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权臣的黑莲花 > 第237章殿下快跑吧

第237章殿下快跑吧

 热门推荐:
    第7章殿下快跑吧

    罗琼对兵事耳熟能详,但玩政治却只懂皮毛,闻言不禁大惑不解。

    “这是怎么说?”

    “此番朝廷肯定会派一个与我意见相左的将领来坐镇,至于监军就更不必说了,必然出自内庭。”

    边关是大长公主的地盘,就好像京城始终都是在陛下掌控之中一样。

    要想渗透或者颠覆,难度可想而知。

    大长公主在上京苦心经营数十年,依然无法随心所欲,可见陛下要想在边关有所动作,一样困难重重。

    也只能借着这种机会塞人了。

    但这一次林晏所图甚大,不管来的是谁,他都不能让对方扰乱自己的计划。

    反正这次战役只是个阴谋,不用担心胜败,只需要守好雄关,不让裕王趁机过界就可以了。

    所以,他还真没必要守在龙城,作为粮草转运使,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做他想做的事情。

    看着林晏淡定自若的面容,罗琼觉得他已经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此时的四方城,一样风声鹤唳,拓跋泓已经一连数天没有回府,整日都在军营里呆着。

    每天与那些将领和参将们在商量军情,把太子大人晾在一边,拓跋辰心中十分窝火,却又没办法发出来。

    大魏之前频繁增兵,虽然也有威胁大梁之意,但更多的却是为了制约拓跋泓。

    现在战争来得猝不及防,让拓跋辰顿时失了分寸,他刚把刀举起准备落下来的时候,形势都朝着对他不利的方向一落千丈。

    那个可笑的战争起因,更是让他十分怀疑,到底是不是拓跋泓故意指使的。

    因为一旦两国交兵,他的所有计划都失去了作用,他再蠢也知道,大兵压境之时,无论如何也不能动他。

    否则亡国灭种也近在眼前,白白地便宜了齐恪那个老贼。

    “殿下,如今四方城大兵云集,您还是早点回盛京吧。”

    一名东宫属官,苦口婆心地劝谏。

    “怎么,难道我的好皇叔,还敢对孤怎么样不成?”

    拓跋辰本就心中焦躁,好不容易才设起来的局,就这样土崩瓦解,实在是心有不甘哪。

    这一次没能夺了他的兵权,还让他心生警惕,此人老奸巨猾,以后要想对付他,只怕是不可能了。

    “殿下,裕王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地对您怎么样,可一旦大仗一起,乱兵之中,谁能保证会不会出点什么事情。”

    那些东宫属官们,全部的身家都压在了拓跋辰身上,当然是事事都为他考虑了。

    “万一有什么意外,裕王只要往大梁那边一推,然后拥兵自重。到时候没有证据,就是陛下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这番话让拓跋辰怵然而惊,可不是吗,他这个皇叔心狠手辣,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何况双方已经算是撕破脸了,他又怎么会客气。

    “说的也是,那我明日就走。”

    拓跋辰也怕裕王搞鬼,一经点醒,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要不是今日天色已晚,只怕当时就要启程。

    “我的殿下呢,您可千万要小心,行踪万万不能透露出去,天知道他会不会故意把消息卖给大梁人。”小作文

    拓跋辰低头想了想,“这个我自有计较。”

    翌日,拓跋辰果然派人送信给裕王,直说是准备去最近的边塞大庸关看看,过两天就回来。

    拓跋泓明知他要跑路,却假装不知道,还故意说要调派数百人护送。

    太子本就防着他,心说你不送我还安全点,你这一护送,指不定发生些什么呢。

    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他的亲兵随从人数不少,有一千多人,个个都是精兵强将,武器装备更是顶尖的。

    何况他已经连夜让人给大渝关守将送了信,让他立刻启程,派军士半途迎接护送。

    只要出了拓跋泓的势力范围,就彻底安全了。

    拓跋泓原本就是做做样子,拓跋辰拒绝正是求之不得,马上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拓跋辰送信之时,人便已经动身了,等到两边书信往来了几遍,他早已出了城。

    笑话,他怎么可能给拓跋泓时间来安排袭击呢。

    出城后不久,到了荒僻路段,便兵分两路,一路假装继续往大庸关而去。

    而他自己却带着人快马加鞭,偷偷往大渝关方向去了。

    这番安排不可谓不周密,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前路上早已有人守株待兔,等了他好几天了。

    本以为大白天的不会有人敢动手,但却成为了拓跋辰的噩梦,当山谷间突然冒出密密麻麻的大梁士兵时。

    他的脸色顿时雪白一片,咬牙切齿地骂道:“该死的拓跋泓,孤定要报了此仇。”

    “殿下快跑吧。”

    还没等他发泄怒气,几员副将便簇拥着他急急奔逃。

    身为大魏最尊贵的太子,拓跋辰几曾遇到过如此险境,只吓得浑身筛糠,战栗不止,几乎被他们架着在跑。

    幸而大渝关的守将来得快,不然拓跋辰这次只怕就交代在此地了。

    饶是如此,吓破了胆的拓跋辰根本不敢停歇,一路如惊弓之鸟仓皇北窜,等到了盛京的时候,人都瘦得脱了形。

    之后更是大病一场,再也不敢轻易去见拓跋泓。

    这一仗虽然没能生擒拓跋辰,但所需要的目的还是达到了,有效地分化了大魏皇帝和裕王之间的关系。

    两人间的已成不死不休之势,只是毕竟在战时,拓跋泓手下又兵强马壮,他暂时也无可奈何罢了。

    拓跋泓虽然早已料到林晏并不信任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舅舅,但也没想到他有如此雷霆手段。

    听到消息也没在意,只是好笑地摇摇头,反正他和拓跋均早已势同水火,也不多这一遭了。

    却说林晏这边,终于得到了朝廷的消息,罗琼是万分佩服,果然被公子说中了。

    竟然真的派了个粮草转运使的战时闲职,只是对于程国公挂帅北征,有些出乎意料。

    毕竟他是徐贵妃的兄长,支持的可是自己的外甥三皇子。

    再想想也就释然了,最起码程国公不会与林晏暗地里勾结,两人上次退亲后,盟约自然告吹。

    如今林晏转而支持四皇子,成了程国公一系的对手,何况以林晏素来心高气傲的性格,对之前的背叛定然耿耿于怀。

    无论如何也不屑于与他们再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