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东沙 > 第九百五十章 故人拜访

第九百五十章 故人拜访

 热门推荐:
    “其实,收服南江城,最关键的一点在于,收服三河堂。”吴福缓缓地说道。

    对于天下局势,吴福了如指掌。

    “三河堂乃是洪门堂口之一,而且还是整个江湖上最大的势力之一。”何叔度缓缓地说道。

    “正因为如此,掌控三河堂,就意味着掌控一切。”吴福笑了笑。

    “千岁似乎还不太清楚,我与三河堂之间,有些误会。”何叔度无奈的说道。

    或许,王庆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会将何叔度安排在此地。

    仿佛,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何叔度与三河堂之间的纠纷在于没有证据。

    他没有证据证明自己与那些屠戮之事毫无关联。

    导致现在他有点畏惧。

    当一个人无法证明自己的嫌疑之前,他是不敢见人的。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可能产生误会。

    “误会?”吴福微微一笑:“咱家不知道什么是误会,但咱家可以肯定一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是吗?”何叔度眉头一皱。

    其实,这句话看似很简单,天下苍生,争名夺利,无非就是一个利字。

    但无论利益的让步还是索取,都需要付出代价。

    代价是不可估量的。

    如果说有一样东西可以盖过利益的话,那就只能是声誉了。

    三河堂可以忍受这种损失,但洪门会忍受吗?

    “或许,我该找洪门门主谈一谈?”何叔度微微一笑。

    “你应该明白了。”吴福笑着说道。

    “千岁应该有门路吧?”何叔度突然会心一笑。

    “我有吗?”吴福也跟着笑起来。

    “千岁,你可不能在此事上藏拙啊!”何叔度笑着说道。

    “咱家定当尽全力。”吴福笑着点了点头。

    何叔度与吴福在暗中达成一定的交易。

    吴福还没有提出自己的条件,但这个条件也一定要在何叔度的接受范围之内。

    吴福着手开始忙碌,大批高手开始布控下去。

    何何叔度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南疆扎根。

    其实,他一点都不想自己定局在此地。

    南疆是一个无论地貌还是气候,何叔度都不喜欢的地方。

    可是,好地方大家都喜欢。

    你不喜欢的地方,总有人喜欢。

    更何况,并不是你不喜欢的东西就会离你而去。

    相反的,很多你不喜欢的东西会紧紧围绕着你,令你无所遁形。

    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事情降临,唯独何叔度,他一个人在唐门总堂之内,似乎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但也有很多事情自己处理不好。

    “何先生,有人求见。”

    正当何叔度思考下一步该如何去做的时候,唐布走了进来。

    现在,唐布的主要任务便是陪伴着何叔度。

    唐布对于唐门总堂还算了解,其他精干的人手都派了出去,唯独剩下他这个半吊子。

    不过何叔度从他嘴里也得到了不少信息。

    这种的公子哥,本质上不算坏只要有人加以引导,而且看着他们往正道上走,其实很多东西都能改变。

    何叔度摆了摆手:“让他进来吧!”

    其实,他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但是谁已经没关系了。

    现在的何叔度已经恢复了八成实力。

    可惜,他身上的解毒丹已经完全耗尽了。

    半年的量现在空无一物。

    倒不是这半年的量很大而是药江感觉在半年之内他不会遭遇那么多危险。

    这些药量应该足够何叔度用两次了。

    现在一次用光足以说明他的伤势严重。

    当此人进来之后何叔度也极为惊讶。

    来者竟然是乌雾空洞洞主乌木空。

    自从上一次在逍遥山庄见过之后他们已经有接近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见了。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当初何叔度本打算带走乌木空可惜碍于情面,没有开口。

    没想到此时的乌木空十分狼狈的走了进来。

    很明显,他经过长途跋涉之后除了脸上的疲惫之外,还有些许衰败的意味。

    “何先生!”乌木空激动地躬身。

    “原来是乌洞主!”何叔度微微一笑。

    何叔度的身份早就被确认了乌木空对何叔度也是从的真正身份而熟悉。

    所以,在很多时候他不能算是一个彻底的外人,因为当初何叔度答应过,要保他一命。

    “还望何先生能够收留在下!”乌木空激动地说道。

    “什么意思?”何叔度一愣:“难道乌洞主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现在他们都要杀我!”乌木空无奈地说道:“仿佛天下人都觉得我犯了错!”

    “你的确犯了错。”何叔度微微一笑:“只不过,这个错误不应该你来承担主要责任。”

    “是啊,当初我也是被逼无奈,这才被迫动手,但真正的主凶也不应是我啊!”乌木空痛苦地说道。

    “谁要杀你?”何叔度微微一笑:“逍遥山庄?”

    “逍遥山庄要杀我,现在连其他人也开始准备对我动手,逍遥山庄更是拿出十万两白银作为悬赏,我几乎走投无路了。”乌木空叹息一声。

    “六扇门呢?他们难道不保你吗?”何叔度笑着问道。

    “慕容云火原本答应要保我的,可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让我自谋生路。”乌木空愤怒地说道。

    “你似乎对慕容云火很不满?”何叔度好奇地问道。

    “是啊!”乌木空严肃地点了点头:“若不是当初她答应让我在逍遥山庄出手,或许情况不会这般糟糕。”

    “你能在六扇门捡回一条命就很不错了。”何叔度笑了笑:“若非当初她手下留情,你焉能活到现在?”

    “可是!!!”乌木空似乎还在气愤。

    “现在你的价值已经比不过你所带来的灾难了,他们不保你也很正常。”何叔度笑了笑:“不过倒是你,要清楚这一点。”

    “我清楚。”乌木空一愣。

    原本他认为何叔度会着恼慕容云火,现在看起来,他似乎一直都在帮着这个女人说话。

    乌木空反倒是搞不清楚状况和立场了。

    “十万两白银啊!”何叔度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一笔小收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