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神学院之大修者 > 第四百四十章:若宁的科学猜想

第四百四十章:若宁的科学猜想

 热门推荐:
    一拍即合,狼狈为奸!

    大概说的就是辛德拉古菲与卡萨墨染二人吧!

    离开辛德拉古菲那象征着整个虚空大陆权势的华贵庭院,卡萨墨染还是无法相信,辛德拉古菲会答应的慢那么痛快。

    虽然对方的条件是要自己支持她的黑暗会议执掌帝级会议。

    但卡萨墨染还是感觉哪里怪怪的。

    玛尔扎本即将突破至尊,谁来执掌帝级会议?

    这个问题很简单不过,不是他卡萨墨染,便是辛德拉古菲。

    其他人,有的要么身份不够,有的要么实力不足

    辛德拉古菲的条件与其是让自己支持她执掌帝级会议,还不如说是辛德拉古菲让他退出竞选。

    如此简单的条件,就让辛德拉古菲同意与自己联手,去对付玛尔扎本。

    卡萨墨染摇摇头,回去准备起来。

    他要的是辛德拉古菲与玛尔扎本同时完蛋,只要辛德拉古菲有行动,那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只要搬到二人,管她辛德拉古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回首看一眼辛德拉古菲的庭院,卡萨墨染心中冷笑不已。

    果然,这个愚蠢的女人,一碰见关于玛尔扎本的事,总是手忙脚乱,智商跌到负数。做什么都瞻前顾后,又或者不计代价。

    “小姐,为何答应卡萨墨染?”辛德拉古菲的卧室中,老仆人疑惑问到。自家小姐这是怎么了?居然要和卡萨墨染联手去破坏玛尔扎本突破至尊。

    作为仆人,她不该过问这些,但现在即使是街上的乞丐都看得清楚,玛尔扎本突破至尊已经是大势所趋。任何阻挡的人,都将面对来自两位至尊的怒火。

    正如深海大祭祀所言:虚空从不缺帝级强者,要是自家小姐去阻止玛尔扎本,她不觉得以辛德拉古菲和卡萨墨染二人及其身后的势力可以承受来自两位至尊的怒火。

    “答应他?”辛德拉古菲微微一笑,看着镜中人道:“古姥,你说我美吗?”

    “美!小姐是全虚空世界最美的!”

    老仆听闻辛德拉古菲闻话,连忙笑意满面的夸赞道。

    “是吗?”辛德拉古菲道:“既然我是最美的,那为何他自巫界回来后,就不在看我一眼?”

    “那个”作为跟随辛德拉古菲十数万年的侍女,老仆自然知道辛德拉古菲再说什么,也知道她的过往,因此闻言不由愣住,这个问题,可要命啊!

    辛德拉古菲自顾道:“他爱上一个夜蛛族的女人,那是全大陆艳名在外的低贱种族,但他居然会为她义无反顾。”

    辛德拉古菲抚摸着自己的秀发,自言自语道:“但他为何就不能为我义无反顾一次呢?是因为我是他师兄的妻子?可他知道我是怎么成为他师兄的妻子的吗?”

    老仆担忧道:“小姐可这也不是对付先知的理由两位至尊大人亲自关注我们若是轻举妄动的话”

    辛德拉古菲打断老仆道:“谁说我要和卡萨墨染联手了?”

    “可刚刚”

    “嘁!”辛德拉古菲不屑道:“他卡萨墨染打得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

    数万年来,我比他自己还了解他,和他合作?恐怕到时候我连骨头渣滓都不剩。”

    “那小姐你”

    阻止玛尔扎本突破至尊,是辛德拉古菲一直在做的。

    她们最近也无法去阻止玛尔扎本前进的脚步比起卡萨墨染并没有太多进展。

    此时也许和卡萨墨染联手至少在一些资源上共享还是可以的。

    但听辛德拉古菲的意思好像并不打算去阻止玛尔扎本了。

    老仆不明白辛德拉古菲怎么突然有了放弃的心思。

    虽然这个念头是有利于辛德家族的。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法子,他要走最后一步那就让他走好了!”

    辛德拉古菲给自己画上眉,打扮好了后站起身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还不忘问老仆道:“你说,我这样出现在先知面前怎么样?”

    老仆道:“小姐什么样在我看来都是最美的,先知有眼福了!”

    “那就好!”辛德拉古菲听了老仆的话很是满意的笑道:“我也该去恭喜下我的小师弟了!”

    老仆为难道:“可是先知已经去了突破之地了!”

    “无妨的!”辛德拉古菲道:“卡萨墨染希望我去,那我也只能去了!”

    老仆:“????”

    主世界天庭。

    “怎么了?”

    一处宫殿,若宁看见在楼阁发呆的伊利芙琳,上前问到。

    伊利芙琳见是若宁,微微点头道:“今天就是老师突破至尊的日子了!”

    若宁道:“在担心?”

    伊利芙琳摇摇头道:“没有,只是不能参与那样的盛况,有些遗憾!”

    若宁想了想到:“能说说你老师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师?”伊利芙琳闻言想了想,苦笑着摇摇头道:“不怕你笑话,其实我并不了解他,或者说,只有极少数的人解他,以至于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他的样子。”

    “怎么可能?”若宁不信道:“你可是他的关门弟子,没见过他真容吗?”

    “没有!”伊利芙琳摇摇头道:“从我见到他到现在,他一直笼罩在修袍中,我见过的,只有他的眼睛。

    即使是眼睛,我也不熟悉,因为那是一双,能洞彻人心的眼睛。

    被他看一眼,你就没有秘密可言。

    因此,每次我见他,都低着头,以至于到现在,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身紫袍笼罩下的身影。”

    “那你们这”若宁闻言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得道:“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你老师突破至尊,我们总该能回去了吧?”

    伊利芙琳摇摇头道:“若宁姐,那你可能得失望了,我们恐怕会不去了!”

    “为什么?”若宁不解道:“你老师都是至尊了,天帝那个级别的存在,按女皇说的,整个虚空世界就三个。这样的存在,你们还不能回去?”

    “虚空和主世界是不一样的!”伊利芙琳无奈道:“我们虚空世界,真正主事的是帝级会议,那是虚空世界的帝级强者制定规则的地方。而每一个帝级会的议议员都是帝级强者,其所代表的,是自己强大的实力以及其背后的种族,

    以前,我老师做为议长,实权掌控帝级会议,但也无法左右其他帝级议员的决议。

    尤其是其中的黑暗会议的,他们完全与我老师唱反调。

    而在我们虚空世界,至尊是需要去镇守深渊之门的,不能干涉虚空世界的事务。

    他们不能像天帝那般直接管理,只能通过帝级会议来实行他们的意志。

    因此,以前我老师执掌帝级会议时,我们还有机会回去。等我老师突破至尊后,这个机会,遥遥无期了!至少,也得我们中有人突破大帝级吧!

    除了我们自己成为大帝外,我实在想不到其它能让我们回去的理由。

    黑暗会议、深海神庭,现在还得加一个在暗中,不知多大势力的院长卡萨墨染。

    他们都不希望我们出现在虚空世界。”

    “这样?”若宁摇摇头道:“你们虚空世界真乱!”

    伊利芙琳笑道:“是挺乱的!”

    “对了!”若宁想起什么道:“你说的深渊,是司法天神前不久在费雷泽处理的那个吗?”

    “是的!”伊利芙琳道:“不过你们运气好,司法天神及时的封印了对方,而且对方只是一个裂缝,不像我们虚空世界,都已经形成了深渊之门。”

    “这样!”若宁皱眉道:“我没记错的话,凉冰手下的阿托手里的剑,好像是来自深渊的。”

    伊利芙琳点点头道:“那是属于深渊中的暗裔,是一种器形态的生命!深渊中,除了大帝级的魔物,最难缠的就是他们。”

    “那你说,我们主世界的这个深渊跟你们世界的那个深渊,是同一个吗?”

    若宁边问边用科技模拟出一个宇宙模型道:“以我所知,小姐你曾与女皇提及过虚空世界的深渊,说它是出现在你们虚空大陆地底。若两个深渊同属于一个世界,那就说明虚空世界、深渊世界以及我们的主世界有交汇的地方。

    因为艾尼熙德上传的数据说明,出现在费雷泽星的深渊也是在地底。这一点为我们提供了依据:

    即:深渊世界的位置介于虚空世界同一水线上。

    而三个世界交汇与一个:三个球体相装的地点”

    若宁皱眉道:“既然有这个点,那这个交汇点在哪里?哪里又有什么存在?”

    而伊利芙琳听了若宁所言,有些奇怪的问到若宁道:“若宁姐为何会研究这个?”

    若宁闻言却奇怪道:“怎么?你不好奇吗?还是你们深渊没人思考这些吗?你们就不想知道,深渊世界的位置?不想知道如何以最快的距离去深渊?或者他们世界得本质存在?”若宁不待伊利芙琳回复便道:“你看,对于我们已知宇宙目前的科技而言,因为我们还未探索道已知宇宙的边际或者有再次重叠的地方,因此我们对于已知宇宙的定义是空间属于无穷大的,虽然这个无穷大也许并非大,他仍然有着边际,或者属于星球这般球体,有着再次复始的界定。但这个命题不影响我接下来的论证。

    即我们论证:主全世界与虚空世界的距离是纬度距离,而非空间距离,这个便涉及到我们刚才的猜想:

    已知宇宙的大小定义。

    虚空世界的通道在神河星出现,而别说神河星,即使以神河星系往外在推演数百亿光年,已知宇宙也未到尽头。

    这个论证,让我们确认:虚空世界与主世界并不在一个空间内。

    至少目前看来是如此,而深渊世界也同样适合这个论证。

    三者分属不同空间。三者既然不在同一空间,却又交互在一起,这就涉及到我们科学侧的另外一个定义:纬度。

    至于纬度这定义,我们主世界的科技有个一种概念:

    即动物的二维视觉与人三维的视觉。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我们在一个平面扔一个物体,这个物体在三维视觉空间类掉入了洞穴。在动物的二维视觉里,物体已经消失了,但在我们人的三维视觉里,物体其实一直存在。”

    若宁反问伊利芙琳道:“若通过这个定义反推,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

    伊利芙琳疑惑道:“是什么?”

    若宁微微摇头,对于伊利芙琳理解不了科学纬度感觉头疼,自己都说那么直白了好吗?若宁见此不得更直白道:“根据纬度定义的反推,那就意味着我们与深渊世界,乃至我们主世界与你们虚空世界,其实都在一个空间内。”

    没理会伊利芙琳的震若宁继续道:“但二者在不同的纬度。

    比如:主世界是三维空间、虚空是二维空间、深渊是四维空间之类的。

    这样,当我们生活在各自纬度时,就无法发现其他纬度的生物。

    唯有去到对方的纬度里,我们才能看见对方。

    直白的说,也许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你老师突破至尊的地点,或者是你们的虚空学院,深海神庭。

    同时,也是深渊的一些关键的地点。”

    伊利芙琳咋舌道:“听起来真的不可思议!”

    听到伊利芙琳的称赞,若宁却摇摇头道:“这只是猜想而已,也许”若宁目光看向凌霄殿的方向,那是整个已知宇宙最强大的存在所在之地感慨道:“至尊级的存在,他们可以论证这一切。”

    “在华夏神话里,他们把世界分为:三界六道、八荒**、九方十地

    因此,实力强如天帝那般的仙神们可以破碎虚空,前往它界,其他仙神也可以通过固定的通道,往返天地幽冥。这些,无不证明着我们科技的猜想!”

    “你们的猜想?”

    伊利芙琳摇摇头道:“不可否认,若宁姐的想法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们想这些有什么用?”

    “有用?”若宁笑道:“每个科学的猜想,在实际证明它的真实之前,谁又能算到它实现或者被论证为真后有什么用。”

    “科学最初都是靠猜想,提出假设再去论证的,每一个奇思妙想也许没有用,但每一个被论证得,最后被论证为真后,其所带来的成就,是最震撼人心的时刻。”

    若宁看着伊利芙琳道:“尤其是对神而言,我们并不怕一个问题困扰我们数万以及数十万,乃至神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