树太过于古怪了,要不是刚才玉龙眼尖,等树干吞噬了神凰珠,这两千多秦军要是再次出现生长,总有一会成为祸害。”

    一个咳嗽了一声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出去吧。”

    抓我的黑影道:“这小子怎么处理?”

    咳嗽之人沉吟了片刻道:“这就有些奇怪了,竟然还会有人知道这处所在,先把他带上吧,等这小子缓过劲来我们再问问他情况再说!”

    忽然一个黑影悄悄的道:“陈先生,小心,又有人来了!”

    我一喜,估计是我们的人来了!

    只见这石洞下原来还有扇大门,前面有电筒的亮光,然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刚走到这里,那边的人也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呼叫,而声音我已经能判断出来,是林夏!

    渐渐我已经看见了来人,却大为惊异,前面一人手臂奇长,手拿苗-刀,正是波东哈。

    波东哈推了一把林夏,林夏不情愿的走进了石洞之中。

    两人也来到了青铜树下,看着周围的一大堆虫茧一般的奇特场景,同样有些惊恐。

    我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波东哈真的对林夏下手了。

    想起刚进洞时,林夏在我手心上所写的“小心苗人。”

    我不由觉得我当时请波东哈来助阵的想法真是引狼入室,愚蠢之极。

    林夏大声道:“你到底要怎么样?”

    波东哈伸出手道:“神凰珠。”

    这家伙一向来惜字如金,到这时还是不改本色。

    林夏道:“你休想!”

    波东哈冷冷的道:“妹娃,不要逼我抢!”

    林夏幽幽的道:“那日在河中你下到水里去打捞那座青铜雕像时,我便觉得你这人绝对有问题,我当日还提醒过栋梁,让他提防你,不料。。。。他。。他竟然”

    波东哈一愣,道:“啥子问题?”

    林夏道:“你身上的纹身出卖了你!”

    波东哈冷笑一声,嘲笑道:“事后诸葛亮!”

    林夏道:“不过我始终没搞清楚的是,你身上为什么会纹有玛雅人的太阳神?”

    波东哈身体一颤,道:“你确实晓得得太多了。”

    林夏道:“我最先还只是疑惑,想来可能是不是你们民族崇拜里面,或者宗教信仰方面有和玛雅人相似的图腾,但是直到我后来真真切切的看到在山谷之中那座玛雅神庙之时,这种疑惑已经慢慢在我脑海里面形成了一个既定的事实。”

    波东哈问道:“啥子事实?”

    林夏道:“你就是玛雅人!准确的说你就是玛雅人的后裔!”

    波东哈顿了半晌,道:“那有如何?”

    林夏道:“所以,肯定让你失望了,神凰珠根本就不在我的身上。”

    波东哈一惊,突然用苗-刀抵住林夏的脖子,气愤的道:“你!你。。。”

    林夏惨笑道:“没想到吧,我在进洞之前就将那枚神凰珠放到了另外的人的身上。”

    波东哈道:“哪个?”

    林夏道:“陈栋梁!”

    波东哈和我都大惊失色。

    可是我在出水的时候,在检查装备的时候,把全身是摸了个遍的,就连背包都是仔细检查过的,哪里有啥子神凰珠。

    或者在水中时,神凰珠便和我的枪一样,已经丢失不见了。

    波东哈握刀的手都在颤抖了, 我生怕他一时情绪激动,对林夏痛下杀手。

    却不料林夏先说话了,道:“我能问个问题吗?”

    波东哈慢慢恢复了冷冷的表情,道:“说!”

    林夏道:“你到底要神凰珠干什么?”

    波东哈道:“那你又是为啥子要找神凰珠?”

    林夏道:“我们是为了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虽然具体不便给你明说,但是肯定不是为了一己私利。”

    波东哈道:“你讲得倒是道貌岸然。”

    林夏一笑道:“人在做,天在看。这个时候了我还至于要骗你不成?”

    波东哈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拿着刀的手,倒是已经松了开来。

    林夏道:“说说你吧,你找神凰珠干什么?”

    波东哈道:“这是我们家族的秘密。”

    林夏道:“不方便说说吗?”

    波东哈摇了摇头。

    林夏叹了口气道:“在回国之前,我也只是从我父亲那里得知关于神凰珠的一些传闻。不过,就像我昨日对栋梁所说的一样,可能我们了解的东西根本就只是冰山一角,这件事情比我们想象要复杂得太多了。”

    波东哈还是不说话。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枪响!

    紧接着洞外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阵狗的狂吠,然后又是一阵激烈的枪响声。

    一会,只见周二毛拧着枪,带着十几个队员冲进了山洞!

    周二毛一进洞,也吓得哎呀一声。

    紧接着,周二毛等人就看见了站在青铜树下的波东哈和林夏。

    周二毛破口大骂道:“波东哈,你个狗日的马鼻梁(一种啄食父母的无情鸟),竟然背起老子们想打野食,赶紧把林小姐放了,不然莫怪老子们枪子不长眼睛,莫看你狗日功夫了得,老子照样要出脱了(杀了)你个狗日的!”

    波东哈冷冷的道:“是男人,有屁眼你就过来!”

    周二毛提着枪骂了一句:“我你妈,老子虚你?”一拉枪栓,端着枪就冲了上来。

    波东哈已经举起了苗-刀。

    林夏忙朝阻止周二毛道:“周二毛,你不要冲动!”

    周二毛气道:“你也少说两句,我给你说,二娃洗白(死)了,你这个妹娃的也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