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骨钱令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生死骑行(十)

第一百六十六章 生死骑行(十)

 热门推荐:
    骨钱令正文卷第一百六十六章生死骑行15公里开始,贾行云遇到了大麻烦。

    鹤舞松涛观湖台附近插进一辆观光车,差点将他别向山体。

    静水春深服务点又有一辆观光车加了进来。

    此时两辆观光车一左一右,与他并驾齐驱,慢慢挤压他的生存空间。

    观光车很有策略,车头有靠拢的趋势。

    贾行云提不起速,被动别在越来越狭窄的车体缝隙。

    左右两车除了驾驶员,各两名骑手,手持钢管,不是去砸贾行云,而是在他避让车身自顾不暇的空挡,穿过他的车架,将车悬空架在两辆观光车中间。

    “合。”驾驶员爆喝一声,两辆车再度靠拢,自行车吱呀呀的挤压声传来。

    幸在贾行云这款自行车航太材料打造,这点挤压力度还是能承受的。

    自行车被固定,正中贾行云下怀。

    他弹座而起,踩着钢管跳进左车,跟骑手打斗起来。

    观光车两边是敞开的,但是高度很矮,中间又是一排排三位座椅,他窝着身子完全施展不开。

    一来二去,反而挨了不少老拳。

    贾行云打得火起,眼角撇到转弯处,有几颗高大的树挡住了直升机。

    他掐准时机,唰地一声,手上白银一闪即逝。

    奋力搏命的骑手们,陡然觉得眼前敞亮,只听到一声破风,头顶的车皮飞了。

    他们茫然四顾,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贾行云瞬出荷瓣剑,又瞬收,快到无人察觉。

    高度得以释放,他就犹如一头脱缰的野马。

    砂锅大的拳头,先怼上了发呆的骑手眼上。

    这名骑手捂着眼连连后退,绊在座椅靠背,往后倒去。

    “谢谢啊。”后倒的骑手仓惶之间被人拉住,惊魂未定的同时下意识道谢。

    他定睛一看,吓得手臂直哆嗦。

    贾行云拉着他的手,往前回收,踩着座椅,抬起右膝照着他下巴就是一击膝顶。

    巨大的冲击力将骑手顶得凌空360倒翻,肚子挺在座椅靠背上,肋骨尽折,肠子都快挺断。

    贾行云双手吊在车皮横梁上,借势而为,蹬踏的动作,将驾驶员身旁的骑手,踹得倒飞到右边的观光车中。

    这名骑手倒飞着,还未落定,就撞翻踩着钢管准备扑过来的右车两名骑手上。

    三人抱在一起,乱成一团。

    “好好开车,专注点。”贾行云拍着左车驾驶员后脑勺,语气温和得像个体恤下属的老板。

    “好好……好的。”从后视镜目睹一切的驾驶员,点头如捣蒜,干瞪眼,双手紧张地搓着方向盘,脑勺发热,头皮发麻,生怕那个看似一脸春风的人,一言不合就摘了自己的头盖骨。

    “gooboy!”贾行云拍着驾驶员的肩头,抬起右脚掸了掸脚背上的灰尘。

    他嘴角扯出轻蔑的弧度,甩了甩头,捏起响指,朝对面三个躬身防备的骑手招了招手。

    三名骑手汗流浃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动弹。

    此时,正值16公里标示点,一闪而过。

    涂刷在湖道上的白色标示点,车底闪过,就像一道信号。

    三名骑手同时吊在侧梁上,怒吼着踹向对面观光车的竖梁。

    贾行云反手握推,以夹在中间的自行车座椅为支点,抱住中间骑手的腿,猛地一拽。

    他紧随其后,合拢双拳照着横在半空的中间骑手肚子就是一击“彗星锤”。

    中间骑手哇地一声,半空虾米躬身,嘴里红的、黄的、白的吐得稀里哗啦。

    这倒霉骑手,被贾行云砸得昏厥过去,v着身子还没落地,就被贾行云当足球一样抽了出去。

    中间骑手撞向后方骑手,后方骑手下意识抱住对方,被撞得重心失衡。

    两人磕磕绊绊,皮球一般落下车去,倒在湖道上被惯性带得翻滚成血糊糊的肉球。

    “我……我……我自己来。”最后一名骑手吓得裤子湿透,转身大叫一声,跳车扑进路边的茶树。

    看那茶树损毁的程度,估计他也受伤不轻。

    “老子跟你拼了。”右车的驾驶员惊恐之中失去理智,猛打方向盘,朝左车车头怼了过去。

    巨大的冲撞声,吓得左车驾驶员汗毛炸裂。

    左车撞翻湖坎,后胎悬空,差点落下湖去。

    “你不活了,老子还想活。”左车驾驶员朝右猛打方向盘,抵住右车,行驶在湖沿,半个轮胎悬在湖面,要是来个左转弯的弯道,非得冲进湖中不可。

    贾行云被冲撞的座力顿得跌坐在靠椅上,他拽住竖梁,并腿侧跳两次越过两排坐骑,拉住右车驾驶员的后衣襟,吼道:“停车,我不为难你们。”

    右车驾驶员别的没听见,就觉得后颈传来拉力,他吓得大喊大叫,猛踩油门。

    两车倾斜着,一路狂飙。

    眼看着左车要掉进湖中,左车驾驶员猛踩刹车,车头擦着右车的车身,刮起长长几道车皮。

    这一刹却没有挽救到左车,反而因为惯性和巨大的摩擦反作用力,车尾左向横摆,咣当一声侧翻,驾驶员还来不及跳车,就连人带车灌进湖里。

    巨大的浪花溅起,将疯狂扭转的右车浇了个彻头彻尾。

    晃荡之中,贾行云抓住右车的方向盘。

    右车驾驶员疯了一般,死命抢夺。

    他早已失去理智,红着眼睛一门心思要跟贾行云同归于尽。

    两人扭打在一起,贾行云在直升机面前不好下死手。

    右车驾驶员全身压到方向盘上,居然拼着一股蛮劲跟他争得旗鼓相当。

    两人使出力气抢夺方向盘,右车蛇形摆尾。

    一会擦着山体,火星四溅。

    一会撞着树干,凹憋几块。

    整个车身稀烂得不成样子,车上的座椅都被掀翻几排。

    可怜贾行云价值十来万的土拨鼠,车胎轮毂严重变形,座包掉了一半,龙头更是没法看,转动轴裂开了,前轮带着龙头绞散了车条,散漫的车条卷动着,噼里啪啦像挥舞的烟花。

    哐当一声巨响。

    贾行云连连后退,差点翻下车去。

    他盯着抓在手中的方向盘,和跌跌撞撞退向他的驾驶员,愣了足足好几秒。

    抢着抢着,方向盘被贾行云和驾驶员掰断了。

    驾驶员哈哈大笑,状若疯癫,看到贾行云扔掉方向盘欲跳湖。

    他眼中激起疯狂,拦腰抱向贾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