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骨钱令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生死骑行(八)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生死骑行(八)

 热门推荐:
    贾行云已经处于一种混沌的半昏厥状态。

    他的状态很神奇,明明已经在开始七窍流血,身体却还在驾驶着自行车继续行驶。

    他闭着眼睛,松开双手,冲冲冲。

    冲乱湖边的簕杜鹃花,冲向湖坎,冲进湖泊。

    三米的悬空湖面,在贾行云面前,犹如平地。

    他飞了,从v字道这头,瞬息抵达那头。

    v不再是v,而是一。

    普宁傻了,连续的v字道在对方面前,犹如一条直道,三米的悬空湖面,最多就是一条直道上被太阳晒出的裂痕。

    他咽了咽口水,激动得嘴皮子直打哆嗦。

    “行……行仙,神仙操作。”

    “秀得劳资头皮发麻,眼冒金星,昏天暗地……”

    “导,你连撞了三次,血流了一地,晕厥状态很正常。”刘汉强的手也在抖,导致直升机跟着抖。

    “别抖了,机器快掉下去了。”摄录师尚观吼一嗓子,以发泄心中激动的心情。

    他觉得作为一个摄影师,这一辈子能拍到这种第一手资料,死了都值。

    “滚啊,别说晕厥,就是刀子插在头上,也挡不住我解说车神的操作。”

    普宁揪着话筒,上面已经血迹斑斑,他头上流血,眼中的兴奋几欲迸出。

    “九曲八道湖沟,就这么被车神给一条直线穿了。”

    “我还能说什么,任何词汇的描述都是匮乏的。”

    “此时此刻,我兴奋得想从直升机上跳下去……玛德,别拉我,我没说要跳。”

    “马上就是12公里处的云水禅心了,哟,又有人想要阻挡我神的步伐?呵呵,迎接神的洗礼吧,愚蠢的凡人。”

    云水禅心处,是一处绝佳的观湖景点。

    临湖悬空木栈道,近道经咒转经筒。

    7座铜制的转经筒高近2米,直径半米,排成一排,正高速自传。

    是人为的高速旋转。

    转经筒四周,十来名骑手踩车拉绳。

    尼龙绳分为两组,一组被自行车拴住,交叉绕着转经筒,另外一端绑在对面山体一侧、排水沟旁,几颗糖胶树上。

    另外一组尼龙绳固定在相应的转经筒和糖胶树上。

    他们运用转经筒转动动能,欲将几颗高大的糖胶树拉倒横在湖道上。

    冷眼旁观的普宁呵呵一笑,云淡风轻。

    “蟊贼,想屁吃呢。我神无惧,我神无敌。”

    “不是,车神,你踏马……”

    贾行云不是故意要打脸普宁,是他自己还处于玄妙的状态,完全不受控制。

    叠为一体的骨钱令光芒大盛,龙吟阵阵。

    在缅北,卡寨禁地石塔中“吃掉”血鸦笛的玄幻龙形,盘龙绕柱。

    被转经轮上的经咒吸引。

    准确的说,是一颗不知何时出现在它嘴中的轮珠被经咒吸引。

    这颗轮珠,转动着,金光灿烂,像盘又像珠。

    山川地理之间,龙形昂首,珠光宝气,犹如神龙戏珠。

    这颗珠散发的光芒对骨钱令形成压制,无形的压缩之力,促使它跟贾行云的融合加速。

    的转世轮,果位修行,只镇邪物。

    骨钱令是邪物吗?

    没人知道。

    恐怕赵猛也不会这么认为。

    因果眼中世界的崩塌,的的确确触发永福寺无量寿经变九渡天门大阵。

    以至于不得不将转世轮打入贾行云体内,以解锁大阵的攻击目标。

    是与不是,不重要。

    重要的是转世轮被转经筒上的经咒吸引,主动蹦了出来,要跟骨钱令挣个高低。

    神龙戏珠,七个副盘瞬间解体,化作光雨融入神龙。

    那神龙变了,变成一根圆柱。

    一根周身有八个漩涡,七个点亮,一个昏暗的圆柱。

    缩小版界柱,柱身复杂的纹理,似蕴含着世界。

    转世轮瞬间变大,变得圣光璀璨。

    一柱斗暖阳。

    界柱渺小,却是一往无前,散发擎天气势,汹涌地撞向转世轮。

    如劫难重临,界柱崩散,转世轮消失。

    七个副盘星星点点,再度汇集重叠。

    只是副盘之下,山川地理图变成明黄,圣洁无比,似有梵音阵阵。

    此处变成了一片佛国妙音。

    骨钱令与转世轮先一步融合了。

    贾行云瞬间清醒,无穷无尽的能量汹涌地涌向他的四肢百骸。

    他觉得充满了力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

    他甚至觉得,过度使用骨钱令的能力,也没有关系,副作用似乎消失了。

    贾行云惊觉座下的自行车在朝转经筒的方向“自杀”冲锋。

    他就像失去意识又突然苏醒,惊觉周遭的环境与失去意识前大相庭径的人,愕然得无以复加。

    他动了。

    “神,他动了,又没动。”普宁眼中闪烁着迷恋的光,看着贾行云终于扶住了车把。

    “他无视了倒下的树,他冲向了转经筒。”

    “我就知道,车神是不走寻常路的,他驾驶着自行车,不,那不是自行车,是神驹。”

    “他以倾角侧向行驶,转向了转动的转经筒,利用转经筒的高速转动加速,加速,再加速。”

    “你们敢信,他居然垂直在转经筒上与地面平行,这该死的和谐,让我觉得自行车就不是垂直地面骑行,而是应该像他一样,天马行空,他……他……好吧,我词穷了,他又飞了。”

    经过转经筒7轮高速加速,贾行云斜着飞了出去。

    他手中拿着尼龙绳,在空中后翻。

    自行车在上,贾行云在下。

    脚朝天,头朝地。

    贾行云半空中挥舞尼龙绳,凌空套马般将三名骑手套在一起。

    空中360°斜后翻,贾行云调整坐姿,擦着湖道旁的高山榕树干,驶到路面。

    他拉着尼龙绳高速行驶。

    三名被套在一起的骑手后翻着凌空而起,被卡在高山榕的树杈上,撞成一团硕大的人肉鸟窝。

    贾行云松开尼龙绳,盯上了前方踩自行车加速转经筒的两名骑手。

    两名骑手撅起屁股左摇右摆,疯狂蹬车,恨不得爹妈多生十几条腿。

    啪……啪……

    两声。

    贾行云不需下死手,交错的瞬间,抬手挨着两骑手的屁股就是两巴掌。

    高速行驶,贾行云都没用劲,利用动能就已将两骑手扇得屁瓣臃肿。

    两名骑手连车带人,叽哇鬼叫,陀螺转动,旋转着噗通噗通滚进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