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有一个融合炉 > 第117、醉汉

第117、醉汉

 热门推荐:
    吃过早饭,张不平出门了。

    那股窥视的感觉没有了,看来是真的放弃了,或者说是没有在意张不平。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放学后!

    剑道社

    冷军依旧是笑眯眯的那副样子,对着张不平说道:“高阳学弟,你那天的风采可是吸引了很多人哦,好多人都指名要你陪练。”

    张不平跟在冷军后面,去往自己陪练的房间。

    “这就是你的地盘了,好好表现哦!”

    张不平走入其中,里面已经有七个人在里面热身。

    看到张不平进来,都兴奋起来。

    具体的规则张不平也知道了。

    “你们一起上吧。”

    张不平平淡开口道。

    就是狠狠的揍他们一顿,然后指出不足之处。

    众人看到张不平如此嚣张,本就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哪怕曾经敬佩张不平的剑法,也是无法平静的。

    “好,就让高阳陪练你看看,我们的水平也是不弱。”

    张不平直接懒散的杵着木剑支撑,另一只手直接示意他们攻击过来。

    三分钟过后

    躺了一地痛呼的人,都是鼻青脸肿的,但眼中全是兴奋,看着张不平如果不是身体实在是起来不了,肯定还会爬起来继续战斗。

    上方的玻璃内的房间,白止看着张不平的教学。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么。”

    白止对着旁边笼罩在黑暗中的人影说道。

    “没有,此人的剑法路数不像那几家出来的,也不是那几家拥有的剑术。”

    黑暗中的人影说道。

    白止眼中一亮:“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剑术”

    “自创?那要何等高的天赋,不,也有可能是隐士高人,或者是那一个世界的人。”

    白止眼中凝重起来,那个世界,非常的危险,与现实世界是相反的。

    看来他知道一些什么

    ……

    今天张不平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走在马路上,已经没有人在走动了,已经九点了这也正常,张不平已经给父母说了理由,勤工俭学,也的确是,每个月交上去五千块钱。

    前方的昏暗灯光下,一个匍匐着的人影身体颤抖,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张不平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同时那里也飘来一股恶臭的味道。

    就像是在下水道待了半个月的恶心臭味儿。

    随着张不平的走进,也隐隐约约听到那个身影在念叨着什么。

    “咯咯咯……丹妮来了……丹妮……”

    “丹妮给我血……我要喝血……”

    “我爱你……丹妮……”

    声音含糊不清,但也能听出一些东西,还有接连不停的呕吐。

    张不平眉头一挑,似乎是个醉汉,为情所伤,不过丹妮是什么鬼,外国人?

    张不平没有理会的直接走过来那个醉汉。

    突然,背后有一股阴冷出现了。

    张不平感觉耳朵有什么在吹气,瞬间冰冷就是洞彻四肢百骸。

    那股臭味儿已经是直接往鼻子里钻了。

    “你……喜欢丹妮么……丹妮她喜欢你哦……咯咯咯……”

    那个含糊不清的声音似乎是从耳边靠近说的。

    可以感觉到一个身影在身后,那股阴冷感也越来越重。

    “你想要丹妮喜欢你么……只需要……”

    “我喜你麻痹啊!!”

    张不平直接转身一脚就把那个如同鬼魅一般贴近而来的醉汉一脚踢飞,装在电线杆上。

    吱呀!

    电线杆都被都醉汉的身体撞倒了,可以看得出这一脚的力量有多大。

    “臭死了啊!你这个垃圾!”

    张不平不爽的说了一句,随着肌肉的越发丰满,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了,完全没有了修仙界得清心寡欲,上善若水的心境。

    现在他只想不爽就干,他不是修仙者了,他是人,一个脾气不好的男人。

    嗤嗤!

    那个醉汉遭受了这样的攻击,竟然还没有死,腰椎已经是完全变形了,根本站不起来。

    但那个醉汉披头散发,竟然头颅自己转动了三百六十度,四只也是跟着旋转,朝着张不平爬行了过来。

    “丹妮……要你……咯咯咯!”

    披头散发的脑袋在奔跑中露出了面目,没有鼻子,只有一张无比狰狞占据半张脸的大嘴,还有一双内陷的血红眼睛。

    “丹妮要你……”

    张不平额头青筋爆起,一拳对着那飞扑而来的醉汉,朝着脑袋,重重的锤击而下。

    哪怕有着压抑自己,力量也是恐怖无比的,直接把这个醉汉的头颅砸进了马路里面。

    哪怕是混泥土也是抵抗不住,直接开裂,脑袋打了进去,醉汉在疯狂的挣扎,想要把脑袋拔出来。

    “什么鬼东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张不平甩了甩手:“这都不死!”

    又是直接一脚踩脑袋的位置,狠狠的踩了下去。

    醉汉的挣扎更加猛烈了,四肢也疯狂扭转,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张不平抓去。

    “还挺能折腾!”

    张不平扭头躲过醉汉手臂的抓,又是伸出手灵活的抓住其四肢,缠绕起来成一个结,这下无论醉汉怎么挣扎,手臂也是转不回来了,哪怕肢体疯狂转动。

    “还不死?”

    张不平眼中厉色闪过,这个鬼玩意不知道是什么,不过绝对与超凡有关,能引起那个神秘粒子的波动。

    不过……

    “长的这么丑,还出来吓人,弄死你!”

    张不平火力全开,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体,压抑自己,足足两米五高的肌肉巨汉就这么出现了。

    完全无想想象刚才还是那么文质彬彬的一个学生。

    “丹妮爱你是吧!”

    轰隆!

    一脚踩脑袋,混泥土都踩爆了,可那醉汉居然还没有死。

    “你爱丹妮是吧!”

    张不平再一脚的踩进醉汉的胸背,咔嚓声接连响起。

    骨头全部都踩断了,踩的个稀巴烂。

    正常人早就大出血死了,可这醉汉既然还有活力的在挣扎。

    这下张不平直接一把手抓小鸡似的把醉汉扯了出来。

    一拳又一拳的击打醉汉的不是人样的脸。

    “丹妮?”

    咚!闷响声!马路再次被锤出一个坑。

    “你爱?”

    咚!闷响声,又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洞。

    锤了足足有一百多老拳,这醉汉全身骨骼都被张不平打碎了,脑袋也是开花,脑浆什么的早已经成糊了。

    但诡异的是这醉汉居然还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