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山传 > 第八十五章 至亲 良生为兄宁赴死

第八十五章 至亲 良生为兄宁赴死

 热门推荐:
    辽北关隘外,西林双峰奇险,两座山峰高耸。

    拔地起至云端,几乎不见顶,中间是一条贯穿而去的干涸河道。

    此时正是寅时中,寒冷雾气弥漫,段斯续穿着一件褐色披风。

    伏在山峰突出的石块上,俯视着下方的河道尽头。

    她在等待着“关外秃鹰”的到来,那是五个杀人如麻、茹毛饮血的悍匪。

    他们以杀人夺魄为修炼本源,提升自己的邪术法力。

    这时,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开始由远及近,五个黑色身影上下颠簸狂奔而来。

    段斯续依旧没有动,待到这五个悍匪快要疾奔到自己爬伏的石块下方时。

    她拉起前臂上的折叠弩,五发弩箭迅速射向了五个悍匪。

    只见,那五个悍匪均被弩箭射中肩头或胳膊。

    马自是受惊,原地乱窜着,五个悍匪勒紧马缰绳。

    悍匪头领抬头看向上方的段斯续,从马上跳起,挥动着刀,飞身向段斯续砍去。

    段斯续见此,只是不屑的笑了笑,手中显出寒影剑,迎了上去。

    其余四个悍匪也跟着头领和段斯续打了起来。

    就见,段斯续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一张诛邪符。

    夹在双指间,念道“乾日坤月,正法及道!”

    诛邪符瞬间变成五道朱色光束刺向那五个悍匪。

    却见,悍匪头领竟是用手中那把刀挡住了符。

    只是其余四个悍匪皆被诛邪符除掉。

    那悍匪头领回身看去已经被烧成灰烬的同伙,霎时暴怒。

    只见,他手中那把刀,升起浓郁的黑色煞气,还不是的发出哀嚎鸣叫。

    段斯续见到此刀,想道戾器——灭灵刀!

    “不让你们灰飞烟灭,岂不是对不起这刀里的亡灵!”段斯续喝道,随即挥剑划过手心。

    就见,寒影剑立刻发出金光,段斯续回旋一个转身,向悍匪头领飞出一道剑光。

    悍匪头领举刀挡去,却不想,这金光竟将灭灵刀的黑气瞬间抹去。

    “怎么会这样!啊!啊!”悍匪一声惨叫,灭灵刀断裂。

    而那悍匪头领也被寒影剑的剑光削掉了首级,段斯续收回寒影剑。

    走到悍匪头领的尸身旁边,举起手向他的胸前。

    只见,那悍匪头领胸前的衣服里飞出一道白光,赶紧被段斯续紧紧攥了起来。

    她有些期待的神情,打开手掌,看向方才那道白光。

    “只是,一颗聚魂丹。”段斯续立刻颓然下来。

    眼神中失去了那种期盼火热的目光,呢喃道。

    她收好聚灵丹挥了一下手,五个悍匪的尸身,霎时随风而散。

    段斯续忽然感到心口一阵剧痛,她扶着山体的壁垒,竟呕出一口鲜血。

    “寻了三百年,遗落之箭到底在哪里!”她向这空旷的山间撕心裂肺的喊道。

    可是,回答她的只有无尽回荡的回声。

    段斯续几百年间,从未停息过一刻,她跋涉黑山白水。

    只为寻到那支遗落之箭,那是唯一改变三世命陨诅咒之法。

    因为,这一世,游侠段斯续,是她的第三世。

    她不能,再进入那个无尽的轮回,无尽的命陨!

    “只要我活着,宿命于我,不算什么!”

    “它剐我一刀,我还一刀便是!”段斯续抬头擦了擦嘴角的血,见到那天际的金色,向天喊道。

    那是朝霞初升的光芒,是一切事物的希冀。

    几日后,段斯续来到了严城主城,这里是去往北都的必经之路。

    日前,她收到了朋友潇迹的飞书,请她去北都的长烟府一见。

    这时,一群人围在一处,段斯续便也走了过去。

    只见,是将军府门口的一个告示牌,上面张贴这一张告示。

    写道重金召天下能人志士,于城外十里沼地林诛邪除魔!

    “沼地林?”段斯续自语道,想了想,便走上前去揭下告示。

    沼地自古便是一方密土,其下虽是妖邪魔物甚多。

    但是,有些沼地年代久远之时,曾是风水宝地,多是灵器埋葬之所。

    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找到遗落之箭的地方和机会。

    此时,一个士卒走了过来,他见到段斯续揭下告示。

    便喝道“你可知,揭下这告示的后果?”

    “自是知道。”段斯续笑道。

    这士卒先是一愣,随后轻视的不悦道“你一个小女子?会除魔镇邪?”

    围观的人们也纷纷小声议论着,无非是她这张楚楚动人、羸弱的绝美脸庞。

    总是不会让人想到她是一个游侠术士,整日与妖魔打交道。

    “不巧,我正是会除魔镇邪。”段斯续无奈的笑道。

    “轻狂无知,把告示还来,自然胭脂水粉店才是你的去处。”士卒就要拔出佩刀。

    段斯续也不理睬他这话,只是说道“这趟活,我接了。”

    “反正,也无人敢接,我随你去沼地林一探。”

    “若是,我没这本事,死便死了,也是我无能。”

    士卒见段斯续一身素衣打扮,那布包内隐隐露出的符。

    又见她如此执着,想道已经吓跑五个术士,许是这女子也有些本事。

    “罢了,生死有命,你可以跟我走。”

    说着,那士卒转身便要走,段斯续喊住道“且慢,你先与我仔细道来是何情形!”

    士卒顿了顿脚步,无奈的叹气道“我们军驻扎在这严城外已经十日,可是三天前。”

    “每逢夜幕降临之时,雾气便从四周的沼地树林里向军营这边聚集过来。”

    “迅速便包围笼罩了整个军营。”

    段斯续想了想说道“军营在严城外的哪个方向?”

    “外城向东三里地。”那士卒说道。

    段斯续顺着士卒手指的方向看去,这已经是快要接近正午之时。

    竟还能见到隐隐的邪气漂浮着!

    “我且最后劝你一次,这沼地格外邪门,你一女子?”士卒再次疑惑道。

    “我揭了榜,便要接这趟事。”段斯续坚定道。

    “你有所不知,将军已经请了五个术士前来军营中除邪。”

    “可是,这五个术士均被吓跑了。”那士卒,说道。

    “只是吓跑?并未出现被夺命的情形发生?”段斯续问道。

    “这倒是并不无。”那士卒想了想说道。

    “呵,还挺有意思的。”

    “请前头带路,我们需早些到沼地林,做些准备。”段斯续笑道,大步走了出去。

    那士卒紧跟在后面,一路小跑,心想道这女子虽是长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却不想竟是个高手,脚程也是极为快速的。

    谁料,两人刚走到城外,便从不远处的一片芦苇丛中,飞身出来一个黑影。

    士卒还未看去这黑影是何,便拔刀要砍上去。

    段斯续一把把士卒抓起来,扔在身后,喊道“不要命了!”

    “是行尸!有尸毒!”

    说着,只见段斯续从手中显出月牙镖,向那具暴走的行尸飞了过去。

    月牙镖扎在尸体身上时,那尸体便瞬间灰飞烟灭了!

    士卒惊讶的看着段斯续,他没想到,这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

    竟然有这样的本事,比那些只会摆场面的骗钱道士强多了!

    他有些惭愧道“姑娘,方才我有些无礼了,请你莫要见怪。”

    段斯续拍了拍手,笑道“无事,若是我,也会如此。”

    “毕竟,我的样貌确实有些争议。”

    士卒抱拳道“人不可貌相,是我小瞧了姑娘。”

    “方才,姑娘的救命之恩和本事,我已然见到。”

    “佩服!”

    段斯续笑了笑摆摆手,说道“过誉了,今日且把沼地林之事解决再说不迟。”

    “不过,这行尸并无沼地的气息,看来这里不止沼地林有问题。”

    “我们可否先去军营一探?”段斯续问道。

    “请跟我来。”士卒走在前面引路,大约半个时辰后,两人来到了军营。

    “姑娘,因的军营中不得有女子出入,我等先去报告将军。”

    “劳烦您在此稍后。”士卒拜道。

    “无妨,请便。”段斯续礼道,便回身看向不远处的树林。

    “西面是树林,东面是内城,确实并无不妥。”

    “只是这林子的长势却是极为奇怪,高的如此之高,矮的却如此之矮!”

    段斯续自语道。

    这时,士卒急忙跑过来,拜道“姑娘,您请进将军大帐内细谈。”

    “好,你带路。”段斯续说道,便跟着士卒走去了将军大帐。

    来到大帐门口,士卒报道“秦将军,那位姑娘已经在帐外等候。”

    “请进来!”里面的秦将军命令道。

    士卒给段斯续掀开帐帘,将她请进去。

    段斯续看了一眼这位秦将军,随即抱拳拜道“拜见,秦将军!”

    “你便是李风说的术士?”秦将军显然是看不上段斯续一个女子的。

    “正是小女子。”段斯续笑了笑,拜道。

    “你可知,这几天已经吓走了五个术士,他们都是有名的大师。”秦将军扬眉略微轻视道。

    段斯续放下手,背在身后,只是不说话,直视着秦将军。

    “你是胆怯了?不敢言语!”秦将军微怒道。

    “我不与不信任之人说话。”

    “而此时肯在这里站着,不过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段斯续指着身后的士卒笑道。

    “口出狂言!”

    “既然,李风将你带来,我便让你去处理此事。”

    “若是处理不好,必杀之,本将军最恨狂妄之人!”秦将军吼道。

    “巧了,我也讨厌你这种人!”段斯续说完,转身走出了大帐,走出军营。

    飞身向军营旁的树干上坐了下来,倚靠在树上,闭上眼睛等着入夜之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