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 第六十六章 火鸦上人

第六十六章 火鸦上人

 热门推荐:
    宫长老原以为尹浚会听听,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后者根本不屑于听她啰嗦,冷冷看她一眼,缓缓举起长剑,看着剑身上反照出来的自己惊恐的脸庞,宫长老只感脖颈一凉,随即栽倒在地。

    过了片刻后,所有天琴山弟子不是被擒就是被杀。

    “二叔,从一个弟子那里得知,天琴山的精锐弟子已经全都消失不见,看来是被柳璇薇给送走了,而且还有一个道人在这里做客,想必此人就是那柳璇薇的帮手。”

    尹天奇将打探来的消息,大略说了一遍,尹浚闻言点了点头,目光看向远处的那座阁楼,不知怎的,他心中有些不安。

    就在此时,突闻一声巨响,那座精致阁楼竟然当场粉碎,飞溅的碎石木块射向四周,有不少朝着尹浚这边来。

    尹浚见状,当即向前一步,运起全身力气撑起一道无形气罩,将外来诸物一一抵挡在外,那些铁卫也结成阵势,抵住那股气浪。

    十几个呼吸之后,感觉外面气浪烟尘已是减弱,尹浚撤下气罩,挥袖扫开面前烟尘,只见前方露出一个巨大的坑洞,而在坑洞上方,则有一道人影在凌空站立。

    似乎是察觉到尹浚得目光,那道人影转过身来,露出真容。

    尹浚见到此人真容,瞳孔微缩,此人竟是那柳璇薇,不过气息却是非常古怪,好似纯净的池水沾染了杂尘,虽是强横无伦,但却清浊不分,不是什么正道。

    “爹,柳璇薇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了?”

    尹天和眼神复杂的看着前面,柳璇薇原本洁白无瑕的面容上却是多了一道道火焰纹记,一头青丝也变成白发,看上去十分诡异,就像是一个妖女。

    “柳璇薇定是修炼了那噬血魔功,要不然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而且看起来这魔功修炼的还很是顺利,当初火阳道人脸上就有这种火云纹。”

    尹浚一脸凝重,此处只有柳璇薇一人,那神秘的道人却是不知所踪,这样一个变数消失不见,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二叔,你看。”

    尹天奇脸色突变,伸手指向柳璇薇所在,尹浚定睛一看,只见废墟坑洞中不断冒出丝丝血线,朝着柳璇薇身体不断汇聚,好似一个巨大的血茧将其包裹在内。

    “噬血魔功,天奇,天和,你们在这等着,不要上前。”

    尹浚交代一声后,立刻飞身腾挪,很快来到柳璇薇丈许开外,速度不减,一记白芒剑光已是朝着血茧斩去,身处血茧内部的柳璇薇却是双眼猩红,浑身气息猛然爆发,那血气竟被她强行吸纳入体。

    看着斩来的剑光,柳璇薇眼露不屑,伸手一抓,一道血爪直接扣住那道剑光,用力一合,那剑光顿时破碎成光点。

    看到柳璇薇如此轻易破了自己的杀招,尹浚心下一沉,刚才柳璇薇使出的武功,根本没有一点天琴山的影子,这让他很是怀疑柳璇薇已经死了,站在面前的不过是一只傀儡。

    “听闻火阳道人一脉有血傀之术,不知阁下和火阳道人是什么关系?”

    尹浚站在一处山石上,目光紧盯着对面的柳璇薇,话虽是对着柳璇薇,但却是说给她背后的人。

    “尹浚,你杀我弟子长老,毁我山门,我天琴山与你势不两立,受死!”

    柳璇薇白发飘飞,脸上火云纹骤然一亮,身影如电迅动,五指成爪,抓向尹浚胸口。

    “哼!

    闪避之间,长剑上撩,刺向柳璇薇,随即不待柳璇薇反应,转身回剑,一剑点出七道无形剑气,飞射柳璇薇身上七大要穴。

    尹浚使出“七星落影”的绝技,就是为了封闭柳璇薇身上运转真气的经脉,若是成功,就可让其失去战力,省的被人操控。

    七道无形剑气从四面八方笼罩柳璇薇,后者见状眼中红光一闪,竟是伸出十指,飞快弹拨,一道道无形音刃迎向那剑气,不过半息,剑气便被音刃所淹没。

    “七煞琴音。”

    尹浚眼神一冷,想不到这被操控的柳璇薇竟能修炼到七煞琴音最后一层,说起来真是讽刺,活着的时候,耗费多少心血都未练成,如今成了死人,却意外练成,当真是天意弄人。

    “若是天邪琴在手,你弹奏七煞琴音,我或许要忌惮三分,如今没了天邪琴,你又如何与我争斗。”

    尹浚身影瞬分七道幻影,各执长剑,从各个方向同时用出“七星落影”,只见半空中剑气纵横,往来飞驰,柳璇薇虽是极力抵挡,但是寡不敌众,很快身上便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而且气息一下子衰弱下来。

    就在尹浚准备一招制敌之时,突然柳璇薇托着重伤的身躯朝着尹天奇等人所在飞驰而去。

    尹浚见状,脸色大变,速度陡然一快,同时对着尹天奇等人大喊,“天奇,天和,快躲开!”

    尹天奇二人看着不断逼近的柳璇薇,脸色凝重,听到尹浚的话,正准备退闪之时,尹天奇身体突然闪避开来,只见一道琴弦从远处飞射,见未能猎杀尹天奇,便飞快离开,而就是这么一耽搁,柳璇薇已是近在咫尺。

    “小畜生,杀了你们,尹浩那个老东西会不会痛苦万分!”

    柳璇薇看着面前的尹天奇,心中生出一股快感,狞笑一声,双手成爪,扑向尹天奇与尹天和。

    就在此时,旁边的铁卫队却是结成阵势,将尹天奇二人围在其中,而柳璇薇的利爪在碰触阵势之时,顿感一股磅礴之力冲击而来,使得她身形一滞。

    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也足够尹浚毙杀她,猝不及防间,柳璇薇眼孔一缩,惊愕不已,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处,只见一柄利刃穿胸而过,欲要抓住剑身之时,剑身白芒骤亮,柳璇薇身体顿时四分五裂,散成漫天血雨。

    “天奇天和,你们无事吧。”

    “二叔,我没事。”

    “爹,刚才有人偷袭天奇,看那人的手法,应该是天琴山的羽筝。”

    尹天和现在想想也是后怕,刚才要不是天奇反应快,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此人不足为虑,要紧的是那个神秘道人。”

    尹浚双眼紧盯着一处,随即数道暗器打了过去,只听几声脆响,一道人影出现在那里,赫然是那火鸦上人,其人浑身气息飘忽不定,好似一团云气,随风飘荡,令人难以捉摸,刚才要不是尹浚发现有些不对,出手试探,还真不一定能发现此人。

    “尹二爷果真好本事,连柳璇薇这样的高手也能毙杀,贫道佩服,不过如此一来,天琴山算是与御剑山庄撕破脸皮了,那些逃走的弟子不知道贵庄该如何应付?”

    火鸦上人满含恶意的话让尹天奇等人皆是脸色凝重,他们虽是不将那些精锐弟子看在眼里,但御剑山庄各处势力却不一定能防备住,如此一来,最后必是己方受损更多一些。

    “不牢阁下费心,还未请教名姓。”

    尹浚淡声一语,那从容的神色让火鸦上人眉头一皱,随即冷笑一声,只认为对方在故作镇定,听到尹浚的话,火鸦上人拂尘一摆,朗声道:“贫道火鸦,乃是火阳老祖一脉嫡传,尹二爷,说起来,咱们祖上还有一段渊源啊。”

    “渊源谈不上,仇怨倒是不少,阁下即是火阳道人传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之前天琴山派人捣乱,想必就是阁下的主意了?”

    火鸦上人闻言点点头,爽快的承认道:“不错,正是贫道,可惜天琴山那一帮废物,终究还是未能成事,白白浪费了本座灵丹。”

    说到这里,火鸦上人笑着说道:“尹二爷,咱们打个商量如何,若是贵庄能将血如意暂借一用,贫道就不对这些小辈动手,你看如何?”

    尹浚听了这话,脸色陡变,尹天奇等人更是悚然发现,自己所在之地竟然瞬息变成一块血地,而且还有诡异的图纹,正准备脱离之时,却是发现身体一软,瘫倒在地,好似一下子被抽干了真气。

    “血灵阵!”

    尹浚见状,手上长剑指向火鸦上人,面凝寒霜,眼神一厉。

    “尹二爷好眼力,正是血灵阵,只要尹二爷将血如意暂借,本座保证尹少庄主等人安然无恙,否则,延迟一日,本座就要吸尽一人血肉用来练功,尹二爷意下如何,这笔交易是做还是不做?”

    尹浚暗自责备,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对方暗中布下这等邪阵,这血灵阵最是歹毒无比,一旦被此阵困住,除非以绝对实力冲破,要不然就只能困在里面,生死全操在御主之手,死状极为凄惨。

    当初火阳道人就是凭借噬血魔功和着血灵阵为非作歹,杀灭数十门派,可以说是凶名在外,尹浚没有把握在除掉火鸦上人之前,避免对方杀死阵中所有人。

    尹浚投鼠忌器,看着对方狡诈的神色,挣扎半刻之后,收回长剑,沉声道:“血如意乃是山庄至宝,非我所能决定,道长还需要给尹某一些时间。”

    “一月时间已是足够尹二爷来回,若是超过时日,本座也不能保证这阵中之人的生死,还请尹二爷和尹庄主尽快决定。”

    火鸦上人倒是不怕尹浩和尹浚耍什么花招,只要尹天奇和尹天和在手上,主动权就在自己这里。

    尹浚看了看昏迷在阵中的尹天奇等人,沉声道:“那就这样说定了,不过若是尹某发现阁下不守承诺,那别怪我等玉石俱焚!”

    “尹二爷放心,这点诚信,贫道还是有的,这段时间,贫道保证不会损伤少庄主和天和少爷一份汗毛。”

    尹浚深深看他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在尹浚离开后,火鸦上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一边维持阵法运转,一边还要应付尹浚,着实消耗他不少精力,看着阵中的这些上乘血食,火鸦上人按住心中的欲念。

    “这些人还有大用,不能短视,若是能得到血如意之助,本座的噬血神功就能更上一层楼,到时重震师门名声也不在话下。”

    “柳璇薇那个蠢货,自以为在禁地安排后手,却不知本座早就识破,也多亏有你这样的上乘傀儡拖延时间,才让本座有机会布下血灵阵。”

    “上人心想事成,不知对在下的承诺是否也该兑现了?”

    就在火鸦上人沉思之际,一道柔和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羽长老,倒是本座小看你了,这天琴山最不出名的长老竟是天琴山第一高手,想来那柳璇薇等人也在你的算计中了?”

    火鸦上人看着面容平凡的羽筝出现,心下倒是有些许欣赏。

    羽筝闻言,淡声道:“若不是上人有心,山主有意,就算妾身再如何谋划也不会成功,说到底皆是私欲作祟,如今上人即将功成,是不是该将噬血神功交给妾身?”

    “拿去。”

    火鸦上人毫不迟疑的将那本原先交给柳璇薇的秘籍扔给了羽筝,后者急忙用真气小心接住,翻看几眼后,脸上顿时露出笑容,随后便道:“上人,后会有期。”

    说着便飞快的离开这里,朝着天琴山外奔走。

    “呵,若是你不修炼噬血神功,本座或还无法轻易拿下你,不过你一旦修炼此法,就是任我宰割的羔羊,哈哈哈。”

    火鸦上人顿时大笑起来,这噬血神功就是在养蛊,到最后只能留下最厉害的那一只,这也是为什么火鸦上人对这等上乘武学丝毫不在意的原因,修炼的人越多,对自己越是有利。

    但是此功有一个隐患,那就是修炼到最后一层之后,若想吞噬其他修炼此功的人,必须先找到一个血气充盈的法器将全身功力散入其中,然后利用逆冲之法,再将血气重新收回,这一放一收间才能破开境关,做到真正的噬血。

    “当初火阳老祖就是卡在这一关上未曾过去,这才打了血如意的主意,没想到最后却是性命一朝丧,修为散凡尘,本座绝不能走上老祖的老路,当年老祖未曾完成的事业,那就让后辈弟子完成吧。”

    尹浚离开天琴山后,星夜兼程,十日后便回到了御剑山庄,此前他在路上已是飞鸽传讯回来,想比兄长已是得了消息。

    “二爷,庄主在正厅等您。”

    虽然尹浩已是传位尹天奇,但是权责还没有交出去,因此李总管还是以庄主称呼。

    尹浚顾不上这些细节,急忙来到正厅,进来后,正看见尹浩与尹铮等人谈话。

    看到尹浚回来,尹浩对他一点头,让他坐下。

    “叔祖,有劳你们辛苦这一趟,剩下的事情就交由我们这些小辈吧。”

    尹铓闻言抚须道:“有你和浚儿,还有天奇在,我们这些老家伙没什么不放心的,事情既已办完,我们也该回去继续清修去了。”

    说着尹铓等人起身离开,尹浩和尹浚皆是恭敬一礼。

    在尹铓等人离开一会儿后,尹浚看向尹浩,沉声道:“兄长,天奇他们”

    “事情我已知晓,我也不瞒你,现在血如意并不在山庄,之前龙泽山庄的少主龙博以四宝暂借血如意,现在还没有还回来。”

    “这可如何是好,那火鸦道人紧给了我们一月时间,若是见不到血如意,天奇他们就危险了。”

    “这事简单,真的没有,假的难道还没有么,之前为了保证血如意的安全,我早已命人制作了数柄一模一样的假血如意。”

    “可是就怕瞒不过那火鸦道人。”尹浚有些担心,毕竟火鸦道人知道血如意,定然也知道一些细节,一旦发现不对,必是要翻脸。

    “这就要劳请老祖宗出手了,这血如意还是他老人家亲手制作的,对这些假血如意遮掩一二,定可瞒过那火鸦道人。”

    尹浩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尹浚闻言不觉赞叹。

    “兄长早有谋划,倒是让小弟白白担心了。”

    “我先去拜见老祖宗,功成之后,我和你一块去见见那位火鸦道人,此人自称火阳道人门下,但这件事怎么看都有些古怪。”

    “兄长是担心此人背后还另有主使?”

    “这也只是一个猜测,留存在藏书室的噬血魔功虽被乐棠记下,但仅凭这残卷绝不可能造就这般人物,这其中很可能有端倪,先不说这些,我去见老祖宗,你来回奔波,回房休息去吧。”

    “是。”

    尹浚回房休息,尹浩则是带着数柄假血如意来到地下城,向尹仲说明来意后,尹仲当即炼化了几柄血如意,并从中选出最好的一个交给了尹浩。

    “多谢老祖宗出手。”

    尹仲挥了挥手,随即闭目养神,尹浩见状,识趣的退了出去。

    次日,尹浩尹浚二人简单收拾,各骑快马,耗时八日,总算赶到了天琴山。

    “尹二爷果然信重,贫道已是恭候多时了,这位想必就是御剑山庄庄主尹浩尹庄主了吧,久仰久仰,贫道有礼了。”

    火鸦上人在尹浚两人踏进天琴山后,就触碰了留在山外的机关,他这才早有准备的等候二人。

    “道长,血如意尹某已经带到,不知犬子和我那天和侄儿如何了。”

    尹浩扯开包裹,拿出装有血如意的木盒,只是轻轻打开一个小口,一道灿烈赤芒已是照在前方。

    火鸦上人见状,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逝,闻言当即道:“尹庄主放心,贵庄所有人无一受损。”

    说着,拂尘一扫,旁边树木山石皆是倾塌一旁,露出一座精致的牢笼,尹天奇和尹天和皆是被困在其中,那些铁卫则是被一根根绳索绑在牢笼上。

    “爹,二叔。”

    尹天奇这十多日虽是没有皮肉受苦,但却备受煎熬,又被这贼道人下了软筋散,浑身提不上力。

    尹天和倒是状态好上许多,毕竟之前闯荡江湖,苦日子也没少过,只是不能动真气,却是让他郁闷不已。

    “之后闯荡,还是要多多浏览那些古怪的阵势,这次就是吃了一个大亏。”

    见二人精神尚好,尹浩二人顿时放下心来,尹浩对火鸦上人道:“不知道长如何交换?”

    “贫道要先拿到血如意,之后定然放人,不过为表诚意,那些铁卫可先归还贵庄。”

    火鸦上人为减轻一点压力,十分爽快的将那些铁卫给放走,反正他们也只是一个搭头,关键的是尹天奇二人。

    那些铁卫回来后,皆是一脸愧疚的看着尹浩,后者没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让他们退到一旁。

    “道长即是如此,那尹某就放心了,这血如意可先给道长,但若是道长不守信用,尹某必定发动整个武林追缴。”

    尹浩也不怕对方耍什么花招,自己兄弟二人在此,当今武林能对付他们二人的人几乎没有。

    说着,尹浩便将装有血如意的盒子放到双方之间的平地上。

    火鸦上人见状,玩味一笑,伸手一抓,数道红色真气缠绕木盒,用力一拉,那木盒便落在了他的手上,这番功夫看的尹浚眼神微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