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不是谪仙人 > 第二卷 庆阳行 第140章 传送虎丘

第二卷 庆阳行 第140章 传送虎丘

 热门推荐:
    第二日,楚逸领着众人来到紫阳观大门前。

    紫阳观观主刘开山领着一干徒弟,庆迎楚逸等人。

    刘开山对楚逸极为恭敬,一是楚逸乃归吾先生的亲传弟子;二是戴钰乃镇守使亲传弟子。

    如此大的来头,刘开山哪里敢怠慢。

    “楚公子,里面请。”刘开山笑迎道。

    楚逸笑道:“有劳刘观主。”

    “楚公子千万别这样说,这是我分内之事。倘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楚公子多见谅。”

    楚逸客气道:“刘观主说的哪里话,是我们叨扰才是。”

    刘开山领着楚逸他们到后院厢房歇息,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随即,楚逸和荆无命来到沐清投井的那个院落。

    荆无命得知真相后,也颇为惊讶,站在古井旁,感慨道:“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楚逸轻叹几声,他实在不愿意看到沐清就这般香消玉殒,问道:“荆大哥,这世上还有鬼魂之类修炼的法决?”

    荆无命眉头微皱,思索片刻,道:“这世间,确实有一门鬼修之道。但是,早在千年前,鬼修一道早已被玄门斩尽杀绝,流传下来的修炼功法少之又少。”

    楚逸失望道:“天不遂愿啊。”

    荆无命凝视这口古井,片刻后,沉声道:“这口古井年代较久,其内阴气极重,这才让沐清姑娘死后得以鬼魂形态存在于世,也算是机缘巧合。”

    “不过,这口井也是困住她的樊笼,注定无法离开。”

    “说的不错。”

    王安凭空出现在楚逸身边。

    楚逸心中大喜道:“师兄,有办法?”

    王安白了他两眼,暗道这女子跟他非亲非故,遭这些闲心做甚。

    “怎么?有了戴钰还不知足,还想其他女人?”王安直截了当道。

    戴钰是他徒弟,徒弟心中那份心思,他还是知道的。

    楚逸差点喷出一口老血,眼神无辜道:“师兄,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王安冷笑道:“你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屁股一撅,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楚逸脸色一沉,略有不悦道:“师兄,不带这样损我的吧。”

    王安不以为然道:“怎么?有意见吗?”

    “是有意见。”

    大先生突然出现在王安面前。

    王安心中大凛,脑子转的极快,脱口道:“师弟有意见尽管提,师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楚逸得意笑道:“师兄,这话才像句人话嘛。”

    大先生捋了捋胡须,笑道:“这话听的舒坦。”

    楚逸走到大先生跟前,拱手作揖道:“学生拜见师叔。”

    大先生的根脚楚逸算是知道了,有这么牛逼大佬给自己站台,自然得从他身上讨点好处才不枉费这样的好机会。

    大先生自顾坐在石凳上,道:“我听说,你们玄阵峰有一门秘法叫百鬼夜行,很适合阴气极重之人修炼。”

    听到‘百鬼夜行’这四个,王安眼角忍不住抽搐几下。

    秘法百鬼夜行分上中下三册,上册为寂静无声,中册为死亡墓碑,下册为鬼神盛宴。

    这秘法也是鬼修一门无上法决,只不过在千年前被五老峰收藏起来,成为宗门秘术,鲜有人知晓此法决。而这门秘术正好是在玄阵峰珍藏。

    更巧合的是,玄阵峰上仅有三人知晓,其中一人便是他王安。

    楚逸惊喜过望,赔笑道:“师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请师兄看在大先生面子出手相助。”

    王安心中早把大先生骂个狗血淋头,但脸上神色却表现的颇为犹豫,似有顾忌。

    “玄阵峰那边,我休书一封就是。”大先生风清云谈道。

    王安知道这事没法推,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此事重大,待我跟峰主商议后再做决定。”

    大先生也不为难他,笑道:“这个当然。”

    楚逸看得出,这百鬼夜行绝对是个很厉害的法决,否则王安也不会如此为难。

    再转念一想,大先生为此事算是欠了他王安和玄阵峰一个大人情。

    这钱有借好还,可这人情欠了,想还可没那边容易。

    大先生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看在自家先生的面子上才如此劳师动众。

    见此事有了结果,大先生也不再多说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望向楚逸笑道:“这是你先生托我转交给你的。”

    楚逸心中一暖,恭敬从大先生那边接过书信,定睛一看,信封上写着六个字:道衍真人亲启。

    恍然间,楚逸便知道这封信的重量,顿时拿在手中沉甸甸的。

    道衍真人乃南唐国师,修为通天,倘若有他在京都照顾一二,这世上还有谁敢对他动手。

    “你家先生担心你在京都那边受委屈,这才破例为你修书一封。”大先生如实道。

    楚逸眼眶有些湿润,对着象山书院方向,躬身三拜。

    王安见时辰差不多了:“你们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后送你们进入传送阵。”

    楚逸神色恭敬道:“多谢师兄。”

    半个时辰后,王安启动传送阵。

    在井口上方,出现一座造型古朴、上面刻满诸多复杂符文的青色石台。

    石台上,坐落着一扇金色大门,大门周围灵气浓郁欲滴,不时如浪翻滚,好似人间仙境。

    楚逸带着荆无命、温庭恺、玉环、许博、徐忠、戴钰六人走到古井旁。

    戴钰望着王安,哽咽道:“师父您多保重。”

    王安面露微笑,慈祥道:“待你比试结束,我便让人去京都接你回玄阵峰。”

    戴钰含泪点头。

    王安双手掐诀,嘴中默念口诀,大喝一声道:“起。”

    随即,楚逸等人便出现在青色石台上。然后,头也不回走进金色大门之中。

    待众人身影消失在王安眼中时,金色大门瞬间关闭,石台凭空消失。

    京都郊外,虎丘镇。

    在一处看似不显眼的院落之中,站着一个身穿五品官服的中年男子,在不远处,还有一位背负长剑的年轻剑客,正坐在石桌前独自饮酒。

    突然,小院上方,出现青色光芒,随即出现极为古朴且刻满符文的石台。

    石台上,显现出六个字:云州烟凌书院。

    中年人眉头微皱,似乎不可置信,这个烟凌书院闻所未闻,怎的不是象山书院?

    那年轻剑客也是惊咦一声,抬头望着石台上显现出来的金色大门,眼中充满了期待。

    很快,金色大门开启,最先走出来的是一位年轻书生。

    此人不是楚逸,又是谁?

    楚逸先是看到那位剑客,再看到这个中年人,随即抱拳道:“在下云州烟凌书院院长,楚逸。”

    中年男子一脸疑惑,这个名字也是闻所未闻啊。而那年轻剑客却极为惊讶,忍不住站了起来,一脸笑容,望着楚逸。

    中年男子神色阴沉道:“象山书院何在?”

    楚逸淡然道:“云州文华榜首烟凌书院。”

    中年男子似乎还要追问,却听见那年轻剑客问道:“你就是楚逸?”

    楚逸点头道:“正是在下。”

    年轻剑客笑道:“终于等到你了。”

    楚逸微微一怔,不知他为何如此说。

    就在这时,荆无命、温庭恺等人也都走出金色大门。除了荆无命知晓外,其他人都是一脸迷惑,不知道这传送阵如何将他们从万里之遥传到这里。

    年轻剑客望向那中年男子,道:“周大人,还不快快带小楚院长等人回客栈稍事歇息。”

    这位周大人名叫周福云,在国子监担任司业之职,从四品下官职。

    周福云深呼一口气,压住心中那口怒气,冷冷道:“随我来!”

    楚逸心里明亮的很,这个人对他很不友善,而且不停追问关于象山书院之事,多半此人是出自象山书院。

    这才对他有如此多的敌意。

    只是,楚逸有点不明白,他是象山书院归吾先生关门弟子之事早已传遍云州,难道此人身在京都就没有听闻吗?

    身为象山书院学生,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给他面子也得给自家先生面子。

    有古怪啊!