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西游之绝代凶蟾 > 第一百三十二节?岔路

第一百三十二节?岔路

 热门推荐:
    卦象大吉,胡宁亲眼看到了大家回到双叉寨喝酒吃肉,所以实在不必有什么可担心的。一行人跟着黑白无常过了奈何桥,沿着大路向前行去。

    眼看众人都在默默赶路,胡宁轻轻一拉云翔,将他留在了队伍的最后,低声道:“云叔叔,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云翔奇道:“什么事?你尽管说便是了。”

    胡宁看了看其余人都未注意到他们,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道:“其实,我的卜算之术唤做天乩术,与那谛听的地听**一般,消耗也是不小,每次施展完也要休息一些时候的,不过我不需要休息一个月,只要一天就足够了。”

    云翔点点头道:“不错,你法术可是窥探天机,有些限制也是正常的,不然的话......”说到这,他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道:“那你刚才不是施展了两次吗?”

    胡宁压低了声音道:“刚才第二次施法,我是骗你们的,其实什么都没有看到。”

    “没看到?”云翔的脸色顿时变了,一脸不善地看着胡宁道:“这是何意?”

    胡宁道:“云叔叔,我虽然没有算到咱们此去的吉凶,但我以前算到过,咱们终究还是会走上这条路的,所以便只能这样骗你们了。

    而且,我也能看出来,你其实是希望这样做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家交代罢了,所以我说谎,也是为了帮你一把。

    我师傅曾说过,十卜九骗,若是每次卜算都泄露天机的话,世间也早就不该有卜者的存在了。无论真假,都要能帮助到世人,方才是卜算一道的真谛所在。这道理我以前总是想不明白,不过今天,我好像才真的明白了。”

    合着这鬼谷子教的卜算之术,还包括了骗人的玩意啊。当然,这种东西倒是可以激励士气,也不是毫无作用。

    云翔好像不认识一样盯着胡宁看了许久,方才叹道:“也罢,既然骗都已经骗了,那就一条道走到黑吧。不过切记,此事千万别告诉别人,便是连你母亲都别说,免得他们担心。”

    胡宁笑道:“云叔叔放心,我明白的,若是告诉了别人,我的卜算就毫无意义了。”

    云翔心中一动,奇道:“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胡宁理所当然地道:“你是拿主意的人,必须保证清醒,所以我自然要跟你说实话了,不然可就会害了大家。”

    云翔奇道:“这也是你师傅教的?”

    胡宁点头道:“正是。”

    好嘛,看这架势,估计后世那些大忽悠也都算是真传了,只是漏学了那一点真功夫罢了。

    “对了,”云翔心念一动,又问道:“无支祁的事,总该是真的吧?”

    胡宁点头道:“那个自然是真的,费了我不少力气。”

    云翔哈哈一笑,道:“今日才发现,你这小子真有点意思,以后没事干可以来双叉寨找我,咱们爷俩好好聊聊。”

    胡宁嬉笑道:“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啊,可不带反悔的,那我以后就多往双叉寨去了。我娘的压龙山实在是太闷了,她又什么都要管,我早就不想待了,只是她不肯放我离开罢了。以后我没事就去双叉寨,有您老给我垫着,想来她也不会生气的。”

    云翔闻言顿时一愣,转头看向九尾夫人,却见她也正在偷偷打量着他们,见被他发现,顿时脸色一红,连忙转过了头去。再回头看了看正是一脸喜色的胡宁,忽然间,他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说笑之间,众人一路前行,不多时,便见到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了分叉,一条仍是大路,一条却要窄上不少。

    黑白无常停下了脚步,谢必安一指那大路介绍道:“这条大路便是通往酆都城去的,以后若是有空,各位兄弟可以过来盘桓几日,我亲自带你们玩耍一番,也让你们见识见识人死后的精彩之处。”

    这话真是怎么听怎么别扭,云翔几人面面相觑,却也不知是否该答应,只能以沉默回应。

    谢必安又一指那条小路道:“这条小路便是去枉死城的路,咱们这次却是要走这一条了。”

    云翔奇道:“谢老哥,那些枉死之人前往枉死城,莫非也是你们鬼差领路吗?”

    谢必安摇头道:“哪个会替枉死城引路?枉死之人,业障遮眼,根本看不到阳关大道,都是自己走上这条小路的。”

    说到这,他抬头看了看那乌沉沉的天空,道:“眼下时候不早了,咱们得加快赶路,过了恶狗岭、金鸡山和野**,清早就能赶到枉死城了。”

    吕方问道:“怎的还有这么远?恶狗岭、金鸡山和野**又是什么破地方?”

    谢必安解释道:“冥界不但是人死之后的归宿,牲畜野兽也要来此,只是不归我们阎王殿管罢了。这些牲畜野兽有些散居于冥界各处,有些会聚集在一起自保,等待每月轮回谱开启时便去争那一线投胎转世的机会。这恶狗岭和金鸡岭,便是凡间的狗和鸡死后所来的地方。”

    吕方一听这话,顿时乐了,笑道:“那可有驴死后待的地方?”

    谢必安点头道:“自然是有的,不但有,而且还是好地方。”

    吕方顿时心中一阵骄傲,忙问道:“在哪里?”

    谢必安一指前方道:“听说枉死城所在之处,以前唤做野驴坡,可当真是个好地方,不过后来幽冥菩萨在那里建了枉死城,就把驴魂全都赶走了,也不知赶到了何处。”

    吕方一听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狠狠地啐出了一口唾沫,怒道:“这些该死的秃驴,果然没一个好东西。不对,不是秃驴,应该是秃王。”

    这时,一旁的胡宁忽然插口问道:“那野**又是什么地方?”

    谢必安道:“所有鬼魂之中,以人类鬼魂灵性最强,许多牲畜的鬼魂都会去扑咬人类的鬼魂,以求增强灵性,后世投胎为人。所以当那些枉死的鬼魂路过野狗岭和金鸡岭的时候,便会被鸡犬的鬼魂攻击,若是能够逃过去,便可以到达枉死城,若是神魂受损太重,便会留在野**中,吞食其他人以夺取灵气。其实最后真正能够挺过这三关,平安到达枉死城的鬼魂,也不过十之二三罢了。”

    众人听他这一说,顿时有些愕然,没想到这前往枉死城的路上还如此不太平。

    九尾夫人忍不住叹道:“枉死鬼已经够可怜的了,怎的还要受这许多罪过?佛门不是总是说慈悲为怀吗,怎么幽冥菩萨也不管管?”

    谢必安嘿嘿一笑,道:“夫人只记得佛门慈悲,却忘了佛门广大,不渡无缘之人,过不了这三关,就是无缘之人呗,幽冥菩萨的慈悲又哪里会施舍给他们?”

    九尾夫人摇头再次叹息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云翔想到当年欧阳傲前往枉死城,定然也是过了这三关的,所受的罪过只怕不少,顿时心中有些沉重,摇了摇头,意兴索然地道:“别耽误时间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