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权臣的黑莲花 > 第239章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

第239章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

 热门推荐:
    第9章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苏芙始终是个浪漫主义者,希望能够过着快乐又精彩纷呈的生活。

    而林晏的固执却不可改变,他的身上套了太多的责任枷锁,没办法卸下来。

    这是个不可调和的矛盾,说起来有些孩子气的执拗,但苏芙却不想放弃。

    也许,她能在林晏和梦想之间,找出个平衡点来。

    无论如何,她与林晏早已血肉相连,不可分割,除了积极地寻求解决办法外,她从未有过其他的打算。

    再次来到肃州城,却是大张旗鼓,肃州刺史陈文杰是文渊阁张大学士的门生,算是中立派。

    但林晏也同属文渊阁,说起来两人之间还是有点香火之情。

    所以将他们安排在驿馆下榻,等待第一批粮草到来。

    第二天无事,他干脆陪着苏芙去城里逛了一圈,品尝了当地的美食,又买了许多衣裳首饰之类的。

    从小,林晏就有经常给她买礼物的习惯,直到现在还是保持得很好。

    第三天,粮草没来,程国公率领的大军却到了。他们二人之间的那点儿事情,官场上人尽皆知。

    陈刺史是个八面玲珑之人,接风宴上将他们的座位安排在主位的左右两侧,免得他们尴尬。

    不过这两人都是官场上的老手了,又怎么会出现人前尴尬的局面呢。

    “国公远道而来,辛苦了。”

    林晏毕竟是晚辈,这点气度还是有的,拱手微笑致意,仿佛就像毫无芥蒂一般。

    “老夫责任所在,哪敢妄称辛苦,林大人奔波劳碌,才是真的辛苦呢。”

    两人的笑容看起来都无比真诚,话里的烟火味却显而易见。

    陈刺史一看情况不对劲,立刻开始打圆场,“来来来,喝酒。两位都是难得的贵客,能够赏脸,是陈某的荣幸。”

    “哈哈……说得有理,干杯。”

    “来,干了。”

    几人哈哈大笑,举杯相迎,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程国公毕竟是大军元帅,不宜过量,几杯之后便停了杯,陈刺史知道他干系重大,也不相劝。

    如今是战时,除了宴席之中歌舞娱乐外,并没有安排其他的节目。

    这也是陈刺史看成持重之处,他这人秉承恩师立场,不偏不倚,也不想担任何责任。

    等程国公回到行辕,还未睡下,门口却有亲兵通报,说是肃州守备谭试求见。

    程国公不由愕然,刚才在席上才见过面,有什么话当面不能说,非得私下来见。

    再想想,人家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求见吧,守备负责一州之军务,也许他是有什么军情要禀报。

    这种公事,自然不适合在宴会上说了。

    “有请。”

    不一会儿,方面大耳的谭试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

    “不知谭守备所来何事?”程国公有礼地询问。

    “我没事。”

    谭试摆摆手,看得程国公眉头都皱了起来,没事你深夜跑来拜访什么,喝多了不成。

    “不过,他找你有事。”

    说着身子一侧,露出了他后面的侍从。

    那人一直低着头,程国公也没注意,此时来人抬起头来,微笑道。热点书库

    “国公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你……你是……”

    程国公跌足长叹一声,立即摈退左右,脸色却是有些绷不住了。

    “林大人,你这是何意?”

    “我想同你谈谈合作事宜。”

    林晏反客为主,大喇喇地自己坐了下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闻言程国公的脸皮忍不住抽了几下,这人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合作的,你请回吧。”

    看着他自己就来气,明明胜券在握,却一丝风声也不透漏,还故意跑来退亲,让他成为了整个京城的笑话。

    到现在自己最心爱的小女儿都郁郁寡欢,前些日子为了躲避旁人的嘲笑,干脆跑到乡下庄子里住着去了。

    就连他出征都没能来相送,实在是让他恨得牙痒痒。

    贵妃娘娘因为这件事情也大发雷霆,把他叫去怒骂了一顿,怪他鬼迷心窍答应了退亲。

    现在三皇子失去了一个有力的同盟,处境越发的艰难。

    尤其是林晏转身就扶持四皇子,让他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这下子前有狼后有虎,前途更加渺茫。

    而他闹了个里外不是人,心里头那个郁闷啊,真是生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晏却大摇大摆地跑过来,堂而皇之地跟他谈什么合作,这不是戏耍人吗。

    他堂堂国公爷,陛下的大舅子,几曾受过这般憋屈。

    谭试微笑着退了下去,而林晏面对他的怒火,却安之若素,自顾自地说道。

    “我知道国公爷心里对我有怨气,可若不是如此,陛下如今会如此相信你,将这般重要的位置交到你手上吗?”

    程国公听了却如火上浇油,更加怒不可遏,“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啊。”

    林晏哈哈一笑,“那到不必,你最恨我的不就是觉得我身为同盟,却不够坦诚,让你吃了暗亏吗。”

    程国公脸色不愉,“难道不是吗?”

    “其实当日我并非不坦诚,实在是连我也没有想到,苏芙会提前预知到这一切,帮我找好了证据。”

    林晏神情诚恳,程国公听了面色稍霁,其实他也知道那件事情情况复杂,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林晏头上。

    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何况当时三皇子也几乎是明着提出来,要求我尽快与你家解除婚约。”

    “有这种事情?”

    程国公一惊,自家的贵妃妹子把他好一顿臭骂,结果事情还是他们自个儿做出来的。

    现在到好,什么都怪他,难道他是个傻子不成。

    “你要不信,回去查一下就知道了,也不是我说谎就可以了的。”

    看到林晏平淡的语气,程国公反而一下子就相信了,仔细想想,这种事情确实是他那个身为皇子的外甥干得出来的。

    不由长叹一声,身上的火气一下子就泄了。

    “如今的形势,合作是不可能了,你走吧,我也不怪你了,毕竟这世上谁无私心。”

    他无力地挥挥手,神情颓废,现在他也看穿了,这世间除了自己,谁也靠不住,哪怕是嫡亲的妹子和外甥。

    “当初的形式如何,如今的形势又如何?国公爷当真看清楚了吗?”

    林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