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西游之绝代凶蟾 > 第一百三十节?无支祁的下落

第一百三十节?无支祁的下落

 热门推荐:
    滚滚冥河水,深不见底,无支祁带着孟婆坠入其中,也不知到底是死是活,让众人的情绪都变得极为低落。

    正在这时,只听得一旁的胡宁忽然开口道:“对了,云叔叔,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卜算到咱们前来地府的时候,这位无前辈并不在其中,只有这位江叔叔罢了,之前还道是自己功力不济,没有看个真切,如今想来,只怕是早有注定啊。”

    云翔脸色一沉,忽然心中一动,道:“宁儿,那你快快过来卜算一下,无前辈到底吉凶如何?”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眼光顿时全都汇聚到了胡宁的身上,虽然他们大多并不太相信所谓的卜算之术,但人到了绝望的时候,有时却反倒会将希望寄托于这些虚无缥缈之事上。

    胡宁被众人看得有些紧张,只得道:“云叔叔,无前辈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以我的修为为他卜算,只怕未必能够算得真切啊。”

    云翔忙道:“无妨,你且试着卜算便是,若有结果便是最好,若无结果,倒也无妨。”九尾夫人也连忙帮腔道:“宁儿,之前你在压龙山卜算过几次,不是都挺准的吗?让你算你就算,不用怕,即便是算不出,也没人会怪你的。”

    胡宁听了这话,方才点头道:“那好,我算便是了,不知这位无前辈的名讳是什么?原身又是什么?”

    “无支祁,上古水猿。”抢着答话的却是江棘。

    胡宁点了点头,取出了法宝铜钱,便已念动起了咒语来。

    随着那铜钱贴在了他的前额之上,他微闭的眼珠飞快地转动着,脸上却渐渐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口中也轻叹道:“咦?怎会这样?”

    众人顿时紧张了起来,性急的吕方当即便要开口询问,却被九尾夫人及时地挥手制止了。占卜的过程最忌被人打搅,否则便会使得效果大打折扣,占卜者也会伤到元气,她这个当母亲的自然也是最清楚不过了。

    直到那铜钱自行落回了胡宁的手中,他缓缓张开了双眼,略带疲惫地喘了口气,九尾夫人才连忙问道:“宁儿,结果如何?无前辈是否安然无恙?”

    胡宁回忆着刚才隐约看到的景象,道:“这个性命之忧应该是没有吧,不过安然无恙却也算不上。”

    云翔忙道:“到底你看到了什么,赶紧细细说来。”

    胡宁道:“我倒是看到他回到了陆地上,只是周围的景致与这里大为不同,似乎并非是在地府,而且而且他”

    云翔追问道:“他可是受了伤?”

    胡宁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受伤,只是我若说出来,只怕你们也不会相信。”

    九尾夫人叱道:“宁儿,莫要卖关子,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尽管直说便是。”

    胡宁叹了口气,道:“我看到他的肚子大如斗,而且还在不停地干呕,好像好像怀孕了一般。”

    “什么?怀孕?”一旁的吕方却已是忍不住惊呼道:“无前辈乃是男子,又怎么可能怀孕?你这卜算,定然是不灵了,我看还是再重新卜算上一次吧。”

    胡宁摇头道:“吕叔叔,我刚才看得千真万确,无前辈的状态确实如此,而且我还看到他掀起了衣服,肚皮里面分明是有东西在动。”

    吕方面露不豫之色,正要再开口反驳,却听得云翔忽然开口道:“吕兄,你有所不知,男人还真有可能怀孕,而且我还亲眼见到过。”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露出了更加疑惑的神色,齐齐向着云翔看了过去。

    不错,云翔不但见过男人怀孕,甚至还见到过男人生产。而且他还知道,这个世界上让男人怀孕的办法,至少有两种,正是旻天县的子父泉和西梁的子母河。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看也不像是胡宁瞎编的,倒是让云翔更多出来几分信心,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落入了冥河中的无支祁,又怎么会返回了阳间,而且还落入了这两个神奇的水流之中。

    众人闻言顿时大吃一惊,江棘忙问道:“在哪里?”

    云翔道:“江兄,我确实知道这样的地方,只是这地方不止一处,无前辈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敢确定,宁儿,除了无前辈,你可还注意到周围有什么别的东西?”

    胡宁挠了挠头,回忆道:“刚才我实在是太过吃惊了,还真不曾注意到了别的什么,对了,我隐约看到无前辈似乎坐在一口井边上。”

    “一口井?”云翔顿时脸色大变,忙问道:“还有别的什么?”

    胡宁无奈摇头道:“我功力不济,其他更远的东西,却是看不清楚了。”

    云翔沉声道:“可以判断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吗?”

    胡宁道:“按照画面的清晰程度来判断,应该是未来三个月内发生的事情。”

    云翔紧紧皱起了眉头,沉吟了半晌,方才缓缓舒展开来。

    这一口井的出现,让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旻天县里的子父泉,可仔细一想,又不尽然,西梁女国也有一口落胎泉,身怀六甲的无支祁出现在落胎泉,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这个信息反倒是没有太多的价值了。

    这样一来,无支祁同样还是可能在西梁女国或者旻天县,可结果却是天差地别了。

    如果他到了西梁女国,那里现在又没有谢晓蓉在,最多有一个如意真君,谅来也无法伤得到他,那他就已经安全了。可若是他到了旻天县,那里可是西天的重镇,只怕就真是有去无回了,可即便是他知道了此事,也没有任何办法前去营救。这一切,也只能看无支祁的命数了。

    见江棘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云翔强笑道:“江兄,我已经大概猜到了无兄的所在,谅来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那地方三两句话说不清楚,如今咱们还身处险地,待得离开了地府,我再与你们细说便是。”

    江棘略带狐疑地看了云翔一眼,见他递来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顿时心中稍定,勉强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这时,黑白无常二人也从远处又走了回来。

    他们毕竟是地府的人,对孟婆多有忌惮之心,并不敢与她正面冲突,所以刚才借着驱赶鬼魂的机会远远地躲开了,可事实上,他们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这边的情况,直到无支祁与孟婆双双坠入了冥河之中,方才敢回来与众人相见。

    谢必安来到云翔身旁,叹了口气道:“云兄弟,这冥河深不见底,即便是那位前辈有通天彻地之能,落到里面怕是也难以出来,你们还是节哀顺变吧。事到如今,你又有何打算?”

    云翔无奈摇了摇头,道:“两位老哥,如今落入河中的可不止是无前辈,还有那孟婆,可是惹来了麻烦?”

    谢必安苦笑道:“麻烦自然是不小,不过如今这结果,反倒是成了不幸中的大幸,尚需要咱们好好合计一下应对之策。”

    云翔原本以为他们已是惹了天大的灾祸,可此时听谢必安的语气,似乎并不是太过慌张,忙道:“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谢兄赶紧说来听听。”

    谢必安点了点头,便向众人分析起了当前的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