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剑超游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湖山有鱼 泡影

第一百四十一章 湖山有鱼 泡影

 热门推荐:
    第一百四十一章湖山有鱼泡影

    斜阳暮色天,孤峰老松下。

    小千雪睡眼惺忪,正趴在师傅的腿打盹。

    商叶摩挲着徒弟的脑袋,出于充分了解任务背景,这一玩家专业素质的考量,他本来有不少的问题,但现在只是安静地听着。

    青刺望着天边,一动不动,本该简略地交代前因后果,他却讲得十分细致,仿佛沉醉在那段久远的时光里……

    “那天,我们一直没有等到李月,到了傍晚时分,我和白鳞担心阴天大雨,山路湿滑,她在路,再出了什么事,便去寻她。”

    “我们走啊走,天还没彻底黑,就到了村子附近……”

    这时,青刺抬头仰望,空荡的天幕仿佛有什么落了下来,哗啦——

    瓢泼大雨。

    雨水对水生妖精自然没有影响,青刺和白鳞在村子外围游弋,犹豫着要不要进村,毕竟次可挨了一顿训。

    他们逛着逛着,附近突然传来人声,青刺和白鳞随之钻进了草丛。不远处是一个旧茅亭,避雨者的声音透过连绵雨幕,隐约传来……

    “这鬼天气哟,等雨小点儿,我们先溜回家焐炕吧。”

    “那……那个就留在岸边?”

    “人都死了,也不在乎这点雨水,再说了,不是咱们不地道,实在是雨太大,抬回去,实在不容易……”

    “怕二哥发怒啊。”

    “他能怒什么,事儿,不也是他告发的吗,说起来,老家伙们也真够狠,说拉去沉塘,眉头都不皱一下。”

    “几位族老将门风头脸看得比命重,私通妖邪若是传出去,这还得了。”

    “这说头,你真信啊?”

    “我信不信无所谓啊,大伙信就行……”

    草丛里的青刺听着眉头紧皱,心里隐约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他便想招呼白鳞进村瞧瞧,转过头,却见身旁空空如也。

    大雨浇淋着河岸的碎石滩,一个盖着草席的竹笼静静躺在那里……

    白鳞站在竹笼旁。

    青刺走出林子,远远看到了他,埋怨着靠了过去,说道:“你怎么乱跑呢,我们说好了一起行动,再让人瞧见了。”

    说着,青刺注意到白鳞盯着竹笼,于是也看了过去。

    “咔嚓!”

    天地骤亮,一切大放光明?

    唯有两个少年背对天光? 深陷在自己的阴影里……

    许久后,青刺缓缓跪下,掀起草席,打开笼子? 伸手摸着李月的额头。

    然而,那里面什么都没有。

    “月,不在了。”

    白鳞说。

    面庞逐渐扭曲的青刺颤抖着说道:“为什么会这样?”

    “村民,在雨里,我听到了。”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啊?”青刺咬牙切齿道。

    “不重要了。”白鳞抬起手,雨水在掌心积累,他轻轻握拳,然后倒退着,身形消失在了雨幕里……

    一丝天光恋栈不去,绵绵雨幕不绝于山水。

    青刺凝视着李月的遗体,少女面目安详,好似睡着了一般。

    忽然,青刺猛得回头,只见汹涌的河水隆起而不回落,顷刻间,一座由暴雨山洪构成的滔天巨幕遮掩了残存的天色,将河畔彻底笼罩在黑暗下……

    “你在干什么!”青刺仰头大吼道。

    无人回答。

    青刺见河水越升越高,一把抱起李月,然后消失在原地,再现身时,已经出现在那处茅亭里。

    青刺搂着少女,隔空摄来一名村汉,冷声问道:

    “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害死她?”

    旧茅亭里的三三两两一哄而散,余下那名村汉竭力挣扎着,只想逃走。

    “你是什么人,放开我!”

    “你们为什么!?”

    青刺怒目圆睁,瞳孔泛起幽绿色的光芒。

    “妖妖妖怪!”

    村汉惊呼出声,慌乱地回道:“不关我的事啊!是他们说李月勾结妖怪,不关我的事,都是他们干的!”

    勾结妖怪,难道是因为……

    青刺的瞳孔骤然扩散,体内妖气沸腾外溢,真元涌动而出,体表黑青之光流转四散,衣袍膨胀收缩,几度反复,近处不得动弹的汉子当场昏死过去,就在青刺躯壳之内有什么东西要破出时,一道温暖和煦的神念自无名处起,直奔他心神深处,那一瞬间犹如阳光普照,大地冰雪消融,冰封之下,纷纷过往走马观花般涌现——那如春风拂来的先生、多愁善感的唠叨书生、外冷内热的剑客、以及那个爱笑的姑娘……

    青刺脑海里的杂念缓缓平复,一切异样随之消散。

    他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摸了摸眼角的泪渍。

    “白鳞……”

    青刺迅速脱下外袍,裹住李月的身体,将之轻轻放下,又艰难地挪开了悲痛的目光,然后身化流光,飞出了茅亭。

    在他慌神的间隔里,不断攀升的滔天巨幕已与四周的山岳齐平,只待崩塌,竹河村和周遭的其余村落都将被彻底淹没。

    青刺御空来到巨幕前,未做犹豫,径直破开水面,遁入其中,眼前无数水泡涌现,耳边轰隆作响。

    没过多久,青刺在水幕深处,发现了白鳞,其立于水中,眼眸紧闭,双臂平举于身侧,周遭被一片银白的光芒包围着。

    “住手!”

    青刺靠近后,抓住了白鳞的肩部。

    “月不在了。”

    白鳞睁开眼,眸子里泛着白光。

    “我知道。”

    “他们伤害了月,我……”

    “不行!不可以这么做!”

    “为什么?你也……”

    “那不一样!杀了人,就回不了头了!”青刺大声喊道:“我们读书、修行、体悟到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再也无法回头了,李月绝对不想看到你这么做。”

    白鳞闻言眼眸低垂,身周光芒渐淡。

    正当青刺以为他要收手时……

    白鳞低着头,轻声道:“那他们也回不了头了吧,我要把他们……”

    青刺听着,突然察觉到什么,迅速看向身侧,只见一头巨大无比的银色光鱼,摇摆着尾翼,裹挟着层层水浪,从幽暗的水底深处直冲而来……

    “化为泡影。”

    ……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间,我以天涯化咫尺的身法,躲开了那头以‘妖力化形’法门催生的大鱼,然后如法炮制,捏出了一只可比山岳的水蛙,驱使它与那死鱼头战成一团。

    一时间,巨浪滔天,风云变色!

    我心知今日不能善了,必要拿下白鳞此妖,否则生灵涂炭,但我念及往日情分,迟迟不愿对其下手,岂料那小子竟主动出手,只见他双手虚合,聚水成团,水团内妖元炽烈,尔后一掌拍来!

    我当即手成剑指,高指向天,唤出了珍藏得十来把飞剑,同时大喝一声——来得好……”

    “等一下。”

    青刺正说得兴头,商叶打断道:“那个前辈,你能不能……”

    青刺眯着眼问:“什么能不能,你不会不信我吧?”

    “怎么会呢,呵呵……”

    商叶笑了笑,又道:“就是关于您和那湖山主动手的细节,能不能讲得细致些,真实些……或者说写实一点?”

    “啥意思?你还是不信我。”

    “不是,您之前讲得那些,我都信,就是打架这部分有点似曾相识,好像街头说书人口中的仙道决斗一般,未免有些……”

    青刺尴尬地挠了下鼻子,吞吞吐吐道:“这、这有……什么关系嘛。”

    “肯定有关系啊,前辈,我大老远赶来传讯,还愿随同赴险,您总不会还有所隐瞒吧?”商叶嘴说着,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咱这是去下本,能谈妥的话,叫过剧情,谈不妥的话,肯定是全武行,对方压关底的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妖,这边全指望您老凯瑞,不听听历史对战的细节,哪里放心哦……

    “我……”

    青刺张了张嘴,却有些不好意思。

    商叶目光灼灼。

    青刺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我被那个偷袭吧,咳……”

    ……

    暴雨滂沱。

    水幕城墙炸开了一片水花,一人从中飞出,径直落向地面,紧随其后的光鱼在水幕边缘略一虚晃,却没有追出来。

    被一击打飞的青刺只觉得头昏眼花,气血倒逆,即将砸进地面时,后腰处被什么东西提了一把,他身形落势骤然停滞,然后稳稳落地。

    青刺趴在地,一脸茫然地看向身后,只见先生当日送他的那卷《声律启蒙》正悬浮在半空里,其自行翻开,书页“哗啦啦”作响,一道散发着微光的人影随之凭空显现,并接住了这书。

    青刺看清那人面貌后,鼻子一酸,顿时涕泪横流。

    “先生呜呜呜……”

    “嗯,我都知道了。”

    青阳俯身摸了摸青刺的脑袋。

    “先生!”

    青刺摸了把脸,急切道:“你快阻止白鳞,他想淹了村子。”

    “我不在此地,这只是我留在书的一缕念头。”

    “啊?”

    青刺坐在雨水里,喃喃道:“那怎么办?”

    “没事的。”

    青阳看着滔天水幕道:“他在。”

    “他?”

    这时,天边有旭日之光冉冉升起,那光划破了雨夜天幕,如域外星陨跌落苍穹,荡开了厚重无边的雨云。

    一时间,风雨骤熄,光起,剑至……

    “张安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