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得真蠢(gl)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热门推荐:
    苏二颜累得大汗淋漓,背著一筐干粮下了山,昨天那个送干粮的小跑堂说,过两日他会安排好马车,送苏二颜去四公主的封地见苏家老小。

    要是见到了,还能随心所欲的离开吗?无论如何都要再见苏师年一面,问她为何要抛下自己。

    大黄狗跟在她的身后不远处,山上的院子被她临走前清洗了一遍,屋内打扫的很干净,等苏师年回来后,大致可以直接躺下睡了,想到这里,苏二颜忽然停下了脚步,大黄狗见她止步不前,也停住了,一双褐色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眼底充满了渴望。

    “你当真要跟我一起走吗?”卸下背上的竹篓,苏二颜坐在光滑的石头上挽起了袖口,自言自语般地道:“你是她养的狗,不在这里等她,跟着我有什么用?我又不会武功,手无寸铁,还能不能活着见到她都是问题,你还是回去吧,她让人带你走,你不想去,山上那么多小兔子,你强壮,有力,总比跟着我要饭好。”

    大黄狗眼里全是血丝,像是听懂了她说的话,从嗓子中发出了两声悲鸣,往日精神抖擞的模样狼狈极了。

    苏师年突然的离开,不止影响到了苏二颜,这几日,一人一狗在山上丢了落魄,苏二颜好不容易决定动身去找苏师年,大黄狗一声不响的跟了过来,畜生都有情,更何况人呢?

    想到这里,苏二颜终于做出了选择,娇媚的小脸蛋满是傲气:“走吧,有我苏二颜一口吃的食物,总不会饿死你。”

    大黄狗仰天长啸,流转出无尽的哀戚,苏二颜听的怔怔出神,径自走到它面前,默语了良久。

    “总归,还是要找到她。”

    转过身,背起竹篓继续赶路,大黄狗谨慎的跟在她身后,不时地把目光投向未知的老林当中,苏二颜知它在护主,低下头,眼底尽是化不开的忧愁。

    这朝代,虽说不是乱世,但几年前的那场造反,确确实实让不少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再者听那夜李侍卫所言,现在连江湖都乱了,平民百姓想要只身前往京城寻亲,只怕是难上加难,想到这里,苏二颜加快了步伐,往过去所居住的村庄走去。

    村里最有钱的钱家在办酒,钱文文终于成亲了,娶的是镇长的女儿,对这个无名无实的前未婚夫,苏二颜并无感情,混杂在吃喜酒的人群当中,她的容貌依旧显眼,钱文文听到管家的禀报,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二话不说把苏二颜拉到了侧房。

    “你,你怎么会来?”钱文文面部白净,穿着大红的喜服,有着很正统的俊朗面相,语气急促的说:“你别被我娘看到,她若是看到了,肯定会找人赶你。”

    “文文。”苏二颜眼圈红了,她伸手扯住了钱文文的喜袍,可怜兮兮的道:“我娘她们走了,我想去找她们,你带我去好不好?”

    钱文文一愣,缩了缩脖子,鬼鬼祟祟的往四周打探了一遍,没看到放哨的小书童出现,暗道他娘应该还没发现苏二颜身在此处,也没避开苏二颜的拉扯,声音如同蚊子般弱弱地道:“我也听说了,我娘说你娘亲生死不明,可是二丫,你要去哪里找她?”

    苏二颜摇摇头,面露凄苦:“天大地大,文文,我只剩下你这个故识了,你一定要帮我。”

    “我,我,我…”面对苏二颜那人见人怜的水灵灵模样,钱文文心中不忍,却又不敢承诺什么,咬着嘴唇辩解道:“我刚成亲,不能走开,二丫,我帮不了你,我…”话说到一半,眼睁睁地看着苏二颜的眼泪夺眶而出,苏二颜吸着鼻子,匆匆地放开了他的衣摆,撇过脸,一副倔强又可怜的态度让人哭笑不得,钱文文只道她千辛万苦的来找自己,也是信任,他心中一片甜蜜,挠了下脑袋,伸手握住了苏二颜的手,信誓旦旦的说:“好吧,二丫,你要是一定要去,我,我帮你租辆马车,我,我有一些私房钱,你别哭,你要是不想去,不想去的话,我也会劝我娘收留你,你要是不介意做小,我愿意娶你,你…”

    苏二颜没等他说完,快速转头望向了他的脸,她的神情温柔,周身却让人泛起森森的冷意,钱文文手一抖,若不是不舍那手中的温软体香,他定会被她渗人的眼神吓的拔腿就跑,这,为何她年纪轻轻,身上有着如此惊人的寒意?钱文文来不及细想,耳畔听到有急促的脚步传来,身着黑衣的书童小跑着出现在了门口:“公子,夫人来了。”

    “啊…”钱文文一时之间手忙脚乱,原本俊秀的脸上全都是惊恐,他清楚看到了苏二颜脸上的失望,是啊,又是这样的失望,苏大娘曾经对他也有过这种神情,钱文文暗暗叹了口气,一跺脚,咬着牙说:“小第,你带苏姑娘去镇上租辆马车,就说是钱家公子租的,日后再去结账。”

    “可是公子…”

    “没有可是,去吧。”钱文文挺直腰板,第一次在他的下人面前表现出来了自己的意见:“我娘要是追究下来,我帮你顶着。”

    苏二颜微微弯腰,对他行了个大礼:“谢谢钱公子。”

    钱文文盯着她的窈窕细腰,面带不舍:“你,一路小心,这世道,哎,要是有一日我考上了功名,你还没嫁人,就…算了,要是有缘,我自会寻到你,你快去吧,我娘来了,你就不能走了。”

    苏二颜转身就走,没有停留片刻,钱文文没料到她会这么干脆,他的手中仍留着她的余香,放在鼻子下面一嗅,顿感怡人,只是佳人已去,再无半点身影。

    惆怅感油然而生,再转身,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劈头盖脸就被挨了一巴掌,他脸上火辣辣的一片,耳朵中嗡嗡作响,只听他娘的声音冷冰冰的在问:“逆子,那苏家丫头呢?”

    钱文文头晕眼花地盯着他娘气愤的脸,他脚一抽搐,直愣愣地往地上倒了下去。

    “来人呀,公子倒下了。”

    “夫人,夫人,您快回屋。”

    “管家,叫大夫!”

    尖叫杂吵的声音此起彼伏,钱文文闭上眼睛,心想若他能躺个一天半日,也能给苏二颜赢个离开的时间。

    就当,是我欠你的吧。

    颠颠簸簸的马车行驶在山路上,震得人直恶心,大黄狗也不好受,垂头丧气的躺在她脚边,无精打采的模样看着十分可怜。

    苏二颜啃着冷冰冰的馒头安慰它:“等到了晚上,我们就歇一歇,你再忍一下。”

    已经走了两天了,钱文文的书童给她租了一辆马车,那赶车的男人收了银两后,当天就带着苏二颜离开了,苏二颜执意要去京城,那男人没有多话,浑浊的双眼中带着探究,让苏二颜心中生了警惕。

    是啊,这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近在咫尺,还形单只影,难免有人会对她产生不怀好意的念头,天就要黑了,大黄狗吐了好几次,苏二颜蹲在一条小河旁边给它喂水,赶车的车夫在生火,可能是担心苏二颜会溺水,他时不时的抬起头,往苏二颜的方向看去,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刘叔,你喝点水吧。”苏二颜端着一个瓷器碗装了一碗水到车夫面前,单纯地笑着说:“今天辛苦你了。”

    “嗯。”车夫接过她的碗,大口大口的喝了半碗,状似不经意的问她:“这千里迢迢,你跑到京城,是去看亲人的吗?”

    “是啊。”苏二颜在他身旁坐下,乖巧的答道:“刘叔肯定也知道我成亲的事情,后来我被截亲了,怕报复,我娘就去京城投靠了我一位远方表叔,我那叔叔是当今丞相的门生,前不久,我已经让人送信,告诉他我准备租车前往京城,他小时候极为疼我,若是到了,肯定会很开心。”

    车夫放下碗,将信将疑地问:“怎么没听他们说过?”

    “那表叔是几年前才发家,镇上知道的人不多。”苏二颜循循诱导,只盼他能信自己的胡言乱语:“这一路辛苦刘叔了,我也知道钱家给了你一点定金,那钱挣的辛苦,等到了京城,我必让我表叔再慰劳你一番。”

    “再说吧。”车夫站起来,叉腰背对着苏二颜,指着大黄狗说:“看你没什么盘缠,等过几日,就把那狗宰了,当干粮吃。”

    苏二颜脸色发青,因那人背对着自己,并没有让他发现:“刘叔想吃,是你一句话的事。”

    “哈哈哈哈。”车夫转身,对她竖了个大拇指:“听话才能活的久,聪明人呐。”

    苏二颜跟他对视着默默笑了起来。

    夜晚降临,噼里啪啦的烧柴声在马车外面传了进来,苏二颜手里紧紧握着从苏师年家里带出来的一把匕首在装睡,外面风很大,渐行渐近的脚步声终于来了,大黄狗浑身无力,尝试着站起来后未果,它目光无神地望向苏二颜,用牙齿咬了咬她的布鞋。

    苏二颜静止不动,呼吸却是越来越粗重,感觉有人掀开了马车上的布帘,那人身上有着一股很难闻的腥味,大黄狗嗷嗷地低鸣,似乎想用无力的爪子吓退入侵者。

    “嘿,睡着了。”车夫的声音充满了色、欲熏心的得意:“山高皇帝远,老子管你有没有亲戚在做官,你要是顺从老子了,老子玩够了把你卖去妓院,你要是不顺从,老子今晚就把你先奸后杀。”

    说完,狠狠踢了大黄狗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